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ohzz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大明王冠 起點-第七百五十九章 白蓮社聖女鑒賞-3rebf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黄昏:“……”
特种军医在都市
走散了?
这什么状况,唐青山和张涟和你走散了,以明教的势力,还找不回你,我看是你唐赛儿在外面耍野了不想被父母管教才对。
八九不离十了。
十三岁的小姑娘,正是青春叛逆时。
咳嗽一声,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唐赛儿嘿嘿一笑,上前几步,拨开挡路的阿如温查斯,两女子对视一眼,火星四溅,彼此都不服气,目光挑衅,各自用眼神交流。
换时间,下次再来过!
唐赛儿在火堆边坐下,压低声音对黄昏道:“白莲社呢。”
黄昏:“……”
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历史的洪流,还是滚滚而来,唐青山和张涟还活着,但唐赛儿还是和白莲社搭上了关系,搞不好以后还是得成白莲教圣母。
唔,当下还是白莲社。
意味住白莲社还没有和明教结合变成白莲教,这事还有挽回余地。
看了看远处十余人,貌似这些白莲社成员看自己的眼神很不善,有些想动手的节奏,浑然不惧,有武当内家拳高手张月明,还有阿如温查斯在,打这群乌合之众还不手到擒来,问道:“你怎么回事,怎么又和白莲社搅和到一起去了?”
朱棣对白莲社可就没对明教那么好的耐心。
当年福建那边,北镇抚司可是端了白莲社的老窝,当时发生的一堆事情,差点把自己绕了进去,现在这几年,白莲社又开始死灰复燃了么?
唐赛儿嘟嘴,“我和爹娘走散了,一个小姑娘家家的,总得吃饭啊。”
眼里反而泛着光彩。
黄昏一看这情况,得了,也别问这小丫头是怎么和唐青山夫妻俩走散的,铁定是青春叛逆期,闹情绪离家出走。
“说说吧,怎么和白莲社的走到一起的,不说也行,现在跟我回应天去,我通知你爹娘来应天接你,正好也有事情要和他们说。”
唐赛儿撇嘴,“不去。”
黄昏不解,“为什么?”
唐赛儿犹豫了下,看左右而顾其他,眼神闪烁,“我还没玩够呢。”
黄昏心中一跳,这里面有状况。
不动声色,给了车夫张月明一个眼神,又看了一眼阿如温查斯,两人立即懂了,不着痕迹的悄然靠近了马车边。
兵仙戰場 煙酒走江湖
————
黄昏起身,看着越来越靠近的白莲社人员,先前给唐赛儿押阵的两个人一左一右,同时抱拳为礼,“白莲社大宁天王王竟,明耀天王成昆,见过这位大官人。”
黄昏颔首,“嗯,两位天王么?”
咦。
猛然反应过来,成昆?
转念一想,这特么是正儿八经的历史呢,哪来的武侠,这成昆估摸着就只是个叫成昆的白莲社成员,继续道:“我和唐赛儿父母是朋友,今日遇见她,若是诸位没有意见,我就将之带回去了。”
王竟愣了下,道:“这可不行,唐赛儿姑娘是我们佛子的客人。”
黄昏:“佛子?”
斗龙战士之安宁之夜
成昆解释道:“林三。”
黄昏恍然过来,白莲教前期教派林立,其实大多还是信奉佛,所以他们的当下的首领又被尊称为佛子,而这个佛子林三——
名花美人錄 昔年小夢
特么的就是历史上唐赛儿的老公!
星路漫漫:男神是我哒
咳嗽一声,笑眯眯的问道:“冒昧的问一句,你们的这位佛子,如今多大年纪了?”
如果是老牛吃嫩草,我黄昏大官人岂能坐视不管。
如果郎才女貌……
那也不行。
我黄昏大官人岂是那种将女子拱手相送的人。
王竟道:“佛子少年有成,今年年方二九。”
小马队长 钟声
黄昏若有所思,“你们佛子在何处?”
成昆道:“距此十余里处,一个小村庄里,距离驿站大概有三十里,如果黄大官人不介意,还请去做客,我们佛子想必非常欢迎。”
黄昏心里冷笑。
做客?
我看那处小村庄就是你们的老窝,老子这也是去了你们的老窝,还出得来?
张月明和阿如温查斯再能打,也不能以一敌百。
何况白莲社也有高人。
想到这笑眯眯的道:“做客就不必了,天色已晚,打扰佛子休憩,这样罢,诸位回去通告佛子,我明日再去拜访,若何?至于唐赛儿么,我和她许久没见,还有许多事要和她聊聊。”
王竟摇头,“做客自然欢迎,但唐赛儿姑娘必须和我们回去,否则佛子怪罪下来,我等承担不起。”
黄昏蹙眉,看了一眼唐赛儿。
唐赛儿微微颔首。
黄昏轻声问道:“你是自愿留在白莲社的?”
唐赛儿默然不语。
成昆见状不妙,脸上皮笑肉不笑的道:“这位大官人还请理解一下,我等也是奉命办事,今儿个唐赛儿姑娘不随我等回去,佛子发怒,我等都将死无葬身之地,我倒是孤家寡人一个,无所谓的事情,但此刻身后的数十个兄弟,可就不会像我这般豁达。”
黄昏笑而无声。
威胁我?
盯着白莲社的这两位天王,一字一句,缓沉的说道:“我若是不放唐赛儿走呢?”
王竟脸色也沉了下来,“那可由不得你,唐赛儿姑娘是我们佛子看重的人,以后她也会成为我白莲社圣母,这位大官人还是莫要枉顾了卿卿性命。”
王竟又看了一眼马车,笑意阴险,“就算黄大官人身边有高手护卫,可马车上的那位姑娘,可就没这么好运气了,我等兄弟也是粗鄙人,怕到时候照顾不周啊!”
这威胁意味更浓。
黄昏拍了拍膝盖,长身而起,“是么,真以为大明就是无法无天的地方么,何况这是南北要道,你们白莲社选在这个地方落脚,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的!”
其实有点佩服。
白莲社选在这个地方,对官府而言还真有点灯下黑的意思。
成昆和王竟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两人拉开了架势,“那就请大官人告诉我么,死字是怎么写的!”
阿如温查斯的弯刀出鞘。
张月明拉开了拳架。
黑暗之中,白莲社叫教众缓缓围了上来,竟然不止十余人,约莫有三十余人,看样子也都是些精锐,不像是地痞流氓那种乌合之众。
黄昏暗暗蹙眉。
一场苦战大概是无可避免的了。
眼看一触即发。
唐赛儿忽然起身,脸色复杂,“我和你们回去,你们让他们离开。”
十三岁的小丫头,已经算半个大人了。
哪能看不出这微妙局势。
如果黄昏执意要留下自己,今天这里怕是要死一大堆的人,搞不好黄昏他们都得死在这里,唐赛儿再任性,也不敢让事态这么发展下去。
尽管……她其实不喜欢那个林三。
識翠
长得倒还行。
重生養成正太 淺元
就是怎么说呢……看似是佛子,其实是个傀儡,性格软糯得至极,根本就是个没有灵魂的棋子,毫无生存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