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5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長夜餘火 線上看-第五十二章 守株待兔(求推薦票)分享-lliqi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
蒋白棉本能做出了“啊”的嘴型,但迅速就闭了起来,没发出声音。
她将目光重新投向前方,脚步顺畅地拐过了一丛灌木,然后,状似随意地笑道:
“我总觉得我可能有一个隐藏的天赋,就是让人感觉亲近,在我身边会变得安心,愿意说出一些积压于心底的苦恼。”
“又不是什么必须严格保密的事情。”商见曜不太赞同蒋白棉的说法,但也因此从之前话语制造的情景中摆脱了出来。
“哈哈,开玩笑的。”蒋白棉仿佛在思考般点了点头,“其实是大家一起经历了两次危难,你又暴露了觉醒者这个秘密,所以,彼此间有了还算不错的信任。你有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话,迅速拉近两个人关系的方式是,让双方共同拥有一个小秘密。还有,我们这也算是患难之交了。”
刚才一本正经的商见曜突然笑了起来:
“你怎么确定这种信任不是我用觉醒者能力创造的?”
“……”蒋白棉仔细回想,发现竟无法排除这个可能,毕竟商见曜和机械僧侣净法握手道别的那个场景实在是太让人印象深刻了,而且商见曜也说过,如果能在周围人际互动中形成循环证明,被影响的人几乎没办法依靠自己察觉到异常,只有等脱离了相应的环境,才有可能发现不对。
“哈哈,开玩笑的。”商见曜用蒋白棉的方式回应了她。
蒋白棉侧头白了他一眼:
“我差点拔枪你知道吗?”
她收回视线,自言自语般说道:
“虽然你确实是在开玩笑,但我也得防备类似的情况……自我设置几个逻辑验证?
“嗯……最简单的办法是每天在纸上、芯片里记录关键信息,临睡时翻看。这样一来,如果前后出现了矛盾,立刻就能醒悟过来,不得不说,日记这种东西还是很有用的。”
“觉醒者的能力不是万能的。”商见曜补充了一句。
蒋白棉没再多说,继续和商见曜一起在这片丘陵地带搜寻蛛丝马迹。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她环顾了一圈道:
“周围区域实在是太大了,环境也复杂,光靠我们两个一步一步地走,没有十天半个月根本没法完成有效搜寻。”
商见曜没有开口,因为他看见组长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明显已有办法。
果然,蒋白棉将目光投向了他,笑着说道:
“我们回之前放紧急信号弹的那座丘陵。”
商见曜心头一动,隐约把握到了点什么。
蒋白棉继续说道:
“在那里肯定能碰到不少遗迹猎人、荒野流浪者,正好向他们打听下情报,看最近有什么大型强盗团或者危险队伍在周围区域出没。”
说到这里,她露出了之前重创净法后的那种笑容:
“如果你是那个袭击者团队的首领,看到之前干了票大买卖且刻意抹掉了队伍痕迹的地方有异常发生,你会不会派些不相关的人去紧急信号弹发射的区域调查下具体情况?反正肯定会有大量遗迹猎人、荒野流浪者过去,混在里面,谁也分辨不出来。
“到时候,如果能借此掌握黑鼠镇背后是哪个大势力,也能提前做些有针对性的准备。”
商见曜恍然大悟:
“他们不会派自己的核心成员过来调查,甚至不会找附庸他们的人,最大的可能是直接雇佣真正的、活动于附近的荒野流浪者。”
这样一来,哪怕是陷阱,也不会出什么问题,就像没谁能在湖泊里找出一滴本质独特但外表没什么异常的水。
商见曜想明白之后,略感疑惑地问道:
“组长,你应该早就想好了这点,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在那边守着?”
“那些遗迹猎人、荒野流浪者哪来的了这么快?枯等在那边没什么意义,不如带着你们熟悉下搜寻这件事情。”蒋白棉翻腕看了下黑色电子表,“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过去吧。”
等返回到发射紧急信号弹的丘陵,商见曜才发现之前的搜寻竟然也是在往这边靠­­——两人略微改变方向后,步行仅用了十分钟就抵达了目的地。
也就是说,蒋白棉确实不是临时才想到相关问题,而是早有预谋,就连搜寻的路线都是提前规划好的。
观察了几分钟,商见曜和蒋白棉找到最佳位置,爬上一颗树,监控起通往这片丘陵的几条道路。
又过了差不多一刻钟,陆陆续续有遗迹猎人和荒野流浪者赶到,往丘陵顶端而去。
诡雕手记
他们都相当地小心,彼此间泾渭分明却又互不侵犯,毕竟异常点周围是否有收获还不确定,先大打出手实在是太愚蠢了。
又过了一阵,蒋白棉拍了下商见曜的肩膀,指了指左侧道路。
她没有开口说话,因为她无法确定自己的声音究竟有多大,所以,只能用动作示意。
商见曜随之望了过去,看见了两个鬼鬼祟祟畏畏缩缩的男性荒野流浪者。
他们从外表上看不出具体的年龄,共同点是皮肤粗糙,干裂,晒得很黑,头发又油又腻,乱糟糟地支棱着,脸上胡须不知多久没有剃过,表面沾着来源不明的各种污迹。
其中一个套着深蓝色的破洞毛衣,里面是油腻到发硬的、看不出原本颜色的衬衣,外披没过腰的、明显不合身的黑色衣物,脚下是军绿色的胶鞋。他腰间别着一把闪烁金属光泽的黑色手枪,掌中握着把长长的、片状的刀。
商见曜觉得这和教材上的西瓜刀很像。
另外一个紧紧裹着黑色的旧棉袄,透过那一个个明显的大洞,可以看见里面的棉花压缩在了一块,发黑发紧。他似乎没有枪支,腰上别的是把磨得很锋利的匕首,双手拿着一根棒球棍,肩上搭了条脏兮兮的、极端干瘪的口袋。
“有,什么问题吗?”商见曜低声问道。
这和之前过来的荒野流浪者几乎没什么区别,只是更加寒碜一点。
“我……”蒋白棉发出了一个声音,语气里透着明显的询问意味。
商见曜秒懂了组长的意思,连忙说道:
“再低一点。”
经过两次“调试”,蒋白棉总算压住了自己的嗓音:
半剪相思 落幽
“你不觉得这两个荒野流浪者的装备太差了吗?”
“荒野流浪者装备差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吗?”商见曜反问道。
“对。”蒋白棉没有否认,边看着那两个流浪者,边斟酌着说道,“重点在于,他们的行为和他们的装备间有矛盾。
“一般情况下,只有一把小手枪和几件冷兵器的荒野流浪者根本不敢第一批赶到这种有异常发生的地方来。只要出现了争斗,他们几乎没有自保的能力。
“对于这种荒野流浪者来说,他们会在半天,甚至一天后再过来,看能不能翻到点残羹剩饭。到了那个时候,竞争的对手都是差不多的人,他们不至于毫无抵抗之力。”
商见曜听得微微点头:
“这就像很多动物,以猛兽狩猎后留下的腐烂尸体为食。
“也就是说,这两个荒野流浪者有一定概率是被人逼迫过来的?”
而谁又会没事逼迫两个没什么能力的荒野流浪者过来调查异常?
蒋白棉这是将教导蕴含在实践中,闻言笑道:
“对。
“你能让他们变得友善,将相应的情况直接告诉我们吗?”
桔子
商见曜看着越来越近的两名荒野流浪者,坦然说道:
三人行必有一你 于十七
“如果只有一个,没问题。
“两人都在的话,他们有不小可能互相见证,导致‘推理’失效。
“要是分开,先影响一个,然后再凑到一起,影响另外一个,也可以。”
蒋白棉比了个“OK”的手势:
“这个简单。
“换枪。”
说完,她和商见曜交换了榴弹枪和突击步枪。
下一秒,蒋白棉猛地跃了下去,落到了那两名荒野流浪者面前。
落地之后,她迅速抬起突击步枪,冷冷地指着那个穿破洞毛衣,腰间别着手枪的男子。
而几乎是同时,她腰部微转,右腿啪地踢了出去,如同一根突然绷紧的鞭子。
这一脚毫无疑问没有踢中,却吓得那个拿棒球棍的男子往后急退,跌倒在地。
他看了眼蒋白棉手中的突击步枪,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同伴,连滚带爬跌跌撞撞头也不敢回地往远处逃跑。
别着手枪、拿着西瓜刀的男子始终被突击步枪指着,一动也不敢动。
这时,商见曜跟着跃下,笑着说道:
“不要紧张。
“我们没有恶意。”
他边示意蒋白棉放低枪口,边趁对面男子茫然之际,开口说道:
“你看,你们是来搜寻情报的,我们也是来搜寻情报的。
天启风云
“你们是人类,我们也是人类。
“所以……”
那男子表情逐渐生动,最终露出了笑容:
“兄弟啊!”
喊出这个称呼时,他下意识看了眼蒋白棉,只见对方已收起突击步枪,没表现出丝毫敌意,于是更加相信起自己的推理和判断。
“兄弟啊!”商见曜学着对方,热情地打起了招呼,“是谁让你们过来的啊?”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