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戰錘神座-第一千兩百一十章,黎曼魯斯VS毀滅之種鑒賞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战锤神座
虽说花了很多时间在南地的探索之上,但是黎曼鲁斯却没能做成太多事情。
狼王致力于发掘古圣在南地遗留下来的城塞和遗迹,试图从其中获得一些帝皇需要的东西,事实上,他也确实再次找到了一部分的遗迹,鲁斯深入遗迹之中,和他的狼卫比约恩一起,试图寻找古圣遗留的秘密。
暗枪 沉默似铁
这一次和以往不同了,以前是鲁斯一个人对着古圣的谜题发愣。
现在变成了鲁斯和比约恩两个人对着古圣的谜题发愣。
还是不懂古圣的语言,还是解不开古圣的谜题。
如果强行破坏,只会再破坏更多的伟大守护节点和将里面的东西全部摧毁。
偶尔运气好,有一两次鲁斯在胡乱按钮和尝试中碰巧解开了谜题,他得到了一件宝物,一件看不懂的石板,上面流动着古圣的语言,一把古圣留下的镭射枪,还有一枚猫眼石护符。
这些东西很快就引来了蜥蜴人的索取,泽特兰的魔蟾派出了灵蜥祭司,要求鲁斯归还石板,在比约恩的再三劝说下,鲁斯偷偷地拓印了石板的内容,然后将石板还给了蜥蜴人,南地的蜥蜴人顿时觉得这两个人可以交流,于是原体和他的狼卫总算是得到了进入泽特兰的许可。
老问题,语言不通,鸡同鸭讲,但无论如何镭射枪和猫眼石护符蜥蜴人没有索要回去,鲁斯也就堂而皇之地用上了。
然后,鲁斯遇见了毁灭之种率领的恐虐猎颅军团。
狼王立即意识到,毁灭之种的目标是莱恩,他那个最小的弟弟,鲁斯知道对方是谁,毁灭之种,神圣泰拉M1-M2时代一位曾经征服过亚细亚和欧罗巴大陆的军阀,一个巨型游牧帝国的建立者,第一位血神恶魔王子。
自己有责任和义务,保护自己的弟弟,父亲重视的儿子,在这个关键时刻,鲁斯选择了接受挑战。
尽管毁灭之种拥有一整支恐虐魔军和三个大魔副官,但这位重视荣誉和恐虐信条的原初血神王子并没有选择群殴,而是非常恐虐地下令所有人退下,他知道鲁斯,他要和鲁斯单挑。
比约恩-一击必杀拒绝让他的狼父直面强敌。
毁灭之种的回答很简单,原初血神王子挥出自己的权杖,在鲜血和火焰的喷涌之中,比约恩被一击轰飞,这位初代太空野狼战团长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他坠入雨林之中,在原始热带雨林的泥泞地里面划出了接近一百米,最后撞到一块岩石上,他的盔甲瞬间粉碎,他的身体差点融化。
生理上的痛苦还在其次,心理上的痛苦对比约恩的打击是致命的,他的一切骄傲和信仰都在这一击上粉碎。
鲁斯亲眼看见了比约恩仅仅被一次攻击就失去了战斗力,狼王很快做出了判断。
毁灭之种比升魔的安格朗更强。
这个敌人不可战胜。
但他还是要战斗,为了他的弟弟,为了人类的明天!
太空野狼原体朝着比约恩下了一道命令,狼卫在听到了这道命令之后还是有些犹豫,但他不会违抗基因之父的命令,于是他勉强起身,快步离开。
最后回望一眼战场,原体手持着莱恩命令的“霜之哀伤”佩剑,扑向了毁灭之种,他看起来就像是从天而降的暴雪,和毁灭之种身上那纯粹的杀戮欲望碰撞在一起。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鲁斯和毁灭之种的战斗是凡人领域力量、速度、技巧的巅峰,原体手中的霜之哀伤和他另一只手的巨型动力爪和毁灭之种手中的恐虐之斧、恐虐之杆撞击在一起,火焰、闪电和亮光随着两个半神级别强者的战斗而摧毁了附近三公里之内的所有东西。
稍一交手,鲁斯就知道,这是他几乎不可能战胜的敌人。
原体和毁灭之种的战斗很快就进入了白热化,双方都将自己的气势和力量提升到了巅峰,鲁斯握紧霜之哀伤的剑柄,抓住机会发出了最精准的一击,毁灭之种的大腿被带着锯齿的长剑击穿,狼王的怒吼和决心切开了毁灭之种的腿部铠甲,在原初血神王子震耳欲聋的怒吼和惨叫中,鲁斯冷酷地将霜之哀伤继续送入毁灭之种的大腿中。
原体以极快的速度从身后取出了他的另一把武器,凛冬之斧,这把武器使用芬里斯克拉肯海怪的利齿所制造而成。
“以芬里斯之名!受死吧,恐虐的走狗!”巨斧挥动,斧刃轰击在毁灭之种的胸膛之上。
“轰!”划破音障造成的冲击波紧跟凛冬之斧的斧刃一起,砸在毁灭之种的胸口,大片火花和金属切割的声音吞噬了附近的所有听觉。
然而,这志在必得的一击仅仅只是在毁灭之种胸口的板甲上划开了一个小口子,踉踉跄跄的原初血神王子后退了一步,它犬状的口鼻中吐出硫磺般的烟雾。
原初混沌板甲烙印有恐虐八柱圣徽的混沌神器,这件神器已经跟毁灭之种的本体融合在了一起,由不灭的亚空间能量覆盖。
仅仅花了不到两秒钟,毁灭之种已然从凛冬之斧的猛击中恢复,原初血神王子挥出手中的恐虐之斧,在撕开了鲁斯古圣赐福板甲的一瞬间,差点将原体的头颅连带着劈下,鲁斯以极快地反应速度闪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依然留在了原体的胸口。
鲁斯后退了一步,毁灭之种举起恐虐之杆,砸!
鲁斯又后退了一步,剑斧交叉。
砸!
狼王整个人被轰入热带雨林之内,轰出了漫天烟尘,这一击力道之大,令鲁斯的双臂传来了如骨折般的剧痛。
狼王引以为傲的力量和技巧在毁灭之种的面前相形见绌,面对如此可怕的敌人,既激起了鲁斯的斗志,但也让他意识到,如果没有一点办法,他今天真的会陨落在这里。
翻身再战,震耳欲聋的空爆声响彻于南地的热带雨林,力量在原体和血神王子不断鼓动的肌肉中展现着,技巧的巅峰和纯粹的速度令人无法看清他们的身影。
恐虐之斧和恐虐之杆,这两把混沌神器的力量笼罩着整个天空,硫磺、黄铜,还有那奔腾的血河之力将鲁斯笼罩其中,毁灭之种全身都被黑色的浓雾覆盖,两道血红色的光影划下,鲁斯举起武器抵挡,大片大片的火花和亚空间能量碰撞的声音压过了一切。
这时,毁灭之种开口说话了。
“军心如铁,感召日月。”
“吾之苏鲁锭长枪,现身吧!”
一把六米多长,枪尖底座的銎部形成一个圆盘,盘沿一周有81个穿孔,绑扎着马鬃作为垂缨,立于石头龟座之上的古老长枪从虚空之中现身。
嫡女重生之腹黑医妃
长枪贯穿了鲁斯的胸口,将狼王直接钉在了一面山崖之上,原体的血染红了几乎整面海岸峭壁,鲁斯所有痛苦的吼声都被堵在了嗓子里面。
枪杆抖动不止,鲁斯的血流满了全身,染红了他的衣服、胡子和战甲。
他败了。
见到原体战败,毁灭之种的犬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意。
这是他狩猎成功的第一个原体,他坚信这不会是最后一个。
可当他打算移动的时候,胸口的一阵剧痛阻止了毁灭之种的下一步行动,当原初血神王子低下头时,酒神之矛赫然插在它的胸前!
N劫 峰造极
“冲击力有多大,反作用力就有多大,力的作用是相互的!”鲁斯大口地吐着血。
在他的胸口古圣的遗物猫眼石护符碎裂了,这件护符在这一击中救了他的命。
狼王抓住机会,伸手从毁灭之种的胸口抽出了酒神之矛,随后战败和遭到致命创伤的原体毫不犹豫地朝着大海的洋面下坠而去。
“唔……呜呜呜!吼~~~”毁灭之种手捂着胸口,在那里,酒神之矛造成的伤势持续飙着血,原初血神王子试图阻止鲁斯的逃亡,它展开双翼快速追击。
“到此为止!”就在这个时候,太空野狼前战团长,鲁斯信任的狼卫比约恩突然从海面上出现了!他手持着古圣的镭射枪,已经完全充能的镭射枪立即开火,一道能量光束带着古圣的审判直冲毁灭之种而来。
boss 來 襲
毁灭之种被迫停下,光束轰击在他的身体表面,他脖颈上的恐虐项圈光芒闪动,一道血红色的屏障将他保卫起来,古圣镭射枪志在必得的一击仅仅只是令这屏障出现了一丝波动,随即化为无形。
环绕着毁灭之种脖子的恐虐项圈,据称是在血神黄铜王座的最深一角由恐虐的怒火锻造而成的。
项圈的力量可以从其周围吸收亚空间能量,增强它的佩戴者并保护其免受灵能攻击。因此,没有任何灵能武器可以破开恐虐项圈的屏障,而用于影响佩戴者的灵能攻击将被抵消因而毫无作用。
毁灭之种手捂着胸口还待继续追击,只见洋面上已经没有了黎曼鲁斯和比约恩的身影。
他们跳海潜水逃生了。
胸口的疼痛感和伤口根本止不住,毁灭之种释放出了最为愤怒的咆哮,他越是用力捂住伤口,就越是血流不止,他的力量正在衰退。
一场微不足道的胜利,但也是胜利。
我会卷土重来的!我以恐虐之名发誓!
原初血神王子放弃了追击,他的理智告诉他这伤口不一般,毁灭之中被迫暂时放弃了行动,率领猎颅军返回恐虐的领域中养伤。
太空野狼基因原体以自己被重创险些丧命为代价,为莱恩争取了少量的时间。
…………我是以恐虐之名的分割线…………
至于莱恩这边,他目前专心养伤,对于万里之外的事情如何,他并不了解。
骑士王目前头疼于南方的问题。
心瘾难耐
众所周知,国王的演讲和绿骑士的出现,使得布列塔尼亚承认了湖中仙女的合法性和至高无上性,整个王国重新团结在了一起。
然而就在南方,依然有一位公爵维持着不独不臣的状态,那就是休巴尔德公爵,这位公爵并未公开宣布卡卡颂即日起脱离布列塔尼亚,但他同样对骑士王的敕令甚至是绿骑士的命令置之不理,卡卡颂公国拒绝了任何援助,然后集中了军队。
莱恩的信使来回了两次,得到的均是否定或者置之不理的回答。
太阳王对此表示头很疼,他最近还在养伤,也无法亲自出来处理有关于卡卡颂公国的问题,而绿骑士本人也对休巴尔德公爵的臭脾气和顽固性格有所了解,此时如果逼迫过重,很容易使得本就怨气极重的卡卡颂人走向极端。
在讨论之后,最高统帅部决定先默许卡卡颂的这种状态,给休巴尔德公爵一点时间,等到他们处理好这场蔓延布列塔尼亚全国的信仰风波之后,再处理卡卡颂公国的事情。
这原本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事实上,休巴尔德公爵本人在听到了消息之后,也开始动摇,但是由于卡卡颂人天生顽固和守土有责的性格,他不太愿意收回自己对湖中仙女所说的话。
公爵本人已经开始考虑传位给自己的儿子,避开自己的誓言了。
可就在这短暂的时间之内,孤悬在外的卡卡颂公国迎来一群蓄谋已久的敌人。
斯卡文史库里氏族首席大工程师伊克特-利爪和它的副手巴勒昆特-马兹奎克已经偷偷地率领着一支庞大的斯卡文大军,趁着布列塔尼亚内乱,绕过了松懈的防线,出现在了卡卡颂公国的境内!
而卡卡颂公国甚至没有察觉,只有越来越多莫名消失的城镇和人口,断断续续的上报以及混乱的、前后不对、复杂难辨的消息。
伊克特-利爪已经制定了周密的方案。
卡卡颂!就是这里!那座伟大的城堡,曾经无数次抵挡了斯卡文鼠人的进攻和渗透,那里的人民英勇顽强,而且饱经磨难,就算是最厉害的瘟疫都无法持续超过五个月的时间,他们会用最严格的隔离和清洗、消杀手段对付疫病氏族的新产品。
遵循大角鼠的意志,伊克特-利爪奉命出击,伟大的大角鼠下令,将瘟疫和毁灭带给魔都之外的全世界,而作为大角鼠之裔,斯卡文必将遵从,遵从!
是的,是的~对,伊克特-利爪也要为大角兽的伟大圣战献上自己的一份力,难道毁灭了埃斯塔利亚之后,斯卡文就会停下么?
这怎么可能?!
什么?卡卡颂人不怕瘟疫?
这些人类已经不是普通的无毛低等玩意了?必须要出重拳!
一发末日火箭?怎么样?
伊克特-利爪已经迫不及待了。
入侵即刻开始!
为了大角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