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在港綜成爲傳說 線上看-第四百一十章 穿上衣服差點沒認出來分享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廖文杰说提上裤子翻脸不认人,就提上裤子翻脸不认人,纵然大长腿姐姐在床上劈了个一字马,他也只是用批判性的眼光看了半分钟。
严以律人,宽以待己。
“可恶!”
目送廖文杰提着两个箱子离去,不二峰子咬牙切齿走向淋浴间,很不爽,有被侮辱到,感觉自己被白嫖了。
这里的不爽指的是心理层面,看她有点打晃的步伐就知道,她对廖文杰昨晚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
盘起长发,换上职场装,再戴上一副知性眼镜,渣女整个人气质大变,淡妆冷艳,给路人的第一感觉,这位女神不是律师就是医生。
“长腿姐姐,我们现在去哪?”
“楼下。”
“为什么是楼下?”
“有个男人在等我。”
“……”
很快,只是下了个楼,瞪着死鱼眼,对大人世界无比绝望的‘毛利兰’就看到了大长腿姐姐口中的备胎,一个长手长脚,长相神似猴子的男人。
鲁邦三世。
“不二子,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整整一个晚上。”
看到一身正装,作淑女扮相的不二峰子,鲁邦三世原地起跳,朝其飞扑而去。
扑空,撞墙,贴脸下滑。
熟悉的三连过后,鲁邦三世捂着头站起身,抱怨道:“虽然迟到是你的一贯风格,除非有钱,可一晚上消失不见未免也太夸张了,你到底去哪了,明明我们约好了时间。”
“鲁邦,我昨天晚上被人欺负了!”
不二峰子双手捧着脸,一副泫然欲泣,没脸见人的伤心模样,除了没有眼泪,演技敷衍不走心,其余没什么不妥。
不二峰子是假名,她真名为峰不二子……大概,反正她对外宣称的官方名是峰不二子,自由职业者,喜欢的东西是钱和自己。
“被人欺负了……”
乍闻此话,鲁邦三世一阵龇牙咧嘴,无语耸耸肩:“说说看,受害者是哪个男人,你又偷到了什么好东西?”
“不,这次是真的我被欺负了。”
“哈哈哈————”
屋顶天台,廖文杰盘膝而坐,身边放着两个手提箱。
“有意思……”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鲁邦三世只是小说里的人物,因为这个世界真有关于鲁邦三世的小说,还改编了漫画、电影,并有大量周边产物,怎么看也不像现实世界存在的人物。
不止鲁邦三世,他爷爷鲁邦一世的小说也不少,怪盗基德的偶像就是鲁邦一世,造型都照着来的,只是漂了个白,从一身黑变成一身白。
现在,小说里的人物突然出现,还别说,廖文杰立马就接受了。
还是那句话,家具城快乐男这条线展开,触及到的都是贼,小偷、大盗、盗墓贼,以及昨晚馋他身心的女飞贼。
好在他早有察觉,听到‘不二峰子’这个马甲名的时候便打起了十二分警惕,虚晃一枪让女飞贼尝到了一丢丢甜头,后者才悻悻作罢。
否则的话,没准现在还在缠斗之中。
简单几句对话,廖文杰大致明白了峰不二子和鲁邦三世出现在维斯巴尼亚王国的原因,以及‘毛利兰’的真实身份。
米拉•朱丽叶塔•维斯巴兰德。
身份是维斯巴尼亚王国的公主,国王继承人,上任仪式在即。
米拉公主的母亲沙克拉女王前段时间外出狩猎,被自己的儿子吉尔王子误用猎枪射杀,王子当场崩溃,举枪自尽。
作为继承人的米拉公主不堪重负,加之国内反对的声音愈演愈烈,出使霓虹躲避风头,恰巧遇到和自己长相一毛一样的毛利兰,互换身份让对方背黑锅成了公主。
峰不二子接到基斯伯爵的邀请,主要是钱给的多,将跑路的米拉公主从霓虹带回了维斯巴尼亚王国,并和鲁邦三世商量好,将公主送回王宫。
原计划是这样,因为峰不二子馋廖文杰的身子,没有准时赴约,导致计划不得不做出变更。
峰不二子带回米拉,一方面是基斯伯爵给的钱太多,她没法拒绝,另一方面是和鲁邦三世有合作,准备趁着这次进入王宫的机会,盗走王室传家宝——女王之冠。
这就是两个大盗来到维斯巴尼亚王国的原因,为财宝而来。
“好奇怪,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王冠,又没镶嵌什么名贵的宝石,便宜货而已,为什么鲁邦你这么在意?”峰不二子满腹疑虑,怀疑鲁邦三世对她有所隐瞒,王冠里隐藏着重要秘密。
“话不能这么说,虽没有名贵宝石,却是一个历史悠久的王冠,很有收藏价值,我想要得到它很久了。”
鲁邦三世瞄了眼卫生间方向,确认米拉啥也听不到,凑到峰不二子身边小声说话,顺便动手动脚。
“价格比历史更要重!”
峰不二子嗤之以鼻,拍开鲁邦三世的爪子,她很清楚,这货是属洋葱的,面具一层接着一层,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要边听边猜。
当然了,峰不二子也一样,十句话七假三真,相信她的结果就是人财两失。
因为是个天生尤物,很多人都愿意在她身上丢人,哪怕散尽一身精血,咳咳,散尽一生心血也在所不惜。
两人就王冠的事情讨论了一会儿,峰不二子逐渐失去兴趣,猛地咬牙切齿起来:“可恶的混蛋,明明只是个小白脸,长得帅了点而已,居然敢把我甩了,真是越想越气。”
“我也很气呢!”
鲁邦三世双手抱膝,蜷缩在沙发上,悲凉道:“我一个人在寂寞的夜里苦苦等候,不二子却和另一个男人谈情说爱,明明我们当初发誓只做彼此的唯一。”
“有这种誓言吗,我怎么不知道?”
“不过没关系,就算不二子再怎么折磨我,你始终是我不变的挚爱。”
“喂,说话归说话,你的手往哪摸呢!”
一巴掌糊在鲁邦三世脸上,峰不二子咬着指甲道:“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得想办法给那个臭小子一点颜色看看。”
“所以呢,你知道他是谁吗?”
鲁邦三世瞬间就不困了,一个能够抵挡峰不二子魅力的男性,他十分好奇对方是个怎样的人。
虽说那人也脱了裤子,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对方主动提起了裤子,而不是被峰不二子一脚踹开。
这就非常难能可贵了!
“他说他叫工藤新一,来自霓虹的高中生名侦探,虽然一听就是假的,但或许这是一条线索。”峰不二子分析道,冒用工藤新一的名字,说明两人之间肯定相识。
想到这,她摸出素描本,刷刷下笔,画起了廖文杰的肖像素描。
“工藤新一,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听过……”
鲁邦三世摸了摸下巴,取出随身携带的电脑,一番噼里啪啦的操作后,调出工藤新一的档案:“不二子,你看看,是这个人吗?”
“不是,这张脸太嫩了,昨晚那个比他强壮多了。”峰不二子抬头瞄了一眼,继续画着素描。
“不排除就是他,据资料显示,这位高中生名侦探失踪很久了,生死不明,没人知道他的下落。”
“这么神秘?”
峰不二子放下笔,展示自己的素描,戳着廖文杰的脸道:“就是这张可恶的嘴脸,渣男,十足的渣男,我永远都无法忘记他对我的伤害。”
是因为你没伤害到他,所以才愤愤不平吧!
鲁邦三世心头嘀咕,看到素描本上廖文杰的掌心,沉吟片刻,从办公桌抽屉摸出一沓悬赏单,翻了几页之后,摸出一张拍在峰不二子面前。
“咦,他居然是维斯巴尼亚王国的通缉犯,什么情况?”
“是地下悬赏单,我昨天才入手的。”
鲁邦三世点燃香烟,说道:“你昨晚的小男友代号‘猎鹰’,和我们是同行,他盗窃了一名本地商人的宝物,被悬赏两百万英镑,生死不论,但被他偷走的两件宝物一定要物归原主。”
“两件宝物……”
峰不二子将悬赏单揉成团,愤愤扔出窗外:“可恶,难怪那家伙带着两个手提箱,原来是两件宝物!”
整晚只顾着和花美男调情,错过两件近在咫尺的宝物,她仿佛看到了大把钞票离去的画面,心疼的要死。
“鲁邦,立刻找到他,我要那两件宝物。”
“可是王冠……”
“我爱你。”
“这就找!!”
……
屋顶,廖文杰摊开揉皱的悬赏单,满意点点头。
画像上的男子越看越帅,虽然是化妆后的模样,和本来样貌有不少出入,但这并不影响他夸长得帅。
可惜的是,悬赏单上并未标明联系方式,不然他换着脸,自己提着两个箱子就去和对方见面了。
“虽然有点不情愿,但为了世界和平,我又只能牺牲自己的美色了。”
廖文杰摸着下巴叹息一声,他也不想,可他没有别的选择。
捕星术什么的固然是好,可风险还是有的,万一算错了,万一打草惊蛇了怎么办?
还是稳妥点,牺牲一下小廖比较靠谱!
……
咔嚓。
屋门推开,鲁邦三世和峰不二子并肩走出,在走廊里盘算作战计划。
“不二子,别看维斯巴尼亚王国地方不大,但终究是个国家,想在茫茫人海里把对方找出来可不容易,你还有什么线索吗?”
“没有。”
峰不二子甜甜一笑,线索什么的,是鲁邦三世该考虑的问题,她要考虑的是怎么花钱。
“那你昨晚都做什么……算了,这个问题别回答了,今晚你用实际行动还原一下当时的情景。”
正说着,两人愣在原地。
前方,廖文杰提着两个手提箱出现,路过他们身边时看都没看一眼,推开走廊尽头的房间门,一脸开夜车伤身,不堪旅途劳顿的疲惫。
“……”x2
鲁邦三世和峰不二子面面相觑,同时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比起运气好,更愿意相信自己被套路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意味着他们刚刚的对话被窃听了。
两人脸色一变,快速退回屋中,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没有找到窃听器一类的小道具。
就很离谱!
“鲁邦,你怎么看?”
“他在挑衅我们,可是……我并不讨厌,甚至还有点喜欢他。”鲁邦三世咧嘴一笑,因为喜欢,所以他要亲自取走两个手提箱。
“女人的直觉,我总觉得哪里不对,那家伙……麻烦的是,我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峰不二子紧皱眉头,昨晚还如胶似漆的男人,今天却变得如此陌生,冷不丁让她又提起了兴趣。
另外,明知道对方不怀好意,她还是忍不住想凑近点瞧瞧。
“你想怎么办?”
“我去探一探他的底细……”
峰不二子推了下眼镜,双目微眯道:“如果一切都是巧合,没必要在他身上浪费太多时间,拿东西换钱,明天把米拉送去王宫。”
“那你注意点,别被他把底细探出来了。”
“呆胶布,昨天晚上就被他探明了底细,今天的我已经输无可输,立在不败之地了。”
“……”
梆梆梆!
听到房门敲响的声音,廖文杰打开房门,入眼是一袭职场工装,扮相规规矩矩的峰不二子,诧异道:“这位小姐姐,请问你找哪位?”
“工藤新一,你这个无情的家伙,才多久不见就把我忘了?”
“咦,你是……不二峰子?”
廖文杰满脸惊讶,打开房门请对方进入,歉意道:“不好意思,你穿上衣服,我差点没认出来。”
峰不二子:(눈_눈)
今天不把廖文杰偷到底裤都不剩,她以后就洗心革面做个好女人。
“口误,纯属一π胡言,我的意思是,姐姐你突然打扮得这么正经,像极了一个律师,我一时间没能把你和昨晚那个不正经的女人联系到一起,才没认出你是谁。”
廖文杰挠挠头,他这人不太会说话,还请务必忍耐。
“什么叫像极了律师,我本来就是律师。”
峰不二子撇撇嘴,双手抱肩突出bottle汹涌,余光瞄到沙发边上的手提箱,不动声色将房门带上。
“咦,姐姐你说话就说话,干嘛动手动脚的,大白天……多不好意思啊!”廖文杰攥紧衣领,步步后退,一个不小心就退到了卧室。
弱小无助又可怜.JPG
“姐姐想明白了,就按你说的来,分手之后继续对你好,这样你就没有压力了。”峰不二子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没有就此收手,顺势将廖文杰按倒在床上。
“此话当真?”
“当然。”
“那就别废话了,律师姐姐,就这身衣服,我们去淋浴间。”廖文杰严肃脸道。
“唉?唉!唉————”
“怎么了,你不对我好了?”
“不是,大白天的,多不好意思啊!”
秦时代
“没关系,只要我们好意思,那不好意思的就是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