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2mi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承包大明 南希北慶-第七百三十四章 如果能夠重來(盟主加更)展示-o5bmf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居士可清楚魏允贞的为人?”
郭淡突然问道。
“魏允贞?”
徐姑姑疑惑地看着郭淡。
郭淡哦了一声:“差点忘记告诉居士,此时魏允贞应该在归德府,暂时负责处理归德府的问题。”
徐姑姑稍稍点头,道:“陛下暂时不指派归德府知府,应该也是为了能够让你便宜行事。”
郭淡微微一愣,道:“这一点我还真没有想到。”
魏允贞到底是布政使,乃是一省的长官,归德府只是河南道其中一个州府,他与郭淡合作,不可能出现喧宾夺主,除非郭淡是跟他讨论整个河南道的情况。
如果有常驻官府,且都需要依靠郭淡,就有可能会出现矛盾。
到底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万历与内阁商量之后,就决定先不指派知府,而是让魏允贞负责。
徐姑姑又道:“其实我与魏允贞也见过几回,此人清正廉洁,且非常有能力,可以说是德才兼备,乃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郭淡呵呵道:“不瞒居士,在我小时候,曾非常崇拜这种人,但是如今,呵呵,这有才干和没有才干,都是难以有所作为。”
杨飞絮一脸好奇道:“那你来干什么?”
“你出去。”
郭淡手指向门口。
正当这时,辰辰走了进来,道:“姑爷,梁员外、陈员外和秦员外来了。”
郭淡错愕道:“这么快?”
辰辰道:“其实他们一早就来了,一直都待在陈楼,准备为姑爷您接风洗尘。”
出了这么多事,要说就这么过去了,然后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也是不可能,大家心里还是有些惧怕,这以后该怎么办,他们需要郭淡给他们一个说法。
郭淡点点头道:“先请他们三个进来吧。”
徐姑姑站起身来,道:“三娘,我们出去吧。”
“二位,我只是说笑,呃…..!”
不等郭淡说完,徐姑姑便与杨飞絮走了出去。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啊!”
郭淡不禁感叹一声。
过得片刻,就见梁馗、陈平、秦大龙走了进来。
“恭喜,恭喜!恭喜郭校尉荣升我大明财政顾问。”
梁馗进来之后,便率先拱手向郭淡道贺。
“多谢!多谢!”
郭淡起身回得一礼,又笑道:“如今我唯一敢见得可就是员外您啊!他们那些人一见到我就都是哭穷卖惨,搞得我都不知道该找谁去哭穷卖惨。”
梁馗神情一滞,笑容渐渐消失,上扬的嘴角开始往下弯曲,“其实…其实我也……!”
可是郭淡脸上的微笑,让他也不好意思睁着眼说瞎话,突然指着身边的陈平,道:“陈员外不但没有损失多少,而且赚了不少。”
陈平笑得比哭还要难看。
哥都长得这么圆了,你们还要这般嫉妒么。
秦大龙抹了抹眼角,觉得自己在这里那就是唯一的输家。
郭淡笑道:“明天你就不会这么说陈员外了。”
“为何?”
“因为你也会跟他一样。”
“哦?”
梁馗激动道:“不知郭顾问有何好事便宜我啊!”
郭淡道:“我希望你能够号召我们卫辉府的大地主,将一些粮食运到归德府去贩卖。”
梁馗愣得半响,旋即道:“郭顾问,我没有听错吧,我们卫辉府可一直都缺粮食,就算如今不缺,也没有理由运到归德府去贩卖,如今那里都乱成一片,别说卖粮食,不抢了你的就算好了。”
郭淡笑了笑,突然偏头看向秦大龙,道:“秦老哥,我今日请你过来,是有件重要的事,想与你商谈。”
“什么事?”
“我希望将大峡谷的农具、工具的生产线搬到归德府去。”
秦大龙惊讶道:“这是为什么?”
郭淡笑道:“因为我们会得到归德府境内所有的煤铁矿,并且还不用钱。”
秦大龙双目睁圆。
郭淡道:“如果说将那边的矿石和煤全部运到这边来,这运输成本太大,故此我打算在那边建立生产线,而大峡谷总部,将生产更加高技术的铁器。”
什么是高技术,自然就是炮管和枪管。
正巧海外计划已经开始,郭淡需要开始打造一支强大的海盗大军,那么到时火器的需求将会急速增长。
秦大龙心有余悸道:“要是不用钱,那…那当然好,可是安不安全?那边官府一句话,我们就可能一无所有啊!”
刚刚发生这种事,他们就连在卫辉府投资,心里都在打鼓,更何况是去到归德府。
郭淡笑道:“我们一诺钱庄会为他们担保,如果是出现官府方面的原因,我们一诺钱庄将会等额赔偿大峡谷。”
秦大龙神色一变,笑呵呵道:“那…那当然行啊!”
郭淡又看向陈平道:“老陈,关于作坊的建设,可就拜托你了。”
陈平哦了一声。
靠!这家伙如今吃得饱饱的,接到生意,都是面无表情。郭淡暗自嘀咕了一句,又看向梁馗。
梁馗点点头道:“好吧。”
郭淡要在那边建作坊,而且是煤铁矿,这冶炼、锻造,可都需要大量的人手,那就得支付百姓工钱,百姓有了钱,就得买粮食啊!
与他们达成口头约定之后,郭淡又去到会议室,要不是他们聊上几句,那他们谁也不会离开。
“草民参见大明财政顾问。”
刚进到会议室,就见曹达他们站起身来,齐齐向郭淡行得一礼。
郭淡顿时一哆嗦,掉了一地鸡皮疙瘩,赶忙道:“别别别,当我怕你们了,你们还是叫郭贤侄或者郭校尉,这我可受不了。”
偶尔装装逼,他还是能够接受的,天天这么高,他可受不了。
曹达等大富商,皆是一脸奸笑。
坐下之后,郭淡面色严肃道:“这一次非常惨痛得教训,我可以找出一万个令人信服的理由,将所有责任都推倒别人头上。但是这对于我们而言,这是毫无益处的,也是在白白浪费我们宝贵的时间。但如果能够找到自身的错误,并且加以改正,才对于我们有帮助。”
曹达道:“我们哪里有错,这都是……哼!”
其余商人脸上也都充满着怨气。
郭淡环视一眼,道:“就说我在此次事件中犯下得错误吧。如果当时我没有急着回京,而是抽出几日功夫,去一趟归德府,为他们提供一点帮助,也许事情就不会演变到这种地步。
为什么我没有去,很简单,面子,好胜心,斗气,以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我们是商人,商人的目的是为了挣钱,而不是为了斗气,关于这一点,我常常跟你们讲,而我自己却为了斗气,为了面子,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而令我们一诺牙行损失惨重。”
曹达他们沉默不语。
郭淡顿了顿,才继续道:“如果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选择给他们提供帮助,不是因为我善良,而是因为我们卫辉府是非常依赖贸易,如果我们不能与我们的邻居打好关系,此次危机极有可能会卷土重来。
是,我知道你们都很委屈,认为自己是无辜的,但是我之前就与你们说过,在这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包括你我。退一万步说,看在钱的份上,我们受点委屈也无妨。
如果你们实在是忍不住,我有一个很好的建议给你们,就是去到自己的金库里面,看着那堆积如山得银子,心情可能会好一些。”
秦庄呵呵笑道:“你去看过吗?”
郭淡笑道:“我连胃口不好都去看看。”
“哈哈!”
大家顿时笑了起来。
气氛也顿时轻松了下来,换而言之,他们显然都听进去了。
郭淡道:“我先前已经告诉过你们,我此行主要就是去帮助归德府,这当然不是一次恕罪之行,但是我希望这将是一次破冰之旅。”
大家相视一眼,秦庄开口道:“我们能帮些什么吗?”
这个道理并不难理解,卫辉府靠得是贸易,就必须与左邻右舍打好关系,要是周边都不好,卫辉府能好到哪里去,而且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只有加强来往,建立起密切的贸易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才不会轻易发生对抗。
郭淡笑道:“暂时还不需要。”
……
三日之后,郭淡启程赶往归德府。
马车里。
“居士,你今儿怎么老是偷偷看我。”
郭淡摸了下自己的脸,道:“是我最近变帅了吗?这不应该呀,我这张脸难道还有上升的空间?”
徐姑姑微微一翻白眼,将手中的报纸放到一旁,掀开窗帘的一角,往外面看去,但嘴角却藏着一抹开心微笑。
郭淡笑了笑,拿起那张报纸来,打开一看,标题就是—如果能够重来。文章署名,郭淡。
事情闹得这么大,郭淡重新归来,那必须得给大家一个交代,这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百姓知道的其实并不多,他们都在等待着答案。
郭淡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就是指责别人,都是那些贪官污吏害得我们损失惨重。第二个选择,就是自己来承担。
他选择了后者。
如果能够重来,他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他会帮助归德府,因为帮助归德府,其实就是帮助我们自己。
这邻居家着了火,如果你连个灭火器都吝啬不借的话,那大火势必也会烧到你家来。
而从商业的角度来说,加大卫辉府与河南道其它州府的隔阂,显然是不利益卫辉府的贸易发展。
这一篇文章,其实也为四府今后的外交定下基调,虽然四府没有官府,但还是同属河南道,同属一个国家,同属一个天子,故此我们要尽量与周边搞好关系。
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对抗胜过合作。
PS:非常感谢读者群里面读者,按例加一更,晚上八点左右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