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xhs9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五十七章 照耀世間 (6700)推薦-74ybo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对于不知道具体经过的旁观者而言,第三集团军已经完全溃败,甚至放弃了抵抗。
阿哈罗诺夫死前,对所有人下达了‘投降’的命令,这令不少人心中舒了一口气。
至少,自己接下来的行动有着借口,而一部分人虽然想要怒吼高呼‘为了帝国的荣耀!’反抗,但因为面对的是苏昼,所以目前并没有人真的这么做。
在过去,他们高呼为了帝国的荣耀而战,会大大的激发士气,因为即便是面对无论怎么样的敌人,他们都有胜利的可能。
既然如此,牺牲就并非不可接受。
可是,面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战胜的敌人,他们也不至于愚蠢到自杀的地步。
但即便如此,依然也有一部分第三集团军的军人想要趁乱逃跑,驾驶小型陆行舟脱离已经混乱的战阵。
苏昼能看见一切,但他却并没有去阻拦那些想要跑的人。
“想要走的,就让他们走。”
站立在阿哈罗诺夫的尸体前,苏昼看了一眼正意图将自己父亲头颅和躯体和上的奥科廖洛夫,然后便不再关注。
他转头向身后赶来的拂晓和圣日教皇等人道:“都可以走,把陆行舟都给他们,毕竟留下他们也没意义,反而会占据我们的人手。”
“我们只要那些想要留下来的人,还有那些战舰。”
苏昼的指令自然是百分之百执行。
虽然一开始有些第三集团军的士兵不敢相信真的有这么好的条件,但等到有一位大胆的士兵驾驶陆行舟离开西北旷野,而希光结社的确没有追击后,便有越来越多的第三集团军的士兵想要离开此地。
“这样只会让他们死的更快,斯维特雷。”
另一侧,逐光教首走到苏昼身侧,他将自己的眼球拿出来擦了擦,然后感慨道:“帝国一方会怀疑这些败逃的人中会不会有间谍,而且主将死了,舰队也没了,这一群逃跑而并非战死士兵已经没有价值。”
“我都能想象得出他们的结局。”
“我不救所有人。就连神也只救自救者,他们不愿意留下,就是认为帝国还会胜利,他们还想要守护这个腐朽的庞大组织,还想要阻止新世界的到来。”
苏昼淡淡注视着那些逃向地平线的士兵,他微微摇头:“更何况,就连留下来见证未来的勇气都没有,也不识时务,只知道逃跑的人……就让他们化作他们帝皇手下的尘土吧。”
“当然,我也知道,或许很多人仅仅是想要回家……但我们这边,也有很多人只是为了守护自己的家。”
话至此处,已无需多言,苏昼转身离开:“革新不是请客吃饭,它必然要流血,我只能保证倘若有战斗,那我先上,我先流,其他人怎么样,就管不上了。”
无情的言语。但这才正常。
听见这句话,圣日教皇和逐光教首对视一眼,两人微微点头,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
——斯维特雷教授居然有如此觉悟,意欲身先士卒,在埃安世界,这已经能算是圣人了。
帝国第三集团军被完全击溃,上将阿哈罗诺夫阵亡,少将奥科廖洛夫和全舰被完全俘虏,帝国最强大的一支舰队就这样彻底覆灭,甚至没有掀起半点水花。
可是在整个埃安世界,这个大事件却掀起了海啸一般的舆论.
众多势力和强者再三确认,确认这的确是真实消息后,不禁露出了错愕和匪夷所思的表情。
第三集团军不强吗?
任何一个人都不能这么说,两位灾境强者,火力足以摧毁好几座移动都市的重装甲重火力舰队集团,再加上每一个大队的领队都是神意,这样的军团在埃安大陆上简直可以说是无可匹敌,海滨之都倘若在大地上的话,会被它轻易碾碎。
就这一支军团,便能令南境贵族联合万般戒备,它完全称得上是无坚不摧,战无不胜。
所以,这只能说明,斯维特雷教授更强。
强到了胜过常识。
以一人之力镇压军团和复数灾境,这几乎已经可以被称之为当世最强。
故而,数日间,有各式各样的信使在大地上行走,无数加密的传讯在天空中飞驰。
大仙官
许多原本闭着眼的人睁开眼,紧闭的城市大门张开一条缝,有人从中窥探世界。
天下开始纷乱起来。
因为这件事几乎可以说明帝国统治世界的根基被动摇。
而希光结社也因此名声大噪,彻底被所有人知晓,熟知,毕竟充当垫脚石的第三集团军实在是太过厚重高大,以至于除却帝国外的其他势力全部都被压下。
就在阿哈罗诺夫被击败自杀后的数日后,便有大量之前隐姓埋名的魔化者强者从世界各地蜂拥而来,意图加入希光结社——他们从斯维特雷教授的力量中看见了希望,故而宁肯携此残躯,追逐光芒。
虽然希光结社并不是谁都收,但大量强者汇聚于希光山脉这件事确凿无疑,而吸纳了大量魔化者,流民乃至于舰队的希光结社外围也开始在埃安的东北扩大。
而圣日教会和逐光教团也展开了多项合作,这三大结社教派系组织赫然是有结盟的征兆。
一时间,仅仅是七天的时光,天下风雨飘摇,阿斯莫代帝国似乎有昔日索尔帝国末期被终结的征兆。
正如阿哈罗诺夫之前所说,世界开始动荡。
但这一切的动荡,却被希光结社和帝国联手扫平。
双方几乎是同时动手,几近于默契地开始针对自己周边的乱象展开了清除,那些似乎是想要趁乱劫掠的盗匪,意图独立称王的中立城市,全部都被双方直截了当的镇压。
帝国方面的手段血腥一点,但是希光结社一方也称不上友善,他们一向是先炮击几个基数,测试一下新式火炮的参数后,便直接派遣精锐小队前去斩首,但凡是名声差一点的城主贵族全部都是当场肉体消灭,紧接着便接管统治权。
在这一系列行动中,苏昼教导的第一批希光结社成员便是其中的中坚力量,洛亚并没有上前线,但是伽沙却在这一系列的突击战斗中表现出了极其强大的实战能力,令其他大势力的领导者都露出欣赏甚至是忍不住想要挖角的冲动。
毕竟是魔王种子,苏昼对此毫不意外。
灭门接管,这样的行为,倘若在过去,即便是帝国也会被全国贵族和全世界各大势力声讨抵制,但是在如今这个风起云涌的终幕前夕,却也无人在乎什么规矩。
甚至,就连天龙贵族和圣日教会等势力,也开始针对之前位于各势力缓冲区之间的中立城邦进行接管合并,这掀起了一阵阵腥风血雨,但却比混乱的战争要好上许多。
希光结社战胜第三集团军造成的声势和乱象,反而促进了全世界各大势力巩固已有领域利益,并且迅速合并小势力以求存的大格局。
这并不奇怪。
因为小势力可能觉得,帝国失去支撑的一柱,自然将倾,乱世中自己等人肯定需要早做准备,应对大时代。
但真正的大势力,经历过数十年前阿斯莫代十三世横扫天下,中兴帝国的人都知道,帝国的根基乃是在于‘太阳皇’一人,以及那位帝国第一骑士身上。
前者和阿哈罗诺夫指挥大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而后者为前两者挡下无数次斩首暗杀,以一人之力挡住全埃安世界所有势力的袭击,强行让帝国为之一定。
如若说阿哈罗诺夫是阿斯莫代十三世的一臂,断之固然剧痛,可却无关生死,那么第一骑士伊洛维兹便是整个帝国的定海神针。
他才是埃安世界,所有人公认的‘最强’。
伊洛维兹不死,帝国就不可能分崩离析,仍然会有最起码的秩序。
任何想要在这个时候跳起来的人,都会被当成杀鸡儆猴的鸡,以最酷列的手段清除。
比起这些看见点动荡就浮出海面的小鱼虾,大势力都更想要看看伊洛维兹和阿斯莫代十三世的反应。
但实际上,伊洛维兹什么反应都没有。
他只是坐在自己好朋友空荡荡的家里,在黑暗中对着阿哈罗诺夫经常坐着看报喝咖啡的椅子发呆。
灰发金瞳的骑士的表情就像是孩子那样茫然无措,一脸对此一无所知,也不懂为何会如此的哀伤。
他不是贵族,也没有军衔,帝国第一骑士只是个虚衔,他本质上只是皇帝和大将军的朋友,一个住在帝都的‘平民’。
合成修仙
第三集团军本来每个月都会有任务,伊洛维兹这次和老朋友告别时还在想,下次要让阿哈罗诺夫早点退休陪自己钓钓鱼,帝国不需要他们也可以稳固,太阳皇的力量已经足够,帝国已经不需要老将继续付出。
“为什么要瞒着我去战斗?”
他喃喃自语:“八十三年了,我们不是一直都一起上战场的吗?为什么这一次面对那样的强敌,你却一个人独自出发?”
寂静。
因为会回话的人已经不在了。
而就在这黑暗的房屋中,突然亮起了一点光。
【因为阿哈罗诺夫不想让你去进行不义的战争。】
一团摇曳的金黄色火焰凭空在伊洛维兹身侧亮起,然后化作了一团朦胧的人形虚影。
调教贞
虚影的语气也同样带着哀伤,但却同样有着凌厉的指责:【恶劣点,就是他不相信你了,毕竟伊洛维兹你也知道,你相信希光结社才是正确的做法。】
但很快,这虚影的语气就柔和了下来:【但我们都很清楚,答案不可能是后者。】
“陛下……”
早就察觉到身侧的源能波动,伊洛维兹即便不用眼看,心中也自然浮现出了对方的模样,但此刻他没有心思去多说些什么,只是抬起头,迷茫道:“这是为什么?阿哈罗诺夫为什么会自杀?希光结社说他是因为知晓正确,感到了耻辱,所以才因此自杀。”
“但明明我说过许多遍一样的话啊,我们的行为就是不义的,为什么我说的他就不听,非要到这个时候,这个时候……”
他有些失声,银发的骑士抱住脑袋,压抑着心中的痛苦,半点也不像是是一位堪比神灵的强者。
但是,身侧的火焰人形却知晓,这样的赤诚之心,才是伊洛维兹可以以凡人之躯比拟神灵的缘由。
【因为逃避。】
所以,太阳皇平静道:【你是他朋友,你说的话可以假装听不见,你们交流的时候会留有余地,不会把朋友将军至死路。】
【希光的斯维特雷则不同,他强大,是敌人,憎恨不义,自然会毫不迟疑地破碎阿哈罗诺夫的心理防线,能让恶人自裁,甚至是他的仁慈,我要感谢他留了阿哈罗诺夫全尸。】
骑士沉默不语,而太阳皇见到这一幕,便微微摇头。
【为何沉默,伊洛维兹?他是将军,死于战场乃是天职,就像我,倘若帝国崩灭,我也将崩灭。】
【我当年就对你说过,你若想要成为英雄,改变世界,就要运用你手中的力量;你若想要改变帝国,就要成为贵族,成为将军;你若想要当个隐居的贤者,那就不要出现在帝国,和我们这群邪恶的人断绝关系。你偏偏要什么都做,却又什么都不要,这不会有好结果。】
【就像是现在,你悲伤,又有何用?阿哈罗诺夫就算是自杀,也可算是死于希光的斯维特雷之手,你坚持自己的道义,友情就会侵蚀你的心,你为了友情复仇,那支撑你变强的道义又何在?】
太阳皇的言辞有力,句句都叩打在伊洛维兹心口。
而奇怪的是,他甚至没有否定伊洛维兹的道义,甚至没有为自己是属于邪恶一方做反驳。
他的一言一行,都是在阐述事实,所以才令第一骑士倍感痛苦,难以保持沉默。
“我究竟该怎么做……才能不算是错的?”
双手按在头上,有声音从指缝中传出,伊洛维兹的语气带着极大的困惑:“你们犯了错,我不应该帮助你们压迫平民……可我又不聪明,我想不到更好的法子维持秩序,压迫总比乱世要好,所以我什么都不做。”
“可阿哈罗诺夫还是死了……这世间,又有什么算是对的?”
【活下去,记住阿哈罗诺夫的死,这就不会错。】
火焰的人形同样抬起头,看向那张有人经常放着咖啡和报纸的小桌,他淡淡道:【而这个世界,不存在对的东西,思考这种没意义的东西,不如行动起来。】
而在说完这段后,太阳皇转过头,看向面露茫然的骑士:【我的朋友……你一直都在沉默,对这个世界沉默。】
【你明明有足以改变世界的力量,却没有担负起责任。】
“我担负了……我救了许多人,我参与了平定天下的战争……”骑士低头喃喃,他将手放下,看着自己的手心掌纹。
【不,这还不够,你是世界最强,但却甘愿寂寂无名……这是错的,你有力量,就当有权柄,就好比这次,倘若你愿意,你就是帝国元帅,阿哈罗诺夫的行动不可能隐瞒你,他也不会死,你也可以施行你想要的仁政。】
太阳皇的声音一直都非常平静淡薄,带着嘶哑的味道:【当然,可能我不会同意,但我也会妥协,因为你是帝国大元帅,而不仅仅是我的朋友。】
朋友的话,不一定会听,但是和自己位置切身相关的人的话,就会有人注意。
伊洛维兹握紧了拳头。
戰神升級系統
这样的对话,他在过去,曾经无数次和阿哈罗诺夫和米哈尔说过。
他们说,他非常强大,只要愿意,就可以在这个帝国中持有无以伦比的权柄,如若他能好好运用,恐怕真的能让更好的世界降临,至少是能让苦难减少一分。
但他却觉得,自己能做的都已经做完了。归根结底,他只是一名醉心于技艺,忠诚于守则的骑士,他不会治国,也不会带军,能依靠的就是手中长剑。
是的,他曾经以一人之力击杀了两位北地蛮族酋长,以一人之力镇压了延霜军阵,做到了堪比如今希光的斯维特雷所作的事,他逼退南境贵族的‘勤王’联军,将他们逼退回卡迪乌尔峡之后,又转战中央,为阿斯莫代十三世挡住当年另一位皇子的军团。
他在过去那个乱世中,曾经让一盘散沙的帝国凝聚起来,当初的三人合力终结了那个几近于文明分崩离析的年代。
而在一切之后,米哈尔邀请他成为元帅,阿哈罗诺夫认为自己做他账下的参谋即可,他会成为帝国最新也是最强大的公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威者。
但是伊洛维兹却不愿意。
他归根结底也就是一名骑士,也仅此而已。
他曾经尝试性地治理过一座小城,结果是灾难性的,他先是被政令的繁复程度搞的头晕脑胀,然后又因为不会运营导致城内金融崩溃,再加上他真的是不懂人际关系,以至于和下属交流都显得非常生硬艰难。
让他治理国家?
伊洛维兹相信自己只会好心办坏事,把事情搞得一团糟,还不如让米哈尔和阿哈罗诺夫去做。
【你应当做些什么。】
而就在此时,太阳皇的声音响起:【或者说,你想要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等待,等待正确的到来?】
【这倒也是个不坏的选择。】
而伊洛维兹在沉默了一会后,终于站立起身。
他终于明白了。
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并不能用对不对,正确不正确来分化。
有些时候,仅仅是因为存在,就必须要互相争斗。
这一切都是躲不掉的,阿哈罗诺夫已经死了,他无论是作为帝国人,还是作为对方的朋友,他都要做些什么,必须要去做。
是的,阿哈罗诺夫不希望自己参与这场无义的战争,他去打了自己不愿意打的仗。、
所以他死了,为了他心中所想的世界而死。
伊洛维兹知道,即便那个世界并不完美,甚至充满罪恶和错误,但起码阿哈罗诺夫行动了起来,为自己的行动负责。
这就胜过了他万倍。
“吾友,这场毫无意义的战争……我来把它打完。”
沉声低语,伊洛维兹抬起头,看向身侧的火焰人形,目光无比复杂。
“米哈尔……”他轻声道:“我们让你成为了太阳皇,是希望你能成为太阳,照耀日后那个圣日熄灭后的黑暗时代。”
“太阳不应该有另一轮太阳争辉,所以我隐藏自己的光,想要成为你们足下的道路,这对我而言已经算是完美结局。”
“我都懂的,米哈尔,我不蠢,我只是不想那样去思考……但这一切的确是我错了,是我的想法导致了现在的情况。”
天龙御九州之龙腾四海 浩男哥
“所以我会做些什么的,对你而言机是好事,也是坏事,但这么聪明的你想必早就知道了……你啊,肯定有计划吧?”
他转过身,打开阿哈罗诺夫宅邸的大门,大步走出。
骑士最后的叹息,仍然在房间内回荡:“米哈尔,我的朋友,我的陛下。”
“你为什么……就不肯照耀世间呢?”
火焰人形呆在房间内,他没有跟着离开。
而后,太阳皇听见了一声怒吼,这怒吼震撼云霄,仿佛要将心中所有的悲伤,愤怒,对自己的憎恨,还有无可奈何全部都发泄而出。
以帝都为中心,整片天空中的云都像是潮水一样,朝着四面八方退去,退至遥远的视野尽头之外,层层叠叠的云流堆积成山,却依然像是被巨人用手抚开那样,在急骤的狂风中消散。
而后便是一阵光芒,还有风暴,不可思议的源能震荡大气,整个城市连带周边大地中的尘埃全部都悬浮而起,就像是有磁石吸引。
所有位于帝都周边的居民都下意识地抬起头,他们抬起头看向天空,却看见有一阵朦胧的暗金色源能在天空中制造出了一个巨大而繁复的符文阵列,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颗完美的十字星。
他们对此有些惊讶惶恐,但却在一些更老的居民安抚下平静了下来,他们知晓,这是帝国第一骑士伊洛维兹的标识,‘平定四方之星’。
符文阵列只是残象,在其出现的刹那,暗金色的流光便已经直入常人看都看不见的天空顶端,紧接着朝着东北处疾驰而去,护卫在帝都的灾境强者咽了口口水,此刻也只有他能看见,在埃安世界的天穹顶端,有雷霆伴随着狂风肆虐,以及仿佛能撕裂一切的可怖锐利气息四溢。
倘若这一切异象发生在大地之上,恐怕就不仅仅是天灾那么简单。
而太阳皇对此视而不见,听若不闻。
他只是来到了阿哈罗洛夫昔日最爱的桌子和座椅前,坐在伊洛维兹之前坐在的椅子上,以之前几乎和骑士完全相同的姿势凝视着眼前。
他的目光幽邃,看不出任何感情波动。
【我有这么坏吗?让朋友去送死?】
他低声喃喃自语,然后洒脱地摇了摇头:【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这又有什么坏不坏。】
他站立起身,火焰构成的躯体消散,一道灵光归于巴别塔,燃灵炽炬之上。
太阳皇的本体睁开眼,他俯视着巴别塔下,那些正在被帝国军队不断抓捕而来,填充进燃灵炽炬内的魔化者,甚至是可能犯法了的普通凝魂者,金色的瞳内只有淡漠。
他能听见哀嚎,痛苦的嘶鸣,还有绝望的诅咒。
但这一切,却并不能引起丝毫波澜。
太阳皇抬起头,看向天空。
那里,圣日正在逐渐黯淡。
那里,天空之上,便是世界的屏障。
那里,便是虚空之外,其他世界的所在。
汹涌澎湃的时空乱流是如此嘈杂喧嚣,一个个不知道能不能孕育生命的世界在其中沉浮,令可以看见它的皇帝不禁为之叹息。
所以,这位皇帝,摇头自语:【伊洛维兹,你根本不懂啊。】
【毕竟,太阳会熄灭,谁会愿意一直当太阳?】
【神木,想必也是一样。】
而世界的另一侧。
烛昼的光辉,正在遍照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