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致命偏寵-第489章:準姑爺來了推薦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致命偏宠
深夜十点半,衍皇的车队抵达了城西的赌场。
一身黑衣的商郁从车门里倾身而出,他衣袖翻卷至小臂上方,颀长高大的身影立在一处路灯旁,满身灯色,清隽出尘。
总统阁下请矜持
此时,贺琛正好把黎俏和苏墨时送出后门,一抬眼就看到站在车身旁的商郁。
他沉着脸,与之隔空对视,无声的气场碰撞,像是一场无硝烟的较量。
很快,男人挪开目光,望着缓步走来的黎俏,对她摊开了掌心,“玩够了?”
贺琛舔了舔后槽牙,一声不吭地扭头就往回走,并怒甩上后门,以此来表达他的愤怒。
不仅如此,他还吩咐阿勇,把后门锁死,谁他妈都别想再薅他的羊毛。
摔门声引起黎俏几人的注意,她回眸看了一眼,弯唇无声地笑了。
“开心了?”商郁低头看着她那张含笑的脸颊,宠溺地拍了拍她的脑袋,“回家?”
黎俏打了个哈欠,懒懒地点头,“嗯,回吧。”
说完,她把手里的车钥匙抛给了苏墨时,两人什么都不用说,只需要交换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彼此的心意。
苏墨时拿着车钥匙走向停车场,途径商郁的身边,和他颔首示意。
月色如银,商郁俯身挑起黎俏的下巴,声线很低哑,“贺琛有没有为难你?”
黎俏笑着摇头,“没。”
非但没有为难她,还相当识时务呢。
男人薄唇中溢出低醇的笑声,搂着她的肩膀往车厢走去,“做的不错。”
后门走廊里,站在窗口抽烟的贺琛仰头望天,他在很认真的思考一个问题,现在出手把黎俏抢回来,还有机会么?
採 菊 東籬 下
虽然她不够风情万种,但是……能力强啊。
……
时间匆匆,转眼过了三天,医学联盟的考察也临近尾声。
这天,恰逢周五,科研所发出了一道人事处分公示。
由于中级研究员李如散播谣言,故意抹黑同事并造成大面积传播的不良影响,经过人事部商议决定,即日起做开除处理,且永不录用。
这条开除的通知直接挂在了科研所的学术论坛上。
即便不知道她传播了什么,但能让科研所不计后果的发布处分文件,可想而知她以后在医学界寸步难行了。
得到消息的李如,跑去哭求主任王铮,哪怕让她公开道歉也好,希望科研所能收回处罚决定。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一时的冲动,竟然酿成了大错。
但面对她的苦苦祈求,王铮只是冷眼旁观,厌恶又嫌弃地说了最后一番话:“你跟黎俏同组,本来是占尽先机的好事。
偏偏你自己要作死,黎俏是苏墨时小三的这种话,你也敢张嘴乱说到处宣扬?
人家南洋首富黎家的千金,她需要给别人当小三吗?
苏墨时又是什么身份?你往他身上泼脏水,我看是你脑子进水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你今天办完手续,趁早给我滚蛋,科研所养不起你这种败类。”
李如心如死灰,曾经她有骄傲自负,被开除的这一天就有多灰暗惨淡。
……
当晚下班,黎俏开车回了黎家。
大哥和宗悦的婚礼,在下周二七夕节举行。
黎俏下车就晃进了客厅,全家人都在。
包括许久未见的二哥黎彦,穿着骚粉色的衬衫正坐在客厅里喝茶。
大家似乎在讨论婚礼细节,黎俏有些疲惫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很快就自行回了房间。
她仰面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出神。
周二那天是七夕,也是她和商郁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
该怎么过呢?
“咚咚——”
门口响起敲门声,黎三推门走了进来。
他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中,瞥着黎俏,“听说苏老四来了?”
黎俏睨他一眼,“嗯,下周就走。”
黎三斜倚着扶手,视线锁着黎俏疲惫的脸颊,“大哥的婚礼,他要参加么?”
“参加。”
黎三俯身,手肘撑着膝盖,双手交叉,默了很久,才低沉地问道:“最近南盺有没有联系你?”
黎俏抬了抬眼皮,从床上撑起身子,“没有,你们俩没联系过?”
黎三薄唇紧抿,幽幽看向黎俏,似是默认。
黎俏拖着下巴,目光在他脸上扫了一圈,很明显能看出他藏在平静表面下的烦闷底色。
“你给她打个电话,让她过来吃饭。”
黎俏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挑眉反问,“我打?你追女人还这么放不下面子?”
黎三呼吸一凝,绷着脸,声音也愈发低沉,“别废话,赶紧叫她过来。”
丢下这句话,他顶开椅子就离开了卧室。
出了门,黎三站在走廊里平复呼吸。
他倒是想给南盺打电话,但那个狗东西把他的号码拉黑了。
他甚至吩咐了不少边境的手下帮忙联络,结果她把他的消息一律无视了。
偏偏这几天他在南洋很忙,有几个工厂的合作方要来参加大哥的婚礼,他忙着应酬,也没时间去找她。
此时此刻,黎三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在心里暗下决心,等她回来,一定要好好收拾收拾。
……
不到半小时,黎俏正躺在床上昏昏欲睡,忽地听到阳台外传来了管家惊喜地喊声,“先生太太,准姑爷来了。”
半梦半醒的黎俏:“??”
准姑爷?
姑爷?
她猛地睁开眼睛,揉了揉额角,翻身下床就光脚走到了阳台。
花圃附近,有一道黑色的身影恰好走进了门厅。
商郁来了?
黎俏掀了掀唇角,趿着拖鞋就下了楼。
客厅里,商郁穿着黑色的衬衫和西裤,领口敞了两颗扣子,几缕碎发荡在额前,叠着腿优雅地坐在单人沙发中,身前的茶几上还摆着几个豪华礼盒。
而黎家三兄弟神色各异地看着他,唯有黎家夫妇热络地没话找话。
宗悦看到楼梯口的身影,扬起笑脸就招呼她,“俏俏,少……你男朋友来了。”
黎俏抓了下脑门,慢吞吞地往台阶下走去。
这应该是商郁第一次在全家人面前以男朋友的身份公开亮相。
以至于……她那三位哥哥,虽忌惮于他的身份,却又故作深沉地端起了兄长的架子。
如果不开口,场面还算和谐温馨。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毫无意外地把这种和谐场面冲击的七零八落。
比如,大哥黎君默了几秒,看了看桌上的礼盒,尔后挑眉看向商郁,一脸正色地开口道:“衍爷太客气了,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
其他两兄弟心里冷嗤:“……”
身为大哥,还跟自己的妹夫叫‘爷’?
二哥黎彦挺了挺腰板,轻咳一声,睨向商郁,“少……”
衍字还没出口,猛地看到男人投来的视线,嘴一瓢,心一颤,立马讪笑道:“衍爷日理万机还惦记着我们,辛苦了辛苦了。”
黎俏单手捂着脸搓了一把,无声叹了口气。
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