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qpl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二百六十四推薦-an3yx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早已立春数十日,这个时候,往年的江南圣地早已是天街小雨润如酥模样。今年,也不知怎的,突然一阵倒春寒,将那些本已露头的嫩草芽和准备盛开的小花苞全部冻掉了。夜风,呼呼的吹着,冷得人直接打颤。
“许飞,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你看见我就觉得恶心吧?”咖啡厅里,仅剩下许飞和王菲儿了,幽暗的灯光,照在王菲儿脸上。这些日子,她一定心乱如麻,她一定没睡过一次整夜的觉。尽管她画着精致的妆容,脂粉再厚,也掩盖不了她憔悴的模样。
“什么事,直接说。”许飞头都抬,只顾着看手机。
“家,当真不打算要了?”
“不要。”
“那儿子呢?”
“你要想要,都给你。”
“那个女人,就那么值得你抛弃一切?”
“嗯。”
王菲儿身子往后靠了靠,她曾经自信的以为,她找的这个人,是不会负她。两年,民政局登记也才两年而已,这段婚姻就要夭折了。她喝了一口眼前的咖啡,放下杯子,她望着窗外霓虹灯的五彩斑斓,若有所思。“离婚。”她微笑着说。“但是有几个条件得你答应。”
“不用说了,我都答应。你什么时候有空,咱们去民政局把证扯了。”
“明天上午九点,民政局见。”王菲儿拎着包,转身走去。
王菲儿的条件都没来得及说,许飞就爽快的答应离婚。可想而知,朱珠在许飞心里是多么的有分量。“她同意离婚了,明天就办手续。”许飞第一时间将这个他自认为的好消息告诉朱珠。他焦急的等待着朱珠的回复,许久也没等到她的回复。
“今晚,你爸妈必须离开我家。车、房、存款、儿子,全部归我。否则,明天我是不会出现在民政局的。”王菲儿给许飞发了信息。
战狼寇
“好,我这就把我爸妈接走。”
许飞到家时,王菲儿正坐在餐桌前为孩子吃东西,她一脸微笑模样,仿佛她也早就厌倦了这段婚姻。许飞没有跟她打招呼,他只用手摸了摸孩子的小脸儿,“儿子,等爸爸有空了回来看你。”
“你们这是又闹哪出?”许飞的父亲见许飞回来,不耐烦的问。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许飞朝他父母住的卧室望,“你们的呃东西,全部装行李箱,我叫了网约车,一会人就到。”
“这房子可是咱们家买的啊,怎么你说让给她就给她了?我心里不服气!”许飞的妈妈生气道。“要走,也是她打包走人,干嘛要将咱们撵走?”
“妈,以后咱们会住更大更好的房子的,走。”
酷韩 zero03
“孙子呢?他可是我一手带大的,我舍不得…”许飞妈妈提起孩子,开始掉眼泪,“他是咱老许家的后啊。儿子,你真是傻啊!什么都给她,你真是傻啊!”
“爸妈,车到了,走吧。”
门‘砰’的一声被关上。王菲儿听到大门被关上的声音时,心里也跟着‘咯噔’一下。“儿子,等妈妈一下啊,妈妈去把大门反锁上。”
菲儿的儿子很乖巧,他不哭不闹,他笑着看着妈妈去反锁大门。“妈妈,”他开心的喊着,“妈妈,来!”
东方不败同人之逍遥游 十六公主
“店长,家中临时有急事,请假五天,谢谢。”
“爸妈,我带宝宝出去玩几天,勿扰。”
“小贝,最近忙,不方便接听你电话,信息回复不及时,勿怪。”
王菲儿拿出手机,请了假,联系了爸妈,又莫名其妙的给我发了一条信息。我看信息时,正准备给小宝讲睡前故事,我当往常一样,也没及时回复她。
原本天气预报说今天是个大晴天,我昨晚睡觉前,洗了积攒几天的脏衣服,床单也换下来洗了。当天亮时,我发现,这该死的天,变脸真快。又不是夏天,怎么还下起雨,打起雷了呢?
“轰隆、轰隆隆!”雷声震得耳朵疼,“妈妈!我怕!”正在玩玩具的小宝,突然被吓哭了,他跑过来,钻到我怀里,我手上的书,那本看了一年的《倾城之恋》,突然一下子掉在地上。
“不害怕啊,小宝,这是雷声,老天爷在打雷呢,春雷。”莫名其妙的心慌,又乱如麻。总感觉有什么事,又想不出。
“妈妈,为什么下雨?”
“因为老天爷哭了啊,它一哭,就会掉眼泪,这雨滴就是它的眼泪。”
“它为什么哭?”
情猎腹黑总裁 浅浅默璃月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十四妃
“嗯…”我思索着,想着该怎么编理由,“应该是遇到伤心的事了吧。”
“它为什么伤心?”
“有人气它了吧。”
“为什么?”“……”小宝开始一连串的问我为什么。终于我自己也编不出答案了。“小宝,你听,是不是没有打雷声了?去玩吧,自己玩啊,妈妈把最后几页看完就去陪你一起搭城堡。”
“不是城堡,是车车。”
“好,等下妈妈给你搭车车。”小宝乖乖的又去玩积木。我再次拿起这本书,看起来。
手机铃声响起,是个陌生的号码,“你好,请问你是温贝女士吗?”
“是我。”
不是麻雀变凤凰 吞尾蝴蝶
“王菲儿与你什么关系?”
“我朋友,怎么了,您是?”
“我是办案警察,麻烦您尽快到槟城公馆来一趟…”
警察?办案警察?怎么了?王菲儿犯法了?不会啊,她虽平时脾气暴躁了些,但不至于犯法啊?就算她没什么文化,她也不至于愚昧到铤而走险犯法啊?犯法?犯什么法?杀人了还是放火了?槟城公馆,不是许飞和王菲儿家吗?去那儿干嘛?
“萧邦,刚有个办案的民警打我联系我,叫我尽快到菲儿家,我正在赶往她家的路上,我有些心慌,我害怕,你在哪儿,能不能快点过来?”网约车上,我声音颤抖,给萧邦打电话。
“小宝呢?”
“我把小宝放苟艺慧家了,欧阳妈妈在帮忙照看着。老公,我心慌的厉害,我感觉他们家出事了…”
“你别害怕,警察问你什么,你就如实回答。我现在就赶过来,别担心。”
挂了电话,我心乱如麻,究竟什么事,到底怎么了?“师傅,麻烦再快点,谢谢。”
“好,你坐稳了!”司机师傅是个小年轻,他猛踩油门,就差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