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g3n4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世子很兇》-第二十章 久別重逢(132/445)-fl4kx

世子很兇
小說推薦世子很兇
堆满货物的大院里,身着碎花小裙子的祝满枝,插着小腰一副狼卫做派,在几十个泼皮面前走来走去:
“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吗?天字营的狼卫!万人屠张翔听说过没?那是我直属上司,忠勇候李家知道吧?那是我亲手办的案子……你们几个小喽啰,以前在长安我都不带正眼瞧的,谁给你的胆子?”
“姑奶奶,你们过来也不报家门,我哪里知道……”
啪——
“没报家门你就能仗势欺人?还有没有王法了?你是不把武当山放在眼里,还是不把当今圣上放在眼里?”
“没有没有……”
周正甲满眼憋屈,只觉得有理说不清。
前几天他带着手下在码头上看场,瞧见了两个找船去武当山的女子,寻常乡县女子打扮,长得却是如花似玉,一个赛一个漂亮。
周正甲在荆门混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遇上这么好看的姑娘,瞧对方穿着朴素不像是大户人家的女子,自然就动了歪心思,上前彬彬有礼的问候。
周正甲在荆门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能给他当妾对于穷苦人家来说都是福气,本以为说几句好话就能抱的美人归,哪晓得那两个女子脾气很大,不但不答应,还说他痴心妄想。
周正甲当时就火了,让小的们把人一围,就想恐吓威胁,结果十几个小弟加上他自己,都被其中年长些的女子打趴下了。
本来江湖上看走眼被打一顿很正常,可没想到这俩女魔头竟然讹上他了,把他和一众弟兄一绑扔在了库房大院里,不让卸货装货。
周正甲心里有气,便找人叫来县太爷给他做主,结果一问,对方是武当山的孤秋真人,十年前逃皇帝婚那个,连楚王都绕着走免得当今天子误会,活脱脱的女太岁。
这也罢,关键那宁玉合得理不饶人,还反告了一状,让官府给她做主。
县太爷能怎么做主,皇帝都没娶成的女人,现在一个瞎了眼的泼皮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要是偏袒,指不定过几天折子就到御书房了。为了官帽子着想,县太爷摁着周正甲就打了一顿板子,然后溜之大吉不管了。
周正甲知道惹错了人,本想低头认错,可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俩姑奶奶送银子不要,说好话不听,就是把他扣在这里不让做生意,前面那小丫头片子还从早到晚的背大玥律,还嘴就打,都七八天了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周边船帮和江湖人天天跑到院墙外面看笑话,都不知道这蠢事儿传到什么地方去了。
马上入冬正是货运旺季,每天压着货出去不进不来,亏损的银子让周正甲心头滴血,眼见又到了下午,实在忍不住:
“姑奶奶,你要什么就直说,就这么扣着,粮食运不出去,会饿死人的……”
“你运的瓷器茶叶,能当饭吃?老实待着。”
祝满枝拿起小木棍又敲了下,说的口干舌燥,转身回到了永丰仓的账房里。
账房先生小心翼翼的坐在桌前装死,村姑打扮的宁玉合坐在太师椅上慢条斯理喝着茶水。
祝满枝在旁边的兽皮大椅上坐下,小腿凌空晃晃荡荡,有些无趣:“大宁,都七八天了,消息估计都快传到九江了,小宁应该早就听到消息,怎么还没过来?”
宁玉合轻轻叹了口气:“清夜若是在楚地,听到我的消息应该会过来,到现在没露面,可能是不想过来。江湖上说打鹰楼要去曹家,清夜和打鹰楼有过节,我就怕她自作主张躲在曹家。”
祝满枝教育了几天泼皮,起初还有行侠仗义的兴奋,此时有些腻歪了:
“还要等多久呀?收拾这些人一点意思都没有……”
宁玉合轻笑了下:“就当是为民除害,这些泼皮打他们一顿不长记性,折了银子却和割肉似得。再等两天,等他们知道疼了,以后自然就会夹着尾巴做人。”
祝满枝点了点头,看着窗户外的斜阳,想了想,又有些想念许不令了:
“我还想着今年去趟肃州,冬天路不好走,现在看来是去不了了。要不我们明天开春一起过去吧,许公子肯定也想大宁姐了……”
宁玉合眉眼弯弯:“我也挺想令儿的,也不知道他伤好的怎么样了。等把清夜找到,我们一起过去,以前和令儿说过,让他在肃州给我修个小道观,以后我们就住在哪里,总是待在武当山,也有些不好意思。”
祝满枝仔细想了想:“肃州听说在沙漠里面,有山吗?”
“道观又不一定非得修在山上,他不是说家里有个大花海吗,就修在花海里面。”
“嘻嘻,听说还有好大一张床,睡十个人都不挤……”
大床……
宁玉合眉头一皱,稍微思索了下:“那就不修在花海里面,随便找个地方就行了……”
闲谈之间,账房外的仓库大院里忽然传来了一声呵斥:
“周正甲是谁?”
“我,兄弟是……呀—大侠饶命……”
祝满枝和宁玉合听见这道清朗的声音,皆是浑身一震,有些不可思议。
只是这片刻的迟疑,外面便传来的拳拳到肉的声响,还有汉子惊恐至极的哀嚎:
“啊——你谁呀……啊——我他娘惹谁了……”
祝满枝满眼惊喜,有些难以置信的跑到账房外,抬眼就看到魂牵梦绕几个月的白衣公子站在大院之中。
“许公子!”
祝满枝惊叫一声,和疯了似得跑出去往许不令身上扑。
宁玉合则是吓了一跳,一个闪身来到许不令跟前,拉住正在殴打周正甲的许不令:
“别打了,我打过了……”
许不令方才已经打听过了消息,所以才用拳头,不然早杀人了。见到满枝和宁玉合后,他便停下了手,转过身接住扑过来的小满枝,抱起来转了一圈儿,轻笑道:
“师父,满枝,你们不在道馆里待着,怎么跑这里来了?”
宁玉合似乎已经把‘白馒头’的事儿忘了,笑容温婉,正想和许不令说几句,抬眼却瞧见许不令身后站着个身着水蓝长裙的妖艳女子,一双狐狸般的眸子看向别处,正努力装作自己不存在。
夜九娘!?
宁玉合浑身一震,脸上的笑容顿时消散,左右看了看,从地上捡起木棍,大步走了过去……
————
明天更新可能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