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yuaa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緣定你 ptt-第一百七十三章 夜闖鬼宅鑒賞-bokyz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
这栋别墅整体面积并不算大,说是别墅,外观看着挺气派,实则里面就跟一个复式公寓差不多。
进门后是玄关,直连客厅,通往二楼的内楼梯在厨房门旁边。
一楼除了客厅、厨房和餐厅外,再有就是一间储藏室和一个洗手间。
由于是西打头房,客厅挺大,三面有窗,拉开窗帘可直观外景。
鲁佳佳扛着耙子进去后,把自己手机的手电筒打开,先是围着客厅转了圈。
凡是能藏人的地儿他都拿手机照了照,不放过任何一个犄角旮旯地儿,包括沙发后面和底下。
高师傅战战兢兢地跟随在他身后,悄声问:“你看沙发底下干嘛?那里又藏不了人。”
鲁佳佳一边继续搜寻,一边说:“藏大人是藏不下,小孩可不敢保。”
来到刚才那个大白脸出现的窗户边,鲁佳佳变得谨慎起来,对身后的高师傅说:“你别总跟我照一个地儿,盯着些后面,防止有人偷袭咱俩儿。”
高师傅一想也是,太紧张忘了这茬,赶忙转过身,与鲁佳佳背靠背,照亮后方。
鲁佳佳看了看窗台和窗帘,没发现什么异常,准备离开时,脚底一滑,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
他将手电照向地面,发现自己竟然踩在一滩呕吐物上。难怪刚才靠近窗户时,感觉这里气味难闻。
捂住口鼻,他嫌恶地将鞋子在一旁干净的地面上蹭了蹭,然后蹲下身查看那滩呕吐物。
这滩东西格外臭,嗳败的气味中隐杂着一丝血腥气,浓重的气味显示这是刚吐没多久的。
仔细分辨能看到那滩东西里有很多尚未消化的苞米粒和其他一些食物块状。
鲁佳佳哼了声,心道:我再不懂,也知道鬼不吃阳间东西,这明显是有人在装神弄鬼!
从这滩东西不难分辨,躲在这房子里的不仅是个人,还是个身体有病的人。
因为这滩东西里没有酒味,说明要么是肠胃不好,要么就是食物中毒。
鲁佳佳抬眼看了下周边,再没发现任何异常。
这扇窗户旁边不远就是厨房、储藏室和通往楼上的楼梯。
厨房里很乱,水槽里一堆未清洗的碗筷发出阵阵食物腐败的恶臭,橱柜很多都是开着的,里面乱糟糟地摆放着餐具和调料。
离开厨房来到储藏室,门是虚掩着的,轻推了把就打开了。
门甫一打开,就感觉有股冷风打着旋儿地从里面吹出来。
鲁佳佳疑惑地用手机照了圈,发现里面并没有窗户、通气孔或者排气扇之类的东西,可刚才那股风却实实在在是从里面吹出来的。
带着疑问踏入储藏室,地面堆放着很多的鞋子,多数都是女鞋,还有一些装着衣服的袋子,袋子口都是敞开的,里面的衣服有被翻动过的痕迹。
一楼基本已经没什么可看的了,能藏人的地方都没有发现。
鲁佳佳带着高师傅顺着楼梯来到二楼。
楼梯年久失修,加之又是木制的,踩上去发出咯吱声响,在这寂静的空宅子里听着格外瘆得慌。
二楼有一间卧室、一间书房、一间小型的会客室,卧室和书房里都带洗手间。
当初那个小男孩就是死在二楼的书房里,里面东倒西歪地堆着很多玩具。
救赎:灵魂契约 陶子
这个房间里的窗户是开着的,也难怪刚进别墅门就感觉有对流风。
找了一圈也没找见发出哭声的小男孩和那个大白脸的踪迹。
这栋别墅一共三层,当初刘笑语活着的时候,住在三楼,她担心顶楼的隔寒隔热效果不好,就把好楼层让给了袁禾住,托辞自己睡觉浅,住三楼没噪音。
短卷发和她儿子搬来以后,娘俩住在二楼,三楼基本就废弃了。
刚踏上三楼,那个小男孩的哭声乍然响起,“呜呜……妈妈,我要妈妈……呜呜……”
在二楼,那间刚搜查过的玩具室。
骤然响起的哭声可把高师傅给吓坏了,身体一颤,手机从手里滑落,顺着楼梯跌落下去。
情意綿綿
而手机的手电筒还开着,滚动的过程中,高师傅隐约见到刚离开的二楼似乎有个人站在卧室门口,像是个女人。
鲁佳佳站在三楼的走廊,高师傅站在楼梯最后的一个台阶,他们俩的视线角度不同,鲁佳佳没有看到二楼的女人。
高师傅一把抓住鲁佳佳的胳膊,颤声说:“二、二楼……二楼有人。”
鲁佳佳此时可不像高师傅那么害怕,终于出现的哭声让他格外亢奋,正在用手机给司华悦发语音。
结果连着高师傅的这句“二楼有人”的话一并发了过去。
听高师傅这样说,鲁佳佳将手电筒照向二楼走廊,连个鬼影儿都没有,他怀疑高师傅是精神高度紧张出现了幻觉。
十二道街洞
“赶紧把手机捡回来吧,哪儿来的什么人呀,别总自个儿吓自个儿,看你那怂样儿,跟个nia们似的。”
鲁佳佳一边揶揄着,一边绕过高师傅,带他重返二楼捡手机。
我的现代娘子 馨一宝贝
担心会吓跑哭泣的小孩,鲁佳佳将两部手机的手电关闭,蹑行到玩具室门口,高师傅双腿打着摆子紧跟其后。
哭声还在继续,距离越近,越能感受到这哭喊声的凄婉与悲凉。
这哭声有着莫大的感染力,让听者不由得悲从中来。
鲁佳佳这辈子最大的痛苦和遗憾莫过于没能见他父母的最后一面。
他们家原来挺富有的,一场车祸将他出国旅游的父母葬身海外。
那一年鲁佳佳才刚二十岁,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收入。
悲剧没有任何预警地突发而至,打得他措手不及。
从此后,他一阕不振,工作丢了,花光了所有积蓄后,流落到了单窭屯。
联想到自己这一生的遭遇,他忍不住凄然泪下。
身后的高师傅也在低声啜泣,对外说自己住在别墅里,实则这所谓的别墅也就一百六十多平米,一家三代五口人挤在一起。
儿子上大学需要钱,将来结婚也要钱,年迈的父母治病需要钱,他的妻子已经快两年没有置办新衣服了。
两个大男人抱头痛哭,情真意切的哭声与房间里男孩悲戚的哭声交相呼应,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家人在举办葬礼。
在他们俩尽情投入到各自悲伤情绪中时,一个身影毫无声息地顺着楼梯走上来。
……
此时在奉大高速上,一辆悍马正风驰电掣地驶向大昀,开车的人是顾颐,副驾坐着司华悦。
手机振动了下,悬浮的界面显示鲁佳佳有语音发过来。
司华悦赶忙划开,音量开到最大,她和顾颐都能清楚地听到里面男孩的哭声,还有高师傅惊惧的说话声:“二、二楼……二楼有人。”
“还能再开快些吗?”司华悦着急地催促。
“不能。”油门已经踩到底了,幸亏现在是凌晨一点,路上的行车较白天要少,不然指不定一个不留神就会出事故。
梔子花開淡淡清香 悟曉莫
顾颐额头隐现汗渍,不是开车累的,而是被司华悦给连番催的。
點紅燈
“你确定那房子里藏着母毒?”从跟司华悦碰面到现在,这是顾颐第三次就着相同的问题发问。
“不都跟你说了嘛,不确定,我就是凭着女人的直觉。”司华悦不耐烦地说。
“女——人!”顾颐将这俩字咬得意味深长,仿佛司华悦是个冒牌货。
司华悦之所以这么晚想起来赶去大昀,就是因为她晚上睡不着,将之前的一些事情联系起来分析了下。
袁木从刘笑语处偷的钱,到现在警方也没有找到。
当晚袁木从奉舜离开后,直接搭车赶去了大昀,期间也就去了趟银行。
但她并未将所有的存款都存进银行卡,而是仅存了一万。
之后她就去了刘笑语家的别墅把她的亲弟弟给杀了。
从别墅逃出来以后,她就直接去了单窭屯,而那时候她包里的钱已经不在了。
这表明,她的钱极有可能就藏在别墅里。
尽管事后警方在别墅搜查过,但一个人藏东西,一百个人找不到这句老话不是白说的。
现在刘笑语的遗书不见了,连袁木自己都认定她是司文俊的女儿了,钱以后有的是,可她依然不肯将当日的藏钱地点供出。
这说明什么?说明她要么为自己留后手,要么她那日藏起来的恐怕未必只有钱。
当初谋害袁禾和刘笑语以及袁石开,凭她一人之力根本做不到,她一直有初师爷在暗地里帮忙。
现在她人都已经被判死缓入狱了,初师爷为何不放过她?
而刘笑语的房子里闹鬼,这说明那房子有问题,“鬼”是不想有人靠近那房子,更不想有人将房子卖了。
最难卖的是什么房?自然就是鬼宅,谁也不会跟自己过不去,买个鬼宅进去住。
假设当日袁木将钱藏进了鬼宅,同时藏进去的还有母毒。
剑舞苍穹 迷恋你的猜
然后那鬼宅开始闹鬼,鬼说不定也是在里面找东西。
而初师爷向司华悦打出感情牌,以给仲安妮解毒为交换条件,让她把袁木给杀了。
这是为了灭口,这也说明,鬼宅里的鬼,跟初师爷不是一路人。
想通了这些事以后,司华悦暗恼自己竟然委派高师傅和鲁佳佳过去听“鬼音儿”。
越想越担心,便连夜将顾颐从被窝里喊起来,开车直奔大昀。
一路上她在心里祈祷,希望高师傅和鲁佳佳不要进入鬼宅,只在外面听听鬼哭就好。
哪知,鲁佳佳立功心切,一个语音信息彻底将司华悦的祈祷粉碎。
司华悦能联想到的,顾颐自然也会联想到,只是最近这段时间忙着审理单窭屯落网的一干人犯,没有像司华悦那样去分析袁木的事。
现在听她这一说,顾颐也猛然发现,自己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个环节。
向门卫出示了他的警员证后,顾颐直接将车开了进去。
刘笑语家的栅栏门开着,里面的防盗门却是关闭的。
万世追恋
司华悦当先下车,拉了把防盗门,打不开,从脖子上将项链解下来。
项链上挂着司华诚给她的那把万.能钥匙,她非常宝贝,直接当成了项链吊坠,当然了,项链并非是什么金银材质,而是一根普通的绳子。
门开,司华悦当先进入,可刚踏上玄关通往客厅的台阶,斜刺里一只苍白枯槁的手伸出来。
看了眼正对着自己脑门的黑洞洞的枪口,司华悦暗恼自己太过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