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一品梟雄-第444章 下三濫的手段閲讀

一品梟雄
小說推薦一品梟雄一品枭雄
“他针对归针对,但是也曾帮过我。”
我示意风小毅不要说话,看着这个中风偏瘫的老头,“他的人监控着你,看你这个样子,怕是也没有去医院吧?你也别用这种仇恨的眼神看着我,最起码你落得如今这个下场,也不是我造成的。”
刚才进来的时候,两个看守他的人已经被我打晕了,力量到了我这个地步,伸手反倒是其次了,一拳如果不行,那就两拳,我都习惯了。
“当初周叔告诉我,虽然我们的联盟已经散了,但是还是要保持面上的安静,是你打破了和谐。我今天过来,也不是为了炫耀什么,其实你也很清楚,陈阳一直在针对我,针对齐氏。他的下场你自己应该明白,实话告诉你,我把他葬了,就在某座山头。
“喝喝喝……”
陈家家主眼睛等的大大的,眼里布满了血丝,说实在的,我真的害怕我把他给气死了,虽然他死不死不重要。
“这应该是他最好的下场,总好过身首异处对吧。”
我继续道:“其实如果你好好管教,我们即便做不了朋友,也不会成为敌人,你还是高高在上的陈家家主,陈阳也还是富庶的富家子弟,你们每日过着挥金如土醉生梦死的生活。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你们不应该来招惹我,还是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忘了告诉你,张峰和陈老板都死在了我的手上,你应该明白这句话背后的含义吧?其实只要我想,我可以随时把你的陈氏集团给抢过来。”
“你肯定很好奇,为什么我没有这么做,因为没必要,我和他们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用正常的生意手段,你怎么搞都没关系,哪怕下三滥,我都无所谓。但是如果你用不该用的手段,那不好意思,我也会。”
“你没错,我也没错,大家都是为了生存,都是为了存活下去,所以我理解你,那么今天也请你理解我,我不能救你!”
他听到我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里明显露出了一丝慌乱,甚至是一丝哀求。
“你别求我,我今天只是顺路过来看看你,我们非亲非故,你不能因为我叫你一声陈叔就讹上我对吧。虽然你这个中风很可能是假的,但是无所谓了,你告诉他们也挺好,正好让他们明白明白,江州是谁的天下。”
说完,我站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背后传来陈家家主‘喝喝喝’的声音,很是急促。
“大哥,你怎么了?”
“我在给自己做心里建设,你明白?”
人一旦迷茫了,就要自我建设,这是我在部队做的事情,就好比你正在执行一项任务,这项任务不能有丝毫的问题,你必须待在草丛里十个小时不能动弹。
那么前面几个小时你可能凭借着自己的毅力支撑过去了,那么后续支撑你过去的就是自我心里建设,也就是自己给自己画一个又一个大饼,或者说一个坚持下去的理由。
“小毅,跟着我你后悔吗?”
我忍不住问道。
“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
风小毅说道:“我并没有认为你做错了什么,一直以来,咱们都是被动防御,从来没有过想要主动害过别人,难道人家都把刀架在我们脖子上了,我们还要等着他们动手不成?”
殺 神
“是这个道理。”我点点头,“走吧,回别墅!”
我坐在副驾驶,刷着手机,很快,今日江州新闻上面就出现了记者采访风小毅的视频,有意思的是下面网友的评论,“我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明明是你们闹着要退出的,现在又跑回来闹着要加回来,不要碧莲!”
“墙头草,两边倒,你们当这是过家家呢!”
虽然大部分都是骂那些人的,但是也有许多人夸奖三江商会这一次做的好。
“今年行情很差,三江商会这个政策真的很好,已经提交申请了,希望能够通过!”
“支持三江商会,这才是真正的良心商会。”
我正刷的起劲,随后一辆车从旁边冲了过来,直接撞了过来,巨大的冲击力使得车子瞬间就翻车了。
而且是连翻了好几圈,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随后就是一阵喇叭声。
一股剧痛传来,被一块金属板刺穿了左大腿!
庆幸的是我系了安全带,否则肯定凶多吉少。
再一看主驾驶,风小毅脑门上源源不断的流血,已经昏迷过去了。
我睚眦欲裂,我们好好的等红灯,怎么会有车子冲过来?
但是此时我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透过破碎的玻璃,我看到了不少人围了过来,冲着我们大喊,“快下车,油箱破了!”
邮箱破了?
我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不少,要是这个时候一个火星,就可能点燃汽油,然后车子爆炸,那我们两个必死无疑。
我的右大腿被金属块刺穿,使不上力气,车门也被撞坏了,现在打不开。
外面一个大汉正在拉扯,但是门把手直接被扯断了。
“快打电话给警察,叫救护车过来。”
外面有人喊道。
“小毅,小毅,你快醒醒!”
我伸手去推他,他耷拉着脑袋,双目紧闭,俨然已经昏迷过去。
终极魔武神 永远天涯
越轨游戏:老公太危险
车子剧烈翻滚了这么多下,那么大的惯性,搞不好颈椎都位移了。
不行,不能等警察来了,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砰砰!砰砰!’
这个时候,我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冲着外面的大汉说道:“大哥,让一让,我把门踹开,让我自己来!”
那大汉也是一愣,“门已经坏了彻底堵死了,你怎么…….”
“砰!”
他话还没说完,我右手握拳,猛然朝着车门砸去!
‘哐当’一声,车门猛地一震,一千多斤的力道,一头牛都能打死,车门瞬间松动了。
那大汉直接看傻眼了,张着嘴,就跟见鬼了一样。
“大哥,你快让一让,一会儿车门飞了砸到你!”
我又砸了两拳,拳头生疼,甚至连皮都被磕破了,但是顾不了那么多了。
车门松动了不少,我左脚挪动,然后右脚猛然一脚!
“嗖!”
那车门直接应声断裂,飞出去七八米远,这才重重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