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s80x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ptt-第一千兩百四十五章 夢想還遠着呢 (第一更)相伴-93qp5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黑釉是传统瓷器釉色之一,最早出现在华夏东汉时期。
不过当时由于施釉工艺不够成熟,导致不足之处也极多。比如,釉色颜色为深褐绿色或黑色,釉层厚薄不均,经常出现蜡泪痕,器物的底凹处聚集着很厚的釉层等等。
而到了宋代,黑釉瓷器的品种就开始大量出现。
比如定窑生产的黑釉瓷器,胎骨洁白而釉色乌黑发亮,被称之为“黑定”,据《格古要论》中记载:“有紫定色紫,有黑定色黑如漆,土具白,其价高于白定,俱出定州。”
而戴维斯口中所说的这件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相对而言就更稀少了。
所谓鹧鸪斑,其实跟建窑烧造出的兔毫盏一样,都是黑釉瓷器在烧造过程中产生了釉变,从而在瓷器中形成了类似鹧鸪斑点的花纹。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向南还记得几年前在米国哥谭市的一次春季拍卖会上,一件被称之为“天外飞仙”的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盌([wǎn]),最终成交价高达2667万元,由此可见其珍贵。
而实际上,宋代定窑黑釉瓷器与宋代建窑茶盏都十分难得,珍罕程度比起御制汝窑和官窑器物有过之而无不及,一般很难再拍卖会上碰得到。
这一次的香江秋季拍卖会上如果真的会出现这样一件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向南肯定希望能够到现场去观摩一番。
“朱熙,你不是要学古董鉴定吗?到时候我要是去香江的话,你也跟着一起去长长见识。”
向南转过头来,看了看坐在他左手边的朱熙。
鑒 寶 直播 間
朱熙来到这里,好像真是为了蹭一顿饭吃似的,除了一开始跟着大家一起喝了一杯啤酒以外,剩下的时间几乎都没怎么吭声,就顾着埋头大吃了。
此刻,他正低着头,用手抓着一个烤得酥烂的猪蹄,啃得一嘴的油。
这模样,哪还有点“富三代”的姿态?
听到向南在喊他,朱熙猛地抬起头来,嘴角四周油光发亮的,他愣愣地看着向南,问道:“老板,你喊我?”
谁的青春不荒芜
向南看得一阵无语,这小子,就会装傻。他摆了摆手,说道:“没事了,你继续吃。”
闫君豪脸上满是笑意,朱远舟老爷子的这个孙子,有点意思啊!
吃饱喝足之后,大家又坐在包厢里喝了一会儿茶,随便聊了聊。
戴维斯之前说他对华夏文化很感兴趣,并不是随口客套的,在聊天当中,他对华夏历史上的一些名人典故十分熟悉,信手拈来,毫不费力。
之前在吃饭时不怎么吭声,只顾着埋头大吃的朱熙,见到戴维斯侃侃而谈的模样,那他可就不困了,凭着在公司这两年间学到的一些皮毛,倒也和戴维斯聊得很投机。
向南和闫君豪见他们两个聊得这么开心,也就没怎么插嘴,坐在一旁一边喝着茶,一边听着,偶尔附和几句。
坐了一会儿,闫君豪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这才带着众人离开了酒店。
出门时,戴维斯和朱熙这两人一边热络地聊着,一边走得很快,向南和闫君豪反而落在了后面。
闫君豪看了看他们两个,笑着对向南说道:“向南,有个事我要提前跟你说一声,这次戴维斯过来,是打算请你去米国帮忙修复文物的,当然了,他应该只是个代表,如果你真去了米国,估计一帮收藏家都出来了。所以,去不去的,你自己考虑清楚。”
“嗯,哥谭市那边收藏华夏文物的收藏家有很多吗?”
向南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我记得那边华裔也不少吧,还有很多倭国移民过去的,这些人里面,肯定也有一些文物修复师的吧?”
网游之秩序神殿 天命魏武
“收藏华夏文物的收藏家,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并不是每一个收藏家都只收藏一个种类的文物的,大部分人还是看到喜欢的就收藏了,这也比较正常。”
闫君豪笑了起来,说道,“至于文物修复师,肯定也有,但修复古书画、古陶瓷和青铜器这几类华夏文物的修复师,有几个能比得上你?有了修复技术更高超的文物修复师,谁还愿意将心爱的藏品交给其他人去修复?”
向南微微摇了摇头,笑道:“我的文物修复水准,其实也就那样……”
“那是你觉得,可别人已经认定你是‘上帝之手’了。”
闫君豪扭头看了他一眼,笑道,“你是也是,你不是也是。”
“……”向南。
出了酒店,闫君豪拍了拍向南的肩膀,说道:“那我们先走了,这几天我应该都在家里,有空的话,过来找我们玩。”
“好。”
向南点了点头,转头一看,朱熙和戴维斯又是拥抱,又是握手,看起来是之前聊得太嗨了,都有些难舍难分了,这一幕看得向南忍俊不禁。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等了好一会儿,闫君豪才和戴维斯坐上了车,回他们家的别墅里去了。
向南看了看一脸若无其事的朱熙,忍不住笑道:“聊得挺不错嘛,我都差点以为你们舍不得分开了。”
“逢场作戏,逢场作戏,千万别当真!”
朱熙摆了摆手,长呼了一口气,说道,“咦,老板,你不是说这老外是打算请你去米国帮他修复文物的吗?怎么在酒桌上没听他提起来啊?”
“他都不急,你急了?”
向南一边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一边说道,“现在还早,起码也要等到9月份香江那边的秋季拍卖会结束才有时间去米国,而且戴维斯不是说还要在华夏待一段时间吗?他肯定会找机会提的。”
朱熙跟在向南后面上了车,接着问道:“哦,如果他真邀请你了,你就打算去一趟?”
“再看吧,要是公司不太忙,时间又允许的话,再去一趟米国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向南跟司机说了一个地址,等车子开动,汇入前方滚滚的车流以后,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梦呓般地低声说道,“梦想还远着呢,不趁着年轻再多奔跑几步,那就真不一定有希望实现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