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笔趣-第958章 這件事情傳開以後熱推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电话打到张涓涓那儿,把情况一说,张涓涓立即明白陈牧的意思了。
她想了想,说道:“按照正常情况下,我们向知识产权局申请了专利以后,可以向其他需要受保护的国家提交一份申请,就可以了。我们是《黎巴公约》组织的成员国,申请专利并不难。《黎巴公约》之外,我们还可以通过PCT条约的途径进行补充申请,大概需要12-30个月的时间。”
“这么久?”
陈牧有点讶异,这比他预想中所需的时间还要长。
张涓涓说:“时间不是重点,我觉得吧,牧雅研究院的许多专利技术,都是很有价值,贸然拿出去申请,如果不能快速变现,这其实有点浪费了。”
微微顿了顿,张涓涓又说:“而且,你们搞出来的东西,因为专利申请得太快太多,有些东西公家还没来得及重视起来,他们的重点都在你们比较大的几个技术上。
就譬如阿娜尔家里那个厂子生产的农药、营养剂这些,现在才刚在市面上销了两年,效果还不明显。
可是如果时间久了,其他人会慢慢意识到这些农药和营养剂的好处,公家也会重视起来。”
陈牧明白张涓涓的意思。
因为牧雅林业在育苗方面的偌大名声,还有就是新品种水稻和温室果蔬的技术,都属于牧雅林业手里的大件,业内的名声大部分来自这里。
可其实牧雅林业还有许多“小”技术,都非常具有价值。
主要是牧雅林业的专利申请非常快、非常多,因此这些技术来不及投产,所以都成了牧雅研究院的技术“储备”。
陈牧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可是奈何手里的钱不够多,只能挑选其中有价值的先做
他所认定的“有价值”的标准,其实只有两点。
第一点是影响力比较大,这样能让牧雅林业更有名气,从而汇聚更多的资金。
第二点则是能够让他获得最多生机值的技术,这是陈牧的根本利益,最为重要。
相比起来,金钱反而是他最后考虑的。
虽然他缺钱,可在他的思维里,思考事情的根本点和普通人不一样。
他做任何事情的前提,都是生机值为先。
只要有生机值,只要有地图,就算他手里的东西全都没有了,他也能重头再来。
所以,即使国开投方面的变卦,让温室果蔬的项目会变慢,他也并不担心。
因为他手里有技术,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以力破局。
现在,手里的技术“储备”越来越多,陈牧觉得可以适当的放一些无关紧要的出去,授权给别家来做,然后他可以从中收取授权的费用。
这是很多研究机构所做的事情,尤其在国外,很多大型的生物医药机构都是这样做的。
张涓涓看见陈牧不说话,又建议道:“陈牧,还有一件事情我必须提醒你的,公家虽然现在对你们的许多技术还不够重视,你现在拿到外面去授权或许没有问题,可是我觉得就你们这样下去……嗯,你们这个月的专利申请项目达到了十八项,这样下去的话儿,你们迟早会全面进入公家的视线的,到时候如果公家发现你们有什么重要的技术外流了,想要收回来……那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陈牧倒是没想到这个,问道:“那你觉得我要怎么做?”
张涓涓略一沉吟:“我听阿娜尔说,你在公家中央空调方面还是认识一些人……最好找人问一下。”
陈牧想了想,点头说:“好,那先这样,我找人问一下再说。”
挂断电话,陈牧独自想了想。
他脑子里首先蹦出来的人是发嗰卫高新科技司的黄私长,还有就是外交步的齐益农。
黄私长属于老熟人,也比较对口,这件事情去问他应该不会错。
不过因为之前苏丹那一次的事情,陈牧和齐益农更熟,当初提起要把牧雅林业的新品种水稻技术、列入限制清单的也是齐益农,所以这事儿先问问他或许更好。
思索了一会儿后,陈牧决定先给齐益农打了个电话。
反正,能不能问出东西就再说,先和老熟人诉诉苦,了解一下情势还是可以的。
而且齐益农是机关里做事的人,应该知道机关里的一些规矩,问齐益农要点建议还是可以的。
电话通了以后,陈牧也不客气,直接就把自己的情况给说了。
他和齐益农已经很熟了,知道齐益农工作挺忙的,如果打电话过去寒暄,不太合适,所以有事说事最好。
至于搞关系这种事情,他干得比较低调。
他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给齐益农寄点土特产,就是沙漠大米、药材之类的。
只要不过分,齐益农也不会说什么。
齐益农听完陈牧的话儿,问道:“你们现在很缺钱吗?”
“缺!”
虽然并不很缺,可陈牧还是这么回答:“我们现在正准备上马温室果蔬的项目,你也是知道的。
要真正做起来,多少钱都不够,所以趁着现在手上的专利有点多,也做不了,准别拿一点出来变现。”
齐益农沉吟了一下,问道:“不是听说国开投方面要给你们投钱吗?怎么,还不够?”
“国开投?别提了……”
陈牧其实没准备说这个,他都不指望国开投了,就想着自己把事情做起来。
听见齐益农问起,就把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说道:“其实没有他们的钱也没什么,我一样能把事情做起来,主要是进度快慢而已……嗯,我现在想用手里的专利变现,这样可以让我们温室果蔬项目的进度能更快一点。”
齐益农听完陈牧的话儿,没对陈牧准备利用手上的专利技术变现的想法进行评论,反倒说道:“居然有这样的事情……你再和说说,他们具体是怎么说的?”
陈牧其实也没和国开投的人接触过几次,只能把左庆峰之前和他说过的一些细节说了。
“原来是这样啊……”
齐益农听完,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你先别着急,专利变现的事情放一放再说,我今天在外头,没办法……明天我回步里找找人,了解一下情况,然后再给你电话。”
“这样啊……”
陈牧有点犹豫,本来好像给黄私长那边也打个电话问一下,现在听见齐益农这么说,这个电话倒是要缓一缓了。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齐益农感觉到了陈牧的犹豫,便多问了一句。
陈牧觉得也没必要藏着掖着,就把自己准备打电话和黄私长问问情况的事情说了。
齐益农听完,说道:“你这个电话可以打,不过没必要询问专利的事情,你就和他说一说你们和国开投之间发生的情况。”
“啊?”
陈牧不明所以。
君王默示录 土鸢
“你别啊了,就按我说的去做。”
齐益农没好气的笑了笑后,又解释一句:“国开投方面估计是有点急于求成了,没理解上头的意思,你向发嗰卫的领导反映一下,应该会有用的。”
轻咳一下,他更郑重的补充:“记得按我说的去打这个电话,效果一定比我这边说话还好。”
那行吧……
陈牧明白了。
挂断电话以后,他立即给黄私长拨了过去。
平时寄大米药材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缺了黄私长这一份。
这无关钱多钱少,人家不缺这个,这是一份心意。
平时多尽心,关键的时候就可以少客套。
陈牧一来就很干脆利落的把事情说了,就按照齐益农叮嘱的,只说国开投的事情。
“领导,这事儿你得帮我想想主意啊,我是真的准备不和他们谈了……嗯,不过因为顾虑到他们是公家的单位,我这儿有点没底,所以想看看您的意见。”
“还有这样的事儿……”
黄私长听完,也不说什么别的,只道:“这件事情我知道了,陈牧,你不用着急,好好做你的工作,我回头会去了解一下具体情况的,一定给你一个答复。”
陈牧闻言连忙打哈哈:“别别别……领导,我不是向您讨说法来的,您不用给我答复。
我刚才说了,昨天有点冲动,已经拒绝和国开投那边继续谈下去了。
我现在就担心会出什么问题,所以想向您汇报一下,算是报备吧!”
黄私长摇摇头,说道:“你能找我说这件事情,就说明你信任我嘛,在我的能力范围内的话儿,我一定尽量为你们解决困难,这没说的。”
挂断电话以后,陈牧就把事情放下。
他相信这两个电话出去,应该还是能砸出点水花的,只是他没想到之后的水花会这么大……
当天。
放下电话后,黄私长稍微思索了一下,就又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喂,老林,是我……想找你打听点事儿,别臭贫,你从我这儿顺走的好东西还少了,我就打听点事儿你至于吗……严肃点,快,是这样的……”
半个小时后,黄私长才把电话放下了。
居然是这么回事儿……
傻瓜伊万
黄私长坐在办公室里,沉吟起来。
他刚才给国紫薇办公听的旧同事打了电话,了解清楚国开投方面情况。
说白了,就是之前出现一次严重的投资失误,给国开投造成了非常巨大的损失,所以他们内部搞了一次重大的人事调整。
也正因为这一次的失误,新走马上任的领导给各个部门和各个子公司定了新的业绩目标,使得他们内部的业绩压力很大。
或许因为这一个原因,国开投对牧雅林业的投资,才会出现像陈牧之前所说的转变。
“可是这样弄……不是乱弹琴吗?”
黄私长思考的时候,忍不住皱了皱眉。
其他的企业他管不着,可像牧雅林业这样的企业,怎么能把搞业绩这一套搞到他们的身上去?
要知道牧雅林业这一边,不管是育苗技术,还是新品种水稻的技术,都是国家进行沙漠治理的利器,这样的企业就算亏钱也要扶持的。
“这件事情得好好的和上头沟通沟通,再这么下去,也不知道还会闹出什么事儿来。”
黄私长又打了几个电话,这才匆匆忙忙的离开办公室。
三天后。
国开投内。
杨军、张晨和余渂正在各自的位置上忙碌,突然顶头上司的一通电话打过来,让他们立即到过去上司的办公室。
三个人一起朝着上司的办公室走,因为接电话的杨军,张晨看见杨军的脸色有点不好看,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杨军说道:“待会儿进去别乱说话,刚才听老刘的语气,今天他心情不太好。”
张晨皱了皱眉:“不会是上头又给他压力了吧?”
微微顿了顿,他又撇了撇嘴:“那一次亏损又不是我们这边搞出来的,尽盯着我们这些人有什么意思?”
杨军摇了摇头:“看起来不像是这个原因,反正待会儿小心点,别乱说话。”
余渂没吭声,只是默默的听着。
她比较淡然,毕竟是上级部门派下来的,地位有点超然。
而且她只负责财务方面的事情,盯着自己这块就行了,其他方面出了事情轮不到她担责
三个人进了上司的办公室,一进门就感觉画风不对了。
只见上司一脸铁青,盯着他们就像是盯着仇人一样,那目光仿佛要吃人。
“刘总,怎么了?”
杨军硬着头皮和上司打了个招呼。
他平时都是直接招呼对方“老刘”的,可今天有点不敢。
张晨也瞧出不对劲儿了,招呼一声后缩在一般,准备神隐了。
余渂倒是表现还好,还是比较淡然,不过看见上司的表情,也下意识的站得靠后一点。
男神总裁小萌妻:总裁别逃婚
所以,顶在前面的只有杨军。
不过杨军一直是金牌的项目经理,三个人里自然以他为首,这也合理。
上司压抑着怒火,把一份文件扔给杨军:“你们自己看吧。”
“这是什么?”
杨军有点迟疑的看了上司一眼,才过去把文件拿了起来。
文件的抬头,是国紫薇办公听,也就是他们主管部门。
杨军连忙向底下的内容扫过去,很快他看到“牧雅林业”的字样,这让他心里一“咯噔”,顿时感觉有点不妙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