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8ce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非洲酋長-第三百五十九章 婚禮(四)展示-ewd18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我在非洲工作很无聊啊,手里有些闲钱,就随便投资一座当时很不起眼、没有人愿意接手的小矿,然后有一天突然发现这座小矿地底下还藏着一座大矿,铜金储量都勉强能挤进全球前二十,所以就有点小发达了。我不是早就告诉你好多次了,我在非洲人称‘西非矿王’——不要说在咱沈总面前了,上次在鸿津会替陈畅出气,在葛军、在钱文瀚面前,我也这么说,你丫的自己不相信。啊,别掐,在咱们沈总面前能不能给我一点面子?”
曹沫举手求饶,求成希别掐他的腰肉,见成希眼神里被他说得有些迷糊了,继续说道,
“再说了,佳颖那辆迈凯伦再有几天就到国内,这样的车我都能随便送着玩,我怎么可能是缺钱的主?你说对不对,我压根就没有瞒你啊。”
成希也不傻,很快回过神来,说道:“怎么能对?我还以为你没心没肺的,赚钱、花钱都没数,就纯粹是疼佳颖,赚多少钱就乐意给她买部好车显摆……你压根就是从头到尾在骗我!”
“对,我也觉得他从头到尾都在骗你,”沈济在前面开车,见成希在后座“收拾”曹沫,指了指成希的脖子,笑着问道,“曹沫有跟你说你脖子那块石头值多少钱吗?”
“值多少钱,不是他随手在地摊买回来的?”成希疑惑的问道。
“真是地摊货,那你还当宝挂脖子上,不怕跌份啊?这块原石,曹沫买着玩也就花了十六万美元吧,就是不知道开出来值多少钱了,毕竟多少有点赌的成分!”沈济笑道,“我还以为曹沫买下这块原石,会切开来再送你呢。”
“啊!”
“我倒觉得原石好看,买下就没有打算切开——真要开出来,就算有好切工,打磨得晶莹剔透、色彩绚丽,也是俗了。”曹沫说道。
这时候成希的手机“嘀嘀”响起来,有条短信进来,她掏出手机说道:“周姗发短信过来道歉呢……”
曹沫笑了笑,婚礼还会继续参与,他能计较这点小事?
“我们到哪里找地方住?”曹沫问道。
“我们去找顾秀娜她们吧……”成希说道。
她有三个大学同学,都是专程从外地赶过来参加婚礼的,周姗今天脱不开身,余婧也要给周姗当伴娘,她既然没有什么事,总是要陪一下自己的同学。
“好啊,我们过去呗!”
成希打电话过去,才知道她几个同学都已经到晚上举办婚宴的酒店了,就在酒店的咖啡厅里聊天打牌——曹沫他们也就直接赶过去。
婚宴酒店也是入驻新海多年的老五星,有高档客房以及普通的中西餐厅外,还有婚宴大厅,酒店位于繁华的商业街上,左右云集全球知名奢侈品牌,站在一楼咖啡厅里,看着秋日午后神色慵懒的人群,也恰是写意。
曹沫他们在咖啡厅里刚坐了一会儿,周姗跟新郎官还有余婧就闻讯赶了过来。
周姗内心很是忐忑、慌张,她换上婚纱,这时候却没有心思去彩排婚礼。
成希家境优裕、男朋友默默无闻却是低调所致,稍露头角就万众瞩目,自然完全可以任着性子,也完全可以无视一切社会潜规则,周姗却不能无视这些。
她也很清楚林方的家庭其实很现实、很世故也很市侩。
是她够努力、够优秀,是林方她爸妈觉得她对林方的人生跟事业会有帮助,才最终接受了她。
她今天无意间得罪的,可能是林家最重要的一名客人,表现得又是那样的愚蠢,林方她爸妈会怎么看她?
要是她跟成希还是关系亲密的同学、同事,她偶尔犯点愚蠢的小错,林方他爸妈应该不会太在意,但要是成希以及曹沫记恨她今天在背后的冒犯,从此之后就疏远她,会不会影响到她跟林方的婚姻关系?
周姗肠子都悔青了,却不敢在林方面前表现出来,走过来是带着讨好的语气跟曹沫打招呼。
在曹沫眼里的,周姗可以说是陈畅以前的一个翻版,努力往上爬,精于算计——他现在没有年少那排遣不掉的愤懑,脾气早就淡了很多,很客气的招呼周姗、林方坐下来,说道:
“你们也别太辛苦去搞什么彩排了,坐下来歇歇,待会儿亲朋好友到酒店来,有你们忙的呢……”
“等会儿晚宴的时候,将曹总您跟成希还有成希她爸妈,安排到跟余董事长、李行长他们一桌,没有什么问题吧?”林方问道。
之前就失了礼,婚宴座次不由得他们不小心。
“行啊,我肯定要被丁总他们揪住喝点酒的。”曹沫说道。
林方、周姗坐下来陪着聊天。
就算沈济在场,曹沫话也不多,主要还是听成希跟她同学叙旧,对国内以及新海很多事情还是不熟悉,但这一刻在周姗的印象就完全不一样了。
之前曹沫对有些话题不怎么感兴趣,甚至显得有些陌生,在周姗看来是他露怯,是个图有衣服架子、却没有内涵的绣花枕头,也就脸跟身材长得好看——这时再暗暗观察曹沫,却觉得年纪轻轻的他,实在一种同龄人所没有的沉静从容气度,是新婚丈夫林方望尘莫及的云端人物。
周姗、林方毕竟是今晚的主角,要准备的事以及招应的客人太多,不可以一直留在这里陪着曹沫、成希、沈济说话,坐了半个小时就起身去忙别的事情。
周姗今天原本多少有点差遣余婧的意思,但她知道余婧跟成希的关系更密切,很显然跟曹沫也早就熟悉,也就暗中拜托她留下来帮着照顾她今天到场的同学,其他事都不再烦她。
“那一群浑身散发荷尔蒙气味的伴郎呢?”其他同学下午都没有陪着去林家大宅,这时候见周姗、林方走后,那几个中午像是发情一般围着余婧转的伴郎竟然都没有出现,好奇的问道。
“这个就要怨曹沫,害得我今天好好的桃花运都落空了。”余婧笑着埋怨道。
“这都能赖到我头上啊?”曹沫叫苦道。
“怎么回事,成希她爸妈怎么也在林方他家,成希不是最怕她妈知道她跟成希的事吗?你们陪周姗去林家大宅,发生了什么?”大家都兴趣的围过问道。
不管毕业后的境遇、发展如何,她们一个个都是新海大学的高材生,怎么可能看不出林方、周姗刚才对曹沫、成希的态度变化?
“……”
谁会傻到在别人数落成希她爸妈的不是?
曹沫、余婧都是笑嘻嘻的敷衍过去。
…………
…………
曹沫都已经提前赶到酒店,余一鸣、李晓东、丁肇强就没有拖到最后一刻才出场,也是早早就结束牌局赶到酒店里来。
知道成希她爸妈跟丁肇强、余一鸣以及林云山夫妇他们同时过来,曹沫便与沈济走到酒店大堂前。
虽说国内的五星级酒店都不怎么提供泊车服务,但林云山安排婚宴已经考虑好这些细节。
成希她爸妈自己开车过来,停大堂前询问地下停车场怎么下去,也不用曹沫去献殷勤,林云山就走过来请他们下车,说酒店地下停车场比较复杂,随后一个青年不知道是林家的亲戚还是新联银行的员工,从成希她爸妈手里接过车钥匙就帮忙停车去了。
丁肇强、余一鸣他们都有司机,就更不用为泊车发愁。
“现在时间还早,大家先到小厅休息一下?”林云山问道。
酒席统一安排在酒店的婚宴大厅里进行,但要等客人都到齐后举行西式的婚礼,还有一个多小时,林家在婚宴大厅旁提前准备了几个贵宾休息间。
除了新人化妆、换不同的礼服需要单独的休秘厅外,一些重要人物提前到场,倘若不愿意在大厅里去应付太过繁琐的寒暄,也可以在婚宴前先在贵宾厅里休息。
晚上应邀到场的宾朋,林家亲戚却是不多,更多还是林云山在新联银行以及商场上的同僚及朋友,这些人,余一鸣、李晓东他们也大多认识。
他们在酒店大堂才站片晌,就络绎不绝有人过来打招呼、寒暄。
今天应邀到场的贵宾,还是以丁肇强、余一鸣、李晓东三人最为显赫——却不是说林云山不认识跟他们同级数的人物,也不是没有发出更多的请谏。
新联银行的董事股东,都是大有来头的主。
新海的金融机构众多,但新海联合银行作为地方上民营股份制银行,股权关系比新钢联要复杂得多。
做实业也好,做投资也好,谁都清楚掌握一家商业银行的控制权,好处有多大!
新海联合银行近十年来,一直都是李晓东担任行长,但董事长却基本上每三年都要换一任,这涉及到几个持股在10%左右的大股东间的复杂而微妙的竞争。
余一鸣跟其他几个大股东,基本上也是王不见王的状态,除了一些避不开的场合,其他时候都是尽可能避免碰到面。
东盛对新联银行持股不多,还没有够得上董事提名权,但丁肇强在新海也是大鳄级人物,这就叫今天的婚宴变得更复杂。
新联银行的管理层,还算团结,但林云山会将请谏送到新联银行其他大股东及董事的手里,但这些人都只是将礼金送过来,人却未必会出场。
林云山还不能有意见。
林云山才是新联银行的副行长,还不够资格跟新联银行幕后的股东、董事单位甩脸子,人家将礼金送上门,就是给林云山他天大的面子了!
曹沫也是见到沈济之后,才知道陆家中午之前就已经安排人将礼金送过来了;陆家在新联银行诸多的董事股东里,跟余一鸣不是一系的,他却不用担心会在婚宴上碰见剑拨弩强、彼此尴尬。
余一鸣作为新联银行的董事长、李晓东作为行长,要表现得平易近人,却不能嫌麻烦就不跟行里的同僚寒暄,但丁肇强以及杨丽芳、成政杰就没有必要在酒店大堂里站桩,就先坐到一间贵宾厅里聊天。
“你这小子现在抖起来了啊!”待林云山出云招呼客人,小厅里就丁肇强、沈济、董成鹏三个外人,成政杰以为他们都曾是曹沫的顶头上司,不应该算外人,这会儿就没有那么客气、谨慎,笑著作势要抽曹沫,问道,“你老子知道现在这么抖?”
“就知道我不缺钱,其他事也不问,”曹沫笑道,“他已经吃上软饭了,还关心我有多少钱干嘛?”
“你还真是欠收拾,”成政杰笑着跟丁肇强说道,“曹沫是我跟丽芳看着长大的,从小就不让人安心,骗得我家成希也跟着学坏,把我给愁的啊——我们还真不知道他在非洲发展这么好,还真是奇了怪,非洲真就这么好发财?”
“当然要看机遇,”曹沫开玩笑说道,“像我有狗屎运的,随便承包一座小矿,然后就小矿地底发现一座百倍储量的超级大矿,整个非洲也找不到几个人来啊!”
东盛真正跟他站在一起是沈济、陈蓉,丁肇强是对他有图谋,而董成鹏更加复杂——曹沫没有办法跟成政杰、杨丽芳解释太详细,只能截住成政杰的话头,避免给丁肇强找到机会切入正题,到时候他在杨丽芳、成政杰面前缩手缩脚,没法发挥。
曹沫接过话头,津津有味聊起曹成两家的旧事。
除了杨丽芳始终看不惯他家、甚至认为他家妨碍了她家跟韩少荣的关系,妨在了成政杰在仕途上的发展之外,这些年成政杰对他家是真不差。
他跟他爸犯事那段时间,一切都是成政杰跟陈蓉在奔波。
要不然的话,就算国内远没有卡奈姆那么黑暗,他也很难安然脱身,他爸更不要想能判那么轻了。
而聊起两家的旧事,也确实有太多叫人开怀大笑的片段了。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余一鸣、李晓东才脱身走进贵宾厅。
成希毕竟是新娘周姗的同学,今天还有其他同学、同事参加婚礼,她在贵宾厅陪坐了一会儿就先出去了。
林云山也邀请不少相熟的政府官员,当中有人是成政杰认识的同事跟朋友,而杨丽芳这时候还没有办法面对曹沫不尴尬,自然陪着成政杰出去应酬。
这间贵宾厅里,也就剩下曹沫、沈济、丁肇强、董成鹏以及刚走进来躲清静的余一鸣、李晓东,以及受林云山之托专门负责照应这边的陈田新、周彬二人。
余一鸣除了作为新联银行的董事长,旗下西城集团的产值规模不比东盛集团稍小。西城集团也有贸易板块,虽然还没有发展非洲业务,但坐下来聊天也没有好避讳的——有没有合作的机会,毕竟要谈过才清楚。
坐下来看没有不合适的人,余一鸣也就直奔主题问曹沫:
“乌桑河铜金矿拿到新鸿跟新海金业的注资,明年能做出多少产值?”
韩少荣这个人太强势、做事太霸道,新海敢得罪他的人不多,但真心喜欢他的人也绝对不会多。
余一鸣作为大鳄级的人数,有他自己的个性跟坚持,心里怎么可能会喜欢韩少荣这样的人物?
只不过是平时大家都嘻嘻哈哈,不作得罪罢了。
要是曹沫的档次再低一些,余一鸣也不可能冒着得罪韩少荣、有可能会被韩少荣针对的风险,跟他结什么交。
当然,余一鸣能成为新海的巨鳄之一,也不是怕天怕地的人。
就余一鸣所了解到的信息,曹沫即便还达不到韩少荣那个级别,但也完全无惧会被韩少荣打击报复——钱文瀚、周深河以及东江证券的葛军在新海也都不是无足轻重的人物,他们跟曹沫站在一起,还是有跟韩少荣分庭抗礼的资本。
有曹沫与钱文瀚、周深河、葛军联合起来抗衡韩少荣,或者说吸引韩少荣的仇恨值,余一鸣就没有那些有的没的顾忌了——即便没有利益纠缠,他也大可以两边都结交、两边都不得罪。
“明年啊,乌桑河那边计划是争取做足十五亿美元的产值。”曹沫很清楚余一鸣的心思,要进一步赢得这些人物的尊重跟平等对待,也不能藏着腋着。
“这么多?新海金业的注资年初才兑现的吧,阿克瓦的矿场建设能这么快?”李晓东很是惊讶的问道。
“新鸿跟新海金业注进来的资金,今年底就能全部花掉,这点说了很多人都不大相信,不过新海金业每个月都有业绩快报,我们也不大可能通过新海金业对外作假。”曹沫笑着解释道。
新海金业每个月都会发布业绩快报,既然对乌桑河铜金矿注资持股,也会将乌桑河铜金矿相应的月产值、利润等数据,乘以相对应的持股比例,折算到新海金业的月度总业绩之中——金融机构以及专士人士,完全可以通过新海金业的业绩快报,分析出乌桑河铜金矿的建设进展及生产情况。
新海金业在周深河的治理下,发展很快,管理也非常的规范。
这也是周深河持有新海金业极少股份,却能持续多年担任董事长,不被韩少荣暗中搞下台的关键。
李晓东可以怀疑曹沫夸大其辞,毕竟之前都没有接触过,却不会随便怀疑新海金业与周深河对外界公开披露的、为此负法律责任的审计信息。
当然,乌桑河铜金矿消化资金建设的速度之快,还是令李晓东深深震惊。
这种速度在国内不难想象,但实在难以想象工业配套不齐全、产业工人群体规模还很小的非洲,能有这样的速度。
余一鸣、李晓东到酒店来之前,还特意让秘书调出新海金业注资伊波古矿业的详细资料,知道全名乌桑河金矿股份有限公司、全权持有乌桑河矿区勘探、开采权限以及诸多附属配套设施资产,作为伊波古矿业的子公司,在新鸿投资跟新海金业两次注资后,估值达到十八亿美元。
在座都是内行,知道估值十八亿美元,到真正价值十八亿美元,还是有很大距离的。
受铜金期货价值的影响,特别是近年来铜金期货价格波动比较大,任何一座铜金矿都很难保证将来的年利润规模会一个稳定的范围内。
这时候年产量、年产值以及开采、冶炼、运输成本等数据,则是衡量一座矿场价值更为关键的数据。
业内对新海金业这次投资,多持批评意见。
主要原因还是担心阿克瓦经济落后、政局不稳,矿场建设预期拖上三五年都不会叫人感到一丝意外,更不要说还有其他不可预料的风险了。
要是如曹沫所说,明年就能实现十五亿美元左右的年产值,这点周彬、陈田新听了都是心惊不已。
他们二人作为新联银行的高层,除了金融本业外,对当前的风投行业都很熟悉。
他们当然知道现在国内外很多吸引眼球的初创企业,在接受天使风险投资时,估值都高得吓人,但真正能做大做强的企业却很少。
要不然,怎么叫风险投资呢?
特别是在他们这些银行人、金融人的心目里,一家年产值能达一百一十亿到一百二十亿人民币的矿企,绝对所谓十几二十亿美元的估值要叫人踏实得多,也更具真正的价值。
年产值达到这个水平,表明企业的固定资产投入将累积到一定的高度,将有稳定的资金流水,将在当地创造成千上万的就业,将每年为当地贡献成数亿乃至十数亿的税收,成为当地不可或缺的经济产业支柱。
然而,周彬、陈田新都很困惑,曹沫拿到钱文瀚跟新海金业的注资,一年时间内就能建设发展出一家年产值过百亿的矿业来?
东盛也好,西城也好,虽然早都跨过百亿产值这道门槛了,但他们从零到年产值百亿,当中发展积累了多少年?
绝大多数时候,并不是有投资就行的。
将二三十亿人民币的投资在一年时间内有效花出去,绝对不是简单的事。
当然,乌桑河铜金矿项目有新海金业跟钱文瀚新鸿投资的注资,丁肇强、沈济作为曹沫的前雇主坐在这里,大家心里再困惑不解,但谁都不会再怀疑曹沫是在说大话、说谎。
当然,谁都不可能指望将伊波古矿业的核心机密都吐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