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陽壽已欠費討論-第五百一十九章 雲的消息鑒賞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阳寿已欠费
刀疤看着自己的手掌,一脸漠然。
李闻冲刀疤笑了笑:“刀兄,你输了。”
刀疤点了点头:“我知道我输了。”
李闻对刀疤说道:“现在,你的世界是不是我的了?”
刀疤点了点头:“等我走了之后,你就可以控制这个世界了。”
李闻对刀疤说道:“想不想翻盘?如果你想翻盘的话,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我们再赌一把,如果你赢了,这些东西我还给你。”
刀疤笑了笑:“不用了。”
大唐风流军师 飘逸
李闻纳闷的看着刀疤:“不用了?”
刀疤嗯了一声:“上次我赌命输了,就已经发誓,这辈子见好就收。”
李闻感慨的说:“很难得啊,居然有赌鬼肯见好就收。”
刀疤笑眯眯的说道:“不懂见好就收的赌鬼都已经死了。”
刀疤朝李闻拱了拱手:“后会有期。”
随后,刀疤离开了。
等刀疤离开的那一刹那,李闻感觉这个世界移交到了自己手中。
随后,李闻惊讶的发现,其实刀疤的世界很大,并不止这个小小的房间。
这小房间之外,还有更加广阔的世界。
李闻走到那个世界当中,看到了众生。
有很多人,有很多动物,有很多树木。
难道在很久以前,刀疤曾经将人间搬到了这里?
李闻在这个世界行走了一会,发现这世界不是真实的,或者说,这世界里面的人不是活人,而是魂魄。
这些魂魄什么朝代都有,唐宋元明清,服饰各不相同。
但是他们都生活在一起,有交流,有贸易。
当李闻走进去的时候,这里的人都惊奇的看着他,可能是察觉到李闻和他们不一样了。
李闻拽住一个人,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知道吗?”
那人说道:“这里是天宫啊,你不知道吗?”
李闻惊讶的看着这个人:“天宫?这地方是天宫?”
李闻觉得这家伙是不是对天宫有什么误解。
这个人看着李闻,冲他微微一笑,说道:“我们这个世界说来话长,不如咱们坐下来,一边喝茶,一边聊天,怎么样?”
李闻答应了一声。
于是他被拉到了一个茶棚当中。
这人对李闻说道:“其实这个地方,我们也知道不是天宫。但是叫天宫的话,听起来比较好听。”
李闻一脸了然的微笑。
这人说道:“我们也知道,其实我们这里就是阴曹地府。”
李闻又是一脸了然的微笑。
这人说:“起初的时候,我们死了之后,都是孤魂野鬼。但是后来,忽然有人将我们带到了这里。”
“我们在阴曹地府的生活还不错,可以吃喝玩乐,可以娶妻生子,可以……”
李闻打断他:“可以娶妻生子?你确定可以娶妻生子?魂魄怎么能娶妻生子?”
这人嗯了一声:“真的可以娶妻生子。”
“娶妻简单,两情相悦就可以结婚。至于生子,就比较麻烦了。因为在阴曹地府当中,我们这些鬼魂要活下去,也是需要阴阳二气的,也需要从天地间收集能量。”
“有本领的人,直接盘腿打坐,呼吸吐纳,就可以获得能量,没有本领的人,就只能老老实实的种地,从植物中获取能量。”
李闻嗯了一声:“这个倒还算正常。”
这人说道:“在我们这里,娶妻生子,需要的是双方付出能量,这能量汇聚成为子嗣。”
“因此生孩子的过程们其实是很痛苦的,生完之后,我们会变得很虚弱。如果不及时进补的话,甚至有可能魂飞魄散。”
“所以生一个孩子,往往会耗费我们很多粮食,甚至于让我们倾家荡产。”
“刚刚来这里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生孩子,因为大家都是活人变化过来的。多子多福,这是我们根深蒂固的观念。”
“但是我们的孩子是在这里出生的,他们没有人间的经历,第一二代的时候,被我们耳提面命,他们或许还愿意生孩子。等到后来的时候,这种愿望就越来越小了。”
“现在很多人都不打算生孩子了。有了粮食,他们打算自己吃下去,有了能量,也是自己服用。没有孩子,反而挺轻松的。”
“当然了,魂魄也是有寿命的。时间越长,吸收能量的速度越慢,最后入不敷出,只能渐渐死掉了。”
“所以,我们也有少年,也有老年,少年的时候活泼可爱,老年的时候行动不便。”
“有钱的人,喜欢多生几个孩子,这样老了之后有人照顾。至于那些穷苦的,也就那样了,只等着自然规律,让自己魂飞魄散,魂归自然也就算了。”
李闻点了点头:“这倒是……也挺有意思啊。”
两个人正聊到这里的时候,忽然远处传来了一阵喊杀声。
李闻扭头一看,惊奇的发现,居然是两伙鬼魂正在打仗。
李闻惊讶的说道:“这里也有战争吗?”
那人呵呵笑了一声:“瞧你这话说的,哪里没有战争?就算世界上只剩下两个人,也得时不时吵一架。”
“我们这里,也是有国家的。比如刚才打仗的那两个国家,一个叫做唐,一个叫汉。”
李闻惊奇的看着这人,问道:“是我认识的那个汉和唐吗?”
那人纳闷的看着李闻:“我哪知道你认识的是哪个汉,哪个唐?”
李闻说道:“唐太宗,汉武帝那个汉唐。”
那人哦了一声:“那没错,我们说的是同一个。”
李闻说道:“那不是朝代吗?怎么变成国家了?”
那人说道:“原本是朝代,但是我们死了之后,就会来到一个地方,我们见到的人,都是陌生人。”
“唯有和自己处于同一朝代的人,才有共同语言,共同话题,共同的分俗习惯,他们很自然的就形成了族群,形成了自己的国家。”
“既然形成了国家,那就回产生矛盾,自然就会发生战争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李闻点了点头:“有道理。不过汉和唐打起来,是为了什么?”
那人说道:“没什么,就是争霸而已,双方都想让所有人承认,自己是最伟大的朝代,所以就打起来了。”
李闻:“……这不是有病吗?”
那人拍了拍李闻的肩膀:“年轻人,你以为争霸就是争一个名吗?你太年轻了,做了霸主,有太多的好处了。”
“所谓的朝贡,那是面子上的东西。做了霸主之后,粮食的进口出口,国家之间的合战,钱币的流通,这都是看得见的利益。”
李闻哦了一声。
这时候,在另一个角落里面,又打起来了。
不过那一处的战争规模要小的多了。
李闻说道:“那又是什么国家?”
那人说道:“哦,那是三国混战。”
李闻说道:“三国混战?魏蜀吴?”
那人说道:“不是,是汉、魏、晋。”
“汉高祖到了阴曹地府之后,听说汉献帝把皇位禅让给了魏,气的把汉献帝毒打了一顿,然后想要把皇位讨回来。”
“结果曹丕说这是扯淡,自己的皇位都丢了,还怎么还回去?并且扭头就把曹奂毒打了一顿。”
“然后曹丕又向司马炎讨皇位。于是三个人就吵起来了。吵得时间长了就打起来了,然后……就又爆发战争了。”
李闻干咳了一声,说道:“都已经死了几百年了,争这个皇位还有什么意思吗?谁做皇帝不一样?”
这人摇了摇头,说道:“不一样,大不一样。从汉末要两晋,中间有五六十年的时间。这五六十年,可是有数百万人呢。”
“这数百万人死了以后,就变成了数百万的魂魄。这是一股强大的资源啊。”
“如果汉可以得到这数百万,就可以和唐一争高下。如果是魏得到了这数百万人,就可以称霸一方。如果是晋得到了这数百万人,就可以在这里立足。”
李闻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那人好奇的问李闻:“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李闻说道:“我是……”
话音未落,那人忽然大骂了一声,从怀里拿出一把刀来。
李闻吓了一跳,连忙问:“你这是做什么?”
那人说道:“我是五代十国生人,现在又打起来了。我得保家卫国啊。”
李闻问:“你是哪个国啊?”
那人说道:“南唐。”
然后,他提着刀匆匆的走了。
李闻看着一支大军,正缓缓的行军,一边走,一边还在哼唱: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唱完之后,又有个身穿龙袍的男人,提着剑大声喊道:“国仇家恨,你们都忘了吗?”
全军将士高声喊道:“不敢忘!”
李闻看着那男人,感慨的说道:“想不到啊,南唐后主李煜,到了阴曹地府竟然如此威猛,简直是一代明君了。”
旁边有个行人说道:“哪啊,那家伙是李煜他老子。”
李闻哦了一声,问道:“那李煜呢?”
那人说道:“南唐后主,陈后主,蜀汉后主,这几个人现在是好朋友,整天喝酒聊天,其乐融融。那日子过得,简直就是神仙啊。”
李闻:“……”
这时候,忽然有一个身穿白袍的人走出来,说道:“诸位,诸位,咱们都是女娲的子孙,都是盘古的后人。不要互相残杀了。”
“唐人,汉人是你们的祖先,你们这是要做什么?要杀自己的老祖宗吗?忠孝节悌呢?礼义廉耻呢?都不要了吗?”
但是没有人听他的。
李闻路人:“那家伙是什么人啊。”
路人说:“哦,是僧人。”
李闻看着那人一头秀发,纳闷的说道:“僧人?看起来不像啊。”
那僧人喊了两句,见没有人肯听,就垂头丧气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李闻走过去,看见这是一间不太大的庙宇。
不大,很朴素,但是香火缭绕,那僧人正在对着一尊雕像叹气。
李闻好奇的问道:“这雕像……”
雕像的脸,正是刀疤。
僧人看了李闻一眼,说道:“他是创造世界的神,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
豪門 重生 惡魔 千金 歸來
李闻:“……”
僧人跪在刀疤的雕像面前,嘴里面默默地念叨着:“神灵啊,神灵啊。让这里平息战乱吧。”
这时候,外面忽然匆匆的走进来几个身穿铠甲,满身血污的人。
这些人直接跪在院子里面,梆梆梆开始磕头,一边磕头,一边说说道:“神啊,神啊。祈求神灵,让我们获得大胜吧。”
随后,这人又喊了几声:“将祭品带上来。”
祭品被带上来了。
是几个活人。他们被打的遍体鳞伤,分明是俘虏。
僧人走出房门,对他们说道:“你们这是在祭祀神灵吗?你们这是在亵渎神灵。”
那些人摆了摆手,说道:“滚滚滚,你懂个屁。”
随后,他挥了挥手。
身后的士兵手起刀落,这些人脑袋搬家了。
这人将人头供奉在神台上,急匆匆的走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片刻之后,又有将领来了。都是同样的方式,献上了他们的供奉。
僧人叹了口气,到后来的时候,干脆不再看了。他似乎已经放弃了。
李闻看着这一幕,忽然有点明白了。
怪不得刀疤的念力源源不断,原来他的内心世界藏了这么多人。
刀疤的内心世界,并不比李闻的小,但是他把大部分世界都分给了这些魂魄,以至于被困在一个小小的房间中。
李闻有些怀疑,刀疤是不是当初觉得拯救人间太困难了,所以制造了这样一个世界,想要拯救灵魂。
现在李闻已经接管了这个世界,只要他想,可以随便用一点神迹,让这个世界中的人崇拜自己,将念力全部吸收过来。
不过,李闻没有这么干,因为他被一幅画吸引了。
这幅画就挂在神庙当中,上面画的是一棵树。
一颗顶天立地的树。
李闻越看越觉得这棵树面熟。
这……这不是因果树吗?
没错,这就是因果树,和地仙种出来的那一颗一模一样。
难道说,当初刀疤也找到因果树了?他既然找到因果树了,为什么还对人间的前途这么失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