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9034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 線上看-337:火辣辣的夜,終極boss(二更鑒賞-fxb0h

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
晚上,姜灼接到了学院刘老师的电话。
不嫁皇帝:只與太子結連理
刘老师同他说了留学的事,实际上不单单是留学,伯拉里音乐学院的交响乐团也给姜灼抛了橄榄枝。
姜灼听完,回复说:“刘老师,我想再考虑考虑。”
————
“你还要考虑?”刘老师很不赞同,“伯拉里学院的史密斯教授很欣赏你,如果你能入学成为他的弟子,等同于成功了一半,史密斯教授不会等你,机会更不会等你,姜灼,你要好好把握。”
他思考了很久:“好。”
挂了电话,他从阳台回到客厅,秦昭里和姜烈在看电视剧,是个很狗血的剧,两个女孩子边看边吐槽。
姜灼坐到秦昭里身边:“阿烈,你先回房间。。”
姜烈已经是大姑娘了,懂得少儿不宜:“哦。”
她回房了,顺便说:“我要做听力,会戴耳机。”
她把房门关上了。
秦昭里拿起遥控,按了暂停:“有事要说?”
“嗯。”姜灼说,“伯拉里学院的留学生名额出来了,里面有我。”
他有点闷闷不乐。
秦昭里说:“这是好事啊。”她没有表露出一点负面情绪。
她知道,她现在只要皱一下眉,姜灼脚上就会多一个枷锁,会走不动。
他刚好相反,满眼忧虑:“最少要去两年。”
她盘着腿坐在沙发上,跟他面对面,很平静地问:“寒暑假有吗?”
这个总裁有点坏 夜姗澜
“有。”
“平时节假日呢?”
他垂头丧气的:“应该有。”
他还没在她面前表态,她就已经开始安排了:“寒暑假你回来,节假日我过去。”
他不作声,闷着头过了半天,念叨了一句:“两年太久了。”
秦昭里其实一点也不想异地,甚至有点害怕,怕距离会让他们生疏,可是她不能绊住他,她见过他拉大提琴的样子,见过他在舞台上演奏的样子,见过他手上练琴磨出来的茧子,她知道他戴着助听器走到今天有多难。
她不能犹豫,不能表现一点点不舍和不安,她坚定地说:“就算是五年你也要去,机会不会等你,但我会。”
姜灼皱着眉,很失落:“你不留我吗?”
如果她留的话,他走不了的。
秦昭里摇头:“你想去不是吗?”
是,他想去。
他想早点独当一面,想给她满身荣耀,想成为让她骄傲的人。
可是,可是……
他很难受:“我舍不得你,不想跟你分开。”
“那我们约好,一个月要见一次,不管是你过来还是我过去。”
“才一次。”
他重重地叹气。
秦昭里有点哭笑不得,天南地北,她有她的忙碌,他有他的学业,每个月见一次其实已经很难了。
“我们不能太贪心。”
姜灼继续叹气,蔫头耷脑的,很忧心忡忡,他其实有点害怕,怕异地久了……会失宠。
秦昭里问:“什么时候动身?”
“六月初。”
“还有半个月。”她躺下,头枕在他腿上,身体侧着,面向他的小腹,这个姿势有点危险,她眼神也有点危险,“男孩子在外面要好好保护自己知道吗?”
是警告哦。
姜灼点头:“嗯。”
她继续警告:“不可以跟别的女孩子走得太近。”
他继续乖乖点头:“嗯。”
“男孩子最好也不要。”秦昭里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现在的男孩子有的也会找男朋友。”
他都答应:“嗯。”
“不要半工半读。”秦总说,“咱们家有钱。”
秦总虽然放弃了一个集团,但秦总怎么可能没有私房钱。
她呼吸热热的,喷在姜灼小腹上,他身子往后靠:“我不想花你的钱。”
霸道总裁语录又来了:“尽管花,我都会从你身上讨回来。”
“……”
姜灼舔了舔唇,喉咙好痒。
他再往后退一点点:“我答应你不做别的兼职,只做跟专业有关的。”
秦昭里抱住他的腰,不让他躲:“还有半个月你就要走了,我要先补回来。”
他身体有点僵,表情愣愣的:“补什么?”
法眼 君无忌
秦昭里站起来,把他也拉起来:“我们去隔壁,免得姜烈听到。”
他知道补什么了。
买两套房子是很必要的,因为秦昭里做任何事都很大胆,很直接,很过火……
房间门关着,秦昭里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姜灼,我不想用。”
他们家和大多数的别人家都相反,通常是秦昭里乱来。
我也有年轻的时候 于知醴
姜灼努力维持平静和冷静:“不可以。”
轮回一之无尽的夜
秦昭里找理由:“安全期不要紧。”
这句话可以称得上是渣男语录了。
秦昭里经常借此耍赖。
絕魅王妃傾古今
“要紧。”姜灼摸到床头的盒子,“我们还领不了结婚证,而且我要留你一个人在这边,不能有意外。”
“哼。”
某人不满意。
她很女王地说:“你躺下,我要自己来。”
“……”
过了会儿。
至尊 翎華
“哦。”
次日,刚过辰时,太阳普照,山间的雾气还没散去,白茫茫里葱绿色的山峦和树木模模糊糊,寺庙的敲响钟声,堂前的小沙弥坐在柏树下,垂着光头,在用竹子编箩筐。
像梦回仙境。
小沙弥听见脚步声,抬起头:“施主。”
来人拄着一根导盲杖,后面跟着一个领路随行的人,他眼神暗淡无光,没有焦距,问小沙弥:“你师傅呢?”
“师傅在诵经。”小沙弥抱着个编到了一半的箩筐,“施主,你是来还愿还是来祈愿?”
对方说:“我来祭神明。”
他说完进了佛堂,与他随行的在外面等。
过了很久很久,他才拄着盲杖出来。
小沙弥的箩筐已经编完了,跟他的脑袋一样大,他抱着箩筐去捡树下的松子,和尚袍外面穿着袄子,童音清脆:“施主慢走。”
对方回了头,问道:“小和尚,你说人是性本善呢,还是性本恶?”
小沙弥说:“性本善。”
对方又问:“那你知道在什么情况下,人性最容易生恶吗?”
小沙弥摇头,一脸茫然。
講給妳聽的 清兆
他把眼镜拿出来,用帕子擦了擦,戴上:“冤、怨、憎、叛离、爱不得。”
未识胭脂红 三冬江上
释择神尊戎黎就是因为爱不得,才从六重天堕进了幽冥四十八层。
爱而不得,易生心魔。
九重天光上只有一位神明,是掌审判的万相神尊,重(chong)零。
小仙童匆匆跑进殿中:“神尊。”
小仙童报:“释择神尊的红鸾星动了。”
重零睁开眼,白发,冷颜:“召释择回六重天。”
西丘。
良陳美錦 沈香灰燼
“好凉啊。”
小女妖被放在一块青石上,裙子铺开,耳边有潺潺水流,她尾巴撩着石头上的青苔摇摇晃晃。
她张着嘴,伸出舌头舔:“还要。”
诛妖火入肺,她不死也要被烫掉半条命。
她眼睛闭着,没有吃到清凉,不满地嘟囔:“先生,我还要……”
山间有鸟语,叽叽喳喳。
戎黎俯身,贴着她的唇,继续给她渡气。
她舒坦了,拧着的眉松开,手伸出去,抱住身前的人,眼睛睁开:“先生。”
她拿尾巴去勾他的衣摆。
他还是那副不好相与的样子:“做什么?”
她还在头昏脑涨,傻兮兮地笑:“你亲我了哟。”
他把她的手推开,板着脸纠正:“我这是在救你。”
她躺着,眼睛里像坠了九重天的星星:“不管,你就是亲我了。”
他甩袖,头转向一边:“我没有。”
“你有你有你有……”
她在碎碎念念中睡了过去。
戎黎在青石旁坐了一会儿,起身,附在她耳边:“在西丘等我,不准跟别人双修。”
小女妖醒来时,正躺在银杏树下,身上落了一身叶子,不知道睡了多久。
她迷迷瞪瞪的,揉了揉眼睛:“树婆,先生呢?”
树婆说:“回他该回的地方去了。”
小女妖站起来,掸掸裙子:“他该回的地方是哪里啊?”
树婆不说话。
小女妖缠着一直问,树婆还是什么也不说。风吹树叶,窣窣作响,西丘百里山峦开了一山的映山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