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笔趣-第八百九十一章 忌辰晚會閲讀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忌辰晚会?!”
赫敏兴致很高地说,眼神闪闪发亮。
“我敢打赌没有几个人在活着的时候有机会参加这种晚会——这肯定非常奇妙!”
这个时候,她们已经吃完了晚餐,回到了赫奇帕奇学院的豪华宿舍。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幽灵们的聚会,这确实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卢娜难得地与赫敏站在了同一战线上,她软绵绵地正趴在床上,任由主教练小姐轻轻拍捏着她的手臂和小腿,进行魁地奇训练之后的放松按摩。
“相比起每年都能看到的万圣节晚会,一旦错过这个邀请,就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可是,我们不去吃晚饭了吗?”
御魔纵横
汉娜有些犹豫,“我是说,幽灵们在晚会上提供的食物,大概不太适合活人吧……”
“我们可以先吃一点过去,也可以在结束后溜去礼堂参加宴会。”
艾琳娜不以为然地飞快回答道,一边在书桌边看着《霍格沃茨,一段校史》,一边若有所思地在边上的《中世纪著名巫师》上勾勾画画着。
“况且,宴会是由霍格沃茨厨房准备,目前尼克的要求是准备一些‘味道浓烈’、‘富有画面震撼’的食物,我会尽量兼顾我们的肚子和幽灵们的精神体验——这就好比万圣节的装饰元素一样,既可以偏向于恐怖风格,也可以偏向于童话欢快。”
“为什么会有人要庆祝他们死亡的日子呢?”
丹妮洛娃坐在床边,侧着头用毛巾慢慢沥干湿漉漉的头发,困惑地问道。
“反正我听起来觉得怪压抑的……”
“唔,这其中有很多种解释,我比较倾向于“生日论”——倘若说你把一名巫师死前和死后看做是两段人生,那么当他化为幽灵的那天,不就相当于新的人生开端么?”
这一次是赫敏在回答,她回忆着自己看过的那些介绍,不确定地说着。
“话是这么说,不过我也觉得……”
就在这时,位于卧室外侧的壁炉火焰忽然变成了绿色。
下一刻,一只可爱的小胖鸡从里面飞了出来。
咕哈哈哈哈——
“储备粮?!你怎么……等等——”
汉娜震惊地看着那只落在艾琳娜肩膀,亲昵地蹭着女孩的小胖鸡。
“飞路粉而已,这有什么奇怪的。”
艾琳娜从储备粮那里取下信件,随口解释了一句。
“之前忘记告诉你了,我们这间房间的名字,现在就叫‘咕哈哈哈哈’。”
为了确保通讯畅通,她特地让邓布利多动用校长权限,给这间卧室进行了命名,除了储备粮的叫声之外,另外一层防护则是局域网的封锁——连通这里的壁炉仅限这座城堡内。
至于储备粮的智商方面,在艾琳娜看来,它可能比邓布利多那只大火鸡还聪明。
艾琳娜抖开信纸,仔细看了看这封她标记为加急的“女王”查询查复。
果然——
年幼的黑魔王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信纸上只有一段非常简单、没头没脑的回复。
「1350-1492:查无此人。」
在古灵阁巫师银行的记录中,并没有叫做“尼古拉斯·德·敏西-波平顿”的巫师。
正如同如今化名为“格雷女士”的海莲娜·拉文克劳一样,“尼古拉斯爵士”显然同样是一个不存在的化名,或者说“个性谥号”——这在魔法界之中并不算罕见。
但问题在于,尼古拉斯爵士偏偏在不少书中都有记载。
十世寻情 秦晓子
有着可供查询的历史文献、有着可以作为证明的朋友、有着完整的人生……唯独在真实世界的倒影中,没有任何生存过的痕迹,这让艾琳娜不由得想起了一个有趣的事情。
历史悠久、口碑良好,古老而纯正的——【阿波卡利斯家族】。
“Kenaz——”
艾琳娜手指弹动,一缕火苗飞快地吞没了她手中的字条。
“您到底是谁,以及……您到底又在掩饰什么呢?尊敬的尼古拉斯先生。”
……
万圣节前夜。
窗外依然下着倾盆大雨,天色黑得宛若墨汁一样。
格兰芬多学院的公共休息室明亮而欢快,火光映照着无数张柔软的扶手椅,小巫师们坐在里面看书、下棋、聊天,教授们大发慈悲地没有布置太多作业,以至于学生们得以以一个比较愉快轻松的心情迎接等会儿的万圣节宴会。
除了赫敏·格兰杰小姐,她还有一些额外的家庭作业没有写完。
“这完全不可思议,他们一定用了魔法作弊……”
赫敏不甘心地小声嘟囔着,她正在完成最后的高等数学课后习题。
“为什么洛哈特教授可以在半天之内记住一整本词典?我不是在抱怨……我只是觉得,艾琳娜,你是不是有什么没告诉我……这太不合理了,人类的记忆力是有极限的。”
自从周末跟着艾琳娜去了一趟学校外边,见识到了所谓的“大人的世界”之后,赫敏原本的浮躁和骄傲几乎在一夜之间磨平了一大半——或许在霍格沃茨的同龄人中她算得上是极为优秀的了,但身处于“学院都市”研究所时,她仅仅也就是一点儿小聪明而已。
别说是那些近乎妖怪的外国学者,就算是她的“同班同学”也比她强多了。
除了她之外,洛哈特教授和奇洛教授周末也在那边补习麻瓜知识。
作为同一期参加“魔法-科学”补习班的成员,每次测试最后一名会受到惩罚——双倍于另外几名学生的家庭作业,而赫敏几乎包揽了百分之九十的惩罚。
“或许这既是天赋吧,不然人家怎么成为教授的——”
艾琳娜耸了耸肩,一边皱着眉头看着手上一本讲述都铎王朝历史的文献。
在这个时期,后世那些研究都铎王朝的英国作者们暂时还没发书,哪怕是古灵阁巫师银行动用了金钱攻势,短时间内也只能找到一堆让人头疼的历史资料。
正如同古灵阁那边反馈的结果,如果以“差点没头的尼克”在《霍格沃茨的幽灵》以及他自己的描述来查询,亨利七世时期根本找不到任何相似记录——或许在其他国家、其他巫师身上很正常,但倘若放在极为重视爵位制度的都铎王朝那就太奇怪了。
而更为古怪的是,在霍格沃茨之中,无论是藏书、幽灵们的口述结果都出奇地一致。
“格兰杰,你还记得我们在查询霍格沃茨建立时间时,一共有多少个版本吗?”
艾琳娜手指敲击着书皮,若有所思地轻声问道。
“大致四五个版本吧,毕竟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记录偏差很常见。”
赫敏头也不抬地对付着她的那些作业,有些烦躁地随口说道。
“你问这个干嘛?先说好哦,我最近可没时间帮你整理魔法史——那些什么门捷列夫研究所、朗道研究所里面生活的人全是怪物们吗,这种难度的作业居然还不算入门?”
“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可以这么理解……不过你也很厉害就是了。”
艾琳娜瞥了一眼赫敏手边快要写完的那一摞习题,有些心虚的玩了玩头发。
要知道,她原本是抱着让赫敏知难而退的想法去安排学习强度的。
谁知道反而激发了赫敏的动力,在意识到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多天才之后,赫敏·格兰杰在沮丧了不到半天之后,彻底摆正了心态,以一种让人震惊的速度开始适应起来。
万幸的是,单纯的“计算姬”暂时还没意识到自己被坑了。
至少在如今这个阶段,凭借着先知先觉提出各种设想,与诸位顶尖学者有模有样地讨论科研方向的艾琳娜还是相当唬人的——虽然这样的时光,可能不多了……
只不过,这些未来的那些事情,暂时还不用去考虑那么多。
“没有错版和偏差么……真是可惜——”
艾琳娜目光在手中那本描写“都铎王朝”的资料上停留了一下,倘若连一向忠实历史真相的宾斯教授都参与到了其中,那么按照重合理论,一切动机和答案就完全凑齐了。
不出意外的话,今晚的那场五百年忌辰,就是最后一场表演。
既然这样……
艾琳娜的目光在格兰芬多休息室里徘徊了几秒。
此刻,包括卢娜、汉娜在内,大部分学生正好奇地围在壁炉边的一张大桌子周围。
在桌子正中央趴着一只鲜艳的橘红色蜥蜴——这是韦斯莱双胞胎偷偷从神奇动物课堂“拯救”出来的——他们正准备喂它吃点魔法焰火,看看会有什么效果。
“咳咳,嘿,伙计们——”
艾琳娜合上手中的书本,跳到了桌子上,用力拍了拍手。
“今天晚上在地下室有一个“千载难逢的”、“紧张刺激的”、“格兰芬多专属的”万圣节特别晚会——“差点没头的尼克”筹办了一个五百年忌辰宴会——霍格沃茨厨房在那边开立了一个火焰料理专场,而且还有无头猎手队的表演……”
她挑了挑眉毛,精致的脸庞上闪过一丝微光,轻声诱惑着。
“唯一不幸的地方在于,时间与学校礼堂的宴会那边稍微冲突了些,我恐怕你们不得不在欣赏南瓜灯笼、蝙蝠装饰、骷髅舞蹈团表演之间做出抉择——”
“尼克的宴会?!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说!”
“还等什么,万圣节,幽灵宴会——傻子才会错过!”
费雷德和乔治两人眼神一亮,飞快地说道。
而与他们两人一样,几乎所有的格兰芬多学生们都兴奋地附和了起来。
千载难逢、格兰芬多专属、紧张刺激……
这些形容词对于天性喜欢冒险的小狮子们而言,简直是必杀!
“艾琳娜,这恐怕有点……”
珀西·韦斯莱皱起眉头,有些犹豫的说道。
环顾了一圈周围亢奋起来的人群,珀西有些担心,等霍格沃茨宴会开始的时候,格兰芬多学院长桌会不会一个人都没有,全跑去参加尼克的忌辰晚会了。
如果真的发生那样的场景,邓布利多教授和麦格教授,可能会抓狂的吧?!
“放心吧,珀西——不去才是不合理呢!”
艾琳娜得意地摇晃了一下手指,一脸认真地说道。
“格兰芬多学生,在万圣节参加格兰芬多学院驻院幽灵的忌辰晚会,哪里有问题?事实上在我看来,我们不仅要去,而且还要浩浩荡荡、光明正大地去!”
“可我还是觉得……”
还没等珀西把话说完,突然,桌子上无人理会的火蜥蜴嗖地蹿到了半空,在房间里疯狂地旋转,噼噼啪啪地放出火花,还伴随着𠳐𠳐的爆炸声,瞬间打断了珀西的思路。
“弗雷德!乔治!你们打算把休息室点燃么!”
珀西挥舞着魔杖熄灭着飞溅的火星,狠狠地训斥着自己的两个弟弟。
火蜥蜴的嘴里喷出橘红色的星星,十分美丽壮观。不到几秒,它就带着接二连三的爆炸声逃进了壁炉之中,只留下一片混乱的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
“呃——意外、意外——”
“噢,对了,我去通知别的同学——”
乔治和弗雷德看了一眼面色不善珀西,飞快地从休息室溜向了男生宿舍那边。
……
于是,七点钟的时候。
艾琳娜、卢娜、汉娜、丹妮洛娃,还有一众格兰芬多的学生们浩浩荡荡地从格兰芬多休息室出发,径直穿过一条门道——那条门道正好通往拥挤的中央礼堂。
那边张灯结彩,烛光闪耀,桌子上摆满了金盘子,非常诱人。
只不过,浩荡的人群没有丝毫动摇,目不斜视地越过礼堂朝地下教室的方向走去。
通向忌辰晚会的过道也进行了一番简单装饰,尼克原本是打算采用一些黑乎乎的、细细的小蜡烛——这些蜡烛在仓库中堆了很久,一直没有人使用——但自从有了霍格沃茨“学院长”的全力支持后,在经费方面自然不用这么拮据了。
半人高、燃烧着幽蓝火焰的蜡烛悬浮在两侧,随着学生们的脚步声依次点亮。
温度似乎比之前更冷了一些,但是每个学生们手中都提着一盏霍格沃茨厨房附赠的南瓜小提灯,在柔和的橘黄色火光摇曳中,倒也不会真的让人觉得有多冷。
这时,赫敏她们听到了一种声音,仿佛有女子在远方哼唱着忧伤的旋律。
“这是塞壬的歌声,倘若不付钱的话,可就没那么好听了……”
艾琳娜低声说,朝着赫敏等人得意地小声炫耀着。
紧接着,她们转过一个拐角,看见差点没头的尼克站在一个门口,他身上披挂着不那么合身的黑色天鹅绒幕布,看起来并不那么的高贵,反而有些好笑。
“我亲爱的朋友们,”尼克无限忧伤地说,“欢迎,欢迎……你们能来,我实在是——”
差点没头的尼克的声音猛地停住了,就好像是突然被攥住的青蛙。
他的视线落在艾琳娜身后浩浩荡荡的格兰芬多大部队,插着羽毛的帽子抖动着,尼克茫然地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孔,这好像和他之前想象中的画面不大一样。
“这、这是……”
“噢,您之前不是说让我可以邀请一些朋友过来吗?”
艾琳娜羞涩的笑了笑,自豪指了指身后的众人。
“不辱使命,你看——除了邓布利多教授、麦格教授、布莱克教授、卢平教授之外,我们格兰芬多学院的大家,差不多全都在这里——我估计教授们晚点应该也会来。”
“呃、呃——”差点没头的尼克张了张嘴,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怎么了,尼克……你难道不高兴吗?”艾琳娜天真地问道。
“欢迎!欢迎……你们能来,我真是太高兴了……”
他回过神来,摘下插着羽毛的帽子,鞠躬请学生们进去。
看着鱼贯而入的格兰芬多学生们,差点没头的尼克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宾斯教授提醒的没错,确实应该与卡斯兰娜小姐稍微保持距离,她太难以预测了……
万幸的是,等到今天的忌辰晚会结束,一切应该就可以画上句号了。
就在这时,尼克耳边忽然传来一句轻飘飘的感叹。
“真是壮观的景象呢,我猜等会儿的表演一定相当精彩……”
艾琳娜站在门边,看着不远处的热闹场景,嘴角扬起一抹恶魔般的狡黠。
“您说是吧,这样一来的话,您就成功的、彻底的杀死了那个叫托马斯·克伦威尔的巫师了,顺带把都铎王朝的那些往事,彻底埋藏在了历史的尘埃之中,对吧?尊敬的尼古拉斯爵士……哦不,或者现在应该说,尊敬的——艾萨克斯伯爵。”
————
————
好耶!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