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討論-第一千兩百八十八章 錯過了很多好戲 (更新完畢)看書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这里面的东西,我跟你解释不清,反正你也不懂。”
向南拿了一双一次性筷子,将小铜盘从味精水里夹了起来,里里外外仔细看了一遍,又将它放回去继续浸泡,这才转头看了朱熙一眼,对他说道,“等过一会儿你就能看到效果了。”
朱熙一听,忍不住撇了撇嘴,这是瞧不起谁呀?
好吧,我好像是真的不懂。
又过了一个来小时,之前已经软化的绿绣已经被融化掉了,绿绣下面的红斑开始出现,到了这里,味精水的浸泡差不多就可以结束了。
紧接着,向南将纯净水将小铜盘清洗一遍后,等它晾干,然后用棉签蘸着84消毒液,一点一点地清理顽固的红斑。
在清理红斑的同时,他转头对朱熙说道:“把小脸盆洗干净,然后装半瓶纯净水进去,再把买来的柠檬切片扔进去泡着。”
“好。”
朱熙虽然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用,但还是照着向南说的做了,反正听向南的总没错。
过了一会儿,向南把红斑清理得差不多了,他也没再耽搁什么,直接将小铜盘放进了柠檬水中浸泡了起来。
做完这些之后,向南才站起身来,将小脸盆端起来放到角落里,然后伸了伸懒腰,看了看窗外,太阳已经下山了,对面的城市中灯火璀璨,车水马龙,一派繁华热闹的景象。
他转过身来,对朱熙笑道:“看来他们今晚都有饭局了,到现在都还没回来,那我们也去吃晚饭吧。”
重生 之 悠哉 人生
美 漫 世界 的 魔 法師
“我们找个小吃街吃小吃吧?”
朱熙看了看向南,笑嘻嘻地说道,“以前每次看电视,都觉得香江这边的小吃很好吃,好不容易来一次,总得过个瘾啊。”
“随便你,我吃什么都无所谓。”
向南拎起背包,和朱熙一起出了门,准备下楼去找小吃街。
两个人刚下楼,向南口袋里的手机就忽然震动了起来,他拿出手机一看,是闫君豪打来的。
“向南,你在哪呢?吃饭了吗?”
“我在酒店楼下,正准备去吃饭呢。”
近你者
“回来了啊?那行,等下我发个定位给你,你跟朱熙一起过来吃饭吧。”
“好。”
洪荒之证道不
挂了电话,向南还没开口说话,朱熙就连忙问道:“有饭局了?”
向南点了点头,说道:“嗯,闫叔会发个定位过来,我们跟他一起吃饭。”
“唉,小吃街去不成了。”
朱熙叹了一口气,一脸遗憾地说道,“我还记得《食神》里的撒尿牛丸啊,一咬就爆浆的那种,本来还以为这次过来可以尝尝呢,估计是没什么机会了。”
向南一脸嫌弃地瞥了他一眼,说道:“瞧你这点出息。”
出了酒店大门,刚好有一辆出租车载客过来,等那位乘客下车之后,向南和朱熙就坐了上去,跟司机报了个地址,司机点了点头,一踩油门,一打方向盘,车子就一溜烟似的冲了上出去。
没过多久,车子就停在了餐厅门口,向南付了车费,和朱熙一起下了车,径直朝餐厅里面走去。
来到二楼的一处包厢门口,向南轻轻敲了敲门,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包厢里面,除了有闫君豪和戴维斯外,连昨天碰到的那位深镇收藏家何绍骅也在,另外,还有两个陌生的中年人也坐在那里。
看到向南和朱熙来了,何绍骅先一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满脸笑容地迎了上来,大声说道:“向专家,我们可等你好久了,快,快坐,快坐!”
等向南和朱熙在桌子上坐下来后,闫君豪笑着指了指另外两位中年人,对向南说道:
“向南,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也都是我认识多年的好朋友,左边的这位叫钱卫安,右边的这位叫鲁文华,他们和老何一样,都是深镇来的收藏家。”
“你们好。”
向南笑着朝他们点了点头,这位名叫钱卫安的是个光头,身材瘦瘦的,有点文化人的味道;而另外一位鲁文华,则是个络腮胡大汉,跟他的名字不怎么配。
钱卫安笑着说道:“向专家的大名,我们早就如雷贯耳了,之前听老何说,向专家拍卖会结束后会到深镇一游,到时候可千万别忘了到我们那儿去做一回客,也好让我们尽一尽地主之谊啊。”
“就是,就是!”
鲁文华连连点头,大笑道,“向专家可得给我们这个面子,要不然被别人知道了,还说我们不懂得待客之道呢。”
“有机会的话,一定会上门叨扰的。”向南笑了笑。
见大家寒暄得差不多了,闫君豪举起手中的酒杯,在碗碟上轻轻磕了磕,笑着说道:“来来来,咱们也别光顾着说话,这菜都快要凉了,咱们边吃边聊。明天的拍卖会,希望大家都能收获满满!”
“好,干杯!”
“干杯!”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何绍骅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嚼了嚼,然后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角,笑着说道:
“上次的香江春季拍卖会,我就已经和向专家认识了。我还记得在那次拍卖会上,礼仪小姐展示一件古陶瓷时,拍卖会场里忽然断了电,把礼仪小姐给吓了一跳,结果将手里的古陶瓷给摔碎了,后来还是向专家出了手,将那件摔碎的古陶瓷修复如初,最让人惊叹的是,这件起拍价68万的清乾隆刻瓷填金彩山水人物胆瓶修复之后,最后的成交价居然高达260万元,真的是把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
“这么高的溢价?”
钱卫安和鲁文华上次香江春季拍卖会因为有事没来参加,所以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件事,感觉有些奇怪,钱卫安将筷子放下,拿湿巾擦了擦手,说道,
“我记得原先有一件清雍正年间的刻瓷填金彩类的古陶瓷,好像成交价也就180多万啊,这件清乾隆年间的古陶瓷别说曾经摔碎过,就算品相完好,也不该这么高啊!”
臣妾生来没规矩
鲁文华也笑了起来,打趣道:“哎呀,看来上次没来香江参加那场春季拍卖会,可是错过了很多好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