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17d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蛟龍決 ptt-第一百五十一章兩頂軟轎藏着人展示-5czzi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
不多时,在茅房边已经排起了长龙。
有些和尚捂着肚子见前面人头乱晃却并不前行,一边哼哼,一边乱骂。
更有些实在坚持不了的,干脆就在路边蹲下,一通儿屁响震天,恶臭满院。
其余的人一边捂着肚子,一边捂着鼻子,哼哼唧唧地乱骂乱喊。
好不容易有人自茅房里出来,挺直了腰感觉爽利了许多,看见外面排起的长龙,不由得心下释然。
谁知还不及出角门,突然肚子里一阵“咕噜噜”鸣叫,第二波又到了,他只得掉头又往茅房跑。
却只能捂着肚子,捏着鼻子,不住哼哼着,重新排在队伍后面,释然全无,留下满心地懊恼,后悔干嘛急着出来。
那些和尚如此反反复复的折腾,受足了罪,而房顶处,却有一个人笑得前仰后合。
她不停地手指着下面笑道:“羽哥哥,你看,你看,那个和尚,就是他已经来回跑了四五趟了!还有,还有那个拿一串大念珠的胖和尚,嘿嘿,又出来了!他也已经是第五次了!嘿嘿,念珠都不拿了,估计拉得没有力气拿念珠了呢!嘿嘿”
肃羽道:“蕴儿他们怎么会这样的?是不是你往米粥里倒得那些草药起作用了呀?”
蕴儿笑道:“当然了!那种干树叶一样的东西,叫作旃那草,又叫番泻叶,是专管拉肚子的药,我对它最熟悉了,以前我金刚大伯喜欢吃肉喝酒,容易上火便秘,我爹爹就会到幻境山里采这种药给他,一喝就灵,每一次我都会跟着爹爹一起去,所以我太熟悉它了!嘿嘿”
“金刚大伯?我到幻境里怎么没有见过他呀?”
蕴儿笑道:“他一直都住在后山,你自然没有见过他了!你见过我玲珑姑姑的,她就是我金刚大伯的老婆!你看我姑姑特别美,我大伯胡子拉碴地却是个粗人,不过他们都是最疼我的人!”
说罢,抬头仰望天空,只见繁星点点,蕴儿喃喃自语道:“这个世上有他们俩个最疼我,宠我了!还有我爹爹,其次就是……你了!嘿嘿,就你四个人对我最好了!”
肃羽不由得轻轻用双臂将她环在怀里,低声道:“还有……你母亲呢!应该是五个人呢!”
蕴儿听说微微撅嘴道:“她……从小就喜欢凶我,逼我练功,逼我做事,不准我这样,不准我那样,我淘气了她还会罚我不准吃饭!不过每次金刚大伯和玲珑姑姑都会偷着给我弄好吃的!嘿嘿,所以我真的怕她,我觉得她一点都不喜欢我!”
说到这里,突然话锋一转,笑道:“不过你说的对,疼我的人的确应该是五个,那个就是大白!”
肃羽道:“大白是谁呀?你可从来没说过!”
蕴儿笑道:“就是那头千年白熊了!它特别有灵性的!小时候都是它陪着我玩呢!我对它撒娇,发火,它却从来都不生气,对我特别温顺,每一次我不高兴了,它都会跑过来用舌头舔我的脸,安慰我!嘿嘿。
小时候,到了晚上,我还喜欢躺在它怀里看星星,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你说,它是不是也应该算最疼我的一个人呢?”
肃羽点点头道:“你说的对,白熊已经有了灵性,它也就是你的家人了!”
刚说到这里,蕴儿又指着下面笑道:“嘿嘿,羽哥哥,看见没,那个刚刚从花墙边上出来的是他们的少堡主项宏!你看他的腰都直不起来啦!嘿嘿,不亏,让你背后暗害我!今天让你好好拉一拉,把肚子里的坏水儿都拉出来!嘿嘿”
肃羽看去,果见项宏高瘦挺拔的身姿佝偻着,正与那个虚空可胖和尚低头私语着什么,可是没说上几句,两个人又各自捂着肚子往暗处跑去。
蕴儿看着,笑着,随着一阵风吹过,里面夹裹着刺鼻的恶臭传过来。
蕴儿皱眉掩口,起身拉着肃羽就往远处走。
跳转了几处房脊,到了前院,已经听不清后院茅厕的喧闹声,然而,蕴儿用鼻子嗅嗅,空气里仿佛还有一股子恶臭。
她拉着肃羽道:“看来这个寺庙已经成了大粪坑了!我们呆不了啦!还是到他们明天离开的必经之地休息一夜,等着他们吧!嘿嘿”
官場風月
二人跳出寺庙,摸黑往远处的路口走去。
初晨的阳光刚刚洒满凄清的山林,几声有气无力的晨钟响过,只听“吱呀呀”一声,古寺厚重的山门打开。
里面走出几十个人来,为首的两人各骑着一匹骏马,一个身材修长,一身白衣,另一个则是一个光头和尚,甚是肥胖,僧衣麻鞋,手里提着一串金刚菩提的紫红佛珠。
二人身后,有几个亦是一身白衣之人,左右护卫着两顶软轿,抬轿子的也是几个和尚,个个步履蹒跚,满脸倦容。
他们身后还跟随着三二十个和尚,手里提着棍棒,也都是一副无精打采哈欠连天的模样。
众人走不过三二里,几个抬轿子的和尚便挥汗如雨,双腿发软,放下轿子,依在轿杆上,大口喘息着要求换人。
第二批人上去,又走不了二里路再也抬不动,要求换人。
这样,在山间野径上走了不到二十里,三十几个和尚已经轮番换了一遍,此时,已经个个筋疲力竭,再也抬不动了,不等前面二人发话,一个个干脆扔了轿子,在野径两边一屁股坐下。
前面的胖和尚有些懊恼,翻身下马,来到众僧身边,训斥道:“今天我们随少堡主回项家堡有要事,需要尽快赶到,你们这样拖拖拉拉,耽误正事,那还了得!还不赶快起来抬轿子继续前行,再若磨蹭偷懒,本主持必严惩不贷!”
孤岛求生之重生狂蟒 望穿冬水
他说过,那些和尚却一个个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其中一个依在路边,满脸愁苦道:“主持,若是往常我们几人抬这两顶软轿,走上几十里不用换人,也不觉得累,可是主持你也知道,经过昨天一晚上折腾,大家都骨软筋麻,浑身没有四两力气,别说抬着轿子,就是单人行走,也走不了几里路!现在都走了近二十里了,已经是硬撑了!主持你老人家就开开恩,让我们就地休息一会儿,再走吧!”
他说罢,其余的和尚也是纷纷诉苦哀求。
胖和尚虽然骑在马上,但他昨晚拉了一夜,此时也是又困又乏,浑身无力,但他在少堡主面前,还只能硬撑着,便绷脸又要训斥众僧。
战神王妃:废物惑天下
身后少堡主也已经下马过来,道:“虚空灭禅师,他们所言也是,并非刻意偷懒,你就别责备他们了!要不我们就都在这里暂时歇息片刻,再走不迟!”
虚空灭听罢,叹口气道:“老衲何尝不知他们昨晚折腾了一夜,今日浑身无力呢!就是我与少堡主不也是如此吗!只是我担心昨天是有人故意下毒所致,因此怕节外生枝,所以一心想早些到达九里渡,既然少堡主发话,老衲依从就是!”
说罢,转脸吩咐众人稍息,自己也陪同少堡主到旁边的树林边上,倚树而坐。
那些和尚如同大赦一般,一个个干脆往后一仰,横七竖八,四脚拉叉地躺倒了一大片,不多时便鼾声雷动。
少堡主靠在树上,期初只是闭目养神,时不时还睁眼瞅瞅两顶软轿的地方,可是必定一夜没睡,身体又拉肚子拉的疲乏无力,不久竟然不知不觉就沉睡过去。
而虚空灭盘腿在树下打坐,也如少堡主一样,不久也睡熟了。
在众人昏睡之时,日光之下,一个人影几个闪身,已经穿过了地上躺着的人群,来到一顶软轿跟前。
他回头看看周围,见众人还都沉浸在梦乡,并没有人发现他,他这才抬手打开轿帘。
只见里面紧闭双眼,侧卧着一个人正是凌九天,他忙弯腰将他背起,几个急闪已经脱离了众人,然后急急闪入一片茂密的灌木林里去。
林边还有一个白裙少女正守在那里,探头张望。
见他来了,甚是高兴,也急忙跟着他进入灌木丛中,帮他将背后的凌九天放下。
嘴里笑道:“嘿嘿,就凭我们俩个若硬拼,就是累死估计也救不出他们,说不定还要把自己搭上呢,这样多省事,神不知鬼不觉的,等他们都睡醒了,我们也回到大船上去了!”
神秘老公,太磨人 唐言蹊
肃羽也点头喜道:“蕴儿,此法果然好,要不然我们实难救出他们的!你在这里守着凌帮主,我再去把猗猗背回来!”
说罢,扭身就要走。
陆蕴儿却脸色更变,拉着他,撅嘴道:“羽哥哥,我不要你去背她!还是我去吧!”
肃羽一愣,莫名其妙道:“蕴儿,你的身体必定柔弱,你背着猗猗还要在那些和尚中穿过,万一弄出响动来可就麻烦了!还是我去吧!”
升龍九天
陆蕴儿赌气道:“就是不让你去!除了我,就是不让你背别的女孩儿!”
肃羽这才明白,无奈道:“那你可千万小心些!若吃力,就别逞强,赶紧回来换我!”
陆蕴儿这才释然,笑道:“没事的,等我把她背回来,救了她,看她以后还敢在我面前逞能,说硬话!嘿嘿”
被遗忘的第三者 鱼梁
一阵轻笑,身影已经奔出了丛林。
陆蕴儿身形虽不如肃羽移位变化得迅速,却轻盈无比,在一群横七竖八的和尚中间,左右躲闪,轻飞曼舞间已经到了凌猗猗坐的软轿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