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z35w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四百一十章 餐館-hyuvj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廉歌,我们去哪啊。”
踏出公园,沿着街道,廉歌两人往前走着,
身侧,道路上,车辆行人渐多,话语声,车辆驶过声混杂着,愈加喧嚣。
靠在廉歌肩上,顾小影仰着头,看着廉歌问道。
“……吱吱,吱吱吱……”
廉歌肩上,小白鼠立着前肢,紧随着,叫了两声,
“廉歌,小白鼠说什么啊。”
“它说饿了,去餐馆。”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小白鼠,微微笑了笑,
转回目光,对着顾小影说道,
“……是该饿了,这会儿都快两三点了吧,再过会儿都能和晚饭一起吃了。”
“说,廉哥哥,你是不是平日里也这么晚也不吃饭。”
顾小影说了句,紧随着垫着脚,凑近到廉歌面前,捧着廉歌的脸,皱着眉头,有些凶巴巴的说道,
看着顾小影,廉歌笑了笑,然后再凑近了些,亲了顾小影一下,
“走吧,找个餐馆填饱你的肚子。”
转回身,廉歌笑着说道。
“吱吱,吱吱吱……”
肩上,小白鼠立着前肢,再叫了两声,
“廉歌,小白鼠又说什么?”
顾小影靠在廉歌身上,转过头,望了望小白鼠,
闻言,廉歌微微笑了笑,没说话,转过视线,看了眼小白鼠,
手一翻转,手里出现个馒头,递给了小白鼠,
“吱吱,吱吱吱……”
小白鼠捧着那馒头,转动着脑袋,看了看那馒头,又再看了看廉歌,
叫了两声,紧随着,有些悲愤着,闷头捧着馒头战斗起来。
……
“……廉歌,一会儿吃完了饭我们去做点什么啊……我看地图上,这市区里有座庙,还有个道观,要不要去看看?”
“去电影院吧。”
“……这里电影院有什么吗?”
“有电影。”
笑着,廉歌同顾小影说着话,两人一鼠,沿着街道渐行渐远。
……
“……要不就这家餐馆吧,看着人挺多的。”
走至一处安静的巷口,廉歌和顾小影再停下了脚步,
廉歌转过了视线,看向那巷子里,
肩上,小白鼠也转动着脑袋,张望着。
顾小影转过头,循着廉歌的目光朝着巷子里望了望,又转回头,看了看廉歌出声说道。
闻声,廉歌没回答,再看了眼那巷子里,
巷子里,显得有些冷清,不时才有些人走过。
巷子两侧,是些有些破败老旧的建筑,不少朝着院子里延伸的屋檐上,瓦片都已经有些掉落,
大多数临街的店铺都紧闭着门,门上的漆色也早已有些剥落,
几家门前,早已褪色的横幅,掉落在地上,被风卷着,挤在屋檐下,沾着些淤泥,
临着巷子旁,还堆着些塑料垃圾,随着阵阵清风,颤着,
沿着街巷往里,只有那家餐馆敞开着门,不时有人进出,显得很是热闹,
从巷子里不时走过的人,大多数都是往着那餐馆走出,走进。
“要不要换一家?”
看了眼那餐馆,廉歌转过视线,看向顾小影问道,
“是有什么问题吗?”
顾小影凑近,看着那餐馆,问道,
“你饿吗?”
“还好,不是很饿。”顾小影再看了看那餐馆,回头应道。
“那走吧,”
看了眼顾小影,廉歌带着顾小影,朝着餐馆走去。
……
走至餐馆门前,再看了眼这餐馆,
餐馆门上,挂着餐馆招牌,只是早已有些褪色。
沿着餐馆门往两侧,临街这面,几扇木窗似乎有些朽坏,玻璃也破碎了些,被从里覆上了几层报纸,挡住了透过窗吹进餐馆里的风,也挡住了餐馆外挥洒着的阳光。
餐馆门,敞开着,透过餐馆门,便是这餐馆大堂,
大堂里,有些昏黄的白炽灯亮着,照亮着遮挡着窗外阳光的大堂里。
白炽灯下,摆着一张张圆桌,
已过了饭点,餐馆里,依旧热闹着,坐满了食客。
混杂着的话语声,一些饭菜的味道,透过敞开着的餐馆门,往外弥漫着。
白炽灯光也往外映照着,只是屋外正是白日,屋外的阳光反而往着大堂里映着。
看了眼这餐馆里,廉歌转过视线,再看了眼身侧不远,
不远处,餐馆外屋檐边,几只野猫正围着,争抢着地上一些沾着血污的血食,不时,有野猫拱起脊背,发出炸毛的声音,
“走吧。”
收回目光,廉歌看向了顾小影,说了句,
顾小影点了点头,挽住了廉歌的手,
挪开了脚步,带着顾小影,廉歌两人踏入了餐馆里。
……
“……我跟你说,这餐馆里味道不错啊。”
“这烧排骨,就还是他们家这味道最正,别得地方啊,都吃不出他们家这味道……”
“……老安,老安,又有客人来了,还不赶紧出来招呼着……”
踏入餐馆,愈加嘈杂的话语声在耳边响起,
一桌桌食客,正各自或说着话,或拼着酒,或吃着桌上的菜,
廉歌两人走进,几桌食客玩笑着,帮着,朝着餐馆后厨里喊着,
“……来了,来了……”
一道声音在后厨里应着,紧随着,一个腰上系着个围裙的中年男人一边擦着脸上的汗,一边从厨房里跑了出来,
朝着廉歌,两人跑了过来,
“两位啊?吃点什么?”
中年男人招呼着,说着,
转过视线,廉歌看向了这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剃着短发,脸上有些油,额头上不时沁出些汗水,不时伸手擦着,
系着的围裙上,也沾着些油污。
脸上正笑着,堆着肉,看着廉歌和顾小影,
“……两位,这边请,这边先坐……”
说着话,中年男人伸出手来,似乎想抓住廉歌的手臂,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这男人,
紧随着,中年男人不禁顿住了动作,
“……嘿,瞧我这……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伙子。来我这的都是熟客,我这习惯了,习惯了。”
男人收回了手,脸上堆着肉,笑着,往着旁侧,领着路走去。
“……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会儿人正多,怕是要两位同其他些人拼下桌。”
“朱姨,这两个年轻人过来拼下桌。”
走到一张坐了个老太太的圆桌旁,中年男人停下了脚,先是对着廉歌两人说了句,又对着那老太太笑着说道,
“坐吧,没事儿……”
老太太笑呵呵着,看了看廉歌两人后,应道。
“……实在是不好意思……小伙子,你看这位置行吗?”
中年男人转过头,再对着廉歌两人笑着说道,
闻言,廉歌转过视线,再看了眼这中年男人,也没多说什么,
伸出手,对着身前两个凳子一挥手,带着顾小影,坐了下来。
“……那两位看要吃点什么?”
“有什么菜。”看着餐馆里的热闹,廉歌语气平静着问道,
“……有红烧排骨,烤羊排,红烧猪肉,红烧羊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