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2wb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非常大小姐笔趣-第三百八十八章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mlvh7

非常大小姐
小說推薦非常大小姐
听说法定和尚见过白潇,慕天辰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意外。
“大师是什么时候遇到她的?”
“应该是一个半月前了。”
光头和尚稍微思索一下,笑道:“那时我正好云游到缑山县的一处故地,恰好见到你们的‘小凤凰’跟朋友一起也在那野营,因而便有了一面之缘。”
“说起来,你们的小凤凰也是一个妙人,虽然当时的她一副衣衫楚楚,装扮成男生的样子倒也有几分优雅大方,但贫僧是何许人也,拨开这浮光迷眼的事物,却少有东西能瞒得过贫僧的这双佛眼。”说着,法定和尚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笑着道:“当时我便一眼看出,她哪里是什么男人啊,分明是一个经过了伪装,实则却是个聘婷秀雅的女人而已。”
自动忽略了光头和尚的自卖自夸,慕天辰听完轻轻点头。
算算时间的话,一个半月前,距离白潇撞鬼恰好过去了一月有余,那时候的白潇生理上已经彻底完成了转变,并且拥有了不俗的曼妙身段,俨然是一个大美女了。
说是聘婷秀雅的女人一点都不为过,但这是属于北辰宫,或者说白潇的最大秘密,外人面前,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令慕天辰感到惊讶的,反倒是面前这个和尚居然能够一眼看穿白潇的伪装,看样子确实有些道行。
要知道白潇是具有伪装的道具和能力的,一般人真的很难看破。
见慕天辰沉默,法定和尚笑了笑,屈指弹了弹手中的陶瓷“研磨钵”,就听见叮的一声脆响。
“所谓凡有所相,皆是虚妄,只要破了这外部的相,那内部……掩藏起来的罗袖初单的曲线就再也掩饰不住了。”
咳咳。
听到这,慕天辰忍不住轻咳一声,打断了对方的长篇大论。看向面前这个光头和尚时,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什么罗袖初单的曲线?
虽说传言中法定和尚放浪不羁,不为繁文缛节所束缚,但此时的慕天辰却忽然有种遇到了酒肉和尚的感觉。
怀疑他在GHS!
而所说的对象还是他的好友白潇,这就不能忍了。
“大师,还是说一点其它方面的吧,为何今晚你会出现在这里?”
慕天辰将话题从白潇的身上转移开。
似乎看出对面这个年轻人不喜自己在“小凤凰”的话题上继续纠缠,举止间有维护之意,法定和尚笑了笑,丝毫不在意地道:“也罢,看不出你小子还挺护犊的。”
“晚辈孟浪。”慕天辰恭敬说道。
法定和尚摇头:“无妨,其实贫僧来此,却是为了了却一桩宿怨。”
“宿怨?”慕天辰有些意外,想到法定和尚之前在石碑前的举动,心中不由一动。
“正是。”
法定和尚含笑点头,说到这,忽然朝边角的一处阴暗处看去,淡笑说道:“都来了那么久了,听也听够了,该出来了吧。”
“这里还有其他人?”慕天辰微微一愣,反应过来后也朝不远的地方看去。
那是一处幽暗且茂密的灌木,由于地面存在一定坡度,边上又有一棵硕大的槐树,故而如果有人躲在槐树的后面,只需稍微收敛气息,就很难被人发现。
难道那里有人?慕天辰脸色变得凝重。
在法定和尚提醒前,他竟然没有发觉。
气氛安静了会儿,没过多久,一道身影果然从树的后面走了出来。只见昏暗的光线下,低矮的灌木簌簌地摇曳了下,不一会儿,一个上面穿着一件白色纯棉衬衣,外面罩着件橘色针织外套,下身一条淡蓝牛仔短裤,露出两条白花花大腿的女子便从树丛间走了出来。
慕天辰定眼一看,惊讶地发现,走出来的人居然是白潇。
此时的白潇在两双眼睛的注视下有些尴尬,不过好在或许是拥有“高冷”的天赋,她没有将这种情绪表现在脸上,而是一脸平静地走了过来。
“大师你好,好久不见。”来到法定和尚面前,白潇款款行礼。之后看了慕天辰一眼,没有说什么。
而慕天辰见来人是白潇,之前的警惕也消散了。
“女施主,好久不见了。”
法定和尚微笑着合十向白潇还礼,之后目光落在白潇那张素雅但白皙的脸上,微微点头道:“不知女施主还记得贫僧上回见到女施主时说的话否?”
“当然记得。”
当时的光头和尚着装怪异,刚一见面就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白潇想不记得都难。
“哈哈,不错不错。”法定和尚大笑,“贫僧曾劝女施主,不以乾喜,不以坎悲,人之心胸,多欲则窄,寡欲则宽,有些事就让它过去,当珍惜眼前才是。今日再见女施主,发现女施主面貌焕然一新,想来对将来的道路也已有了抉择,在这里,贫僧要恭喜女施主,勘破桎梏。”
“额,大师客气了。”
什么勘破桎梏啊,白潇一脸懵逼,听光头和尚一个劲的恭喜自己,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看破了凡尘,准备出家了呢。
但实际上呢,出家什么的,压根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虽然变成女生已经是既定的事实,自己似乎也很难再找到愿意伴随她一生的女性伴侣,但白潇十分清楚,自己还是贪图红尘中的许多炫影的,佛门之外还有相当多的东西值得自己留恋,如此六根不净,自然就没想过出家的事情。
至于光头和尚口中所说的她对未来的抉择什么的,硬要说一个的话,这一个半月以来,她不过是更加适应并且接受了自己变成女人的事实而已。
出家免了,出嫁还差不多。
呸呸!这个也是不可选的。
心里吐槽了句,白潇倒是觉得自己越发适应女人的身份了。
当然,这个法定大师虽说神神道道的,但自上次在缑山石窟一遇,白潇知道他是个有真本事的和尚,对于他的话,倒也不能完全当作耳旁风。
看他言之凿凿,肯定意有所指。
难道自己接受凤凰传承的事也被他看出来了?这从之前他称呼自己为“小凤凰”就可以看出些端倪。
确实,最近一个多月对于她来说发生了很多事,无论是境界还是身心,自己都改变了很多,如今更是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北辰宫“凤凰”的身份。
莫非这就是法定和尚口中所说的,将来的道路?
细细品味,倒是有些道理。
接受完凤凰的传承,现在的自己应该算是完全体了。
正当白潇思想“逐渐迪化”的时候,慕天辰推了她一下,出声道:“潇潇,你过来这里多久了?”
言下之意,她躲在树后面偷听多久了。
“哦,有一会儿了。”
白潇反应过来,回过头对他道。
其实在和慕天辰分开后没多久,她就反应过来,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慕天辰在理工大学又没有熟人,有什么事情需要单独去处理的?
这一反常的举动令白潇萌生了一个心眼,于是在慕天辰离开后没多久,她就悄悄跟了上去。
后来发现慕天辰尾行一个和尚来到景玉山,而这个和尚竟然还是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法定大师时,白潇就越发小心,没有冒然地出来,而是悄悄躲在了树的后面,想要听一听他们要交谈什么。
对于气息的隐匿,白潇还是有几分自信的。这方面她专门向小灵请教过,而小灵可是这方面的专家,要不是快门声经常暴露她的存在,白潇也很难发现小灵的踪迹。
之后双方的交谈,白潇一字一句全都听在耳中,意外发现这个法定和尚似乎大有来头,竟然还认识自己的小姨!
至于交谈中法定和尚对自己伪装的调侃,以及言辞间的亵渎,考虑到对方来头不凡,白潇咬咬银牙,也就忍了。
倒是慕天辰对她的维护之意,令她有些感动。
直到被法定和尚点破藏身之处,白潇再也躲不下去了。
选择现身的同时,她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又被调侃了一番。
这穿着怪异的和尚分明早就知道她在一旁了。
听完白潇的解释,慕天辰点点头:“原来如此。”
目光惊讶地看向白潇,没想到她的隐匿手段竟然连自己都没有发现,要不是法定和尚忽然点破,没准就让她一直听下去了。
“好了好了,现在的问题不在我身上,而是……”白潇目光锐利地看向光头和尚,“法定大师,半夜三更的,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要知道这里刚刚出了个不大不小的案子,大师恰好夜黑时独自一人来这里,让人觉得很可疑啊。”
“潇潇……”慕天辰叫道,深怕白潇初生牛犊不怕虎,冒犯了法定和尚。
“无妨。”法定和尚摆了下手,给了慕天辰一记安心的眼神。
“你这小丫头,倒是伶牙俐齿。”
法定和尚笑了笑道,自然不会与她一般计较,手一挥,一串晶莹的佛珠从他的衣袖中露了出来。
这佛珠由一颗颗晶莹圆润的透明珠子构成,在幽黑的夜幕下,散发着一缕缕幽魅的绿色荧光,看着十分瘆人。
“小凤凰,替我拿一下钵。”法定和尚伸了伸手,语气不容拒绝。
白潇知道他口中的“小凤凰”指的就是自己,于是上前,从法定和尚手中将那个酷似“研磨钵”的白色陶瓷物件接了过来。
抵近一看,越看越像实验室里的“研磨钵”。
于是白潇对光头和尚的不羁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
“你们且瞧好了。”
法定和尚爽朗地笑了笑,说完,他双手合十,将那串佛珠挂在了两只手的虎口上,用拇指轻轻夹着。嘴唇微动,开始念念有词。
“他这是要做什么?”白潇来到慕天辰边上,小声地问。
“不清楚,大概跟这个石碑有关,我们保持安静便是。”慕天辰说着,看了白潇一眼,后者回了他一个微笑,小声地嘀咕:“神神叨叨的,倒是有点像得道的高僧。”
“他本来就是得道高僧。”慕天辰瞥了她一眼。
白潇点头:“也是,绝对不能被他的外表欺骗了。”
面前这个四十多岁的光头和尚,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酒肉和尚。
接下来,她不再说话了,一双晶莹水润的眼睛瞪大着,死死看着光头和尚的举动。
只见随着法定和尚不停地念叨,他手里的佛珠愈发幽魅,散发出来的光芒也越发强盛,几乎可以照亮周边一丈的范围。
隐隐约约,一个浓缩到极致的球形气场诞生了。
“嗬!”
忽然,光头和尚上前一步,只见原本合十的双手分开了,他左手依旧挂着佛珠,右手则忽然向石碑探去。
一抹晶莹的光泽附着在他的手掌上。
“嘶,好强的灵力!”
感受到前方忽然涌现出来的强大灵力,白潇脸色一变,同时两眼却爆射出精光来,这个和尚果然厉害啊。
此时此刻,法定和尚手中的佛珠光芒大作,翠绿的光泽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球形气场,已经完全将白潇、慕天辰,以及周围的树木囊括在内。
而同时,逼人的压迫也落在白潇的身上,令她感到了浓重的压力。
这种压力,仿佛是重物压在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上,比起肩扛重物,是更加让人难以承受的负重。
不过好在白潇现在已经是元台境高手,在压力刚刚抵达的瞬间,她体内的灵力就自发地运转起来,以抵御外部袭来的威压。
但饶是如此,白潇还是有苦难言,只过去了短短瞬间,她便闷哼一声,浑身冒出了细密的汗水,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
“不行,必须启动凤凰模式才行。”
只有凤凰模式下,她才能完全调用体内的力量,去抵御这股压力。
不过就在她准备启动的时候,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先别启动,你的凤凰模式还过于粗放,力量的输出很容易干扰到法定大师的意图!”慕天辰的声音响起,白潇回过头,就见他一脸严肃,同时一股强于自己的灵力在她的周围扩散开来。
白潇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发觉周围压力骤减。
“谢了。”她知道是慕天辰用自身的灵力给她提供了一些庇护。
“不客气。”慕天辰微微一愣,随即笑了笑。
白潇便不再多言,朝慕天辰这边靠了靠,尔后打量四周,惊讶发现在幽魅光芒的压迫下,周围的树木居然发生了幅度明显的扭曲,同时那些低矮的灌木和那些草本植物,竟完全地匍匐在了地上。
眼中闪过一丝不可名状的光芒,白潇再次朝法定和尚以及霸下驮碑那边看去。
这一看,她更是瞪大了眼睛。
只见坚硬的石碑上,竟然出现了一丝丝裂纹。这些裂纹同样闪烁着幽绿的光芒,就好似开了流氓窗的极品翡翠在灯光的照射下呈现出了翠绿翠绿的纹路,那整块石碑都是翡翠原石做的?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解释是,这石碑在被注入了极其庞大的灵力后,如今被激活了!
吼——!!
果不其然,一声浑厚苍莽的“嘶吼”忽然在心田间响起。
这个声音白潇上次听过,正是霸下驮碑开启时神兽的吼叫声,可如今定眼一看,这“霸下”神兽分明没有任何动作,但吼叫声却依旧响了起来。
“竟然是从石碑中响起的……”白潇一愣,一脸惊诧表情。
“小凤凰,注意了,把贫僧的钵举起来!”
源自法定和尚的洪亮的声音响起。
白潇听到后,下意识地举起了手里的陶瓷“研磨钵”。
下一刻,一道震破耳膜的吼叫猛然炸响,白潇的心田忍不住颤了颤,手里的钵也是一抖。
而随着时间流逝,意想中的“盛况”似乎没有降临,反倒是这道苍莽雄壮的声音,就如同雷雨天的闷雷般变得越发延绵与轻微。
传说中的雷声大雨点小?
正当白潇觉得这声绝响即将消弭的时候,突然,石碑上的裂纹开始扩大,绽放出来的光芒也更加刺眼。
接着,白潇半眯着眼睛,看到从中心的裂纹中,似乎飘出了一颗晶莹的珠子。
没错,确实是一颗珠子。
这珠子晶莹透绿,晃晃悠悠地飘浮在空中,然后慢慢地,直奔着白潇手中的陶瓷钵而来。
最后叮的一声脆响,稳稳落下。
仔细一看,竟然与法定和尚手中的佛珠,是一个东西。
白潇放下手里的陶瓷钵,仔细看着钵里的佛珠。而这时周围的动静已经结束了,法定和尚闲庭信步地走到她的面前。
伸出手,将珠子从陶瓷钵中取出,然后扯断手中佛珠的细绳,轻轻一串,就将刚才的珠子串了上去。
之后一捻,那断了的细绳竟然又连接上了。
“十八不共法,是以贫僧手中的这串佛珠原本共有十八颗,而这第十九颗,便是这串佛珠的主珠,如今为贫僧收回,善莫大焉,阿弥陀佛……”
法定和尚念了声佛号,看了眼还有些发怔的白潇,笑道:“小凤凰,这下可你可知贫僧到此是何意了?”
“你你……”白潇有些语无伦次,瞪着她那双好看的眼睛看着面前的光头和尚,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光头和尚一笑,伸手放在白潇的额头上,轻轻拍了拍。
“原本贫僧见女施主颇具慧根,还想着带女施主入我空门,成就一番大业,但是啊……”法定和尚摇了摇头,目光落在白潇的脸上,“女施主你六根、六尘、六识俱在凡尘,即便入了空门,怕也是身在空门心在凡尘,既然如此,贫僧就不做强求了。”
说完,大而粗糙的手掌离开了白潇的脑袋,正当白潇怅然若失之际,那串佛珠塞到了她手中。
“小凤凰,托你办件事,如果你去北辰宫的话,替贫僧将这串佛珠交给北辰宫的宫主。”
“大师,这个……”白潇回头看了眼慕天辰,那意思是,由慕天辰转交不也是一样吗?比起自己来,他更熟悉北辰宫。
“记得,这串佛珠由你亲自交给她。”
法定和尚轻轻摇头,然后看了慕天辰一眼,拍拍他的肩膀,“小子,这小凤凰与贫僧颇为有缘,贫僧便托慕公子好好照料她了。”
“这是自然,即便大师不说,在下与潇潇同属北辰宫门下,又是同年好友,也必然会照顾好她。”慕天辰回过神,郑重说道。
“嗯,不错。”法正和尚笑着点点头。
正当白潇还一脸懵逼的时候,法定和尚已经将陶瓷钵拿了回去,屈指在上面一弹,叮的一声,那一声脆响令白潇心神一颤,等她反应过来时,那个光头和尚已经走出去了五六米。
跟上次一样,身影几个闪动,很快就消失在了黑夜中。
不过又有些不同,这回法定和尚离去时,白潇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细语的吟唱,似乎是什么“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之类的诗句。
想不到这位得道的高僧,还挺红尘的。
够洒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