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ccyz優秀都市异能 無量劫主-第九百九十章 黑暗天幕相伴-cdzli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原本等第二只光天使出现时,陈安就已经失败了,他对教廷的实力估算的不错,可本身并没有太多的筹码再压上。
六年时间还是太过短暂了,想要对抗这种千年势力,实在是不太现实,除非他愿意出动本体,以外力碾压,否则就只能面对失败。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堕落天使自爆,自身游斗拖延时间,给苏晗收集更多的坐标,布置定位轮回天盘的仪式,提供条件和资源。
可后来苏晗却提出要做个实验,实验他段时间,研究出的一个法则漏洞,陈安干脆就抱着无所谓的心态,陪他疯这一把,更改了一下原本的计划。
随着冥国祭礼的开启,大地磁场偏转,天空被厚重的云层所掩盖,整个世界似乎一瞬间来到了黑夜。
海面上百万亡灵疯狂嚎叫,兴奋异常,似乎在迎接它们的王降临。
“快阻止他!”
米尔顿目眦欲裂,这个时候,就算感受不到那如有实质的威压,也能知道不好。
两大光天使似是接受到了某种信号,同时出手,举起手中光剑,斩向那极速运转的法阵。
可这时已经太迟了,高速运转的法阵由实转虚,即便海水被蒸腾,海底被掏空,法阵依旧悬浮在那里,自顾自的运转,不为外力所动摇。
少顷,法阵的能量似乎积蓄到了最大的程度,上下延展出一根接天连地的黑色光柱。
一个人影从其中走出,他好奇的伸了伸手,动了动腿,似乎在测试着这个世界环境。
所有人都愕然地看着这个突兀出现,面相年轻,两鬓却斑白的中年人,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唯有陈安没好气飞到他身边,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实验?”
那人正是苏晗本尊,他竟借助这个召唤法阵的力量,亲身降临了这个世界。
“这个实验很伟大好不好,”苏晗出言解释道:“天仙的体量可以类比星辰,上仙则是洞天世界,仙君更是可以堪比河系,乃至中小千的完整世界。除了截取洪荒最大一块完整版图的中央界和造化演法所创的诸天,其他万界根本承载不了天仙以上强者的体量,不是天仙强者被排斥,就是世界被撑爆。破碎洪荒的碎片世界相比于万界则更显脆弱,天仙层次的力量很难进的来,这就更遑论上仙和仙君了。而现在,我竟然借着一个奇妙法阵的力量,不用改变存在形式,不用压制实力,亲身降临这个世界,你难道不觉得很奇妙吗?”
他这么一说,陈安确实也觉得这个实验很有意义,毕竟须弥变化也是一门大神通,其中大小变化,在体量上还好说,若在概念上,则相当深奥。
因此饶有趣味地给他查漏补缺道:“是这个世界本身漏洞的原因?”
“有这么一方面,但法阵的奇妙也不可忽视。”
苏晗一边体会着身体的感受,一边随口回答道:“实力还是被压制了不少,大概只有普通天仙的层次,倒是可以挣脱开来,但是法阵会崩溃。也就是说,我现在实际上是站在法阵里,受制于法阵的容量,和持续时间。”
说着,他回头看了看,还在持续缩小的黑色光柱,又补充道:“以这个速度,最多还能维持二三十个呼吸的时间……”
他俩在这旁若无人的讨论,其他人还没有从震撼的落差中脱离,可两个光天使却是遵循本能行动,纷纷游走到两人的面前,各自举起了光剑。
苏晗话被打断,极度不爽,面对斩来的两柄光剑,没好气地道:“算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先解决眼前这些家伙再论其他吧。”
他话音一落,无尽的光芒就从九天之外垂落,一瞬间充斥了整片天地。
几乎所有人都经历了短暂的失明,而当它们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两只高达数丈的光天使,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一些还未散去的能量光点,在半空中漂浮,留下它们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米尔顿大骇,根本不敢想象这是怎样的力量,同时他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传送之门抛出,妄图借住其力量逃离。
无论是什么样的世界、什么样的资源,都不如自己的小命来的重要。
而船上的轮回者们九成九都和他做了同样的选择,深刻明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手段各异的开始了自己的逃跑大计。
只是他们似乎晚了一步,无论是传送之门,还是定点传送,或者是比较奢侈的大挪移阵盘,乃至不以逃跑为目的的轮回符,在这一刻统统失效。
虚化的身体再次凝实,并且还在原地,没有挪动哪怕一毫米。
面对这种情况,阿加西不知道是该兴奋还是该恐惧,这就是他一直以来期盼的可以对抗轮回的力量,从轮回之主那里兑换到的东西竟然全部失效,可他似乎又应该恐惧,因为这种可怕的力量是用来对付他的。
类似的情绪也在其他轮回者身上出现,只是没有给他们更多纠结的时间,苏晗再次出手。
整个黑皇后号,被凌空摄起,极速缩小,最终被他一把抓在手里。
他动作相当熟练地自那袖珍小船中捏出一个小人来,正是之前与米尔顿商量对策地马修斯。
将一脸惊恐的对方擒在手里,苏晗转首向陈安道:“那两个头目就暂且先留着吧,日后或有大用,至于这家伙,实力虽然不如那两人,但却是这个世界的土著,用来献祭定位,效果应该比那两人还要好。”
陈安眼皮一耷拉,催促道:“你动作快点吧,没多少时间了。”
苏晗一怔,随即看向身后的黑色光柱,原本需要数十人环抱的黑死光柱,现在只剩下了,成人腰身粗。
他不仅面露苦涩地感叹道:“这玩意也不靠谱啊。”
说完,他也不敢再浪费时间,伸手一弹就将反抗无能的马修斯弹了出去。
同时,他手上不停,如第一次一般立下祭坛,直接把这家伙献祭,提取坐标。
随着马修斯的身影消失,祭坛上陡然浮现一点绿色的光影,光影出现后就向着天际的一个方向极速射出。
苏晗和陈安就着这光影的速度和方向飞快演算。
少顷,陈安首先抬头,道:“效果比上次要好不少啊。”
各自都得到了一个十分精确的数字,比上次只能得到一个模糊的坐标,还要经过一系列的演算验证,要强的多。
“当然,毕竟是出过轮回者的世界,轮回天盘在这里留下的痕迹足够多。”
苏晗一边说着,一边回头看向身后的黑色光柱,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其就变得只有细细一条,还没有个成年人手臂粗。
他不由苦笑道:“还是回去聊吧,如果我再待下去,不是这个世界爆炸,就是我重伤被挤走,当然,还是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陈安奇道:“在上一个世界你为什么可以随意活动?”
“那涉及到命运印痕,总之挺复杂的,至于远离常阳核心的碎片世界,体量已经可以类比万界,以我有限的修为稍稍驻足也不算什么,而这些距离常阳核心很近的新生世界就相当的脆弱了……算了,不多说了,我先走了,你把这个世界的首尾收拾干净就赶快脱离吧,我们尽快开启下一个世界的定位。”
说到这,他又抖了抖手上的那只迷你小船,道:“或许还会有些意外的收获,下个世界不用我们这么幸苦了也说不定。”
说完,他身形一折,直接撞进了身后那仅剩指头粗细的黑色光柱之中,抢在其彻底消失前,离开了这里。
“收拾剩下的首尾?”
苏晗的话言犹在耳,陈安下意识地想起了孔柔和那一双儿女,之后才看向脚下的百万亡灵海,以及列阵在前的黑死社高层。
尽管经过前期四处出击,搅混水,他们阵亡了不少,只剩下了八位使徒,但相比于所有高层近乎死伤殆尽的教廷和凯尔特王朝,高端战力也实在是太多了。
起初把他们当做工具还好,若是其无人约束,难保不会给这个世界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毕竟他们都是一些脑子不正常的家伙,又疯狂又嗜血。
但把他们都干掉是不是有些狡兔死走狗烹的嫌疑,而且也实在是太浪费了,经过一系列掌控手段的钳制,他们可谓对陈安言听计从。
或者,将他们统统都带走?
头痛了半天,陈安脑海中,忽然冒出这么个念头,可随即又想到,只会钻法则漏洞的他们能做什么?即便能安稳的把他们带到其他世界,其实力也会大打折扣,在这一点上,轮回天盘是怎么做的?
……
洪城,细雨濛濛。
孔柔的长久派驻任务终于结束,疲惫的回到了家中,却在餐桌前看到了原本不应该在这里出现的那道身影。
他做了满满一桌子菜,一如等待妻子下班的丈夫,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他似早就知道孔柔会回来,没有任何的陌生和尴尬,笑容如常道:“快来吃饭,我做了你最喜欢的竹笋炖肉。”
孔柔经过最初的惊讶,慢慢沉寂下来,默然很久才道:“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
陈安坦然道:“什么问题?”
“你……究竟是不是他?”
“呵呵,”陈安笑道:“这个问题有什么重要的吗?”
孔柔认真地道:“对我很重要。”
陈安想了想道:“是与不是,我其实也不是很清楚,但我觉得应该是吧。”
这个答案很奇怪,让孔柔更加疑惑,只是不待她再开口发问,陈安抢先道:“我要走了,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可能以后都不会再回来。”
孔柔怔了怔道:“那他呢?”
陈安一笑,没有再回话,只是在孔柔疑惑的表情中轻轻地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等他在睁开眼时,目光透着一阵迷茫。
他憨憨地看着孔柔,道:“咦,老婆你回来了,我刚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