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hyfq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靈臺仙緣 線上看-第562章 地突刺讀書-2arlt

靈臺仙緣
小說推薦靈臺仙緣
杨晨认真道:“学长,不管是丹药,还是药剂,都是有杂质的,少吃一些,没有问题。吃多了,会在体内沉淀杂质,杂质沉淀多了,会形成丹毒。”
“哦!”麦克若有所思,然后拱手道:“谢谢!”
“学长再见!”
“再见!”
杨晨回到了自己的别墅,便进入到灵台方寸山,来到了山谷,进入到活动房。坐在椅子上,将盒子放在桌子上。打开盒子,取出一颗珠子,认真地观察,进一步确定这就是狌狌的血液。望着这一滴血液,杨晨陷入沉思。
这滴血液看上去岁月久远了,应该是里斯本在无雪干谷异界捡到的。如此说来,现在那里应该没有妖族了。
也是!
里斯本只是一个大武士巅峰,想必也不能深入异界多少。如果距离这么近都有妖族,无雪干谷的通道早就被异界发现了。
而无雪学院的人,没有人认出这是妖族的血液,就说明地球的人类还没有见过妖族。
但是,那里曾经出现过妖族,虽然年代久远,就算妖族因为什么原因迁徙走了,也不会迁徙太远吧?
如果迁徙得不太远,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现这里的通道了吧?
或许……
妖族寿元悠久,睡一觉就几百年,一千年。发现通道会迟一些?
不管怎么说,我得尽快变得强大!
杨晨取出了刻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开始小心翼翼地在狌狌血液上刻制器纹。一丝一缕,全神贯注,慢慢地,一条条玄妙的器纹组成了一个繁奥的图案。
“嘶嘶嘶……”
浓郁的灵力和血气之力从那颗血液中渗透出来。
杨晨急忙扔下了刻刀,手握那滴血液,盘膝坐在椅子上,开始疯狂地运转混沌诀。混沌诀一开始运转,那滴血液中的灵力和血气之力便疯狂地涌入了他的身体。
杨晨体内的阳脉和阴脉运转起来,如同一个磨盘,将进入到体内的灵力和血气之力研磨得更加精纯。精纯的灵力涌入了丹田,直接化雾。精纯的血气之力游遍全身,在淬炼着杨晨的身体。
浓郁的灵力在经脉中快速的冲刷,便是杨晨那宽阔的经脉,此时都有着拥堵之势,灵力实在是太多了,让杨晨的经脉开始膨胀,撕裂般的疼痛袭遍全身。这还不够,那血气之力淬炼杨晨的身体,让杨晨的身体一张一缩,如同万千锤子在不断地锻造他的身躯,两种疼痛合一,超过了杨晨历次的疼痛,让杨晨几欲昏厥。
“我不能昏过去,一旦昏过去,不能导引灵力和血气之力。灵力和血气之力就会在体内引爆。我就死定了!
老子什么样的疼痛没有尽力过?
这点儿疼痛算什么?
小意思!
来!
让疼痛来得更猛烈吧!
噗……”
杨晨口鼻喷血。
“噗……”
杨晨七窍喷血。
但是他的气息却在急速地攀升。
大武士三层,大武士四层,大武士五层……
一直到大武士五层巅峰,杨晨的气息才稳定了下来,不再攀升。手中的那滴血液化成了齑粉,稀稀疏疏地从指缝流落到地上。
杨晨没有睁眼,而是将精神力探入到丹田之内。
丹田内雾气缭绕,已经有五成灵力化雾,蕴藏着澎湃的力量。
杨晨收回了精神力,开始扫描自己的身体,眉宇之间便现出了喜悦。他不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体达到了什么程度,金钟罩似乎也没有这么高的境界。似乎现在的杨晨已经突破了金钟罩的桎梏,达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杨晨睁开双眼,看着自己的双手,伸出左手手指,捅了一下右胳膊,很柔软,又很韧。将右拳握紧,绷紧了右胳膊。那柔软的肌肉立刻坚硬如铁。
“强了不是一星半点啊,就是不知道应该算什么境界?”
“先不管了,继续!”
杨晨从盒子里取出了第二滴血液,拿起了刻刀,再次开始雕刻起来。第二次雕刻,便熟练了许多,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那第二滴血液又开始向外散溢灵力和血气之力。杨晨扔下刻刀,手握那滴血液,再次开始修炼了起来。
大武士六层,大武士七层,大武士七层巅峰。
杨晨的气息稳定了下来,杨晨睁开眼,微微摇了摇头,狌狌的第二滴血液只是将自己的修为提高了两层,估计第三滴血液也只能够让自己提升一层。
“那就算了,还是把第三滴血液制作成一颗血液炸弹,留作保命的底牌。”
杨晨将第三滴血液从盒子里拿出来,拿起了刻刀,开始小心翼翼地刻制。这次刻制更加繁琐,足足用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杨晨才吐出了一口气,放下了刻刀。
“终于成功了,就是不知道引爆了这滴血液,会有多大的威能?”
又端量了一会儿,杨晨小心翼翼地将这滴血液收进了储物戒指。然后起身离开了灵台方寸山。这一晚上他都没有修炼其它的项目,但是修为却从大武士二层提升到了大武士七层巅峰。
入校才三天,这无雪学院真是我的福地啊!
已经早上六点多了,杨晨去浴室洗了一个澡,然后离开了别墅,顺路喊了梁祥龙和徐不弃去食堂吃饭。
走在路上,梁祥龙和徐不弃就一个劲儿地看杨晨。最终还是徐不弃没有忍住问道:
“老大,我怎么感觉你的气息又变得强大了?突破了?”
“嗯!”杨晨点头道:“积累够了,就突破了。”
杨晨没有说自己突破了几层,梁祥龙和徐不弃也没有想到杨晨连续突破好几阶,眼中倒是闪过羡慕。徐不弃左手握拳在右掌心砸了一下道:
“我也要拼命修炼了!”
梁祥龙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中的斗志都快要化为实质了。
杨晨摇了摇头,心中暗道:“这不是拼命的事儿,这是机缘的事儿啊。也不对,这是因为我有文化,认识妖族血液。所以,还是有文化的事儿,这两个没文化的老粗,理解不了我这种文化人。”
杨晨沉浸了下来,如同消失在无雪学院中,不引人注目。每天上午上课,下午就全部袍在了图书馆。晚上按部就班地在灵台方寸山修炼。
他没有急着去异界,也没有急着挑战百强榜,刚刚突破,而且是连续突破,他需要沉淀一下自己。先默默梳理自己的修为,让自己习惯自己突破后的力量,也在默默地积累理论上的知识。
无雪学院的读书馆,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宝藏。
他先是查阅了关于冥想方面的功法,发现并没有高出他修炼的上品精神力功法。也没有发现有成熟的声音攻击的功法,倒是有着一些不成熟的推测和研究。杨晨将这些记忆了下来,然后回到别墅,记录在有个优盘内,又将精神力冥想的功法记录在优盘内,送给了布兰妮。
九月五日。
花不忘和周晓雯带着团队来到了无雪学院,开始和无雪学院谈判。杨晨招待了他们,然后又传授了周晓雯一天炼丹之后,便甩手不管,又泡在了课堂上和图书馆中。
三天后,花不忘和周晓雯谈判成功,带着珍妮和布兰妮离开,返回华夏。杨晨又是每天在教室,图书馆和别墅三处来回。
十月一日。
实际上,杨晨已经忘记了时间的概念,每天都像海绵一样,疯狂地吸收着知识。
灵台方寸山内。
杨晨盘膝坐在洞府的大门前,闭目在识海内编织着地突刺的符箓,从得到地突刺的符箓传承之后,他已经每天都坚持编织一个多月了,在他的识海内,一个符箓只差最后两条。杨晨在小心翼翼地编织,一条雾丝只剩下不到半尺,这不到半尺的雾丝,要编织出两条符纹。
杨晨的额头已经渗出了一层汗水,滴答滴答地滴落在地面上。一条符纹编织而成,只差最后一条,便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符箓。
识海内寂静无声,龙意伏,刀意静。只有那雾丝的一端,在精神力的控制下缓缓编织最后一条符纹。
“嗡……”
在最后一条符纹编织成功的瞬间,那个符纹嗡然震动,以那道符箓为中心,一道道精神力如同涟漪一般,向着四周扩散,渐渐平静。那到符箓向着识海的上方飘去,飘到了最上方,静静地飘在那里,散发着光芒。一丝丝精神力被那个地突刺的符箓吸收,随着吸收的精神力越多,光芒越加璀璨。大约三分多钟,识海内平静了下来。
“成功了!”
杨晨兴奋地睁开了双眼,望着前方,精神力碰触了那张符箓,瞬间便激发了符箓。在杨晨的前方,一根超过十米的地突刺带着尖锐的啸音,拔地而起,直刺苍穹。
“好厉害!这便是妖兽,如同给它来这么一下,也要够呛吧?”
“呼……”
杨晨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心念一动,便回到了别墅。在灵台方寸山外冥想,要比在里面效果好太多。
杨晨消耗的精神力开始一丝丝恢复。
“嗯?”
杨晨闭目的神色一动,当消耗的精神力完全恢复之后,他发现识海内有诞生了一条雾丝,然后融入了雾山。
“这是……”
杨晨的眉宇之间顿时浮现出喜悦,原本他觉得,用一条雾丝编织了一道符箓之后,雾山就会少一条雾丝。他甚至开始担心,自己编织的符箓如果多了,那个雾山会不会没了?
如此,自己的精神力岂不是下降了?
境界也就下降了!
此时杨晨却是彻底放心了,编织符箓,对于雾山来说也是一个消耗,只要消耗了,就会恢复。如此说来,无论我编织多少符箓,耗费的雾丝都会恢复!
今天就这样,以后每天我都继续编织地突刺符箓。该去打铁了。
“当当当……”
一块块金属性金属块在杨晨的大锤下锻造,他今天要打造一柄金属性法器。如今的杨晨已经吃透了法器的传承,他今天就是要打造一柄巅峰的法器。
他想了很久,最终才决定打造一柄金属性法器,因为金属性最为锐利,杀伤力极强。此时的杨晨脸色极为凝重,每一锤都极为精准,一条条器脉在锤下的刀体内生成,他锻造得极为小心。属性材料很稀有,废了一块就少一块。
“当当当……”
火星四溅,如同盛开了礼花。石室内的温度开始升高,普通人在这里都会给烤熟了。即便是杨晨,此时裸露的上身已经遍布汗水,被火焰映射得仿佛在放光。
“当当当……”
力量从体内顺着手臂涌入了铁锤,天锤三十六式在空中划出不可言的轨迹,撞击在刀体上,绽放出惊雷般的轰鸣。
那柄到随着器脉越来越完整,仿佛活了一般,剑光吞吐,仿佛在吐纳呼吸。刀体被锻造得火红,几乎透明,能够看到刀体内的器脉在如龙般攒动。
此时,若是有人在观看,必定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器脉竟然如龙腾跃,剑体竟然如活物吐纳呼吸。
“当当当……”
在石室内,此时已经不是一个杨晨,而是很多杨晨。在围着锻造台,仿佛无数的杨晨,挥舞着无数的巨锤在锻造刀体。
这是七星锻造术。
模糊的身影,模糊的巨锤,无数的人影和锤影,仿佛编织了一个天幕,笼罩了锻造台,一道道锤影如同流星一般从天幕垂降,砸在锻造台上的刀体上。
看似锤影驳杂,但是每一锤都落在了精准的正确地方,那柄刀体越来越红,丝丝锋锐从刀体上弥漫出来。
“当……”
最后一锤响彻石室,如同洪钟大吕。
“成了!”
杨晨目光如骄阳,随手将锤子扔在了地上,目光灼灼地望着锻造台上,此时横躺着的一柄巨刀。
伸手在储物戒指上一抹,一张淬火符出现在手中,反手拍在了刀体之上。
“嗡……”
淬火符化作了一个刀鞘,将火红的巨刀装在了刀鞘之内。
“嗤嗤嗤……”
刀鞘震动,发出密集的声响。
一刻钟后,淬火符消散。一柄长刀静静地躺在锻造台上。杨晨立刻又取出了开锋符,拍在了
长刀上。化作了刀鞘,再次把长刀装在了刀鞘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