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笔趣-410,雪鴞:第十三章(5)鑒賞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罗菲发紫的嘴唇,近乎颤抖地一张一合,“既然我们要死了,付斐……你就坦诚吧!你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为什么你看起来这么柔弱,实际上是强大的雪鸮凶手?你心中一定是有一个执念,让你执着地变态杀人。你的执念是什么呢?”
顾云菲看罗菲虚弱的随时都可能栽倒在地,便把袁芙芙轻轻地放到地上躺着,让罗菲靠在她的胸前。
帝武岁月 风吹发
……
付斐默默不言地走向墙壁角落,盘腿坐到像垫子一样的东西上,似一个打坐的和尚,眯着双眼,闷心念经!
声声漫 施夷光
顾云菲看不惯付斐那悠然自得——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样子,本想大发雷霆,但想着他不会就此买她的帐,惧于她的愤怒,从而乖乖地回答罗菲的话,便打算忍气吞声地跟他讲道理,“付斐,我们三个人的命现在被你握在手里……”
林家 成
付斐不耐烦她说话似的,睁开眼,打断她的话,说道:“你们的命掌握在我手里,我会毫无保留地跟你们说我的秘密。因为我也好久没有跟人谈心了,实在想说自己心中所想时,只能夜深人静的时候,躲在野外跟月亮说。月亮除了有美丽的光芒照亮大地外,可它终究听不懂我说什么,从而有所回应。你们就不一样了,不仅听得懂我说什么,还会有语言和表情上的回应,这样我就不会寂寞了。你们被我囚禁在这里,丝毫不担心你们会把我的秘密说出去,因为今天你们听了我的秘密,你们就得去见阎王。”
唔……付斐的心智完全属于恶魔。
顾云菲道:“既然你打算向我门敞开心扉,眼下我迫切地想知道这个暗室就在金明亮医生的别墅下面,为什么不直接从别墅地下室那弄一个暗门,而是要复杂地从明山水潭下面的暗河进来?”
付斐道:“六年前,我意外发现了这条暗河。我第一次爬明山,看到山窝间的心形水潭,我被迷住了,清澈的水没有被可恶的人类污染,一时让我觉得地球上干净的地方,就剩水潭那小块儿了。一个夏夜,我爬上明山山顶,孤独地跟月亮说完话后,我冲动地想跳进水潭洗个澡,那里是圣洁的处女地,里面的水会洗去我身上污秽的尘埃,我迫急地从山顶跑向水潭,不想一失脚,掉到刚才我们进来的那个洞子里。我打开手机的光亮,发现里面有一条暗河,于是我顺着暗河往前游了一段,到了刚才我们靠船的岸堤那里,我爬上去休息了一会儿,等我从舒畅中回神过来,发现岸堤附近有一个洞,明显是人工挖的,这个暗室也是人工挖的,看起来废弃了很久,所以我不知道这个暗室曾经被人拿来做什么。暗室隔墙就是金明亮别墅的地下室,我发现这个秘密暗室时,别墅的主人姓霍,还不属于金明亮。但那时霍家正打算卖掉别墅,金明亮刚好要买房,我作为中间人介绍了他们,金明亮很顺利住进了别墅。”
顾云菲蹙眉道:“告诉我,你为什么不直接从别墅地下室挖暗门?”
付斐瞥了她一眼,简单答道:“从地下室挖暗门,没有从暗河进来安全。”
顾云菲道:“的确……这也就是罗菲在明山消失的神不知,鬼不觉的原因。既然有这么便利的暗道,能够通向暗室,为什么要在暗室墙壁上装一个蛇形的机关?还是一条眼镜蛇。”
付斐道:“眼镜蛇是‘生命之神’,女人对眼镜蛇虔诚祈祷,可以生儿育女,说的明了一点,就是生殖崇拜。女人认为眼镜蛇是男人强有力的象征,所以我认为眼镜蛇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动物,便驯养了一条眼镜蛇给我作伴。墙壁上的蛇形机关,是我别出心裁设计的,方便我平时从蛇形机关处,看我囚禁在里面的人,有没有逃跑掉。”
顾云菲道:“数字2呢?你对数字2好像情有独钟。”
付斐道:“世界万物能够无止无境地繁衍,都是因为无数个双数的组合存在,如果我说的你不能理解,我打个比方,公猪和母猪的双数存在,人类才能天天吃上猪肉美食。”
顾云菲道:“虽然你结婚过,但实际上你是单个的存在,因为你前妻说,你们结婚后从来没有同床共枕过,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人在缺少什么时候,就会强烈想拥有什么,你一定是没有跟异性融洽地存在的能力,所以才……”
付斐慌张地抢过话,说道:“所以我羡慕双数的存在……”表情看起来很痛苦,游移的眼神,表明顾云菲戳中了他的痛处。
顾云菲道:“你也可以跟心中所爱,双双地度过美好的一天。”
付斐嘴角浮现出一丝苦笑……意味深长,明显有自己的苦衷,不能说出口。
罗菲插话道:“我猜想的没有错的话,金明亮医生买霍家别墅,是你有目的地介绍他买的?”
付斐道:“这也是我的秘密,你放心我会慢慢告诉你,我不会对即将死去的人有所保留的。”
罗菲看付斐愿意向他们敞开心扉,不禁来了精神,问道:“你和金明亮医生有着怎样的关系?你把你父亲付林的尸体冷藏着藏在他别墅杂物室的墙体里,他都为你保密……”
付斐道:“我们之间产生联系,都是一个叫于美正的轻浮女人造成的。我的很多不幸都是那个轻浮女人造成的。”
罗菲道:“那个女人是谁?”
付斐道:“我说了,那是一个轻浮的女人。”语气激动。
罗菲道:“好……她是一个轻浮女人,说说她是怎样一个轻浮女人?”
付斐道:“是一个有自己丈夫,还在外勾引人的轻浮女人。不过……她已经死了。该死的是……那个轻浮女人是我的母亲,她生出我的那天,他就把我遗弃了,付林夫妇收养了我。她15岁就生了我,为了自己的学业,把我给了生不出孩子的付林夫妇。我很小的时候,我的养母临死前,告诉了我的母亲是谁,但不知道我亲生父亲是谁,我很想知道我的父亲是谁,于是我经常去跟踪于美正,找机会问她我的生父是谁,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她经常去跟一个男人约会,算是有一个婚外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