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5h1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漢之熵 蒼梧老師-0483:發酵推薦-6dgoz

漢之熵
小說推薦漢之熵
果然如同范贲所预料的那样(时间差,第一时间发生的事情,二人并不知晓),第一版发行面世的时候,居然出现了抢购的盛况,不,其实说抢购不是很准确,应该是排队领取。
原因再是简单不过了,这是一个跪舔领导的好机会,而且还不用花钱,再有,即便是黑翼教的基层群众,也离不开这个荆州大文化背景的传统承袭,他们对于书籍,对于书籍中呈现出来的文字,以及作者,都会天然的抱着一份崇拜的姿态,哪怕对于书中内容全然不懂,也免不了歌功颂德一番——反正,不能嘲笑文化和文化人就是了。
拿到厚厚的一本书籍后,所有人都油然而生了一种神圣感,尤其是看着《文明颂》的左下方写的“穆志明著”的字样后,更是产生了一种羡慕和崇拜的心态:这要是能让我的名字也呈现在一本著作的封皮上那该有多好啊,不过也就是想想吧,文化、金钱和权力,但凡占一样也行啊,可惜三不沾,看看人家领导的名字,多有水平,志明,呃……就是吧,和姓氏连起来怪怪的感觉。
有些人,就是叶公好龙而已,看完了封皮之后,啧啧赞叹一番就该干啥干啥去了,也有一部分人是抱着朝圣的心态胆战心惊的翻到了正文开始阅读(阅读之前还特意洗了手)。
本来呢,这些人里面有不少也就准备装装样子而已,反正对自己的实际水平心里门清,能认识几个字啊,装会儿文化人就得了,但是,惊喜来了,不到一个时辰,几乎所有有幸阅读的人(当然了,纯文盲也是存在的)都发现自己创造了一个奇迹:居然完整的看了一本书不说,还特么毫无阅读障碍?
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人得知了这个神奇的现象,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纯文盲,也能看书了,所以,纷纷也把束之高阁的《文明颂》翻了出来细细品味。
结果,王迪祭出了大印刷术后,在整个荆州推广了将近半年之久的扫盲运动成功率,分分钟被穆志明在南荆州给碾压了,连渣都不剩。
不仅如此,《文明颂》还印脱销了,因为它的老少咸宜、通俗易懂,带起了第二波第三波的销售狂潮,许多人已经不是按照一家一户的配置去“收藏”了,而是按照一人一本,甚至是一人两本、三本的配置,理由是,因为阅读率太高,需要反复翻阅,难免会带来破损率,所以有备无患嘛。
这股浪潮不断发酵后,给南荆州带来了几处变化:
由于销售量过于庞大,穆志明已经赠送不起了,在限购无果后,不得不推出了购买制度,要是不花钱,市面上就绝对不会拿到一本,结果本着买涨不买跌的心理,价格提高后再度刺激了一波销售热,无形之中,居然让穆志明大赚一笔,可以偿还钱庄贷款不说,还引发了一些书商的蠢蠢欲动,找上门来约稿,想趁着这一波热度再接再厉,好在,穆志明没有冲昏头脑,坚决只可着《文明颂》这一本书薅羊毛,三版四版的印刷,就是不出新书(知道自己的幕僚团队短时间内是搞不出来了),日后再说;
印脱销后,市面上逐渐呈现供不应求的盛况,于是,《文明颂》在黑市上逐渐抢手,价格翻了一番还有人追捧;
因为黑翼教的基层群众整日里翻阅《文明颂》,所以,相对应的,上大街和领导对着干的群体性事件大幅度减少。
……
事态的发展,有点儿出乎王迪的意料了,即便是猜到了大方向的范贲也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这些状况,没有一个是他们乐得见到的,所以,必须要想办法做出改变。
怎么改变呢?直接扯着嗓子去说穆志明怎样怎样是肯定不行的,人都有逆反心理,现在正在兴头上,硬掰的话说不定会起到反作用,让他们更团结。
就像皇帝的新装一样,皇帝愚蠢吗?不愚蠢,但是,既然已经被忽悠了,只能撑到底,大臣们糊涂吗?不糊涂,领导光屁股不光屁股和他们有关系吗?舔就是了,骗子就是坏吗?也不是,这俩骗子都是精通心理学的高手,老百姓都是好忽悠的糊涂蛋吗?也不是,他们洞悉了一切,所有人不是被骗子的那一句话给击败的,不是为了面子和智商才证明自己看得到领导穿衣服了,他们只是受制于权力而已,如果领导不是领导,裸奔一个试试,打不死他,之所以只有一个小孩子说出了“真话”,不是因为小孩子纯洁和聪明,仅仅是因为只有小孩子还没有体验到权力的威力而已。
现在的南荆州,一片吹嘘声和顶礼膜拜中,你敢赌振臂一呼后,就会有很多个“小孩子”站出来说出真相吗?不敢因为输定了,所以,必须采取迂回策略。
商量一番后,范贲和王迪决定,趁着目前的疯狂局面,再点一把火,让这些沉迷其中的人再疯狂一些。上帝使其灭亡必先令其疯狂,现在,你们疯的还不够嘛。
……
很快,《文明颂》一字未改的前提下增发到了第八版。
不,准确的说,也改了几个字。
穆志明后知后觉,终于觉得自己的名字有些不太妥帖了,于是,在“专家”和“智囊”的建议之下,书籍作者换成了笔名:贺文。
嗯,有了笔名,瞬间觉得自己逼格再度提升,又高大上了一些。
也就是在大家习惯了穆志明就是贺文、贺文就是穆志明之后,民间又传出了一股声音(当然了,这在王迪授意的舆情司暗探鼓动之下传出来的),“老百姓”纷纷建议:光自己关起门来学习和阅读是不够的,应该走出家门聚在一起共同探讨、升华文明主题,甚至,这些看上去勉强通过《文明颂》才做到了粗通文墨的老百姓,居然还给这个“聚会”提出了一个十分高雅的名字:曲水流觞。
消息传开后,老百姓很兴奋:这么风骚……不,是这么风雅吗?也罢,都看书了,索性就在这条“不归路”上狂奔到底,彻底放飞自我,释放“文化天性”吧。
穆志明(贺文)也是很兴奋:感情文化这东西还能……这么玩?也罢,正好下本书死活是编不出来了,索性,羊毛撸到底,继续做大做强!
热度,不能凉了,只要能添把柴火,这柴火从哪里来的,无所谓。
有人开心,就有人不高兴。
“专家”和“智囊”们就很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