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xbq5人氣都市言情 仙宮 txt-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梅花陣看書-ig33x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叶天的意念说不上弱,此时更是彻底排除杂念,脑海里只有那老者的面庞与其特征。
那寻缘球烟雾缭绕,变得越来越不真切。这寻缘球叶天也搞不懂其特质,只是望着那雾气潺潺,应该是要出些什么了。
这雾气并没有什么过于特殊的地方,其中蕴含着缕缕灵气,很显然这次召唤出来的,应该是人界之人。
最起码不会像之前一样,召唤出万鬼大帝之类的可怕存在。要是都跟万鬼一般通情达理,玩一些交换的把戏,并且确保了受益方在叶天这边,那么无论多少把他都能接下来。
只可惜世间没有这样的好事。随着雾气渐渐消散,其间人影突现,正是先前的老者。
“你果然来了。”老者望着叶天不苟言笑,似乎已经猜到了叶天此次前来,究竟为何。
出于礼貌,叶天还是从储物空间之中拿出了陨石剑,问道:“这陨石剑,你是从世界之心上取下来的?”
“等候你多时,总算问到点子上了。”老者捋了捋胡须,“且听我细细道来。”
“这陨石剑的确是在世界之心上取下来的。当年,那圣主想要夺取世界之心,使出无限伟力将其托运。”
“好在我明察暗访,知晓了他的计谋,略施小计拦截下了那世界之心,将其隐藏在‘天崩山脉’之中。”
“其中,由于世界之心托运困难,即使是我也难以做到,只能利用虚无的牵引,来进行空间的瞬时转移,将其牵制到那天崩山脉之中。”
叶天沉默了。那世界之心的能力无以复加,区区虚空牵引破碎空间就想将其转移,颇有些痴人说梦。
但直觉告诉叶天,老者并没有欺诈之语,这就证明他所述说的并无虚言。当年,或许果真用的是破碎空间之法来进行的瞬时传送,只可惜过程定然是曲折迷离,没有老者说的这么轻松洒脱。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老者始终是一副笑吟吟的模样,“那破碎空间之法,也不是普通的破碎空间。遥想那一刻,我成功‘欺诈’了世界之心。”
此言一出,顿时如晴天霹雳。这般,叶天只是更加疑惑。那世界之心沟通天地,莫不是转移整片天地,将其欺骗?
“我强行阻断了世界之心与世界的联系,虽然只争取到了足足毫秒内的时间阻隔,但也足以将整片空间传送。那世界之心依赖的空间早已变质,不属于常规空间。”
“在我略施小计后,将整片特殊空间全部传送至天崩山脉,再利用万千阵符将其控制,使其无法反抗。”
此时此刻,叶天只想说一句:好一个略施小计!
就连世界之心的牵引也能说成略施小计,这倒是有些夸张了。但叶天没说,甚至连想法都没有单纯的显露出来,那老者自然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去故意探查叶天神识,便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事实证明,我一个人是做不到这样的大工程的。看起来似乎一切大功告成,但世界之心实际上已经发现了不对劲,在被我封印后便立刻开始撞击天崩山脉。”
“原本天崩山脉就足以强劲,再加之阵符护体,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击溃它的防御。然而事与愿违,虚空牵引出了差池,那深处空间已然扭曲。世界之心倒也执着,反复的撞击后终究是逃出了天崩山脉,将其山峰彻底击穿。”
“事实上一开始算不得好事,却不曾想这世界之心在其中残留了世界之血,滋养了整座天崩山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天崩山脉倒也是修了福分,摊上了这么一件事。”
“什么意思?”叶天用心倾听,这一刻陷入了思索,“那天崩山脉还能获其滋养?能干些什么?”
老者不苟言笑,只是继续道:“小友莫要着急,那天崩山脉上生物无数,滋养了天崩山脉就意味着滋养了其上的野兽,滋养了其上的野兽便是为天崩山脉增添了生机。”
“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那上面的生物后来也变得极为强大,个别的甚至已经到了一种可怖的地步。毕竟……那是世界之心的血液,滋养整整一世人的血液。”
“我本体在天崩山脉处,已经等待你数万年。当然,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解救我,我也不强求。之所以说这些,还是因为那圣主的野心。”
“作为同门师兄弟,遇到了这样的情况谁不痛心疾首?原本念在旧情,想着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好言相劝最后的结果却是这般,被其死死囚禁在天崩山脉?呵!”老者语气也渐渐变得沉稳,表情转变的稍显严肃。
“据我所知,那世界之心也只有你可以吞噬。一旦你将其吞噬,那么你便可以来到圣主那般位置,那时你就有了抗衡之力。在解决掉圣主后,一定要谨记恢复三界再来解救我,否则一切都是徒劳!”
“这些年来,我一事无成,但好说歹说研究出了世界之心的构造。或许有了这般秘籍,到时吞噬世界之心的重任也可以水到渠成。”老者丢下了一张古朴的羊皮卷,上面刻画了一大堆复杂的东西,叶天只是轻扫了一眼便收入囊中了。
“咳咳……虚体传实物……消耗的灵气太高太高……我要休息一阵子了……还请速速去做我所言之事,切不可耽误时间!”老者说罢便消失了,再也唤不出来。
叶天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好,毕竟人家万鬼大帝将那么强大的东西传送过来,也无事发生。眼下不过是羊皮卷而已,一位等同于圣主的大能竟然传送的如此吃力。
不过这般也让叶天对那万鬼大帝的实力有了评估,大概就四个字可以概括:恐怖如斯。
出于礼貌,叶天找了一块布料盖在了那寻缘球上。它能做的已经都做了,似乎也什么不好的,反正叶天所获得的,都是些正面的受益。
盖上了布料,叶天转身推门而出。
“奇怪……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关门了么?”叶天感到诧异,记忆之中方才他可是没有关门的,可现在门关的死死的。好在没有人在外面把门闩上,还是轻轻一推便打开了的。
要是叶天在这一刻回头,便会发现那寻缘球四周依旧雾气缭绕,只不过这一次是粉红色的。
叶天踏出了寻缘屋。
“这里是……哪儿?”叶天望着四周一片陌生景象,四周挂满了樱花树,淡粉的樱花接连飘落,好不喜人。
四周到处都是行人,只不过一个个都是花天酒地,纸迷金醉的种,就好似行尸走肉一般,没了灵魂。
这些并不算奇怪,叶天倒也还能接受。最主要的是这些人究竟从哪里来?叶天不得而知。
四周看不见什么房屋,更惊悚的是叶天刚刚回头,那寻缘屋也不见了踪影,一切都是那么让人摸不着头脑。
“难道说……有人在外面埋伏了我,布下了传送法阵?”叶天反复思索,最终一锤定音,确定了是这么回事。
毕竟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出来别的什么理由来解释现在这样的情况了。
反正这四周总是有人的,打听打听消息也无妨。叶天转身便随意找了一位行人,打听起这附近的消息。
出于礼貌,叶天甚至用上了敬语。只不过对方只是脸色微醺,嘴角止不住的上扬,甚至连叶天都无视了便走了去。
“烂酒鬼。”叶天啐了一口痰,便前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随着时间的推移,叶天越来越感觉不对劲了。一个两个花天酒地的男人也就忍了,为什么连女人也有?即使是这样也可以接受,只能说这里的风气比较开放。
那么究竟为什么,叶天一路上所见的所有人,全部都是这个样子?
不对劲,不对劲。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肯定有什么是被叶天给忽视了的。
忽然间,有一个打扮异样的女子瞥了叶天一眼,随后又悄然离去。
叶天注意力了得,即便是一瞬间的事情,也用余光成功注意到了,他三步并作两步,想要赶快跑到那女子身边。
毕竟这周围已经够诡异了,如果说喝的烂醉的大批大批人群算不得奇怪,那么这些人究竟从哪里来,又去往哪里?
这一切都是虚假的,根本不存在什么夜市,这些人也不过是在重复一段道路而已。
在叶天的脚下,这一片土地也不过就是一处比较好看的林间小路罢了,周围是不那么密集的树木,大部分都是樱花树,樱花朵朵迎风飘落。
那女子似乎是唯一的突破口,叶天只能认为是被下套了或者走进了什么迷城之中。
这里的环境看起来已经诡异到了极点,叶天是一分钟都不想在这待着,然而刚刚跑了过去,那女子却走的更远。
“喂——”叶天叫喊了一句,那女子没有回应,只是转身看了叶天一眼。
那一瞬间,叶天与之眼神相对视。不得不说,这是一双足以摄人心魄的眼睛,同时那一瞥风情万种,若是平常修士或许就要乱了心房了。
只可惜叶天早已断去了一些没有必要的欲望和感情,比如贪欲,情欲之类的负面欲望尽皆抛弃。
区区这等诱惑,还没有达到摄叶天心魄的地步。于是他加快了脚步,想要跟上那女子。
准确来说,或许算是一位女郎。毕竟其衣物十分暴露,虽然各个重要部位保护的很完美,但是依然给人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
忽然间,叶天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细细思考后想起了史书中记载的话语。
这女郎不是别人,正是和万鬼大帝同一时期的魅惑女郎。虽然和万鬼大帝相比着实有些相形见绌,但她也不弱,其幻境制造手法一流。
要不是叶天见多识广,饱览群书,或许真的就中了套了。
但是史书上可没有说过怎么摆脱魅惑女郎的幻境,思来想去还是要去找魅惑女郎本人,才有机会脱离这个鬼地方。
一路辗转,魅惑女郎的步子总是要快的多。明明前一刻还看着在这里,下一刻她又跑到了别的地方。
总之每次消失的时候,总有一棵树木会挡一下视线,等到叶天走过了树木恢复了被阻挡的视线,又能清楚的看见对方已经到了下一棵树木的旁边,回头瞥一眼叶天。
“要不是我断了七情六欲,说不定还真的要着了道。”叶天咬舌保持清醒,不知为何,他的头脑已经有时不太清楚了。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仔细回想起来,那史书里还说过,这魅惑女郎早已死去,叶天究竟为何遇上她,其中的渊源根本说不清道不明。
不知走了多久,叶天都快成为行尸走肉了。这片空间重复了无数次,叶天每次都感觉魅惑女郎近在咫尺,最终却又远隔天涯。
四周的景象无论怎么看,叶天都感觉见过,尤其是那行人,他都不知道反反复复见到了多少次。
“话说回来,这些行人究竟是什么化身?”叶天可以轻易的将其击杀,血液飞溅的好似真人似的,其内部器官也是大差不差。
可即使将其湮为齑粉,走过了下一个樱花小道后,又能看到同样的行人走过同样的地方。
反反复复,或许是百次,或许是千次,总之叶天已经麻木了。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自己在赶路了,完全是腿形成了肌肉记忆,在带动叶天走路。
叶天的意识几乎九成陷入了沉睡,那一成仅存的意识也喊不回那些沉睡的意识,或许要某种刺激,才可以让其唤醒。
终于,叶天停下了脚步。那一成意识虽然薄弱,但是这一点还是做得到的。
随着脚底下金光焕发,叶天那九成意识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在一瞬间便恢复了来。
魅惑女郎没有再前进,甚至回过头来看了看叶天,用着极其轻灵的声音笑了笑,好似风铃一般悦耳动听。
她就站在那里,而叶天在这一刻才知道了这一切!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不断行走的空间,实际上所走过的路程也根本没有重复!
如果叶天观察再细致一些,不至于沦为行尸走肉亲自刻下了这座大阵。主要是那些行人完完全全误导了叶天。
事实上,这是一片成百上千个差不多的空间组成的一个大空间,在这些空间的衔接处,魅惑女郎做了一项大工程,模拟了数千数万的人群,平均分布在每一个地方,机械式的做着本职工作,亘古不变。
而真正的棋子,只会渐渐的变成行尸走肉,脑子彻底陷入沉睡,沦为被脚掌控全身的非智慧物体。
这种时候,再引导其跟随行走,就可以让目标自己布下一座大阵。
“没有猜错的话,是一朵梅花吧?”叶天一声苦笑,脚下磅礴的灵气即将喷薄而出,目标已经很明显了正是自己。
这阵法叶天并不是没有听过,只是没有见过罢了。
没错,这阵法正是世间最强大的阵法,即使是圣主被这样的阵法所困,也会直接被击杀。
但是有利必有弊,这么强大的阵法,就没有弊端吗?答案是否定的,这弊端很明显,也是最为致命的一点。
大阵布下繁琐,同时还需要被攻击者亲自布置,最终作用单位也只有一个。
种种苛刻的条件掺杂在一起,这大阵便被贬为了史上最弱阵法。然而被魅惑女郎略施小计,将其和自己的幻境联系在了一起,就成了致命的杀手锏。
“哼哼哼哼~”魅惑女郎哼笑了一番,只是点了点头,随后歪头一笑。
紧接着,在叶天的背后走出了一条梅花鹿。这条梅花鹿似乎似曾相识。
不出意外的话,这便是上次七彩梅花灯幻境里的梅花鹿了。
叶天只看着这梅花鹿小跑到了魅惑女郎身上,随后二者融为一体,彻底成了魅惑女郎。
“那七彩梅花灯是我的挚爱法宝,不曾想却被你这个外人所破坏,还险些让我的终极分身死亡,简直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就让这梅花阵来终结你这恶棍吧!”魅惑女郎语速稍急的说完了这一段话,甚至还颇为顽皮的做了个鬼脸。
这一刻,某些仍旧含苞待放的樱花彻底开放,一朵接着一朵随风来到了叶天身旁,掉落。
“呵……这梅花鹿什么时候上来的?我都没有注意到,反正都是将死之人了,也不在乎了吧?”叶天自嘲的笑了笑,这梅花阵已然是死局,纵使全盛时期的莲灯老人,也无法抗衡此等阵法。
“哼哼,这可是你自己布置的哦,好好享受吧!”魅惑女郎像个小孩子一般在一旁等着看好戏,甚至恨不得下一秒梅花阵就彻底爆发。
叶天听闻过梅花阵的强大,毕竟很早之前这个“垃圾”阵法是可以用作行刑的。
虽然很麻烦,但是很残酷,更何况走路的是有罪之人,这么说来倒也变得没那么麻烦了。
历史上以来,暂时无人能破。叶天可不会骄傲自大的认为他是第一个。
然而正在努力思索之际,叶天忽然想起了什么,那个东西,或许可以救自己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