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七百三十五章 高鐵站前,熙熙攘攘讀書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过去那边对人家小歌的长辈礼貌些……阳台上还挂着件刚洗过的衣服,你自己去看看,要不要给带上……”
“……小歌,前些时候我又给你和小影再织了件薄点的毛衣,虽说过了年了慢慢就暖和起来了,但还是能穿上一两个月,我去拿过来也给带上吧。”
“……知道了,妈……爸,这两瓶酒我就提走了啊。”
翌日,清晨。
客厅里,顾母在顾小影卧室里忙进忙出,帮忙收拾着些要带的东西,一边叮嘱着顾小影,不时也出声和廉歌说上两句。
封天之行 古道醉西风
顾小影笑嘻嘻着应着,又转过身,提了提已经搁在脚边,那两瓶从客厅柜子里翻出来的两瓶酒,对着顾汉国说着。
顾汉国先是转过头,瞥了眼顾小影手里提着的两瓶酒,紧跟着,望了望顾小影,不禁又再笑了起来,
“……提去吧。那柜子里还有盒茶叶,你也给拿去吧。过去了,也帮我和你妈向小歌的长辈问个好。”
手里端着个茶杯,顾汉国笑呵呵着,出声说了句。
“……嗯!”
顾小影笑嘻嘻着,高兴着再应了声,将那两瓶酒再放到了腿边。
“谢谢老师。谢谢师母。”
旁侧,廉歌看着,脸上微微笑着,同顾汉国说了声,再转过视线,对着顾母说了句。
顾汉国端着茶杯,笑着摇了摇头。
“……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
刚从卧室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两件毛衣的顾母,笑着应了声,
“……小歌,你这件毛衣,我就给你和小影放一块了啊。”
“好。”
顾母说着话,将两件毛衣放进了行李箱。
廉歌笑着,再点了点头,应了声。
“……顾小影,自己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收拾的……我给你装了三套衣服,多拿了件外衣,过去这么多天,应该够换洗了。”
顾母再站了站脚,对着顾小影再出声说道,
“谢谢妈。”
一 醉 成婚 總裁 的 唯 愛 寵 妻
顾小影笑嘻嘻着应着。
顾母没好气着看了顾小影一眼,将行李箱拉链给拉上了。
“……那走吧。”
旁边,顾汉国放下了茶杯,拿起了车钥匙,笑着出声说道。
廉歌拖着顾小影的行李箱,顾小影提着酒和茶,
顾汉国和顾母走在前面,一行人下了楼。
……
“……过去了,听小歌的话,不许任性,听到没有,顾小影……”
“……妈,你这么说,廉歌欺负我怎么办?”
“……欺负你?你别欺负小歌就不错……一天到晚的,吃了睡,睡了吃,待家里也不动弹,恨不得背长在床上,被子裹在身上……过去了,对小歌的长辈礼貌些……”
“……廉歌,你岳母欺负我!”
一路,顾汉国开着车,顾母坐在副驾驶,
廉歌和顾小影坐在后排。
顾母转回着声,絮叨着,对着顾小影叮嘱着,说着,
顾小影听着,再转过头,‘凶巴巴’地冲着廉歌嚎了声,
听着车里的话语声,廉歌脸上微微笑着,开着车的顾汉国,脸上也露出些笑容,
“……听到没有,顾小影!”
“听到了……”
“……你阳台上那件衣服我也给你装进去了,过去了,把衣服都拿出来晾晾……”
琪琪系列
……
絮叨声,叮嘱声,车里几人的话语声中,
一路到了高铁站。
“……各位旅客请注意,根据铁路部门最新规定。”
“……奶茶果茶,烤串煎饼……”
“……路上小心些,到了给你妈打个电话……不然你妈在屋里一直挂念着……”
“……妈妈,你和爸爸下次什么时候回来啊……”
“……好,去吧,屋里不用挂念,我和你爸在屋里也没个什么其他事情,你们忙自己的事情就行,不用挂念着屋里。”
高铁站齐纳,已经过完节的些小吃摊贩,将流动摊位停在了高铁站前广场边,一边招呼着客人,不时一边吆喝着,
拖着大包小包,或是来,或是去的些行人,或是往着高铁站里匆匆跑去,或是往高铁站外走出,
小吃摊贩的招呼声,路过行人的话语声,混杂在阵阵清风中,
阵阵清风拂过高铁站前,扰动着或欢笑着,或互相都笑着,道着别一个个行人的衣襟,也微微晃动着或步伐匆匆,或驻足垫着脚,朝着高铁站里望着的一个个身影在初升朝阳挥洒下阳光下映在地上的影子。
行走天下 穿地龙
……
“……小歌,下回回来,还是记得给你老师,给我打电话啊……到时候我看好提前买些菜,让你老师和小影去车站接你……看这些天,等医院忙空些了,我再多学点川菜,小歌你看你又有没有什么别得喜欢吃得也可以跟我讲讲…”
“好,师母。”
在高铁站前停车的地方下了车,廉歌,顾小影,顾母,顾汉国往着高铁站前走着,
身侧,拖着大包小包的一个个行人身影不时掠过。
顾母笑着,走在廉歌和顾小影身侧,同廉歌说着些话,话语声似乎也汇入了这高铁站前的欢笑声,离别声,混杂着的话语声中。
廉歌听着,脸上微微笑着,点着头,应着。
“……妈,那我呢,等过两天我回来,你和爸来车站接我吗?”
“……接你?自己没长腿,不知道自己回来啊……到时候给你爸打电话,你爸要有空就来,没空就自己回去。”
旁边,顾小影出声说道,
顾母转过头,没好气看了眼顾小影,还是出声说了句。
旁边,廉歌笑着,顾汉国脸上也带着些笑容。
……
“……好了,你们进去吧,我看了你们买的高铁票,要不了多久就要到了。”
“……小歌,在外边注意身体,游历的同时也把自己保护好……有什么事情给我和你师母打电话……行了,你和小影进去吧,我和你师母也得回医院了,医院还有些事情,就请了两小时的假。”
“好,老师,师母。”
说着话,廉歌和顾小影,顾母,顾汉国走到了高铁站进站的闸机口前,
闸机口旁,摆了个‘送客止步’的牌子,或是往高铁站里走的旅客,或是送客,不少在这儿停留着。
渐放缓了脚步,顾母笑着对着廉歌再出声说了句。
顾汉国转过身,看了看廉歌和顾小影,也出声说道,
看着顾汉国和顾母,廉歌点了点头,再应了声。
“……那妈,我和廉歌就先走了啊。”
“……去吧。”
顾小影拉着廉歌,廉歌拖着行李箱,两人朝着高铁站里走了进去,
身后,
顾母笑着挥了挥手,再应了声。
看着廉歌和顾小影走进了高铁站,身影消失在视线内,顾汉国和顾母再收回了目光,再转过了身,
“……走吧,回医院了。”
转过身,顾母和顾汉国往着高铁站外走着,
高铁站前,行人熙熙攘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