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zdg超棒的小說 從當爺爺開始笔趣-970.回收以前的小投資(求訂閱月票)看書-sdbo6

從當爺爺開始
小說推薦從當爺爺開始从当爷爷开始
同时张然有着张氏控股公司百分之百的股份,那么这些钱可都是只能算是张然一个人的。
就像是南发行这边的股份,要是真的算起来的话,也是不小的数目。
还有就是英国的电信业务,正在进行的法国电信业务等等,都是十分不错的项目。
还有就是其他的一些小股份,以前是张然投资的,只是一个小投资。
这么多年,稀释的也都差不多了,当然了,也有一些是没有稀释的。
比如一些原始股,当年张然可是和他们签订了不可以稀释的条款。
这些条款在当年看来,是张然吃亏了。
因为一些当时的小公司,总价值才一百万,但是张然投资了一百万,却只是占据百分之五的股份。
等于说一下子就将公司的价值提升到了两千万的地步。
这当时在很多人看来,就是纯粹的傻子。
但是要放到现在来看,那就是赚翻了。
以前张然很少提这件事情,一是他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完,二也是那个时候,估计可能会有不少人赖账。
有很多事情,真的没有看上去这么简单。
就好像是你在一家超级集团弱小的时候,投资了一百万,占据了百分之十的股份,而且也是不可稀释的。
但是当这家公司成长起来,而且拥有数百亿资产的时候,那么你还真的能够拿走着百分之十的股份吗?
即便是你有着合法的合同在,那也是不可能的。
其实一切都还是需要看自己的实力,现在张然重新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很多事情,办起来就很好操作了。
别的不多说,就是微腾的百分之五的股份,以前张然一直没提,凌华当时倒是提了一嘴,但也就是这么一嘴。
因为当时这些股份,也是有了不小的意外。
而如果张然强行要这些股份的话,那么到时候又是会惹出很多事端来。
这不仅是凌华一个人的事情,甚至不是微腾一个公司的事情,其中牵扯的东西太多了。
多到大多数人都不会让步的。
而那个时候张然需要对付不少人,自身也是忙得够呛,再加上如果这些人因为这件事情对着张然发难,那么张然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所以张然选择了就像是忘记了这件事情一样。
不过很显然,张然并没有忘记,凌华其实也知道张然没忘记,大家也都在等。
看看张然到底会如何。
如果张然失败了,那么一切都好说,到时候他们给出一些补偿,当做买断这些股份。
而张然也不会说什么,也没有资格说什么,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要是张然胜利了,也是需要看看张然的实力到底是怎么样的,值不值得他们为此付出。
这百分之五的股份,现在的价值可是天文数字,一般人绝对不会放弃的。
虽然说按道理肯定是要进行一些分摊的,但是这也不是很公平,而且微腾可是上市公司,很多事情都比较麻烦。
微腾只是一个例子罢了。
像是这样的企业,其实还有不少,只是有的公司倒闭了,或者说,大部分都倒闭了。
没办法,张然当时也只能是广拉网多捞鱼,他也不知道谁究竟会成功。
而且在张然消失的这么多年中,张然投资的那些企业,被后来者干趴下的也不是一个两个。
所以也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
现在张然要成立张氏控股公司了,而这些零碎的股份,也是需要收回来了。
这些一个两个的看着没多少,但是加起来,同时也一笔惊人的数字。
知道这些的人其实还不少,毕竟随着张然归来,再加上张然这边闹出的动静有些大。
一些消息也会传开。
或者说,也是有人故意传开,为的就是试探张然的态度。
但是张然以前都是当做没听见一样。
现在张然需要集中所有的力量,此时是最佳的时机,要是再拖下去,估计还真的不好做了。
随着张然的一个个跑动,不少的人也都看到了张然此时的实力。
厄运罗盘
当有些人将这些公司都列出来,再看的时候,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实在是太庞大了,让他们都忍不住有些不相信的感觉。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以前虽然也知道大多数的集团公司都是张然的,张然也是占据大部分的股份。
但是以前都是零散的,大家下意识的都没有将他们真正的联系到一起。
而且这些公司也都是分散的,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关联。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这些公司都要进行整合,将这些集团公司的力量,合并到了一起。
而当这股力量合并到一起,可以力往一处用的时候,众人这才惊觉,张然到底有多么庞大的实力。
尤其是张然似乎并没有什么短板。
现在的集团公司都是集中在华夏,但是大家也都不会忘记,张然在国外也是有着不少的产业。
这些暂时没有整合,但那也是迟早的事情。
互联网,金融,实业张然都有涉及,而且每个做的都不小,这就让人惊讶无比了。
随着张然的整合,大家的视线也都逐渐的聚集在了张然的身上。
而此时,也有不少公司都在开会,目的当然也是为了张然。
微腾公司,凌华这边召开了股东会议,也没有什么隐瞒,直接说道:“张然先生要求归还他的百分之五股份,同时将这些年的分红也都要拿回去。”
一些人闻言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但是此时却都没人说话。
“凌董,这件事情你可是……..”
有人刚想开口,就被凌华有些讥讽的打断了,“你可千万别说我有责任,当时我可是完完全全的告诉大家实情,并没有隐瞒什么,千万别在这个时候给我推卸责任,说你们不知道什么的,那没用。”
“那你说怎么办?”这个股东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凌华不疾不徐的说道:“这是需要看大家的意思,张然先生那边现在只是提出这个要求,至于到底怎么做,是直接花钱买断,还是当做不知道,我都没意见,只要是大家一起做出的决定就行,毕竟这不是公司发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