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第四百三十七章:絕望的騎士讀書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这穿着厚重的白银铠甲的男人无力的倒在了雪地之上,溢出的鲜血在雪地上凝固,那把巨大的重剑,也化作光点消去,生命也随着消散。
“真是一条忠实的狗啊,嘿嘿~”
一人看着这具没有了生机的尸体,嘴角勾出了一抹不屑。
“真是浪费老子时间!”
因为这个魂圣的拼死抵抗,也倒是浪费了一些追击的时间。
这暴风雪下的越来越大,已经是使得十米内视野难以视物。
这种恶劣的天气下,还是在这有着魂兽,危机四伏的冰封森林中,很容易迷失方向,被困入其中,危及生命危险。
不过事已至此,也不能因为这样就放弃。
他们的阴谋已经被发现,所以绝对不能让这些人活着离开,不然,他们着十几年的布置,都会毁于一旦,甚至会受到武魂殿的清扫。
领头的人,眸光阴狠的扫视了周围的十几个属下,严声吩咐道:“那几个人跑不了多远!他们唯一的魂圣已经身死,剩下的也不过是几个魂宗魂王级别的蝼蚁,给我分成两队,地毯式搜索!一定要找到他们!”
呼啸的寒风在森林中掠过,发出鬼哭般的声音,空气中飘零的飞雪,宛若刀片一般,参合在寒风中,吹打在脸颊上,就像是冰刀刮骨一般的疼痛。
那几人都已经是收了大大小小的伤势,魂力也消耗得极为严重。
再加上如此恶劣的暴雪天气,这种状态进入着魂兽四伏的冰封森林中,几乎是九死一生的局面。
即使如此,还是有着一线生机。
但是,他必须要这些人死!
只有死人,才能守住一切秘密!
他那张阴鸷的脸颊上,双眸中闪过一抹血红之色,阴狠的目光盯着属下们,冷声开口。
“记住,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要不然,下场是什么,你们应该知道!”
听着这句话的冷意,其他人都不由身体一颤。
“去吧!”
随着话语一落,他周围的人影,在一瞬间,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第三代 总总
寒风暴雪中,这位灰袍人眸光不由放在了这个死去的魂圣躯体上。
他嘴角不由一勾,划起一抹阴邪的笑意。
不知什么时候,他手心上已经托着一颗拳头大的圆润珠子,珠子闪烁着猩红光芒。
血色的光华绽放,那一刻,空间中似乎响起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那具刚刚死去的魂圣的身躯,魂力还没有来得及重归天地,都涌入了那颗血珠之中,不仅仅是魂力,还有着强大的气血。
而这魂圣的躯体,那精壮的肌肉,也渐渐的瘪了下去,就像是泄漏气的气球。
很快,就变成了一具干瘪的尸体,就像是只包了一身皮的骷髅。
“怎么说也是一位魂圣的灵魂,还有血肉精华,可不要浪费了,嘿嘿嘿~”
……
风雪之下的森林,一支队伍正在拼命的逃亡着。
这零下几十度的温度,已经是让他们呼出的白气,瞬间变成了冰渣。
虽然可以用魂力来进行御寒,但是经过之前的一番战斗,还有逃亡,他们身体里的魂力都快油尽灯枯了。
现在还能继续的奔跑,已经是激发出身体潜能的极限了。
但是,他们已经感觉到,体力已经逐渐不止,速度开始慢慢降下来。
噗通~
终于,有人坚持不住,倒在了雪地上。
“马尔!”
见同伴倒下,几人立刻停了下来,快步过去把他扶起。
“抱…抱歉!丢下我吧!我已经没有力……力气了,魂力也快……消耗完了,会连累……大家的……”
马尔有气无力的看着同伴,眼中流露出了抱歉的神色。
但是,他此时的双眼,已经是一片空洞,布满了绝望。
马尔感觉,此时的眼皮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无比的沉重,忍不住想要闭上。
这冰寒的环境下,身体那因为生死逃亡而燃起的热量,仅仅的停下一会儿,这热量就快速的被这刺骨的寒冷侵袭。
“喂!马尔!别睡啊!给我睁开眼睛!别放弃啊!”这位身穿着精致的白银铠甲的骑士惊慌失措的大喊着,用力摇晃着同伴的身体,因为她知道,一旦睡下去,就永远不会醒来了。
感受到温暖的能量温养着身体,马尔睁开了眼睛,看清了眼前的同伴。
顿时,他吃惊的大喊,“若楠!你在干什么!快停止你的行为!”
他有些愤怒的推开了扶起自己的同伴,强行中断了同伴为他输送魂力的行为。
“你们快跑吧!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不然大家都跑不掉!”马尔似乎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泪水不停的溢出,向着同伴们哀求,然后倒在雪地上。
这位白银骑士并没有放弃,走了过去,边走边说,“父亲一直到最后都没有放弃,用生命为我们争取逃生的时间。”
她扶起了马尔,那白银色的头盔中,那双眼眸中闪烁着悲伤,还有坚定。
“所以,请大家不要辜负了父亲最后的心意……”
“一定要活下去啊!”
说到最后,她几乎是吼着说出来的,还带着一丝哭声。
声音很快就随着这呼啸的寒风散去,几人都被她这份意志给沉默了。
但是,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大家都已经到达了极限。
“若楠,够了……”
这时,一句低语从身后响起。
她转身看去,一位同伴背靠着树干上,低着头颅,双臂下垂,已经是认命了的模样。
“你在说什么!”
“我说!为什么已经没有救了!”那位骑士似乎是精神崩溃了,眸光都已经开始涣散。
“大家都会死!我们活不了了!就算我们逃离了那些人的追杀又如何?已经是精疲力竭的我们,加上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的暴风雪!在这冰封森林中,根本没有活命的机会啊!”
“我们可能会被冻死,可能会死于魂兽爪下,沦为魂兽的腹食!我们已经没救了!大家都要死啊!哈哈哈~”
说着,他已经是发疯似的笑了起来。
听了他的话,大家都不由沉默。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说得很对,事实就是如此。
无助,绝望,恐惧的情绪,开始在这冰雪空间中迷茫。
“罗曼这个混蛋…”
张若楠放下了马尔,向着那人走了过去,愤怒的抓起了他的衣襟,把他提到自己的眼前,怒视着他。
“你这样也算一个骑士吗!”
“哈哈哈~”
被质问的罗曼并没有回话,一直痴笑着,精神崩溃的他似乎已经疯掉了。
一旁的公主洛伊雪看着出现分析,丧失了意志的同伴们,自己也变得绝望,无助。
“呜呜呜~,抱…歉~,都是因为我,大家才会这样,都是因为我,张叔才会……才会……呜呜呜!”
她蹲在雪地上,无助的抽泣着,为了守护自己,她眼睁睁的看着守护自己的骑士团的骑士们一个一个的战死。
就连从小照顾她到大的张叔叔,也逝去了。
冷冽的寒风中参杂着无助的哭声,绝望就像是一团乌云,笼罩在众人的头顶上。
“需要手帕吗?”
就在这时,一道突然的声音在绝望的众人耳边响起。
哭泣的洛伊雪不由自主的抬起来头,见到一个没有见过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
他弯着腰,伸着手,手上拿着一张柔软的手帕,递给自己。
……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ptt-第四百三十六章:冰雪世界中的追殺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曾易对于方向感,有些不擅长。
说直白一点,就是路痴。
但是,在这幽密的星斗大森林里,曾易认为这也是正常的事情。
毕竟,星斗大森林的面积很大,横跨天斗,星罗两大帝国,面积如此宽广的原始森林,里面又是枝繁叶茂,曾易相信,无论是谁在这种地方,都会迷失方向感。
苍穹武王
要是有谁敢说自己清楚星斗大森林里的任何一个地方,知道每一条路线,曾易肯定不会相信,吹牛皮谁不会?
要是还继续坚持的话,那曾易只想和他当场对线。
所以这不是路痴不路痴的问题,宛若迷宫一样的原始森林,有时候甚至连自己走反了都不清楚。
而且,自己身处的地方,还是森林的深处地带。
在森林悠悠转荡了足有一个月的时间,曾易也是感到很无奈。
但这并不会对曾易造成什么困扰。
反正他也不急着出去,在这森林里待久一些也没有什么问题。
以现在的实力,曾易并不惧怕星斗大森林里的魂兽,因为没有几只魂兽能威胁到自己的性命安全。
当然,十万年魂兽可能会有危险,但曾易没事也不回去惹它们啊。
再说了,星斗大森林里的十万年魂兽就那几只,它们的智慧也不下于人类,也不太可能会对曾易进行追杀。
一个能跑,跑的得还特别快速,精通各种躲藏的手段,这样的目标,十万年魂兽就算是遇到了,它们也会很头疼。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在这幽密的森林里,很容易让人失去对时间流逝的感觉。
不知不觉中,曾易的魂力也提升到了五十四级的程度。
不过,曾易却发现了一丝的不对劲。
他感觉到,自己前行的方向,周围的温度开始逐渐变冷起来。
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前进,到最后,附近的树木上已是覆盖上了一层白雪。
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四周像拉起了白色的帐篷,大地似乎陷入的沉睡之中。
一切的生机,都被这冷冽的冰雪覆盖。
曾易站在这雪白的空间中,抬头望天,天空之上,有着无数细小的雪花飘落,就像是飞舞的雪精灵,这场景真是无比的美丽。
这是,真正的冰雪世界。
不过,这震感的双眼中,却流露出了一丝疑惑。
冬天到了?
曾易记得,自己初进星斗大森林的时候,是从星罗帝国进入的森林。
但是,星罗帝国所占这个斗罗大陆的面积,是属于南方,而天斗帝国占据着大陆板块的北方。
曾易在星罗帝国转悠了有一年的时间,似乎是因为处于大陆版块南部的原因,星罗帝国的大部分地区,即使是冬天,也很少下雪。
而眼前的场景,确实一副白雪皑皑,冰封雪飘的景色,很难想象这种场景会出现在星罗帝国。
那就是说,自己现在的位置,是天斗帝国?
不过这种冰天雪地的模样,应该是天斗帝国的最北部吧。
曾易心中猜想着。
自己能出现在天斗帝国的境内,曾易也不意外。
毕竟,星斗大森林横跨两大帝国,曾易又是乱走的,出现在那一个位置,都不会意外。
对于眼前的雪景,曾易也是非常的有兴趣,自己在斗罗大陆生活了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壮观的雪景。
而天斗帝国的最北部,曾易也听说过,那是一个神秘的冰雪世界,没有人知道,这冰雪世界的深处,会有着什么。
因为,探索的人,几乎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
也有人猜测,那冰雪世界的深处,有着十万年魂兽栖息,类似于星斗大森林的最中心地带。
曾易也有打算,要来着给地方探索。
毕竟自己的目标,除了修行之外,就是周游世界。
可以说,曾易除了是一个魂师之外,还是一个周游大陆的冒险者。
如此来带这个地方,不正好随了自己的心愿。
站在这被冰雪覆盖的冰封森林中,林中不断有着寒风吹过,发出的声音,更像是鬼嚎一般,听着不由让人感到头皮发麻。
刺骨的寒风幽幽吹袭而过,即使是曾易,也感觉到了寒冷。
虽然可以用魂力来做到御寒,但是这样也是极为的消耗魂力。
而且,现在还是处于魂兽森林之中,随时都有可能受到魂兽的袭击。
属于冰雪世界中的魂兽,应该多数都有着冰属性,而且在这种环境恶劣的地方成长的魂兽,也更加的强大。
曾易也是不敢大意。
在风度和温度之间,曾易还是很快的就做出了选择。
储物手镯中拿出了一件毛皮大衣,穿在了身上。
曾易能从着冷冽,呼啸而过的寒风中听出,这里已经里出去,很近了。
向着寒风吹来的方向,曾易迈步,缓缓走去。
奇怪的是,在那覆盖了厚厚一层的白雪的地面上,却没有留下一丝的脚步痕迹。
这让人感觉,他就像是在这环境光线有些幽暗的冰封森林中,一个游荡的幽灵。
当然,这对于能够精准控制力量和魂力的曾易来说,非常简单,比在水面上行走还要简单。
要知道,脚印,也是很多魂兽猎食的一个重要线索。
曾易这样做,也能躲避过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这宛若鬼哭般的寒风呼啸,这处幽暗的冰蓝色空间中,冰雪飞舞,凌乱。
雪下得越来越大,地面都树枝桠上的积雪,覆盖了一层有一层。
这冷冽冰寒的风中,也传来了一丝血腥的气味。
急促的奔跑声,离乱的呼吸声,还参杂着血腥的气味。
这漫天飞舞的大雪之下,银装素裹的大地之上,两队身影正在极速奔跑,追赶,在这幽暗的冰封森林中穿梭。
血腥的气味逐渐浓郁,那白色的地毯之上,也染上了血色。
“张叔!把我放下来吧!他们的目标是为我!不然大家都会死的!”
那位被一位身材壮硕,身穿这白银铠甲扛着的素衣少女,俏脸上已经是布满了泪痕,还有着悲伤。
一支百人的护卫队,到现在,只剩下不到十人。
这样下去,大家都会死!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背叛。
不过,这位大叔仿佛却没有听到少女的话一般,依旧全力奔跑着,一脸络腮胡的脸上,满是坚毅之色。
只要进入了这冰封森林深处,那就有一线生机。
“公主殿下,您在说什么傻话?作为您的骑士,守护你的安全,这是我应尽的职责!”张叔看了肩膀上的公主一眼,眼眸中露出了慈祥之色。
“公主殿下,你一定要活下去!”
这时,他突然停了下来,把公主交给其他人。
“带着公主快走!老夫来挡住那些背叛者!”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团长!”其他人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团长,一副不可思议之色。
但是,他已经是做出了决心,双眸瞪得如铜铃一般,冷喝道:“快走!别忘了你们是一个骑士!更是一名军人!”
见团长已经有了赴死的决心,他们也不在说些什么,只能带着悲痛,眼含泪水。
他们知道,不这样,他们谁都跑不掉。
“我也要留下来!”
张叔看着这个年轻的骑士,一巴掌拍在她肩膀上。
“记住!一定要把公主带回王都!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请求!”
“快走!”
说完,他大吼一声,身体迸发出强悍的魂力,强大的力量把他们甩飞!
他转过身,一把宽大的重剑在手上显现,澎湃汹涌的魂力弥漫而出,瞬间震散了周围的冰雪。
那漫天飞舞的凌乱雪花之下,那高大的身影周围,闪亮着七个耀眼的魂环。
“父亲!”
“张叔!”
听着背后传来的两道悲切的呼喊,他那粗狂的脸上,展露出了决然的微笑。
而眼前,那些黑影,正在逐渐的接近。
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死,但这种时候,死亡的恐惧,他已经不在意了。
至少,作为一名臣,他尽到了责任。
作为,父亲,也做到了最大的努力。
一定要活下去啊!
若楠!
……

火熱都市言情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討論-第四百三十五章:魂技,破刃!分享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虽然花了三年多的时间才组五十级的魂力突破到了五十三级的魂力,看起来修炼速度很慢很慢。
但毕竟是重修,这种速度,可以说是非常的快了。
这不仅仅改变了原来的修行方式,使得自己的魂力等级的提升,不在受魂环的限制,而且魂力纯度比原来的更加厚实。
这也是为什么曾易四个魂环也能升级到五十三级。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毕竟魂环是自己凝聚的,曾易想凝聚魂环就凝聚魂环。
当然,还是每十级才能凝聚一个魂环,不然武魂似乎承受不了。
总体来说,这几年的修行,曾易是非常的满意。
十圣神之凌羽传 古兰明
如今,不仅把实力恢复回来,还比之前更加强大,曾易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星斗大森林了,是时候出去,继续看看外面的世界。
第二天清晨。
初阳之下的山谷间,还弥漫着氤氲,清脆悦耳的虫鸣鸟叫更是使得山谷显得无比的空灵,宛若仙境。
曾易看着眼前着高大的兽影,不禁微微一笑。
“大黑,把头低下来!”
大黑正是那只五万多年修为的荆棘破甲兽,因为在这山谷生活挺久的,曾易也不能一直叫它种族的名字来称呼,就随便给它起了一个外号称呼。
大黑也欣然接受了这个简简单单的称呼,而它的孩子,自然是叫小黑。
听了曾易的话,大黑那硕大的眼睛中闪过一抹人性化的疑惑,不过也没有多想,便趴下了身体,那有卡车头这么大的脑袋,放在了曾易的身前。
曾易看着这位一起生活了两年的朋友,不由伸出了手掌,在它那宽阔的脑门上摸了摸。
回想当初,自己可是差点要了它的命,没有想到现在竟然成为了朋友,还真是世事无常啊。
看着它,曾易心中不由感叹一声。
不过,曾易还真的得感谢大黑。
正是因为遇见了它,曾易才产生了动摇,从而走上了全新的修行之路。
自己现在的成功,大黑也有一份功劳啊。
“大黑,谢谢你这两年来的照顾了。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也要离开了。”曾易有些伤感的说道。
闻言,大黑低鸣了一声,似乎有着不舍之意。
曾易见它这般模样,不由笑了笑,“对了,我临走的时候,还有一件事要摆脱你。”
说着,曾易有些不好意思,然后把岚切抽离出来。
见到曾易抽出武器,望着那把闪烁着寒光的长刀,大黑心中不由一凉。
神祇
他不会是想在打自己一顿吧?
实力恢复后的曾易,实力大增,即使是全盛状态的大黑,也不是他的对手了。
最近这段时间里,曾易可没少把它当成陪练,为了验证自己的实力,给它一顿暴揍。
如今见到这把长刀,它总是止不住的心慌。
见到大黑的眼神中闪烁过一抹惊慌,曾易哈哈大笑,手掌抚摸着它的脑额,安抚道:“慌什么?我难道还能杀了你不成?”
“我只是想找你借点东西。”
说完,曾易的嘴上划起一抹坏笑,然后把岚切的刀柄口顶在了大黑着宽阔的脑门上。
曾易这行为,让大黑有些摸不着头脑,眨着大眼睛,疑惑的看着他。
感受着脑门上的一丝冰凉,刚开始还没有什么感觉,但下一刻,大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隨 和
曾易手上的岚切开始放出光芒,光芒闪烁,像是在呼吸一般,似乎活了过来,刀柄口依附在大黑的额头上,像是在吸收什么。
这个异动,让大黑不由惊慌起来,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因为它没有感觉到危险,反而是有一股很温暖,祥和的力量在自己的身体里游荡,安抚着它的身体。
岚切刀柄与大黑接触的那一部分,开始有青色的光线蔓延,就像是电流一般,很快就遍布了大黑的整个身躯。
这个现象,足足持续了十分钟,大黑身上的青色光线才消退。
而这是,曾易也把岚切从大黑的脑门上放了下来,开始盘坐在地面上,闭着双眼,开始修行。
而岚切,就漂浮在曾易的身前,刀身闪烁着微光。
大黑虽然还搞不清楚这是什么回事,不过见曾易开始修炼,就与他拉开距离,然后在一边看着,帮他守卫护法。
强悍的魂力波动从曾易的身体里涌动而出,无形的风也围绕着他的身体选择,开始加速流转。
一个个魂环在他的身下显现,围绕着身体旋转,闪耀着银色的光辉。
然而,就在这一刻,周围的灵气开始往这曾易身前漂浮停留的岚切刀身上聚集,曾易身体里的魂力,也开始流入岚切刀身中。
岚切就像是一个无尽的深渊一般,疯狂的吞噬着周围的灵气与魂力。
曾易感觉到身体里的魂力不止,立刻释放了魂骨技储灵,把存留在左臂骨中的另一份魂力,注入岚切刀身中。
一直吸收了曾易的两份魂力,岚切也终于得到了满足,停止了吸收,刀身充溢着光芒,就像是吃饱了一样。
但还没有结束。
那环绕曾易身体的四个银色魂环,最上方,开始有魂力凝聚,隐约的组成环形。
最后,一个全新的银色魂环凝聚而成,一共五个银色的魂环,围绕着曾易的身体闪耀。
凝聚魂环完成!
曾易睁开了眼睛,看着漂浮在身上的五个银色魂环,脸上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自己凝聚的魂环,看着就是顺眼。
虽然曾易现在的等级不受魂环的限制,这么看来,似乎魂环对曾易并没有意义。
但事情并不是这样。
魂环能够魂师带来一个特殊的魂技,而魂技的效果,基本取决去获得这个魂环的魂兽身上的能力。
魂技的效果,能使得魂师的战力就极大的提升。
或者说,魂师就是靠魂技来进行战斗,或者辅助的,没有了魂技,魂师战力就得不到多大的体现。
所以魂技对于魂师的重要程度,是不可忽略的。
而曾易能有现在的实力,魂技的提升也是不可忽略的存在。即使曾易有无双的剑术,但也不能忽略魂技给自己带来的提升。
技多不压身嘛。
但是,曾易自己凝聚的魂环,并不会附带一个魂技。
这样的话,哪怕修炼到了九十级封号斗罗,和同级的魂师相比,就会吃了魂技少的亏。
不过曾易倒是找到了一个可以解决的办法。
自己这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武魂岚切,自己终于发现了它有一个神奇的能力。
那就是复制魂兽的一种技能,让这个技能与魂环相结合。
所以,曾易在凝聚魂环之前,让岚切复制了大黑的一个能力,在凝聚魂环。
也就是俗称,借力量!
而自己的凝聚的第五个魂环,给自己带来的魂技,破刃,效果就是大黑,荆棘破甲兽的天赋能力。
破甲!
第五魂技,破刃!攻击附加百分之二十的破甲效果!
这个能力能让自己现在的战力又提升一大阶。
对于脆皮魂师,一道秒杀,战防御型魂师,更是多砍两刀的事情。
破甲技能配合自己一个极限攻击的剑士,那简直是完美!
而且,自己凝聚的魂环,吸收了自己两份魂力凝聚而成,真要和从魂兽身上获得的魂环相比。
怎么也得有个5~6万的修为的魂兽魂环相比。
刚到得到新魂技的曾易,不禁有些手痒痒,要是有人能和自己战斗一番,那就好了。
重生 空間 之 田園 歸 處
这个想法闪过,曾易不由抬起了头,看向那边的大黑。
大黑对视上了曾易的眼神,似乎读出了他的意思,不由感觉背后一凉,赶紧逃离了现场。
看着大黑落荒而逃的背影,曾易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
“算了……”
曾易没有去追,反而是在这个生活了两年的山谷中转了一圈。
离别总是徒留伤感,曾易把消耗的魂力恢复完全后,没有去找大黑和小黑,见它们一面,悄然了离开的这座山谷。
……

熱門都市异能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ptt-第四百三十二章:再遇熱推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上次的强行突破,身体受到的创伤,也完全恢复如初。
基于变态的恢复能力,仅仅一个星期的时间,身上的伤势就自行恢复了。
毕竟作为穿越者,曾经有着系统外挂的存在(不到半个小时就跑了。)曾易表示,有一个比较突出的体质,也是非常正常的。
经过上一次的反思,曾易领悟到了,想要自凝魂环,显然是有些难以做到。
也就可能就是,自己现在已经是走上了通过猎杀魂兽获取魂环的这个修行方式了。现在半路上,又想自行凝聚魂环,这个是不是有些太过于理想化了?
就是武侠小说里,主角机缘巧合的得到了神级功夫,要转修的话,也要把之前的功法废掉,重新修炼。
这么一想的话,曾易似乎又觉得有希望了。
难道说,自己要废掉现在的魂力,重新修行?
但问题来了,怎么散去魂力境界,从头开始呢?曾易不太清楚。
而且,魂环才是最主要的问题啊!
曾易运起了身体的魂力,四个魂环,紫,紫,紫,黑,四个魂环还是显露在他的身体周围。
看着这几个魂环,曾易有些无奈。
三个千年,一个万年的魂环配置,一个魂宗就拥有如此变态的魂环配置,要是被外人看见了,真的是被惊掉大牙。
如今大陆上的风云人物,在魂师大赛上大放异彩的唐三,仅仅是第四魂环为万年级别,就令天下人为之震惊。
而曾易,不仅仅是第四魂环万年,剩下都魂环年限都是千年级别的,一个百年魂环都没有,这不更加的恐怖?
如果放弃现在的想法,继续坚持已走的道路,曾易也能够变得更强!
第五魂环是五万年级别,第六魂环可能是十万年级别的,第七魂环,第八,第九魂环,都有可能是十万年魂环!
一个封号斗罗,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惊世骇俗了!
但是曾易知道,这还远远不够!
和天命之子,唐三比起来,远远的不足!
虽然曾易目前的实力比唐三强,但是唐三可是双生武魂啊!
等他两个武魂同时修炼,为昊天锤附上魂环时,魂环的数量可比曾易多上一倍,魂力也更加的深厚。
曾易只是按部就班的修炼,最后,是肯定比不上拥有双生武魂的唐三的。
虽然说比不上唐三,也没有什么,毕竟自己和唐三又不是敌人。
但是,自己在史莱克七怪面前,一直是老大哥的形象,被他们所崇拜,仰慕。
到最后,实力还比不上唐三,那确实丢人了。
可能是好胜心在作怪吧,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穿越者,大致知道剧情走向的男人,还有着不错的外挂。
这些因素加起来,都已经决定踏上魂师这条路了,要是不能当一个最强,那未免也太失败了吧!
所以,和普通魂师一样按部就班的修炼,是不可能超越极限的。
想要变得更强,就要忍受非人磨练,做出超越常人难以想象的修行!
要散掉修为,重新开始修行的话,若是能创造出独特的修行方式,曾易会毫不犹豫的放弃自己这十几年,来之不易的修行,才得到的强大实力。
从头开始,不过是多修炼几年而已。
曾易不追求速度,就算跟不上主角团们之后的修行速度也不要紧。
毕竟麻烦事一大堆,他也不想参与。
要是能安稳的归隐修行,花个几十年又如何?等所有的事情结束后,自己在突然显身,惊艳众人,也是极好的。
更何况,系统给自己的唯一任务,就是百级成神。
只要成就神之境,曾易就能离开这个斗罗世界。
运气好一些的话,说不定能回到原来的世界。
所以,别的事情不需要管,只要一心修行变强就行了!
万一,自己散掉修为后,身体废了,无法继续修炼,又怎么办?
一想要这个问题,曾易不禁皱起眉头。
算了,想这么多干什么?
自己又没有仇家,就算没有了实力,成为一个废人,那又如何?
凭借着魂师大赛赢了不少钱的曾易,手里的钱,足以自己安详的度过一生。
配合着自己的气质和颜值,就算自己是一个没有魂力的普通人,想要找一个实力强大的魂师当老婆,作为背后靠山,也是简简单单的。
所以,只要放手一搏就是了。
至于怎么做?
那就先得把身上着四个魂环给去掉。
一时间,曾易的脑海中,浮现了炸环两个字。
曾易记得,炸环,似乎是唐三他老爹,唐日…唐昊的一个自创技能。
似乎是接触魂环的限制,刺激身体的潜力,以此获得强大的力量。
公主 小說
曾易依稀的记得,原著里,唐三似乎用着这一招,以封号斗罗的实力,抗下了已经成为神明的千仞雪的攻击。
由此可见,炸环的恐怖力量。
当然,炸环,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曾易也能做到。
唐昊自创的这个魂技,不是因为他自创了炸魂环,而是把魂环炸掉后,那些流失的狂暴魂力,加以控制和利用,刺激身体,是潜能激发获得超越常理的力量。
超级探囊取物 漫步的乌龟
但曾易不需要那些技巧。
娱乐圈如此美好 墓地里的鬼
他只需要把魂环弄没就行。
只是,这种危险的事情,不能在这里进行试验。
毕竟这是星斗大森林,要是自己没有了力量,恐怖连一天都活不下去。
“所以,还是先离开星斗大森林吧。”坐在地上的曾易灵光一闪,大手在腿上一拍,站了起来。
可是,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声魂兽的吼叫。
强横的气息传递而来,令曾易的身体都不由为之一颤。
感受到有魂兽正在向着自己待的地方过来,曾易不禁有些无奈。
“这都第几次了?怎么总有不长眼的魂兽想来袭击我?”
曾易待在星斗大森林深处地带,这里的魂兽多如牛毛,几乎每一天,自己都要被魂兽给袭击。
不过这一次,这只来找事的魂兽,让曾易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丫鬟称后
这不是一只简单的魂兽,实力最少有三万年以上的修为!
“该死!老子倒要看看,那只不长眼的魂兽敢在我的地盘上耍横!”
曾易咬牙暗骂一声,一手提着长刀,就往树洞外走去。
外面。
曾易抬着头,看着眼前的这一个巨大的兽影,嘴巴张得很大,眼眸中布满了震撼,还有吃惊之色。
这不正是自己大半年前,差点杀死的那只修为足有五万多年的荆棘破甲兽吗?
看到这只魂兽,曾易心中升起了退却之意。
虽然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但是,他可不敢保证,自己会是这只荆棘破甲兽的对手。
上次能打败它,是因为这只魂兽受了重伤。
面对全盛状态的它,曾易可没有自信。
看着这只魂兽,曾易心情不由紧张起来。
这大家伙,伤好了,想要来找我报仇吗?
目光再继续往下移,大荆棘破甲兽身边,还有站着一只小荆棘破甲兽。
看着那个小家伙,曾易心中暗恨。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好家伙,竟然不知道感恩,还恩将仇报!
知不知道你母亲养伤的这半年,是谁保护的你们母子二兽?
曾易心中大骂,但已经开始寻找着机会溜走。
他才不会傻乎乎的和这只魂兽战斗,自己的实力,要走,这只魂兽根本拦不下自己。
曾易看着这只万年荆棘破甲兽,它那足有半人大的眼眸,盯着自己,让曾易不由感觉到头皮发麻。
曾易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那…那个,看来你恢复的不错。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先走一步,再见!”
话语一落,曾易立刻就闪身消失在了原地,迅速的向后跑去。
七小灵童
吼~
一声吼叫声从背后传来。
这让曾易不由愣了一下。
他并没有从这一声兽吼中听出愤怒的情绪。
而且,也没有感受到魂兽针对自己的杀意。
这让曾易不由停下了脚步,转身望着那两只荆棘破甲兽。
难道,这两只魂兽,不是来找自己报仇的?
或者说,其实是来感谢自己守护它们的恩情?
……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笔趣-第四百三十一章:武魂的本質推薦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山谷的某处。
方圆百米的风流,似乎都往着一处聚集。
随着风流过去,越是中心地带,风的流速就越急促。
那中心之地,这里所有的风,都汇聚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白色的球型,就像是由风编织而成的蛹。
不仅仅是风,就连那些飘散在天地之间的灵气,也往风蛹之处汇聚,融入其中。
也曾有着魂兽感应到了此处的诡异,以为似乎要诞生什么天地灵物,跟寻着风流的动向,本能的寻到此处。
但是,还没有到中心,就被传出来的强大的魂力威压而惊吓逃串。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
咚~
风涌里面竟然传出了一道微小的心跳声。
咚咚咚~
那心跳声开始有规律的跳动,似乎要有生命从中孕育而出。
渐渐的,心跳声越来越急促,开始变得焦躁起来。
咚咚咚~
仅仅是听着这急促的心跳声,心情都变得紧张,担忧。
仿佛,这风蛹,下一刻,就要爆炸开来。
周围的魂力还是产生暴动,风流也变得不规律起来,那白色的风蛹开始扭曲,缩小,最后膨胀!
嘭~
那一瞬间,白色的风蛹开始炸裂开来。
澎湃的魂力随着这暴乱的风流迅速扩散,宛若惊涛骇浪一般,恐怖的魂力风暴掀起,强横的力量冲击劲风,把周围的树木吹断,把草皮掀起,露出新鲜的泥土。
这画面,就如龙卷风摧残停车场一样,风暴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呵呵呵……”
那爆炸的中心,扬起的尘雾中,传出了几道痛苦的咳嗽声。
烟尘随风散去,那人的身影显露出来,正是曾易!
此时的他,模样狼狈无比,身上穿的衣服破裂褴褛,皮肤上溢出鲜血,束着长发的绳子也断开,长发劈头散落,凌乱不堪。
苍白的脸颊上,嘴唇发白,嘴角流着鲜血,呼吸凌乱。
“失败了?这个方法还是不行么?”
曾易低头喃喃自语,感受着身体现在的状态,简直是一塌糊涂,不由惨烈的笑了笑,很是苦涩。
不过,这种结果,从他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就已经预想到了。
想要走出一条独一无二的修行之路,哪有这么简单?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只有经历无数次的失败,不断的总结经验,不断的完善,才可能成功。
说是这么说没有错,但是真的要在来几次,自己可能就要嗝屁了。
比较自己可是用自己的身体来进行视线啊!
失败一次,自己身体都要受到重创,更危险的,可能会危及性命。
曾易有些艰难的从地上站起,脚步踉跄,缓缓的走到一棵大树下,坐在地面上,吞下几颗恢复气血的药丸,就开始运气调休。
这里可是星斗大森林,随时都有可能遇见魂兽,所以一定要保持自己处于清醒的状态。
虽然曾易之前就检查过了,方圆十里内,并没有能够威胁自己的魂兽。但如今这个状态,要是不赶紧调休,即使是一只千年魂兽,都有可能让曾易丧命。
明明知道星斗大森林里时刻有着危险,但为什么还要在这里修行呢?曾易自然是有着自己的理由。
星斗大森林深处,虽然时刻都有可能遇到魂兽的袭击,但是这里的天地灵气浓厚,非常合适修炼。
曾易想要突破极限,要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修行之路,这种灵气充足的地方,是必不可少的。
这能让他的修炼速度更加的快速。
所以,曾易甘愿待在危险的魂兽森林里修炼。只要注意避开能够危险自己的魂兽就行了。
暴躁的魂力开始慢慢平复,天地间的灵气开始往曾易的身体汇聚,无形的风流在他的身体周围旋转,长发对着微风轻轻飘荡着。
渐渐的,天色开始暗下。
而着幽密的森林,更加的黑暗。
不过因为曾易修炼的原因,爆炸的能量轰出了一处空地,皎洁的月光洒落而下。
此处吹拂的清风骤然停下,盘坐在树下的曾易缓缓睁开的眼睛。望着眼前的地面,已经被月光染成银色。
“已经到晚上了吗?”
看着这处因自己修行造成了狼藉地带,曾易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已经在星斗大森林里待了快一年的时间了。
是的,从进入星斗大森林到现在,快一年了。而当初进入星斗大森林时的自己,魂力是五十级,在如今,还是五十级!
魂力等级没有一点的突破。
不过实力强度的话,倒是提升了不少。
五十级的魂力,已经是一个瓶颈了,只有吸收一个魂环,突破瓶颈,才能极限提升等级。
大师玉小刚曾经说过,即使没有魂环,也可以继续修炼魂力。等获得了魂环之后,之前修炼的魂力,会反馈回来,迅速提升等级。
就比如,你二十级的魂力,因为没有魂环,魂力等级不能提升了。但你可以继续修炼魂力,储存着,等你获得了魂环。魂力等级会在那一瞬间,提升到二十二级,二十三级不等。
但经过曾易的实践,觉得这个说法不对劲。
按这么说,自己五十级的魂力,岂不是可以继续修炼魂力,哪怕不需要魂环,也可以把魂力修行到和那些九十级以上的封号斗罗级别的大佬一样的魂力程度?
魂力不等存储,能继续修炼魂力,只是让自己的魂力变得更加精纯,雄厚而已。
比如说,一个在二十九级卡足了十年的大魂师,魂力肯定比刚刚晋级到二十九级的大魂师魂力雄厚。
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人的身体是有极限的。容纳魂力的多少,也是有极限的。
当魂力提升到一个顶峰的程度的时候,就不能在继续吸收魂力了。
不然下场,就是爆体而亡!
就像气球一样。
而因为什么魂师获得了魂环后,就能继续修炼魂力了呢?
曾易有一个猜想。
在曾易看来,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有武魂,而武魂,就是人类的灵魂一般的存在。
让曾易确信这个想法的,是因为他发现,魂师的武魂在受到创伤的时候,魂师本人也会受到伤害。
当然,这个显现,只在器武魂魂师身上遇见过。
而且,魂师给自身的武魂附加上魂环,不同的魂环,会赋予武魂不同的属性,也会给予魂师一个全新的技能。
代嫁皇后 凉半箫
类似的显现,曾易在唐三身上见过。
不同魂兽的魂环,让唐三的蓝银草发生了本质上的改变。
蛇魂兽的魂环,会让他的蓝银草像蛇的身体一样柔韧,蜘蛛魂兽的魂环,给予了他蓝银草毒的属性。
甚至变得不像蓝银草了,更像藤曼。
哪有的话,曾易的猜想就成立了。
武魂是魂师的灵魂,武魂发生了改变,那么就等于魂师的灵魂发生了改变,或者说进化了更加准确。
因此,每一个魂环,都让魂师的灵魂变得更加的坚韧,强大,身体也接受的魂力的淬炼,能够容纳更多的魂力。
所以魂师的修行,就是往着更高的生命体去不断的进化!
而像小舞这样由魂兽化形的人,因为本身就通过修行改变了灵魂,所以她能够继续修行下去,那是因为她的灵魂足够强。
那她凝聚的那些魂环,其实都是无关紧要。因为她本身就是高等级的生物,之所以凝聚魂环,也不过是因为身处于人类的世界,只是为了做出来给人类魂师看的而已。
像小舞这样,她只不过是重新找回之前的实力而已。
这一刻,曾易顿时豁然开朗起来。
想想自己这一年来的修行,不过是一直在不断的凝聚天地灵气,修炼魂力,在体内不断的压缩,提炼,让自己的魂力变得更加的精纯。
一直到再也不能继续下去,曾易就把积蓄下来的魂力,进行凝聚,想要能出一个自创魂环出来。
现在想想,确实有些可笑。
让自己的身体,灵魂得到淬炼,进化,这样就能继续修行下去了吗?
曾易不由抽出了自己的武魂,岚切。
望着着银亮的刀身,曾易不由苦笑一声。
“想要自己的身体,灵魂的强度更近一步,哪有这么简单?这得需要时间,机遇,还有天赋!”
“现在想想,为什么魂兽能够修炼得如此强大,还不是它们的寿命悠长?而人类,虽然有着极高的智慧,但比活得长,怎么比得过天生就拥有极长寿命的魂兽?”
这时,曾易倒是理解了,为什么魂师需要魂兽的魂环来提升自己的力量,不断的进化。而不是依靠自己的天赋了。
还不是这也比较方便,简单。
看着手中的岚切,曾易不禁摇了摇头,又不禁对自己的选择,产生了迷茫。
“唉~,伙计啊,你不是挺有灵性的吗?就不能自己想想办法?”曾易看着自己的武魂,不由想起它之前的那些种种表现。
这时,一个想法不由从心中冒出。
莫非,自己的灵魂,也是系统留给自己的一个外挂?
想到这里,曾易失笑一声。
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不过是一把比较结实,锋利的刀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