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狩獵好萊塢笔趣-第1151章 鋒芒太露展示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正聊着,后台有侍者过来提醒,魏参差已经准备好,西蒙收回挑着面前女郎下巴的短剑,朝旁边示意了下,本来跪坐在地毯上的许公主会意,乖乖朝旁边挪开,离开正中央的长沙发才起身,目光好奇的在周围打量,意外发现了一个熟人。
俞老师。
两人都来自北影,许公主是88届,俞老师是89届,又都是表演系,上学期间有过不少接触。
18 言情
和几位女侍一起挤在后排沙发上的俞老师与许公主对视,因为被陈晴可以打扮成了自己的模样,稍稍愣了下才认出对方,顿时有些尴尬。不过,既然认出,也只能主动点头招呼。
许公主倒是不客气,看了眼旁边陈晴和某个男人,见两人都没有注意她,便走过去,挤在主动让出了些位置的俞老师身旁,低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俞老师思绪转了转,才道:“最近的《卧虎藏龙》,你看了吗?”
许公主点头,目光里还不由多了些期待。
俞老师又朝前排和陈行苇相拥着挤在一张单人沙发上的李有狐示意了下:“我是有狐的表演老师。”
许公主有些意外,随即想起最近美国这边媒体上关于《卧虎藏龙》女主角之一李有狐有希望在年底获得奥斯卡提名的报道,不由打量俞老师几眼,带着点不可置信,却也恭维道:“那你真是太厉害了。”
两人说完突然陷入沉默。
俞老师没有问起许公主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除了表面上的一些理由,其实……不都是明摆着。
俞老师不知道许公主是什么想法,看着前排沙发上正和陈晴低语着什么的男人,却是更多了几分幽怨。
你身边到底有多少女人啊?
当两人的沉默正要酿成尴尬,台下灯光暗下,舞台上则亮起了灯光。
魏参差走上舞台,手持一柄短剑,穿着一身秦汉风格的白色印花深衣,衣服领口和双袖缀有红边,使得素雅中透着几分凛冽。
待魏参差摆好姿势,舞台一侧十二钗的现场配乐响起。
激昂的乐声中,魏参差开始舞动,如同一缕即将坠落的柳絮,轻盈中似乎又透着一些末路的凄然。
歌声随即响起。
*……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楚河流沙几聚散,
*日月沧桑尽变换,
*乱世多少红颜换一声长叹。
*谁曾巨鹿踏破了秦关,
*千里兵戈血染,
*终究也不过是风轻云淡。
*……
台下的俞老师认真倾听着,很快明白这首歌的大致含义。
前段时间李有狐与魏参差她们私下聊过,说起正在准备一首关于虞姬的歌舞,俞老师当时并不在场,不过,此时却是知道,台上的姑娘,演绎的正是虞姬。
以前从来没有听过的一首歌,此时也很容易猜到是谁所做。
因为对某人的怨念,俞老师不免有些苛刻,觉得这歌词……其实也就一般,顶多比国内那些流行歌曲强一些,并不算惊艳。
甚至歌曲远没有台上魏参差舞跳得好。
真是好。
不过,这种苛责情绪只持续了一分多钟,当副歌响起,惊艳的戏腔让俞老师感觉自己的汗毛都要竖了起来。
*……
*垓下一曲离乱,楚歌声四方。
*含悲,辞君,饮剑,血落凝寒霜。
*难舍一段过往,缘尽又何妨。
*与你魂归之处便是苍茫。
*……
惊艳。
完全只能用惊艳来形容。
甚至当副歌第二次响起,俞老师已经不由自主地张嘴跟着无声附和起来。
三分多钟的歌曲结束,场内的所有人都下意识鼓起掌来,同时再次产生了某个古怪的感觉:自家老板上辈子一定是中国人。
好吧。
无意中几乎是切中了事实。
很快的一首歌,魏参差的编舞节奏自然也很快,结束表演,稍稍缓了下才起身,看到台下男人朝自己比了个竖起大拇指的手势,笑着拎起裙摆直接跳下舞台,来到男人身前,被西蒙直接抱在怀里。
“跳的很棒。”
“是老板的歌写得好呢,不过,跳起来真得好累,心脏都砰砰的。”
“哦,让我感受一下。”
“好吧,”魏参差主动捉住男人大手按在胸口,还不忘和旁边陈晴招呼:“陈姐,你也来了。”
陈晴点了下头,又看向西蒙:“老板,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啊?”
“《虞兮叹》。”
“好惊艳的一首歌,名字也好,让人想到霸王别姬,”陈晴说着,突然有感而发道:“或许,老板,我们可以做一部电影,真正的《霸王别姬》,怎么样?”
“中国那边应该不缺类似题材吧?”
“我的意思是,就根据这首歌创作一部电影,就像《爱情呼叫转移》那样。”
西蒙再次想到的是身边缪缪曾经参演过的那部《鸿门宴传奇》,以及另外一部《王的盛宴》,两部相关题材影片都不算成功。
至于原因,难说。
电影圈子里,成功有成功的一百个原因,失败也有失败的一百个原因。
总之还是赌博。
不过,真要根据这首歌做一部电影,仔细想想,倒也不是不行。当然,如果把重点放在霸王和虞姬的爱情上,难免要做很多改编,将来必然会遭到诸如篡改历史之类的非议。不仅如此,楚汉争霸这样的历史大背景,必然也就意味着这将是一部大制作,小打小闹的话还不如不做。
这么想着,西蒙对陈晴道:“这样吧,你抽空送一份这首歌的小样到国内,找一些编剧各自尝试,先写一下剧本我看看。”
陈晴点头。
西蒙也没有忘记怀里香香软软的姑娘,看向魏参差道:“对了,你要不要演虞姬?”
魏参差想到李有狐最近的风光,当然心动,不过,虽然是路痴,但女孩对自己的人生方向把控还是很明确的,很快冷静下来,说道:“老板,我觉得我还是更适合跳舞呢。”
西蒙搂着女孩细细的腰肢,笑容里带着些其他意味:“跳舞可没什么前途,错过了这个机会,将来或许你会后悔的。”
魏参差眨了眨眼睛,突然说道:“老板,如果我一直跟在你身边,你就不会让我后悔的,对吗?”
西蒙怔了下,凑到女孩唇上吻了吻,点头,带着保证道:“当然。”
跳舞终究是没有太大前途的,如果转去做演员,还有着西蒙这位大靠山,就像李有狐那样,轻轻松松走到别人一辈子都可能无法奇迹的高度,将来等中国影视产业开始崛起,也就能顺势成为人上人,四天六千万都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如果眼前女孩真的死心塌地跟在自家身边,他也可以轻松给她比四天六千万更好的生活。
就像现在。
国风艺术团女孩们的日常待遇,依旧是公主级别,甚至连欧洲一些小国的破落王室公主都无法奇迹。
这么一边聊着一边休息了一会儿,西蒙再次推了推怀里小心脏已经不再砰砰乱跳的姑娘:“去,再给我跳一遍。”
魏参差乖乖地起身,重新上台。
再次表扬了一遍,又开始换上《人间会》等其他歌曲,如此一直到晚间,重新回到昨日下榻的庄园。
大家一起吃过晚餐,陈晴才得到和西蒙独处谈事情的机会。
别墅书房内。
陈晴赖在西蒙腿上汇报过这段时间的工作,最后才说起锦书的一些事情,毕竟她也看的很清楚,老板在中国投资的那些实业才是重点,锦书等方面,因为体量太小,只能算玩票。
不过,因为这段时间国内火爆的《超级女声》和《康熙微服私访记》两个项目,本来的玩票,似乎也有改变性质的苗头。
“不算明年的第二季,还有《康熙微服私访记》后续长线收益,只说这一年内,两个项目大概就能为锦书带来不低于5000万人民币的净利润,5000万呀,现在国内圈子里,很多电视剧转上几十万或者一两百万就已经是收益丰厚了,因此最近又有人看我们不顺眼了。”
西蒙翻看着一份江苏那边靖江造船厂的最终合资项目方案,一边问道:“怎么了?”
“我们赚钱多,眼红啊,还是举报呗,恶心死了。《康熙》那边没什么问题,主要是《超级女声》,因为我们的参赛要求是16岁以上,结果就有人攻击说这档节目误导未成年追逐不正确的价值观,反正大概就是这种。”
西蒙只是嗯了下。
前世也是圈内人,西蒙对此也算司空见惯,而且,既然陈晴此时说出来,大概问题也已经解决,哪怕真解决不了,项目被封了,对于现在的西蒙而言也不痛不痒。
不过,再往深层次想一下,看来锦书有点过于锋芒毕露了。
需要收一下。
陈晴见自家老板不怎么在意的模样,也就没有深入说起自己已经找到举报者打算如何收拾对方的想法,搂着男人脖子朝他身上贴了贴,问道:“老板,你在想什么?”
“考虑做几部烂片,赔点钱。”
快穿之推倒男神
陈晴愣了下,随即也反应过来,笑着道:“是该这样,两个电视项目就净赚了5000万,还有那部《有话好好说》,锦书一年赚的钱抵得上其他一些同行十年了,继续这样下去肯定让人眼红。不过,嗯,有老板在,我们想要赔钱,好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
西蒙一副很认可陈晴马屁的模样:“是啊,这才是难点所在。”
“呵呵。”
玩笑一句,西蒙又想了想,认真道:“这样,继续扶植几家子公司吧,别用锦书字头,尽可能交叉控股,让别人不不知道幕后站着我们。或者,至少表面上不那么显眼。”
“其实,老板,我觉得问题不大呢。就像上次锦书影视城被举报,还有这次《超级女声》,不都没什么事情?”
“事情是这样,但,总是被人惦记着,肯定不是一件好事。该收敛还是要收敛。”西蒙道:“中国国内最近几年应该有很多传媒公司吧,你可以亲自操作,想这些公司发起收购,然后再与锦书合作,一些项目的发行可以以那些公司为主。对了,还有电视台,也可以分一些利益过去,这样锦书也能间接获得舆论发声平台。”
“那,老板,我下次回去就着手安排。”陈晴认真听完,点头说着,却是又笑着道:“可是,这样的话,老板,或许以后中国的传媒公司都和锦书有着千丝万缕地联系,这应该比现在只扶植锦书一个更惹眼吧?”
西蒙笑着反问:“惹眼吗?”
陈晴歪了歪脑袋,随即摇头,又忍不住感慨,自己老板对中国文化的了解,真是一点不比自己这个土著差。
很简单。
有些人要的,就只是一个‘掩耳盗铃’而已,只要看不到听不到,那就是不存在的。
锦书今后的项目,哪怕依旧是这边主导,但只要挂一个其他公司的壳,锦书尽量隐在幕后,哪怕圈子里知晓一些内情,只要你不说我不说,也就无所谓。
至于为此要损失的利益,坦白说,陈晴也不怎么在意。
不说其他,只是《超级女声》,大家看着这档节目风光,能给锦书带来数千万盈利,但,另一方面,只是维斯特洛体系投资的这一次冠名《超级女声》的那个农夫山泉矿泉水品牌,随着最近几个月的名气迅速上升,预计未来两三年的利润规模就能跨入亿元门槛。
矿泉水的利润率可是很高的。
更不要说维斯特洛体系在中国投资的地产、钢铁、机械、科技,视频等等领域的其他各种大项目。
甚至,陈晴觉得吧,对于锦书,自家老板更多只是个人爱好,哪怕是用来泡妞的作用可能都比赚钱更多一些。
想到这里,陈晴赚了话题,问道:“对了,老板,我这次给你带来的礼物怎么样?”
海賊 之 銀狐 大 將
西蒙从陈晴笑容里明白说的是许公主,对于这只曾经圈子里有名的花蝴蝶,其实兴趣不大,不过养起来也没什么,凑到陈晴耳边道:“今晚就她了,等下让人……”
陈晴听完,坐在自家老板腿上的挺翘下意识绷了绷,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紧张:“老板,我也来吗?”
“你就算了。”
“老板你早说喜欢这个啊,”陈晴脸蛋微红,又道:“对了,还有《超级女声》,这次我带了不少漂亮姑娘资料过来,就在电脑里呢,老板你要不要看看?”
“没时间,你帮我挑吧。”
“嗯,那个,还是按照老板以前的口味,不换换吗?”
西蒙想起什么,搂着陈晴细腰的手上移了一些,笑着说道:“挑大一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