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r1x8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討論-331 長官在追求對象,自食惡果【2更】分享-lejmb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钟曼华听见了,脸色一白:“震霆……震霆,怎么办啊?”
他们当时应该走后门的才对。
“什么怎么办?”嬴震霆却很是无情,“做错了事,就要受到相应的代价。”
“可、可是——”钟曼华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嬴震霆已经大步走了进去。
他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烟灰缸,什么都没说,直接扔了过去。
画堂春 闲来无事
“咚。”
烟灰缸精准无误地砸在了床上女人的额头上,苏阮一下子就从梦中惊醒了。
这个时候,记者狗仔们拍完一轮后,都跑了进来。
江漠远的这个办公房间是总统套房,很大,挤三四十个人不成问题。
离得近了,记者狗仔们拍照拍得更兴奋了,从各个角度拍了不少照片。
嬴震霆捂住口鼻后退一步,很是嫌恶:“怎么是你?”
钟曼华也是一愣。
不是嬴子衿?
一睁眼,就发现这么多人围着她,苏阮发出了一声尖叫,立刻用被子把自己裹紧了:“出去,都给我出去!”
记者狗仔们拍照拍得正起劲,哪里会听,反而是直接对着苏阮的脸开始拍。
他们已经想好新闻的标题了——
江三爷深刻贯彻“三”一字,绿了傅大少,不知廉耻。
苏阮都快疯了:“滚!都滚!”
这么大的动静,江漠远也终于醒了。
他只觉得头疼欲裂,尤其是闪光灯刺得他眼睛疼。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事情已经成定局了。
铁板的事实,江漠远就算想澄清,都办不到。
他和苏阮就是在一张床上,苏阮还紧贴着他,身子不停地颤着。
一瞬之间,江漠远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恶心,直接就将苏阮从床上扔了下去:“滚!”
记者狗仔们急忙按下快门,又是一阵连拍。
我的美女鬼姐姐
核弹修仙记 马拉斯基
猝不及防之下,苏阮跌倒在地,疼得背都抽紧了,不由倒吸了一口气。
苏阮一向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否则也不会为了脸面带一张洛朗银行的不记名黑卡了。
她开始被扔到这个房间里还想着出去,后来就想开了。
江家也就比傅家差了那么一点,她离过婚,又成了名媛圈的笑柄,帝都肯定没有家族要她了。
更何况,江漠远长相是极好的,怎么也是沪城名媛人人都想嫁的男人。
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
她一点都不亏。
“江漠远。”苏阮的指甲掐了掐掌心,“你太过分了,你对我做了这些,还打我?”
“不是你趁机爬上来的?”江漠远迅速开始穿衣服,冷冷,“你这种女人,倒贴我都不需要,只会让我恶心。”
“你——”苏阮被羞辱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她咬牙,“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
“把照片都删了。”江漠远根本不理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寒气,“否则,等着江氏的律师函。”
他还没有理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无论如何,这些照片不能够曝光。
江漠远抿紧了唇,打了个电话给秘书。
身上太脏,他必须要清洗一下。
**
永生塔 鳳舞冬淩
早上九点。
傅昀深下了飞机。
他也知道了这短短的一夜,发生了很精彩的事情。
他只觉得他们家小朋友做得还不够狠。
江漠远的手段,委实太过卑鄙了。
如果药量再大一些,难不保嬴子衿不会中招。
嬴子衿今天没去学校,在家休息。
傅昀深给她发了一个消息后,驱车去温家。
温风眠并不在。
他身体好了后,经常出去转,这个时间点,他刚好去买菜了。
嬴子衿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
听到门响后,她起身去开门。
“嗯,让哥哥看看——”傅昀深这一次用了双手,把她的脸捧了起来,头稍稍俯下,低笑,“几天不见,小朋友好像更漂亮了。”
他的桃花眼深邃而多情,微光明灭,仿佛星河。
浅琥珀色的瞳孔深处漾着点点温柔,几乎能够让人溺死在其中。
第一次,嬴子衿微微偏过头,避开了他的视线:“说了,我天生丽质。”
傅昀深挑眉,玩世不恭,懒洋洋的:“那可更需要好好保养了。”
他的视线落在她身后的电视上,是聂朝公司新出的狗血网剧:“……”
傅昀深坐下后,接到了云山的消息。
【少爷,照片现在放?】
那些记者狗仔们畏惧江氏集团,不得不删掉了照片和录像,但云山手中还有。
傅昀深敛眸,桃花眼微微凉下。
【放,顺便,买个热搜。】
**
傅昀深离开后。
IBI总部大楼。
李锡尼倒了一杯茶,慢悠悠地点开了一个私人聊天群。
水晶戀:惡魔王子,請靠邊 寒憶香
这个群加上他只有五个人,都是IBI的高层。
【李锡尼】:局里的传闻是真的,长官真有对象了,不不不,不能算是对象,长官还没成功搞到手,作为属下,有些忧愁。
【李锡尼】:长官连对象都搞不到手,咱们岂不是更得一辈子打光棍?
指婚後愛,老公大人有點彪
IBI的最高执行长官,多么神仙的一个男人。
【安东尼】:无图说个屁话。
【代亚】:图呢?
【瓦伦斯】:给图啊,你是不是只顾着自己爽了?
女帝之醫手遮天
【李锡尼】:有图我不就自己上NOK论坛去卖了吗?还和你们在这说?
群里只有一个头像没发表任何言论,一直沉默着。
孤剑修冥
李锡尼放完这么一个惊天的大消息之后,这才爽了。
反正都好奇,不能只让他一个人抓心挠肺。
那个头像这时才闪动了一下,发的是私聊。
【他真的在追求人?】
李锡尼拿出文件,顺便回了一句。
【那是,心尖上的。】
回完这句,他也没再管了,离开了局长办公室,去办事了。
**
苏良辉没想到他还会再来沪城。
苏阮和江漠远发生这种事情,在他看来反而是一桩好事。
所以他一接到消息后,就立刻赶往了江家。
江家老宅。
客厅里,叶素荷脸色难看,地面上是全是茶具的碎片。
她是真的没想到,她只不过昨晚没有多打一个电话去询问,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和苏阮搞到一起去了?
江漠远一向头脑清醒,怎么做出了这样的蠢事?!
“看来老夫人也应该知道了。”苏良辉走进来,见到叶素荷这个样子,了然了,“木已成舟,后悔也没有办法,我们还是商量一下两家的婚事吧。”
叶素荷“啪”的一下放下茶杯,冷着脸:“你在做梦!”
苏家是在帝都没错,可也就跟四大豪门一个等级。
更不用说,苏良辉还被苏家除名了。
叶素荷不可能让江漠远娶一个对他什么助力都没有的女人。
何况,苏阮,一个被傅家扫地出门的女人,也配进他们江家?
江漠远要是真的娶了苏阮,岂不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捡了傅翊含不要的破鞋?
叶素荷冷笑了一声:“你也不看看,你女儿是什么德行,主动倒贴,真是够下贱的,漠远不会娶,死了这条心吧。”
苏良辉并不动怒,反而笑了笑:“没关系,你们江家可以不娶,但看看到时候名声会成什么样子,他江漠远还能不能坐稳江氏集团的执行长之位。”
叶素荷气得手都在抖:“无耻!”
“唉,老夫人,这怎么能叫无耻呢?”苏良辉又笑,“你儿子没能把持得住,向诱惑投降了,可不能把责任都怪在小阮身上。”
“事情就这么定了,我把户口本带过来了,等他们休息好了,就去民政局把证一拿。”
苏良辉想了想,又说:“婚礼可不能从简了,一定要隆重,至少要比小阮第一次好。”
那麽多年我們流逝的青春
“不可能!”叶素荷还是拒绝,她眼神冰冷,俨然是动了杀意,“我劝你死了这条心。”
苏良辉也不急,就坐在椅子上等着。
叶素荷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下情绪,座机“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老夫人,不好了。”是江氏集团公关部经理打来的,声音焦急,“三爷上热搜了。”
公关部经理看着热搜榜,不由冷汗涔涔。
#江漠远,男小三#
#江漠远,提起裤子不认人#
#苏阮,下贱#
每一条热搜后面,都跟了一个“爆”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