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ydc5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諜戰生涯笔趣-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危機逼近展示-7u1e9

我的諜戰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我的谍战生涯
听完胡胭脂的话语,老五松口叹息道:“还好有站长,否则瞿颖恐怕要落在日本人手里了”
“是啊”胡胭脂回应道。
随即说道:“只是瞿颖的状态依旧不稳定,我们要不要把人送到医院”
“恐怕目前医院外面,早就布置好日本人的眼线”老五为难的说道。
“难道我们就这么看着?”胡胭脂满是不甘的说道。
縱橫 諸 天 的 武者
“目前来看,也只能是这样,就是不知道站长哪里会不会有什么好的办法”老五期待的说道。
“希望吧”胡胭脂叹息一声。
气氛显得有些沉闷,老五转移话题道:“瞿颖已经知道站长的身份,站长已经准备暴露了自己?”
“我也不知道”
“今天的情况只是一个意外,为了救人不得不如此,但我感觉应该不会”胡胭脂略一沉吟,将自己的猜测给讲出来。
“继续隐瞒下去,意义也不大,毕竟我们都已经知道”老五推测道。
随即将话语引到今天的事情:“饭店里面那个被站长弄得假死的舞女,你你安排好了吧”
“人已经安排离开上海,不会有人发现的”胡胭脂回答道。
“这就好”老五点点点头,随即提出告辞道:“我还有事情,先离开,站站长那边有什么命令,你再联系我”
“嗯”
老五很快就离开白泽少家里。
而之前在饭店里面发生的事情,都是白泽少行动之前就已经安排好的。
至于时间方面的冲突,则被白泽少利用一个江湖人士,将众人的手表将时间给调了。
而这里面的漏洞,事后也给弥补上,当事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些。
可谓是神不知鬼不觉。
那个江湖人士用眼被安排离开上海,根本没有人找的到。
……
特工总部。
此刻的白泽少也没有闲着,之前他凭借超群的记忆将池上慧子的计划给窃取出来。
趁着时间不长,他必须将那些计划全都写出来。
一来避免时间一长,他的记忆出现一些差错,虽然这种可能不大,但也必须防备。
二来这份计划最后还是要传给山宁方面,必须写出来。
安静的办公室里面,白泽少快速的写着,而司令部里面的的雷朋同样在埋头苦干,将今天的行动细节一一给写出来。
写完检查几遍,确定没有遗落以后,雷朋来到池上慧子办公室将报告递了上去。
对于雷朋的行动报告,池上慧子看得很仔细。
春宫缭乱
对面的雷朋看着这一幕,越发的紧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池上慧子放下手里的报告问道:“报告上说,最开始你收到消息的时候,白泽少已经不再特工总部了”
“没错”雷朋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第一时间联系他,这么大的行动,他身为主任是必须要知情且同意的”池上慧子逼迫的问道。
“大佐,主要是我找不到人”雷朋硬着头皮道。
“真的找不到?”池上慧子似笑非笑的看着雷朋淡淡的说道。
对于雷朋的那点小心思,她又岂会不明白。
“大佐,我……”在池上慧子的注视下,雷朋的头皮都有些发麻。
“不说这些了,你应该牢记自己去特工总部的任务与目的”
“如果真的需要你争权夺利,我们完全可以让你取代白泽少,但是没有”
“所以,你要明白自己的定位,你是特工总部的监督者与参与者”
“只要做好这些,你根本不需要担心被白泽少架空,你的背后可是帝国”池上慧子敲打的说道
“多谢大佐提醒,以后我会认真执行自己的任务”雷朋保证道。
“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你还是想象如何应付大本营的责问”
“另外,怎样才能不被白泽少怀疑你的身份”
“否则一旦他对于你的身分有所猜测,那么你的所谓任务将会是一个笑话”池上慧子提醒道。
闻言,雷朋眉头紧紧皱起来。
对于这种情况,他还真的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当下直接看着池上慧子道:“大佐,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据我所知,你和白泽少可是非常的熟悉,以您对他的了解,应该有好的办法吧”
“没有”不想池上慧子直接干脆利落的说道。
雷朋的表情一下凝固住,不知道该如何接池上慧子的这话。
池上慧子却根本不理会雷朋的尴尬道:“你先出去吧,我还有事情要做,等到大本营关于今天的事情有了最后决定,我会通知你”
“是,大佐”雷朋无声叹息一声,直接离开。
看着雷朋离开以后,池上慧子冷哼一声,视线落在之前她提着的箱子上面,眼睛不由一缩。
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将箱子放在桌子上,可以清晰的看到箱子底部的一道血迹。
池上慧子可以肯定自己的箱子之前的时候,可是没有血迹的。
这期间,箱子只经过白泽少的手。
略一沉吟,打电话让司令部的法医赶来问道:“能不能分析出血型来”
“可以”法医看着有些还没有彻底干涸的血迹,肯定的说道:“大佐给我十几分钟”
“嗯”
很快结果就已经出来,池上慧子让法医离开以后,陷入沉思。
随即将秘书喊进来,吩咐道:“你帮我将白泽少今天杀死的那个舞女的资料调出来,另外给我将瞿颖的详细资料整理一份送过来”
秘书直接回答道:“大佐,那个舞女的资料,之前调查的时候已经掌握”
“瞿颖的资料已经整理完毕,我现在就去拿”
池上慧子心里一喜,直接道:“很好,马上将东西给我拿过来”
然后补充道:“对了,租界那里还没有消息吗?”
“我们的人在一处下水管道口发现一些血迹,因为是瞿颖所留,但人已经不在”
“初步判断,瞿颖应该已经脱离我们的包围圈”秘书回答道。
“行,我知道了”池上慧子说完坐在椅子上,再次陷入沉思。
秘书离开没多久就拿着资料返回,递到池上慧子桌子上。
让秘书离开以后,池上慧子开始翻看起来。
她箱子上的血迹是a型,瞿颖的血迹也是这个,而那个舞女的血迹则是o型。
池上慧子不相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白泽少的行踪只有那几个地点,血迹还没有干涸。
但如果就此判断白泽少将人救走,证据还是有些缺乏的。
而且早前的时候,她曾设局考验过白泽少,证明他不是山宁方面的卧底。
如此他似乎也没有救瞿颖的理由。
只是,血型的相同,却在池上慧子心里扎下一根刺,无论如何都难以根除。
此刻的白泽少终于将池上慧子的全部给计划誊写完毕,不由松口气。
却不知道,一股巨大的危机正在缓缓的逼近。
查看核对完毕以后,白泽少拿出柜子里面的微型相机开始拍照。
拍完以后,将纸张烧毁,然后拿出胶卷离开办公室,朝着家里赶去。
一进家门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医生来过没有,瞿颖伤势如何?”
“情况不是很乐观,医生已经看过,给出的建议是尽快去医院”
“可是你也知道我们的情况,怎么可能去医院”
“正好你回来,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胡胭脂焦急的问道。
“我能有什么办法”白泽少苦笑一声:“别说这里的医院,恐怕租界那里的医院都是日本人关注的重点”
“不过既然我们将人救回来,就不能放任她不管”
“这样我想象办法,看看能不能搞一些设备药品,然后找个医生过来,替瞿颖看看”白泽少沉吟一下,直接道。
“把握大吗?”胡胭脂问道。
“放心,我办事你放心”白泽少自信的说道。
说完之后从兜里面拿出一个胶卷递了过去:“这里面是池上慧子的计划,你先收好,然后尽快送到山宁”
“这东西,对于我们有很大的作用,早一点到达山宁就能阻止日本人的计划”
“你拿到计划了?”胡胭脂满是惊喜的问道。
“嗯,今天瞿颖将日本人引开以后,我才能够得手”白泽少简单的解释起来。
“我马上联系老五,制定送胶卷计划”胡胭脂接过胶卷,直接联系老五。
而白泽少则坐在沙发上,陷入挣扎。
其实真要就瞿颖的话,温小婉就是最好的选择。
早前,白泽少为了以防万一,曾经给温小婉建立了一个小型的诊所。
里面的地方虽然不大,但各种设备机器,药品配置的非常完善。
几乎可以当一个小型医院。
只是,如果真的将瞿颖弄过去的话,很可能会让狸小组暴露在上海站的眼前。
这才是白泽少最为担忧的事情。
“不好,瞿颖又发烧了”就在这时,胡胭脂急切的声音打断白泽少的思路。
“怎么回事?难道医生没有给他开药?”白泽少起身问道。
“那个医生取个子弹,处理伤口还行,其他的技术却很一般”
“而瞿颖的伤势很重,内脏都有可能受损,需要借助专业的仪器才能判断”胡胭脂苦笑的解释道。
“这样,你在这里等老五,和他商量转移胶卷的事情,瞿颖交给我”
“我带他去一个能够救护他的地方”白泽少沉声道。
“带走瞿颖?”胡胭脂吃了一惊。
瞿颖此刻的状态非常的不稳定,白泽少也不是专业的医生,万一出现什么意外,那就真糟糕了。
“没错,你可以放心,我找的地方绝对可以治好瞿颖”
“搭把手,帮我将瞿颖放到车上”白泽少说话的时候,直接开始行动。
胡胭脂无奈只能配合白泽少。
很快,白泽少的汽车就消失在胡胭脂的视线里面。
大概过了二十几分钟,白泽少的汽车停在一处废旧的小院里面。
然后背起瞿颖朝着房间里面走去,进入房间之后直接按动机关,露出一个密室入口。
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走了进去。
而此刻密室里面,温小婉,王刚,高小英已经全部就位。
刚才的时候他们收到白泽少的电话,让他们到这里集合。
三人还以为白泽少受了重伤急需救治,所以急急忙忙就赶了过来。
只是,当他们看到白泽少身后背的人的时候,全都愣住。
“他是?”王刚问道。
“上海站行动队队长瞿颖,你们应该知道她,毕竟他的通缉令可是贴满整座城市”白泽少回复道。
然后看向温小婉道:“人交给你,赶紧救治,千万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组长放心,我会交给你一个活蹦乱跳的人”温小婉说完就和高小英将人接过来,朝里面的手术室走去。
而白泽少则是和王刚来到外面。
“组长,你这次的行动实在是有些莽撞”
“我不是反对你救人,毕竟瞿颖也是抗日志士,但如果因为这次救治暴露这里,甚至让山宁方面由此对你产生怀疑,那可就得不偿失”
“山宁的那位戴老板对待我们的态度,你很清楚,我们可是有很多同志倒在他手上”
“你真的是……哎,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王刚看着白泽少,一脸认真严肃的说道。
白泽少苦笑一下,王刚的担忧有何尝不是他的顾虑。
只是人命关天,他真的顾不了那么多。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弥补过失,不让瞿颖发现这里的情况。
叹息一声道:“先把人救活再说,其他的你想办法,绝对不能将这里暴露”
“你就知道给我找麻烦”王刚无语的翻了翻眼睛。
“我们可是搭档,我有麻烦,你不帮我帮谁”白泽少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说这件事情,还是说说你的事情吧”
“你们特工总部怎么又和日本人干上了,而且还在租界闹得那么大”王刚关心的问道。
“这件事情是这样的……”白泽少快速的将事情给解释出来。
同时将一个同样的胶卷递给王刚道:“以防万一,这东西我弄了两份,一份会送往山宁,还有一份就是眼前得这个”
“我把这个交给你,你自己处理”
“没想到瞿颖在这里起了这么大作用,放心,无论如何我们都会将人就过来”王刚拿过胶卷,郑重的说道。
“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