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322玄幻小說 萬法無咎 起點-第一百零一章 攻心二連 舉重若輕分享-9amgu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韩腾、安允、晏华三人呈现三足鼎立之势。
方宏化、苗袖谨、砚亭、卢善四人,拱守外围。
四人皆是目光灼灼,神意精敏,无有一丝懈怠。
倏忽之间,安允右手边忽地浮现出一个人影,手持双剑。
“安兄!”
“这里!”
“转身!”
其余数人,一齐发声。
安允动作极快,抡臂成圆,反手便是一道若虚若实、清响滚滚的大神通道术,反身打来。
但是那影子立刻消失。
如此斗法,约莫已经持续了一刻钟上下。
在归无咎身形再度消散的一瞬,晏华忽地出言道:“上尊所言,依照吾等今日之境界,三转境下任意一位人杰,皆能应付。看来所言不虚。”
安允颔首道:“正是。”
有了接近神侯的修为之后,七人力量、速度、法力规模、神识运转,皆已超过任何元婴修士。以方才这一击而言,纵然其余数人并不出言提醒,安允自己亦能反应过来归,无咎已然到了身侧。
之所以七人依旧联手对敌。是因为七人得法之初,圣教、神庭之大能谆谆告诫。定要有“以身试法”的经验后,方能万无一失。
按照道理说,这七人功行提升两阶,一身本领,可谓毫无死角。纵然是面对归无咎等人,亦绝无负理。
其中唯一可虑之处,就是诸位隐宗一方的英杰,尤其是归无咎、秦梦霖二人,名声实在太响亮。而圣教方每一阵入阵的七人,晋入神道之前,只是次一等的真传弟子。由此影响到“形”、“名”、“势”上,差距太大!
若是心意有偏,便有可能发挥不出水平,反而为敌所趁。
须知心境上的经营,自欺欺人是完全无用的。唯有亲身体验,证得事实,方能真正确认信心。
圣教、神庭诸位大能早已言明,以其人如今之修为,无惧元婴境中任何人。但是为了巩固心田,其人需先联手行事,验明本真。
刚刚,安允恰好便是最后一人。
为了保险起见,归无咎动用秘法时,旁人望见后皆会出言提醒。但对于亲身试招者本人而言,此时心中都已确信——
纵然无有提醒之人在旁,以自己一身之力,也足以应付。
这是用“事实”来巩固心境层次的差距,堪称颠扑不破之法。由此可见,圣教一方的研究准备,可谓甚是透彻。
韩腾言道:“既然诸位皆以有过经验,不惧落单。那么吾等也不必与他的遁法多作纠缠。分头行事,寻回‘拙象’实体。这一阵就算真正板上钉钉了。他若出来干扰,再与之交手,也不算迟。”
安允、晏华等人一齐应道:“是!”
遁光一起,便要各自散去。
在就在这一瞬,归无咎突然出现在韩腾面前,面色不骄不躁,反而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韩腾心中一凛。
先前一番交手已然验明——归无咎的斗法,乃是以一种奇异的隐匿之法和剑术神通相结合,走的是近身一击的路子。可是这一回,他却放弃了出其不意的效用,而是正大光明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同时,他此时所用的,也并非剑术。
归无咎二指一托,一枚金珠蓦然浮现在指尖,尽得圆全之韵。然后此珠滴溜溜的滚动,取中宫直线,朝着韩腾面门打来。
虽然韩腾心中以为,在此境之中由于先天制约的缘故,道门手段的任何宝物,自己皆能挡下。但是他依旧不欲教此物近身。五指一聚,掌心处聚齐一团小小的水洼。然后返掌一扑,凝水张开,化作一团雾气,携带则甚是厚重的阻滞生涩之意,迎了上去。
这是一门诡秘神通,专为阻截飞剑法宝等物而研。敌之飞剑、抑或其余杀伐之宝,被这团水雾一困,立刻便要灵性大损。
金珠并非更改方向,很快便与这团水雾撞在一处。
只听“嗤”的一声轻响。
金珠竟是将这团雾气刺了个对穿,速度依然不减,其宝身之明洁润泽也不损一丝一毫。
韩腾见之,心中一紧,立刻便要起遁光,避过此珠攻势。同时又使神通拦截。
此时安允、晏华、方宏化等人并未走远。
见归无咎又使出了新手段,轻易破解了韩腾神通,无不面色严重。
说来也奇,倒是并无一人打着攻敌必救的主意,去分袭归无咎本身,缓解压力。六人不约而同,皆是动用手段要拦截那枚金珠。
好在以七人遁速,就算一意闪避,似乎本身遁速也不在那金珠之下,尽可以支撑得住。
金珠忽地掉头,竟冲晏华处攻来。
晏华心中一寒。
方才为韩腾援手时,他便动用了一门合“定”、“拿”、“消”“解”四真诀为一体的上乘神通,化作帷幕四重,要去捉这金珠。只是那金珠却宛若无事一般径直穿透,既未受到阻止,却也不曾将自己气机演化之物打穿。好似一别两宽,形同陌路。
晏华心中压力骤增,反身便要暂避锋芒。
但是就在他转身要逃走的一瞬,忽觉一道玄妙恢弘的异力朗照四方,晏华面前一阵天昏地暗,已不知身在何处。
韩腾等六人无不大惊。
晏华,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再定睛一望,归无咎掌心之中,似乎握着一只小小铜炉,瑞气时隐时现,悠悠晃动。好似正是此物,将晏华摄拿进去。
正在进退两难之际,这小铜炉一个翻滚,空中黑影一现,踉踉跄跄多出一个人来,不是晏华是谁。
晏华惊魂未定。
在方才的一瞬间,他差点以为自己被困入什么生杀祭炼的秘宝之中,一时三刻便要被炼成灰烬,不由神魂皆冒。更来不及细想,此等宝物,为何能在这小界之中发挥效用。但二息之后,定下心来。原来自己并未感受到炼化之力,只是身处一方奇异的迷宫之中。
一番左冲右突,竟被他在极短的时间内冲了出来。
但晏华大喜之余,尚来不及进一步动作,便迎上了归无咎的灼灼双目。
此时归无咎双眸之中,似乎绿芒流淌,充斥着无穷魔力。
晏华直觉脑海之中一阵天旋地转,神智不复清明。
然后,似如提线木偶一般为归无咎所制,二人一同消失。
韩腾等人惊魂未定之余,面面相觑。
可以轻易推断,晏华乃是被归无咎掌中那小铜炉吞没;可是很快,他就脱困而出了。但是韩腾等人还来不及释放心中喜悦,晏华便再度消失了,并且这一回,连归无咎也一同消失……
韩腾等人等候片刻,见晏华未能再度回返,不觉有些茫然。
……
青瓦黛墙,草庐精舍。
此间正是略作妆点的“反吞双子珠”小界。
归无咎随手将晏华丢落一旁。
此局破矣。
回想两刻钟之前,尚是双方战力对比几乎不成比例的局面。但归无咎一番行云流水的操作之后,今已顺利破局。回味刚才的决策之准,战法之妙,归无咎抬首轻笑两声,胸中也不自禁有两分得意。
道术相须,登峰造极。好似兴之所至,又信手拈来的完成了一桩精美的艺术品。
研判出七人身份之后,归无咎立刻已有定论——
依托反吞双子珠的游界战法和圆满之上的心识感应,只是自己敢于作战的倚仗;若要奔着获胜去,对方唯一的关键,或者说破绽,便在“心境”二字上。
毫不夸张的说,如今的归无咎,乃是诸方共识,只要不中途陨落,就注定会威彻一界的人物。而对方七人,连成就天玄也甚是渺茫,注定只是漫漫道途之上的过客。
如今,身份悬殊的双方,有了交手的机会。
对归无咎的过度恐惧、谨慎也好,还是自恃功行大进后能够将一代天骄压倒的满足感也罢。无论“过”与“不及”,皆是不健康的负面情绪。势必会成为心境之中的破绽。
毫无疑问,圣教一方诸位大能也看到了这一点,搬出了貌似最无懈可击的“实证法”炼心,看似补足了漏洞。
但是归无咎却知。这“实证”之法,既是彼之实证,又是我之实证。
对方的心境究竟是否有机可乘,圣教的诸位上真、大帝,说了不算。一切,都要看归无咎是否能够拿的出出乎七人预料的手段。
若能够做到,便能破其心防。
其实,方才归无咎的两大手段,皆是障眼法。若是与同等层次的敌手放对,用途大受制约。
以“全珠”为本的真宝金丹,其最妙之处有二——其一在于本体之坚,外力难侵;其二在于驾驭操控,定得自主,难为旁人干涉。
当初此宝未炼之时,孔雀一族极厉害的神通“神气两难全”亦奈何它不得。如今真宝六炼,玄妙更增。任何外力神通想要将其困、阻、伤、化、定、拿、分、毁,接不可能。
但是此宝弱点也十分明显——那就是实际战力,并未超越归无咎的本力极限,更不用说和空蕴念剑这样的杀伐神通相比。也正因为如此,归无咎围绕此宝的作用,才需费心经营。只是,他往常的许多构思,在这小界之中并不宜施展。
实际上,韩腾等人只要正面被此宝打中一记后就会发现:或许肉身稍有伤损,但是决计无碍于自家战力,大可以硬捱得住。
甚至七人完全可以不理此宝,只与归无咎对攻。若是如此,归无咎也只得在反吞双子珠中暂避。
但归无咎已吃准了他们不敢冒险让此宝近身,只会尝试以神通道法遥遥阻截。
一旦选择如此做,待发现了自己理解不了的状况后,心房溃围,便难以逆转。
举动失措,也是顺理成章。
璇玑定化炉的运用也是如此。
休说这小界之中是否可以动用魔道祭祀之法。就算可以做到,以归无咎今日的修为,祭祀的价码也是水涨船高。眼前这二两肉,只怕引不动魔尊光顾。因此,此时的璇玑定化炉,虽是混元真宝品阶,其实也只有短暂困敌的功效而已。
但归无咎要的就是这一困。
再起攻心!
归无咎所选定的目标也甚是讲究。
晏华看似是对方七人中最果断的一人。但归无咎已敏锐的看出,他的行事,大失分寸,可谓似勇实怯。
声东击西之下,经由璇玑定化炉一吓,大悲大喜之下,果然心意彻底失守。
最后做足铺垫之后,蛰伏依旧的“魔染”神通,轻易得手。
此法当初金丹境时便能摆平化神境界的四目巴羊,如今在晏华心理防线被击穿的一瞬动用出来,将之制服,水到渠成。
看似地方任意一人战力皆在我之上,但只是凭借两式欺招,归无咎已拿下一人,顺利打开局面。
归无咎坐定之后,淡然问道:“尔等神道之术,有何名目?”
晏华面目从呆滞之中恢复,变得与常人一般无异,平静言道:“不知。”
归无咎眉头一皱。
这些亲身下场交战之人,该当了解一些底细才是。否则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对于信心确立大有窒碍。尤其是已知将要面对如他归无咎这样的对手。至于如何保证天机不泄,那是另一回事了。
归无咎便道:“你知道些甚,尽管讲来。”
晏华道:“只知是一位神道大帝施展手段,立下虚界。笼罩范围之内,界域规则皆由他定。纵然是笼罩于虚界范围内的小界,也不例外。由他施法之后,此地的神道修者便可突破元婴之限,成长至相当于步虚初期的境界。”
归无咎一怔,自言自语道:“这倒是一门非同小可的手段。”
晏华却以为是归无咎在问话,连忙摇头道:“的确是因为神道有了重大突破,方能做到这一步。但是此术本身并不算难。相反,正因为神道新立,化去一界之避障,反而更加容易。”
看来他果真知道的不少。
但是对于这更深一步的道理,归无咎暂时也不明其义。或许唯有问过人劫道尊,乃是阴阳道主人这样的大能,才会有一个清晰的答案。
想了一想,归无咎又问道:“此术有何缺陷,未及弥补否?”
晏华仔细想了一阵,摇首道:“道术上似乎并无破绽。只是神道大帝每次施法,维时两个时辰。两个时辰之后,无论神道仙门,超越元婴境界的修为便不能存身于界中。到时候便会被自然而然的挤压出去。”
原来如此。
归无咎缓缓点头,长身而起,笑道:“去和你的同门搭搭手罢。”
眼下手中有了一枚棋子,瓦解其余六人,只是一个次序问题。
只是下手须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