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kfs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ptt-178 老朋友,神算能力恢復【2更】分享-53g8o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很明显,这个账号属于诺顿大学一方。
但究竟是不是诺顿大学的校长,倒是无人得知了。
和洛朗家族的掌权者一样,诺顿大学的校长也很神秘,几乎没有现过身,只有麾下的人帮着做事。
比起洛朗家族的掌权者,诺顿大学的校长更让NOK论坛里的人感兴趣。
听说这位校长在炼金术上有很高的造诣,人虽然不在O洲炼金界,但炼金界能比得过他的人,基本上是没有的。
甚至有传闻说,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毒药师榜第一就是诺顿大学的校长。
这个回复一发出后,帖子就被自动锁了,所以后面也没有了新的跟帖。
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之后,嬴子衿抬手,删掉了这条悬赏贴。
她垂眸,想着很久以前的事情。
她回到地球后,已经将她不在的这两百多年的历史,全部翻阅完毕了。
如历史书上记载的那样,洛朗家族最强的掌权者——西泽·洛朗,死于一场刺杀,那个时候他才三十三岁。
霸道太子:笨婢小寵妃
随后,洛朗家族才会顷刻间倾颓,不再是翡冷翠的统治者了。
其实也并不是倾颓了,而是退隐了。
她帮西泽改了他的死亡点,但因为他不是商曜之这样的普通人,所以受到的限制更多。
其中有一条就是要过很久,西泽·洛朗才能重新醒过来。
所以她离开地球前,把他冰封了。
否则,就算西泽·洛朗的身体经过了炼金界的改造,也不可能支撑他活到现在。
如同古武者一样将人类的寿命开发到了极限,在炼金界改造过后,寿命很长。
看身体强度,能活个两百年,但绝对不会超过三百二十年。
对于普通世界来讲,三百年委实是个天方夜谭的数字。
我當鳥人的那幾年 崔走召
不过本就有正常人活过130岁的高龄,也算不了什么。
当然这个世界还有其他超自然的地方,只不过不能够公之于众。
譬如有那么一批人,因为某种原因,他们是真的能够活很长很长的时间。
很不巧,这批人里面,她认识不少,所以她才不想现身。
解除了冰封,西泽·洛朗醒了,重新掌控了翡冷翠。
所以洛朗家族会在这近一百年后,才会重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唯一她没想到的,他这么一个抠门的人,这么睡了一觉之后,反而经商的能力还提高了不少。
以前只是在O洲敛财,现在成全世界了。
至于某位炼金疯子……
嬴子衿若有所思。
讓我做你哥哥吧
她是要去见见了。
她拿起旁边的日历,看了看日期。
極品全能小農民
陪温听澜高考完,她再去O洲。
她弟弟的心理更为重要,不能让他的情绪再出现过大的波动
突然,用户中心自动弹出了一个聊天框来。
嬴子衿瞥了一眼,挺想关掉的。
对面的ID只是一个数字十,头像也是一片空白。
【10】:回来了?
【神算者】:当我死了。
【10】:……
【10】;很好,这个语气是你。
【神算者】:没事别找我,有事也不行。
【10】:看来我把你挂在悬赏榜第一是正确的,总有一天能够把你逼出来。
猎人们是不知道,悬赏榜第一的确是NOK论坛内部挂的。
隐盟会就建立于1496年10月22日,嬴子衿的注册时间,和建立时间一样。
最开始,隐盟会只有四个人。
異世風流天才
好巧不巧,另外三个人,就是那种真能够活很久的。
在登录这个号的时候,嬴子衿就知道她会被找到。
她这个号,登录名其实就是在隐盟会注册时的代号,密码则是编号。
只有她一个人的号是这样的,因为其他三个人知道她能够算出来,方便她登录。
【神算者】:哦,你能找到我,算我输。
【10】:……我错了。
【10】:算了,知道你还在就行了,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两百年去哪儿了?
【神算者】:对方已不是你的好友,请添加后再先进行回复。
【10】:……
**
傅家。
傅老爷子吃完早饭后,就撇下其他人出去溜达了。
以前傅明城和傅老爷子其他几个儿女还能借口他身体不好,要派人跟着。
但现在傅老爷子的身体眼见着比傅明城都利落,他们这个借口就没用了。
说是跟着保护,防止傅老爷子出事,实际上就是监视。
傅氏集团的大部分股权,还在傅老爷子手中握着。
而他又对傅昀深那么好,傅明城就怕傅老爷子哪天昏了头,把股份全部给了一个干啥啥不成的纨绔。
傅明城也知道他没有理由阻止傅老爷子出去,只是心很不甘。
他转头,对傅夫人道:“你说那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要是有能力,为什么三年前不把老爷子治好,还要拖到三年后?”
让他们白白等了三年,都没有把傅老爷子等走。
傅夫人知道傅明城不是想让她回答,只是抒发一下心中的郁结之气。
于是就安慰他:“老爷子怎么说也是咱们爸,身体好了我们要高兴才是,万一老爷子真的就那么走了,谁知道他遗嘱上是不是把东西都留给昀深了?”
“这样一来反而好,能让翊含在老爷子面前多表现表现。”
提起大儿子,傅明城的脸色才好了不少:“翊含也快从帝都回来里,咱们的儿子,自然是最出色的。”
皇宋 巨人肩膀上的木木
不像傅昀深,什么用都没有。
傅夫人也很欣慰,又说:“我前几天去了江家,和江老夫人商讨了些事情,她打算给漠远再定会,你也帮我看看,傅家谁比较合适。”
**
6月7日,七点半的时候,考场前已经有人在等了。
高考考场是根据考生报名所在的区县分的,不过英才班比较特殊,是统一报考的,所以都分到了一个考点。
温听澜没打扰还在休息嬴子衿和温风眠,自己去了考场。
八点的时候,温风眠赶来了:“愈愈,怎么回事,你自己一个人跑了?”
“爸,我都这么大了。”温听澜唇角下压,“又不是小孩子。”
“不是也不行啊。”温风眠又气又笑,“这是高考,很重要的。”
温听澜手指微微握紧。
是,很重要。
他没了诺顿大学的面试资格,所以高考是唯一的出路了。
不过对于考试,他心态倒是很好。
他觉得三校联考的出题人,也挺笨的。
温听澜往温风眠身后望了望,没看见嬴子衿,看见了把温风眠送过来的傅昀深。
有些失落。
“找你姐姐啊?”傅昀深弯腰,“叫声哥哥告诉你。”
温听澜:“……”
“不逗你了。”傅昀深直起身子,下颌往右前方一抬,“你姐姐帮你去那边领准考证了,一会儿就过来。”
**
盛情深度索愛 巫山浮雲
休息亭处。
班主任正在给学生分发准考证。
为了防止学生把准考证弄丢,青致一向是让老师保管一个班的准考证,等考试前再进行分发。
班主任也才来。
嬴子衿走过去,在其他学生后面排队。
她穿着短袖长裤,带着棒球帽。
很普通的打扮,却又很惹眼。
哪怕是高考这等紧张的大事,也不妨碍周围的人频频回过头来看。
“哎!你是——”班主任瞧着女孩有点眼熟,想了几秒,才高兴道,“你是听澜的姐姐,高二的年纪第一!”
嬴子衿颔首:“我来取他的准考证。”
“我听徐老师和邓老师都说起过你,你真是太厉害了。”班主任一边从文件袋里找准考证,一边说,“你们家基因真好,听澜也是天才,真是——”
她的话忽然断掉了,神色也是一变。
嬴子衿拧眉:“老师,怎么了?”
“等等等。”班主任很急,“我再找一找,我是按学号排的。”
但找了很长时间,班主任都没有找到准考证。
她将剩下的准考证都倒出来,一一放在桌子上,但还是没有温听澜的。
“怎么回事?”班主任急得汗都出来了,“我明明把所有准考证都带上了,还检查了好几遍,温听澜同学的不可能不见了。”
高考和平常考试不同,没有准考证,怎么都进不去。
“怎么办?”班主任都快哭了,“我把听澜的准考证弄丢了。”
教书这么多年,她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事。
动静不小,引来了其他人的注意力。
“准考证都丢了,不会吧?那怎么高考?”
雅舍小品 梁實秋
“只能再等一年了,但这对学生来说是一个沉重的心理打击,再来一年未必能考得好。”
“谁这么倒霉,准考证给没了。”
怎么找也找不到,班主任的眼泪止不住地掉,哽咽了:“我对不起听澜,他这要是没办法高考了,这可……”
嬴子衿凤眼一眯。
她转头,朝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走近后,她右手抓住一个女生的肩膀,声线冷凉。
“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