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朕的長髮皇后 txt-第一百三十六章 汝山驚魂推薦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飘雪渐停,天幕星辰隐现,寒风依旧肆虐,上官清澈背着千山暮凭借着紫薇星,直到卯时才寻到他要去的地方-梅花谷。
宁王府,林云墨紧握着那枚龙凤玉佩,面色阴冷的吓人“果然不出本王所料,是上官清澈带走了暮儿…居然还没死心。”
“王爷”侍卫疾步而来,施礼道:“属下已查明,府中的花匠赵余无故离了王府已有两日了,与他交好的厨子都不知其去向,另外属下还得知赵余不仅酷爱养花,更痴迷于口技。”
“赵余?养护紫苏的那个?看来就是此人无疑。”林云墨眼角眉梢透着嗜血的杀意。
因千山暮极喜欢饮紫苏茶,而此人养护的紫苏又特别好,便经常将其招致左右,却不想因此引狼入室,竟给了他可乘之机!
“李继,城内城外严加搜查!”林云墨阴仄仄说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敢假借本王之音伤了王妃,简直活腻了,不将他大卸八块,难消本王心头之恨!”
李继肃然应声,匆忙离去。
“周琛是否已平安入了金城?”林云墨挑眉看向不能。
“回王爷,周将军昨日夜间便已到了金城。”不能神色凝重。
无限之马戏团 喝凉开水的猫
林云墨背手而立,冷然道:“金城易守难攻,是最为险要的一处要塞,上次你遭遇伏击,极有可能便是夏源主使,足可见他对金城亦是虎视眈眈!”
六道仙尊 云霆飞
“王爷,据属下得知,金城目前由两名副将梁玉,张文驻守,手下兵力不足一万,算上周将军的八千骑兵精锐,与夏源的二十万大军悬殊也太大了些?”不能眉宇间略过一缕暗沉之色。
转瞬间,见到林云墨脸色虽难看,神色却沉稳从容的端坐在椅子上,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扶手。
林云墨漫不经心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中:“汝山惊魂可还行?”
至尊仙皇
不能微微一怔,目光轻晃,刹那间心中的疑惑通透消散。
看起来,林云墨早已料到夏源会在栾城途中有所埋伏,他亲自率骑兵营救的举动,麻痹了夏源耳目的同时,周琛趁此良机深夜绕行入了金城。
周琛虽只带了五千骑兵,那可是林家军的精锐,装备又精良,一人足可以抵得过十人用,难怪林云墨会如此沉的住气。
“还是王爷睿智!”不能了然如胸,眼眸如同星辰般精亮:“可,若是上官清澈将王妃交由夏源,那王妃岂不是极其危险?咱们也会变得十分被动!”
林云墨端起茶盏,语气十分笃定:“不会,本王太了解玉树了,他宁可自己受惩处,也决然不会让暮儿身处险境。夏源栾城伏击,本王来场汝山惊魂,谁也不吃亏!”
“王爷深谋远虑,属下拜服!”不能心悦诚服。
林云墨心知不能已然看透他的策略,横扫了他一眼道:“幸好,你是本王挚友,不然,终将是大患也!”
说罢,他站起身来,沉沉的说道:“走,去营地!”,柳梦离眼疾手快,殷勤的拿了斗篷过来。
林云墨自己系好斗篷,转头压低了声音对柳梦离道:“给本王日夜盯紧了棠梨!”
柳梦离肃然的点头,千山暮一事她错怪林云墨,还是有些过意不去,如今听林云墨之言,知道他对棠梨终是起了疑心,此举正中自己下怀。
栾城征讨大军的营地内,主帅帐内烛火通明,夏源与韩束,李统领,还有两名副将立在沙盘周围,脸红脖粗的争执着什么。
“都别争了!”夏源冷冰冰的怒斥,营帐内众人骤然间心惊肉跳,吓得敛声屏气。
夏源背手在账内踱了几步,森冷的看向韩束:“韩将军,上官清澈可有消息传回?”
韩束垂手而立:“回主帅,上官清澈虽没有消息传回,不过据启洲的暗探密报,日前,林云墨派出大批护卫,出城搜寻宁王妃的下落,可见,上官清澈已得手!”
夏源满意的点点头,阴森的咧嘴大笑道:“由栾城伏击来看,林云墨也不过如此啊!一个拜在女人裙下之人能有什么出息?如今,只要咱们占据了易守难攻的金城,上官清澈再将那个女人送来,那么,金城便是林云墨的葬身之地!”
“不可啊主帅!”一旁传来一个尖细的嗓音阻止道。
夏源眼眸里罩上一层阴霾,眯着眼睛寻声而去,是孙副将。
孙副将见夏源冷脸看着他,便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属下觉得,上官将军是决不可能将那女人送来了!”
他不敢看夏源狠辣的双眸,垂着头又说道“上官将军与三殿下本情同手足,最后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皆因此女子!因此属下断定,上官将军宁可自己受军法,也不会将那个女子交出来!”
夏源听罢,森冷的露着白牙:“量他也不敢,右相府上百条性命全捏在金公公手心里,只要本帅一句话,右相府就等着抄家灭门吧!”
孙副将嗯了一声,便没有再说什么。
“金城虽易守难攻,可它守卫不多,势单力薄,仅有两名守城副将,也是不成气候的,”夏源胸有成竹的傲然道:“汝山往南,算是最近之路,趁如今林云墨按兵不动,韩将军你亲率十万精兵,顺汝山而行,趁其不备一举攻下金城!”
韩束抱拳领命,带着李统领与孙副将,在啸叫的北风中,战旗的猎猎而舞,兵将银白色的铠甲与头盔在漆黑的夜色里,分外醒目。
兵将脚步铿锵有力,手中金戈更是划出一片狰狞的寒气。
此刻,他们已经身处汝山脚下了。
汝山上怪石嶙峋,成片成片黑压压的松林,笔直高耸的银杉,寒风凄厉在怪石林中萦绕,仿佛横行的鬼魅。
“韩将军,此处颇有些诡异!”孙副将骑在马上,抬眸看向林间缠绕着的白色寒气,惊颤了一下。
韩束啐了口痰,满脸嘲讽,爆喝起来:“放你娘的屁,难不成还会有鬼?你若没胆子去,赶紧滚回营地还来得及!”
说罢,他握紧手中缰绳,狂妄的径直向前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