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53uv超棒的都市小说 劍仙在此-第九百二十章 白豬騎士鑒賞-77e55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
沈小言深呼吸,调整精气神。
足足十息之后,他感觉自己进入到了最好的状态之中,才缓缓地抬手,运转玄气,伸出手指,轻轻地点在棋盘上最中间的位置。
起手天元。
天地大同。
神隱千尋
棋盘上风云凝聚,在沈小言的指尖凝聚为一颗黑子。
叮。
落子。
‘棋老’见状,微微一愣,旋即笑了起来。
起手天元,这和之前沈小言的棋路,截然相反。
“看来你的确有所悟。”
棋老说着,亦抬手伸出食指,在棋盘上凝聚风云,化作一颗白子。
叮。
落子十六行十六列,星。
第一步下星,是最稳重的起手法。
芙蓉帳暖:笙歌壹夜夢宮緯 曉雲
两人坐在棋盘石桌的东西两侧,不再说话,而是不断地落子,开始思考对弈。
对弈台上,玄纹阵法光波流转。
棋盘桌面被投影到了一楼大厅的空中。
对弈过程进行小范围直播。
围观的武道强者之中,亦有对围棋有所造诣者,皆屏息凝神地看着投影画面上不断的落子,落子,偶尔有人低声地议论,但声音控制的极好,不敢打扰对弈台上两人的思考和搏杀。
随着时间的流逝,沈小言落子的速度,越来越慢。
他的额头,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的表情开始变化,时而狰狞,时而扭曲,仿佛是陷入了心魔中。
坐在他多面的‘棋老’却是始终面色如一,每每落子,几乎不假思索,抬手伸手,便是风云凝聚,从容至极。
“沈大师要输了。”
“差距好像有点大。”
下方观棋者,有棋力高明之人已经看出了端倪。
果然过了片刻之后——
叮!
随着‘棋老’最后 一颗白子落下,一声惊雷从石桌棋盘上响起,肉眼可见的黑白二色云气流转散去,棋盘上的黑子白子皆消失不见。
滴答。
一颗汗珠落在棋盘边地面上。
沈小言的表情瞬息万变,最终化作一口长长的叹气。
“我输了。”
从开始对弈到分出胜负,也才一盏茶时间而已。
这是一场速败。
彰显了双方巨大的实力差距。
他神色有些暗淡。
整个人好像是三魂七魄被抽走了一半一样。
“三局两胜。”
‘棋老’淡淡地道:“你还有机会,给你休息的时间。”
沈小言点点头,闭目养神。
又约一盏茶的时间,他睁开了眼睛。
精神状态好了很多。
“再来。”
他再度抬手伸指,在棋盘上凝聚风云,开始落子。
黑子先行。
第一子依旧是落在天元。
‘棋老’看了一眼沈小言,微微摇头,没有说话,有就是落子星。
仿佛是第一盘的翻版。
但轮到沈小言第二次落子的时候,他伸出手指,悬在棋盘上空,风云凝聚化作一颗黑子显现在指尖,但却迟迟没有落下去……
这一迟疑,便是二十息。
就在众人都等待的有些烦躁的时候——
哒哒哒。
远处某种动物的蹄声传来。
提着银剑的林北辰去而复返。
白衣之上,有星星点点的血迹,仿佛是盛开的梅花。
手中的剑,纤毫不染,没有沾染丝毫的血迹。
如果不是因为他胯下骑着一头猪的话,他看起来和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那是一头粉白色的猪。
看起来还未成年的样子,非但没有一般猪的邋遢和丑陋,反而干干净净肥肥胖胖。
甚至有一些萌萌哒。
而且必须要指出的是,这粉白肥猪有着与它体型和种族绝对不相称的速度。
它跑起来比一般的天人还要快。
林北辰不但风尘仆仆地骑着猪,背后还背着一个巨大的包裹。
包裹鼓鼓囊囊,也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
宋世流芳
風流批命師
因为包裹太大,所以衬托的林北辰骑着猪狂奔的身影,乍一看就好像是一只正在努力卷着巨大屎球飞奔的屎壳郎。
林北辰的手中,还牵着三根绳索。
绳索的另一头,拴着三头体型更小的粉白肥猪,哼哼唧唧地跟着林北辰身后。
这形象,这画面……
好像是一个刚抢了农庄连农户的猪都不放过的三流土匪。
气质全无。
不灭君王 情终流水
循声看去的众人,眼珠子差点儿掉了一地。
发生了什么?
这个【模式狂魔】不是去找白发披甲族的麻烦了吗?
怎么抢了四头猪回来?
三国之辅佐曹操
嘎——!
驱魔家族:吸血魔婴
猪蹄刹车声响起。
白胖肥猪四个蹄子急刹车,在地面上划出四道凹痕,旋即在七星聚剑楼外面。
嗖!
林北辰的翻身下猪。
他将手里的缰绳拴在酒楼门口的拴马桩上。
“倩倩,出来收快递了。”
林北辰喝道。
小侍女立刻兴冲冲地出来,接过了巨型包裹。
林北辰大踏步地走进酒楼,直接跳在了对弈台上。
“咦?已经开始了吗?”
林北辰站在沈小言的身后,扫了一眼棋盘,笑呵呵地道:“是谁先连出一行五个子,谁就赢了吗?”
沈小言嘴角抽搐了一下,没有说话。
‘棋老’则连眼皮都没有抬。
但也没有出言驱赶。
林北辰笑呵呵地道:“沈大师,你这把剑我太喜欢了,太适合我了,杀敌如割草,剑出不闻声……哈哈哈,你是它的创造者,要不要来起个名字?”
沈小言面皮疯狂.抽搐。
他收回手指。
指尖凝聚的黑子化作云气消散。
“它是你的,叫什么名字,由你来定吧。”
沈小言起身道。
“大师,这局棋,对你很重要吗?”
林北辰看沈小言的表情中隐藏着一丝紧张和颓丧,和之前铸剑时候的精气神完全不同,道:“你不会已经输了一局吧?”
噗。
后面一句话,像是刀子,狠狠地插进了沈大师的心脏。
他默默地点点头。
前后两个问题都回答了:很重要,输了一局。
林北辰想了想,道:“那你继续下啊,你停下来看着我干啥?”
沈小言:“……”
那你能先滚下对弈台吗?
你是先打扰到我的。
“没事,你继续下,继续下,我就看看,不说话。”
林北辰混不把自己当外人。
沈小言看了一眼‘棋老’,见后者并没有反对的意思,于是也就没有驱赶林北辰,转身坐下来,继续下棋。
林北辰将银剑提在手中,在旁边观看。
当然实际上并不只是观看。
而是拿出手机,打开了【元游围棋】APP,直接开启一场‘大师级’难度的单人对弈。
他按照‘棋老’的节奏,开始在手机APP里面落子。
然后【元游围棋】APP就会做出反应。
前几步,APP的应对落子,与沈小言的落子几乎一致。
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沈大师的棋力真是不错。
开了挂的林大少,喜滋滋地看着。
而周围的武道强者们,则是面面相觑。
好快。
林大少这么快就完事了?
他不会是提着剑,到了白发披甲族驻地外围溜达了一圈,然后随便找了个地方,抢了四头猪就溜回来了吧?
可是身上的血迹……
众人惊疑不定的时候,远处之前跟着去看热闹的武道强者们,也都返回了。
“太惨了。”
“白发披甲族太惨了。”
“被杀光了啊。”
“你们是没看到啊,【摸尸狂魔】冲进白发披甲族的驻地,就像是砍韭菜一样,一顿乱砍啊,那些巅峰大宗师、一二三级的天人剑士,在这个狂魔的剑下,简直就像是野草一样被瞬间砍掉。”
“白发披甲族驻地不是有一位六级天人坐镇吗?”
“也死了,死的老惨了,出场很强势,结果被摸尸狂魔几剑就砍死了。”
“他……林北辰竟然这么强?”
“和修为无关,主要是他那把剑,太锋利了,那白发披甲族的六级天人,自持手中有一套道器级别的剑盾,上来就和摸尸狂魔硬刚,结果被一剑就破盾断臂,那血飙起来三丈高,关键他过了几息才反应过来……啧啧啧,耻辱程度,简直令人泪目啊。”
“六级天人断个手臂不断什么吧?鼓荡气血就可以恢复呀。”
“这就是那柄银剑的邪门之处了,被它斩伤,似乎无法恢复……”
“这也太邪门了吧?”
“不愧是沈大师此生铸就的最后一柄剑。”
“白发披甲族驻地的所有剑士,全部死在了这柄剑下……简直是……太……太爽了啊,哈哈,我当时直接就笑出声了。”
“不错,这个异族,近年越发嚣张,到处烧杀抢掠,尤其针对我人族,传闻他们以我们人族为血食,在族地之内豢养幼.童当做是食物……这一次【摸尸狂魔】杀的好啊。”
“说起来,突然有点同情这群异族是怎么回事?啊哈哈,就因为临时起意想要夺一把剑,结果被堵住门杀了个干干净净……”
“我有点儿喜欢【摸尸狂魔】了。”
“对了,这一次,他摸尸了吗?”
“这还用问?你们没看到他之前背上背的那个大包裹吗?那是白发披甲族那个六级天人的储物披风,【摸尸狂魔】没有放过任何一点值钱的东西,现在就算是耗子钻进白发披甲族驻地,也都得空手而归!”
“那斩首戮心?”
“还用问?传统艺能他什么时候丢过?”
“可怕。”
对弈台周围的武道强者们议论纷纷,看着林北辰的眼神,就像是看着鬼一样。
这家伙真的是一个不能招惹的狠人啊。
前去看热闹的武道强者们陆陆续续地返回,不断地带来惊悚人心的消息。
所有的描述,都证明了一件事情——
白发披甲族团灭了。
“那四头猪是怎么回事?”
也有人好奇地问道。
“咦?你没有看出来吗?那是四头飞猪啊。”
“飞猪?”
“对呀,大陆异兽榜上排名前十的奇物,专用于旅游飞行,速度极快,可以牵引飞船,是飞猪旅游商会的招牌,听闻是白发披甲族这一次为了赶路,从飞猪旅游商会租来的,结果也落在林北辰的手中了。”
武者们纷纷议论之中,‘闻香剑府’的师徒三人,也已经重新回到了酒楼坐下。
对弈台上。
棋局还在继续。
沈小言的落子越来越慢。
到了第十一次落子的时候,他伸出手指所点的位置,却与【元游围棋】APP给出的应对不一样了。
林北辰心中一震。
这是要出错了?
【元游围棋】APP应该不会犯错。
所以沈大师的思路要走偏了吗?
眼看着沈大师就要落子,林北辰突然轻咳了一声,然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沈小言的动作,顿时一窒。
豪门女神的终极侍卫 乐掌柜
他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林北辰。
林北辰一边叹气,一边摇头。
沈小言的眉毛就皱了起来。
‘棋老’的眼中闪过一丝讶然之色,道:“怎么?林教皇也擅长围棋?”
林北辰嘿嘿一笑,道:“不懂,不懂,嘿嘿。”
沈小言没有说话,抬手继续朝着之前的那个棋盘位置落子。
“咳咳咳……”
林北辰直接咳嗽起来,仿佛是被开水烫了喉咙一样。
沈小言收手,又抬头看向他,道:“我这一步棋,有问题吗?”
林北辰犹豫了一下,看向‘棋老’,道:“请问……我可以插嘴吗?”
“可以。”
‘棋老’非但没有反对,反而一副很期待的样子。
“棋老,这……可以吗?”
沈小言脸上浮现出惊讶之色。
‘棋老’喝了一口葫芦里的酒,含含糊糊地道:“你为他铸了剑,剑中还沾染着你的臂血,算是沾了因果,他帮你下棋,在规则之内。”
沈小言若有所思。
“那以冕下之见,这一步棋,应该落在何处?”他看着林北辰问道。
“也许……”
林北辰伸手点了【元游围棋】APP的棋局里黑方落子的位置,道:“也许可以试试这里?”
沈小言眸光一凝。
那个位置的话……
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不对,不只是可以,是更佳。
一个更佳的优选。
后续思路,瞬间豁然开朗。
沈小言吃惊地看了林北辰一眼,然后按照他的指示落子。
“有意思,呵呵,有意思。”
‘棋老’的脸上,也浮现出了惊喜之色。
就好像是独孤无敌的强者终于找到了有可能势均力敌的对手一样。
他不假思索,立刻落子,做出回应。
沈小言略微思索,亦开始落子。
落子之前,他看了一眼林北辰。
后者面无表情,没有反应。
于是放心地落子。
如此继续,连续四步,林北辰都没有再出声提醒。
因为沈小言的落子,与【元游围棋】APP中一模一样。
——-
二合一,今天争取再更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