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zrwm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玉虛天尊 線上看-第五百五十八章青衣羅睺-43maa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宿钧背着任鸿,从风天越所指的那条路走到尽头,眼前是一座隐蔽的门户。这座门户和周围岩石融为一体,不仔细看,根本察觉不到。
無限進化
“这座门的机关术倒是跟我一脉相承。”宿钧摸索着激活门户。
背上,任鸿体温逐步升高,开始最后一步的天皇蜕变。
假如鴕鳥有愛情 丹黎
宿钧思忖:“我从古墓往这边来,单从时间算,应该也到了天邪山附近。希望出去之后能快些前往毒井,免得任鸿支撑不住。”
他知道,自己出去之后就要面临天皇大道相。他必须抢在天皇降临前,再度切断和任鸿的关系。
深吸一口气,宿钧推开门一路狂奔。
通过漫长而漆黑的甬道,他来到另一扇铁门前。
一脚踹开,后面是积满灰尘的密室。
密室十分简陋,一张断裂的石床,摆满瓶罐的石桌。此外,再无其他。
而在墙壁、地面,甚至门背,都有着无数道划痕。
“这像是有人用手指强行抓出来的?”
宿钧伸出手,想要对比墙壁上的一片抓痕。
點亮星星的人 緒慈
忽然,他身后响起天皇道韵。玲珑悦耳的天乐悠悠回荡,让这座密室更加诡秘。
“不好!”
宿钧能感觉到任鸿微微颤动的手指。要不是这座密室天然隔绝一切外在力量,恐怕天皇大道相已经再度降临。
“时间不多了。”
看到密室的正门,宿钧才恍然发现,自己是通过密室的后门进来。正要出去,忽然他瞥见石桌上摆放的一瓶瓶罐罐。
其中一支瓶罐吸引他的目光。
“天邪毒水?”他眼睛一亮,赶紧打开瓶罐嗅了嗅:“不错,是真正的天邪毒水。这密室里,竟然存放有天邪毒水?”
不假思索,宿钧给任鸿灌下去。
很快,毒素在任鸿体内蔓延,天皇道力受到污染,再度切断和天皇大道相的联系。
“应该能撑一会儿了。”
扶任鸿躺在石床上,宿钧舒了口气,仔细打量这座密室。
“对比抓痕,应该是一个年轻男子。”宿钧抚摸抓痕,甚至能看到些许干涸的血迹。
最后,他在角落看到两行古文。
那是烈山时期的文字。
“不死之身已成,此生再难相见,唯愿来世再会,携手同游天下。”
摸着这片古文,宿钧心中闷闷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咳咳……”躺在石床上的任鸿悠悠醒来,看到宿钧的背影:“怎么,我还没被老爹同化?”
“还差一点。刚才给你喝下天邪毒水,勉强撑住了。”
任鸿下地,在这个密室转了转,最后走到桌子前,打开一个个瓶罐。
“这里都是仙毒?”小心嗅了嗅,任鸿收起其中两瓶:“这两瓶还能用。”
宿钧走过来:“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去天邪山。”
推开密室正门,他差点一脚踩空。
幸亏宿钧反应及时,化作蝴蝶飞到半空。
醉容華
密室后面,根本没有路,而是一口古井的内壁。这座密室,就是在井下修建的。
“天邪毒井?”任鸿反应过来:“咱们已经到了?”
下方,五颜六色的氤氲毒雾缓缓上腾。在升腾的同时,一滴滴融合先天毒之大道的水珠凝结,漂浮在毒雾之上,仿佛没有半点重力。
“这就是天邪毒水,宿钧,快,去里头拿那些瓶罐,我们收集毒水。”
两人一番忙碌后,收集十多瓶天邪毒水。
然后任鸿一一服下。
正如风天越所言,当第十六瓶后,十六道毒素和原本任鸿体内的三十三道先天毒道法则共鸣,化作七七之数,凝成一枚天邪魔毒丹。
此丹丸在下丹田浮沉,旋即被天皇神光净化,仅有一缕奇妙的先天大道融入任鸿体内。
受此影响,任鸿中丹田的六合神兽一一苏醒,也有一股先天大道注入体内。
而上丹田的天皇神力缓缓流过全身,融合这两股先天道力,进一步蜕变先天天皇道体。
“如何?”任鸿睁开眼,宿钧迫不及待询问。
“我的道体多出两种变化。”任鸿随手抽出宿钧腰间的星神剑,对准自己手臂砍去。
星辉乍现,任鸿手臂断掉。但下一刻断开的手臂画化作元气,又自动回返伤口处,重新长出一条手臂。
“我的肉身不仅具备天皇大道,更成为不死不灭的神魔之体。哪怕被人杀死,也可以马上复活。”
“此外,我的六合不灭体也大成了。”
六合不灭体的特殊性,在于规避五行六合之力,得天地庇护。
如今任鸿的天皇道体,不仅仅具备不死性,更有对先天五行的强大抗性。只要在这方天地内,先天五行之力,毛羽鳞介蠃等生灵都不能伤害任鸿。
这才是真正的帝躯,千劫不磨,无物可伤。
“跟老爹的联系呢?”
“随着道体升级,暂时断开和老爹的关系。不过我体内的天皇道力还在,不久之后联系就会再度出现。”
道君的天地道染是每时每刻都存在的。就算短时间内突破,暂时屏蔽道染。可等再度适应天地,又会开始新一轮的道染。
所以,道君们才把道相刻录在紫极神图,从而规避道染影响自己。
二人在井底密室略作歇息,然后从井口爬出去。
青喉道君这日正召集门人讲解毒术。突然身后古井异动,任鸿和一个银袍少年从井里爬出来。
他心中一跳:从井底上来,莫非是那条密道?
道君不露声色,让师弟招呼门人们离开,他亲自上去把任鸿和宿钧拉出来。
“想必这位就是九州闻名的星魔吧?盗宝三清北斗,堪称盗中之圣。”
“不敢当,不敢当。”宿钧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然后扶起任鸿。
任鸿和道君打过招呼:“道友,我想借用宝地制作一些仙毒,可否方便?”
道君和任鸿到底有过一番交情,笑道:“两位自便。这天邪山的无主毒物,两人可随意取用。”
鸿钧二人谢过,宿钧赶去前山抓毒虫、毒草。任鸿则落在原地陪道君聊天。
问及井下密室,青喉略作沉默。
过了一会儿,道君看到宿钧出手把前山所有无主毒虫横扫一遍,不仅动了动眉。
“许多年前,本座未执掌天邪山时,已经有人在这里研究毒道。那人利用天邪毒水做实验,你们所谓的密室,应该是他所留。”
“道君可知,那人是谁?”
青喉道君摇摇头,没有回复。
明星模特愛上我 一身是膽
任鸿起身,晃晃悠悠走到井口,看着井内粼粼水光。
“他制造密室,是为了求死?”
“不错。”
“在死后,他可以见到谁?”
“不知道。但应该是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
“那个人是不是……”正要开口,宿钧一阵风般回来:“任鸿,毒物收集完毕,咱们赶紧走吧。”
望着宿钧明亮如灿星的双眸,任鸿把话咽回去。再度对道君道谢,和宿钧一同匆匆奔赴西极。
两人离开,一群门徒赶来诉苦。
“老师,那厮不愧是盗中之圣。简直是刮地皮的。咱们家前山的毒草,全被他拔走了。”
“还有毒虫,除了留下一公一母外,其他毒虫毒兽都没留下。”
青喉道君嘴角微动,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安抚门徒:“到底是无主之物,天邪山不是咱们家私有,他要就给他。那煞星没去你们屋里盗仙毒,你们就该庆幸。”
门徒们愤愤不平,可青喉道君不肯做主,也只能作罢。
毕竟,他们可打不过宿钧。
再度让门徒们离开,青喉道君坐在这里苦等。
一个时辰后,风天越从毒井下面上来。
青喉道君愁苦的脸上展露笑容:“我就知道,你要来肯定走这条路。”
“他们走了?”风天越吊儿郎当坐在井沿。
“已经走了。四十九杯天邪毒水……原来当初你的话是真的。”
“当然真的,我才不屑骗你。如果你能饮下四十九杯天邪毒水,就能修成不死真身。那时,纵然是天底下最厉害的道君,也无法杀死你的道体。”
“这就是当初你求死而没有死成的原因?”
錦繡深宅
风天越笑了笑,没有回应。
道君耐不住这份寂静,又问:“不死之躯真那么厉害?”
“至少,那位想要夺舍我,都因为不死之躯暂时受挫。”
风天越说完,打起精神:“他俩用了你多少毒物,回头我补偿你?”
“算了,天邪山反正不是我的。你们天皇阁的别院,自然随你们取用。”
冷情美男VS古代公主 沙拉米大
天邪二字,便是和天皇阁对应。若天皇阁行天之正道,则天邪山便是天之邪乱,万毒源流。
魔獸屠夫異界縱橫
“再者,作为青罗一员,坐视青罗覆灭,我亏欠你良多。”
青喉道君是风天越故人。甚至青罗组织这个名字,就是从他而来。
不然,当初风天越怎么能联络他下毒齐瑶?
要不是任鸿直接抓到正主,青喉道君骑虎难下,恐怕齐瑶早就死了。
“那个双子神教,你知道?”
“就在我眼皮底下,如何不知道?只是那人的目标跟你差不多,所以我就没过问……老朋友,直到现在,你还想去那个地方吗?”
“或许吧。我想再去里面看一眼,想知道我离开后,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风天越有一种预感,那里面的真相是自己无法承受的残酷。但是,他必须进去看一看,探寻太羲一分为二的真相。
“那么——活着回来。”道君:“‘青衣罗睺,紫炁天邪,长明月孛,无间计都’。咱们四个,如今只剩下你我。我不希望,自己好友刚回来没几天,就又没人了。”
“那你就放心吧。真正的我已经复生。”风天越看着自己的手:“现在的我不过是一具尸体中的执念。你的好友,指不定在人间哪里逍遥。早就忘却前世的一切。不过……如果是这样,你别去打扰他。就让他安乐活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