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0mv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大唐再起 txt-第九百五十一章勉強熱推-o1r5g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
为了一座死城,注定要沦陷的死城,牺牲自我。
也许二十一世纪有可能,但如今的中世纪,基本无有可能,更遑论一群牙兵了。
所有人都是自私的,牙兵们可以为了王彦超牺牲性命,但不会为朝廷浪费一丁点感情,这是两码事。
而,如今的陈仓城,在牙兵们眼里,就是代表着朝廷,为了活下去,他们自然不愿意牺牲。
众人皆默然,心中想法各异。
但,沉默却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什么。
刘正业环顾左右,这时才开口说道,大义凛然:“蕃帅对咱们有大恩,对凤翔军也有恩德,咱们身死也就罢了,但若是让蕃帅也身死,无论如何,我心里头也过不去。”
“没错,咱们死了无所谓,却不能让蕃帅也连累了——”
“为了蕃帅,为了陈仓城,必须做出决定——”
有人配合地喊着,一瞬间,就让大家蠢蠢欲动,心神荡漾。
临近最后一步,所欠缺的,无非是个台阶,借口罢了,现如今有了,自然得顺坡下驴了。
半劫小仙
得到众人的拥戴后,刘正业立马抬头挺胸,脸色凝重地对着孙文进说道:“我等对于钱财官位的无所谓,但却不知贵国怎么安排我们蕃帅?”
闻言,孙文进心中一笑,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家伙,没有好处真不松手。
“对于王蕃帅,朝廷自然既往不咎,只是不能再居凤翔了,须得移镇他地,加官进爵自然不可避免。”
众人听得认真,但他知晓,这群人等的是后半部分。
孙文进露出些许笑意,诚恳地说道:“诸位虽然义薄云天,但忠义之士定然有所回报,张部署与我言语,将拿出一万贯,赠予贵军,其他的土地,也会安排……”
一万贯——
众人齐吸了口冷气。
在坐的众人分下,至少两三百贯,在残破的凤翔府,几乎能买上五六十亩地,而他们累死累活,一年顶多三四十贯,除去开销,也将堪堪过得自在些。
孙文进很满意众人惊叹的场面,不由得继续加码道:“我所言道的铜钱,乃是我国锻造的神武通宝,样式精美,抵得上数钱。”
“况且,我们唐国骑兵较少,建立功勋机会极多,无论是钱财还是爵位,都是有的,封妻荫子不在话下,远比诸位固守凤翔来的快活。”
“诸位,大唐的爵位,可是能传家的,而非一世即消。”
拽妞儿的非凡穿越
田园食香
前途,钱财,生存,三座大山压下,众人的腰躯,越发地下弯。态度也越发的恭敬了。
“孙参军,我等都是粗人,您可有什么吩咐?”刘正业轻声赔笑道。
见此,孙文进则沉声道:“时间拖得越久,就越容易泄露,以孙某之间,诸位不如聚拢亲兵,直入府邸,向王蕃帅陈情一番,想必是定能让其回心转意。”
“这——”刘正业颇有些犹豫。
这不就是形同造反了吗?
“诸位难道以为只需打开城门即可立功?”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孙文进笑了,他一改之前的平和,直视刘正业,盛气凌人地说道:“难道指挥使以为只有我一人入城?”
翡翠空间:弃妻为妃
“开城者有之,而说服王蕃帅归诚的也有之,后者若行,前者自然就无功而返,反之亦然。”
鴻蒙大道 花椒太辣了
刘正业额头露出些许细汗,左右环顾,这才痛下决心,说道:“无用多少亲兵,就凭借着咱们四十号人,足以——”
“好——”孙文进大笑,说道:“全城安危,诸位的荣华富贵,就在大家自己手中,莫要让他离去。”
天价契约:宝宝他爹不要闹
众将纷纷脸色凝重,讨论了一番,刘正业一马当先,提着剑,带着众人就直当当地离去,浩浩荡荡,不着片甲。
一路上,巡城的兵马见到这群牙兵,甚是讶异,但却又不敢管,目视着他们去向了衙门。
保护王彦超的,自然也是牙兵的一部分,乃是更加亲近的家丁,看到浩浩荡荡的众人,不由得诧异道:“天色已晚,恐怕蕃帅已经睡下了,还是明日再来吧。”
“废话少说——”刘正业斜瞥了一眼,冷哼道:“我等有要事求见蕃帅,快去通禀,耽搁了,用你脑袋来顶。”
受怵牙兵平日的桀骜,没有敢阻拦,连忙前去禀报,将王彦超从睡梦中拉起。
“出了何事?”王彦超一脸不喜,近些时日他常睡不安稳,如今被扰清梦,怎能不烦躁。
“是刘指挥使,以及一并军官将校求见,言语有大事禀告。”管家连忙说道。
“恩?”王彦超眉头一皱,牙兵能有什么事,需要大动干戈前来,他不由的问道:“可着甲,带有兵卒?”
“并无,只着短衣。”
“让他们进来——”王彦超揉了揉眼睛,让自己清醒些许。
很快,一行四十来人,浩浩荡荡地进入了卧房,气势汹汹,一副干大事的模样。
“恩?”王彦超眉头一皱,呵斥道:“若是有事,几人便罢了,一群人挤在一起作甚?”
刘正业本抬头挺胸,信誓旦旦,此时突然就弯下了腰,说道:“蕃帅,您说的在理,你们都出去——”
随即,出了指挥使,两个副指挥,其余的人都出去。
“蕃帅,咱们是来替兄弟们求一条活路的。”
刘正业沉声道。
侯门长媳 沙漠里的小鱼
順手牽出個”寶寶”來 洋洋
“活路?你们不是活的好好的吗?”王彦超见到他们这幅模样,立马就晓得有蹊跷,笑吟吟地说道:“有事就说,别憋着,咱懒得与你们废话。”
“蕃帅——”刘正业几人连忙跪下,抬头说道:“如今陈仓被魏,凤翔也被占,军心惶惶,甚至有人还准备夜开城门投敌,凤翔军生死存亡,还望蕃帅三思——”
“三思?”王彦超冷哼一声,说道:“有什么可思的。”
“你们为了性命,就转眼把我出卖了,也把陈仓城出卖了,有我说话的余地吗?”
“末将不敢——”几人低头,不敢对视。
王彦超则陷入了思考。
一向忠诚可靠的牙军,竟然也投了敌,其他的部队自然也不出意外,或许真的有人开城迎敌。
况且,没了牙兵的支持,他又怎么统帅那些兵马呢?
心中定下,顾及身后之名,他仰天长叹:“官家,非我王彦超不忠,实不得不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