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獵天爭鋒 txt-第753章 再製五階符讀書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在商夏这位大符师的指点和引导之下,符堂的实力和底蕴都有着整体性的提升。
然而令学院高层感到遗憾的是,尽管如今符堂中的三阶符师数量已经达到了七名,但却仍旧未曾有一人在商夏之后成就通幽学院的第二位四阶大符师。
然而这却并非是商夏敝帚自珍,又或者是其他什么外部因素。
聖手
从三阶武符到四阶武符之间的鸿沟,甚至比武者从三阶武意境晋升到四阶武煞境还要艰难,想要越过这一道鸿沟,也只能从符师自身的符道造诣上寻找原因。
商夏虽然将符堂所有传承的四阶武符尽皆制成,并向符堂内的所有符师公开展示。
然而这些符师能够通过观摩这些武符而得到某些启示,从而在制符造诣的某一方面得到提升,但想要直接临摹四阶武符却仍需要一定时间的积累。
不过在商夏的预期当中,符堂中出现第二位大符师的时间也不会太远了,多则五年短则两三年,通幽学院必然会出现第二位四阶大符师。
醉仙途:爱之离殇 睡觉吃饭打豆豆
当然,这种大符师必然无法与商夏这般近乎全能的四阶符师相比,充其量只能精研其中某一种四阶武符传承,并争取将成符率提升至三成以上。
而这也几乎是苍升界绝大多数符师晋升大符师的道路。
从三合岛回来的步惊霜等人效率也很高,很快便将交易来的那部分属于符堂的物资与任欢完成了交接。
作为符堂制作符纸技艺最高的四阶符匠,经任欢之手制作的符纸通常都是由他直接交予商夏,因此,任欢很早便已经掌握整个符堂的物资分配。
商夏之所以急急忙忙返回符堂,便是因为步惊霜这一次从三合岛带回来了一张五阶的异兽皮。
这张五阶异兽皮应当也是来自灵裕界,得自三年前的那场大战
不同于利用各种材料不同的配比,经过难度极高的工艺才能够制成的五阶符纸,适合用来制作符纸的异兽皮本身便能够将符纸制作的难度降低一半儿左右。
妖剑仙
任欢虽说只是四阶符匠,但如果是直接利用五阶异兽皮的话,商夏还是希望他能够尝试进行五阶符纸的制作。
尽管这样冒险失败的可能性极高,但这却是高阶符匠想要更进一步所必然要付出的代价。
除去这张异兽皮之外,步惊霜等人还从三合岛带回来了三张五阶符纸,但对方却要求一年后的三合塔开启之后,通幽学院需要用一张五阶符箓来支付报酬。
这种三纸成一符的交易方式,算得上是符师一脉约定俗成的规矩。
三合塔交易会多数情况下的交易都是匿名进行的,但通幽学院拥有五阶大符师这件事情却是不用匿名的,而且因为商夏对于五阶制符术的磨炼需求,还巴不得让更多的人知道。
调教大唐
事实上,每一次三合塔交易会开启之后,通幽学院的四阶以上的高阶武符交易向来火爆,常常能为通幽学院换取不少珍奇稀缺的资源。
这还是因为学院对于四阶以上的武符向来管控极严,也就是两界归一后的几年时间,幽州局势相对平静,州域扩增之后资源短缺的局面大为改善,这才允许每年用少量高阶武符进行交易。
即便如此,每年到学院在三合岛上开设的店铺、楼阁当中求符的武者,仍旧是络绎不绝。
有了这三张五阶符纸,再加上之前三年商夏通过各种渠道交易并积攒下来的五张五阶符纸,商夏手中的五阶符纸数量便达到了八张,如果任欢这一次尝试能够成功的话,这个数量还能再有增加,足够商夏用来挥霍一段时间了。
尽管对于五阶符纸的制作并不精通,但因为此番涉及商夏对于五阶符箓的某种改造,因为他对于任欢制作五阶符纸异常上心。
最后还是任欢实在受不了在他制符的过程当中,始终有人在他旁边目不转睛的盯着,于是在一众助手惊愕的注视下,将商夏驱赶了出去。
商夏大约也意识到自己太过急切,心态上似乎有些不稳,于是便准备着手制作一批四阶武符来压压惊。
几位有志于更进一步的三阶符师闻讯急急忙忙赶来,从商夏那里得到他准备制作的四阶武符名称以及顺序之后,便自动分作三批开始轮流观摩他的制符过程。
商夏对于四阶武符的制作已经算得上是得心应手,可尽管每一张四阶武符的制作周期已经极短,可对于修为尚未进阶武煞境的三阶符师而言,观摩一张武符的制作过程仍旧会对其心神造成极大的消耗,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进行恢复。
因此,符堂的三阶符师在观摩商夏制作高阶武符的时候,除去两位修为达到四阶的符师之外,其他人都是观摩一段时间,待休息一段时间后再观摩。
同时符堂的几位三阶符师对于四阶武符的专研都已经集中在某一张武符之上,因此,在观摩商夏制符的时候,通常也都会将精力集中在自己精研的某一种四阶符箓上。
商夏这一次闭关制符便用去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一口气将符堂最近一年积攒的近二十张符纸挥霍一空。
不得不说通幽学院这两三年的家底儿积攒的相当不错,几乎每年都能轻松积攒近二十张四阶符纸,这在以前几乎都是不敢想象的。
犹记得当初商夏在成为四阶大符师之后,整个通幽学院乃至整个幽州,上至寇冲雪下至每一个武者,数十年积攒的家底儿几乎全部收刮了一遍,也不过堪堪凑齐了三十张四阶符纸,简直寒酸。
这二十张四阶符纸在商夏的手中变成了四种共计十三张成符,成符率达到六成半,主要是因为他选择制作的都是威力较大、制作较难的四阶武符。
这十三张成符一部分将直接交由学院进行储备,一部分则要交予外州求符之人,如果还有剩下的,则由符堂积攒下来作为将来交易各类资源的筹码。
当然,按照约定俗成的规矩,这当中自然也有商夏的一部分好处,不过是早已这算到了其他方面罢了。
在完成了这一批四阶武符的制作之后,商夏休息了一段时间用以恢复损耗的精气神,也让他有时间静下心来为五阶符箓的制作做准备。
魔帝嗜宠纨绔妃 忆琬
关于新符的改造,商夏早已在心中推演了无数遍,如今就差亲手进行验证。
五阶的符纸如今已经准备好了数张,哪怕是五阶的符墨虽然不多,却也接着三年前那一战的交情,从伊州天星宫的伊静孜手中交易到了一块完整的五阶符墨,至少也够使用三次。
唯独在符笔的使用上商夏尚有所欠缺,无论是紫竹笔还是白骨符笔,上品利器的品阶用来制作四阶武符堪称是恰到好处,可用来制作五阶武符便多少显得有些勉强了。
可要想制作一支品质还在这两支符笔之上的符笔,那可就难了。
要知道就算是这两支符笔,都是自外州得来,通幽学院的器堂如今根本没有制作上品符笔的能力,至于任百年虽有一手不错的修缮利器的技艺,可要让他完整的制作一支符笔照样抓瞎。
不过任百年却曾向商夏提出过另外一个建议,那便是如果他能够找到一根合适制作笔杆的五阶兽骨的话,那么他或许可以尝试对白骨符笔的笔杆进行替换,如此白骨符笔虽不会在品阶上完成质变,但大约能够令商夏得到一直类似于“半神兵”的符笔。
当然,如果商夏能够找到一根五阶紫玉竹的话,那么任百年同样可以尝试着对紫竹笔进行改造。
商夏在符堂之中呆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并举办了一次学院内部的符会,两次符堂内部的小型符会,耐心为诸多符师讲解了许多他们在制符过程当中遇到的问题。
一转眼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任欢那里也终于传来了消息,虽然不算太好,但总归还是制成了两张五阶符纸。
对于任欢这样的四阶符匠来说,五阶符纸不在于能制成多少,关键是能够制成,便是他在符纸制作上的一次飞跃式的进步。
加上这两张新制成的五阶符纸,商夏手中的五阶符纸总数已经达到了十张,而商夏准备要开启的是他的第三次五阶武符制作之旅。
因为仅仅只有十次机会,商夏必须要精打细算,事先必须要做好周密的准备,为此他又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调整自己的状态,不断的进行推演,以寻找最好的落笔时机。
这算得上是商夏独创的具有强烈个人风格的一脉制符术。
虽未感应到那种冥冥中存在的灵机,但商夏在经过一个月的精心准备之后,终于还是找到了一个将自身状态与外部环境最为契合的时机,当即落笔开始绘制五阶的“临渊冯虚符”。
商夏,或者说整个通幽学院,目前所掌握的完整五阶武符传承仅仅只有两种。
相比于五阶的“替身符”,“临渊冯虚符”的制作则要简单的多。
因为事先做足了准备,商夏仅仅用了两次机会便成功制成了一张“临渊冯虚符”。
这一张武符却是通幽学院应他人所请,需要在下一次三合塔交易会上返回给人家的。
不过按照“三纸成一符”的规则,这一次商夏算是为符堂多赚了一张五阶符纸。
在修养了一段时间,将自身状态重新调整至巅峰后,商夏开始着手制作“替身符”。
商夏个人对于“替身符”的制作还是较为迫切的,特别是在商夏没有炼化完整的天地元罡,无法凝聚出元罡化身的情况下,“替身符”便几乎相当于让他多出一条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