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超能仙醫討論-第八百七十章 徹底失控!推薦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这一天,天唐居已经不知第多少次陷入静寂了。
而这,显然是最漫长的一次。
所有人都错愕的看着尹夫人,希望她下一刻会修正自己的选择,然而,尹夫人说完以后就默然的坐了回去,并没有任何后话。
终于,唐烈忍不住了,无视唐司空和唐元娇的拦阻,起身厉喝:“你为什么要投给他,他何德何能!”
“唐烈!”
唐一桐脸色骤冷,一股沛然凛冽的气势震荡而来,“尹夫人是我们的客人,你这是什么态度!”
唐烈咬牙欲崩,唐天策也不断朝他打来眼色,这才不得已重新坐下。
下一刻,唐天策理了理情绪,亦沉声问道:“尹夫人,请问这是你最后的选择么?”
“是的。”
尹夫人点点头,“无相刚刚打来电话,他与我的看法一致,都是投给唐会长。”
最强龙组战神
纵意人生
尽管这不是她心中所想,但尹无相才是她所有权势的来源,她也只能这么说。
而这话,也解开了众人心中的谜题。
原来刚刚那一通电话,是棒子国尹无相打来的,而他同样也关注着这次顺位之争!
只是这位巅峰强者,怎么就偏偏支持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唐锐呢!
在他们眼里,什么武协会长,中医会长,都比不上唐门二字的重量,哪怕唐锐手握第二块朱雀令,但谁不知道,唐锐并非军方人员,那令牌于他而言,也就是个尚方宝剑,没有什么实权实势。
这样的人,凭什么进入尹无相视野?
“既如此,此次的顺位之争到此结束。”
看的出,唐天策在说话时,双手指节都握出阵阵惨白,“从今日起,唐门的第四顺位继承人,由武协唐会长担当。”
现场只响起三分之一的掌声。
并不洪亮。
言情 小說 豆 豆
但也足以振聋发聩。
让人意外的是,作为竞争者的唐进,竟也主动鼓掌,且脸色间,有如释重负之色。
“看来,你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
在众多支持者簇拥到唐锐身边庆贺的时候,唐左使来到了唐进身旁,苦笑开口。
唐进倒是释怀,耸耸肩道:“这次顺位之争里,我做的确实不如唐锐出色,对他,我心服口服。”
“你比之前有了不小变化。”
唐左使面露惊喜,“这结果,再好不过。”
在他心里,唐进是否真的夺得顺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唐进是否能改掉那强烈似火的妒忌心。
没想到,一个唐锐,竟成了解决这一症结的良方。
“三叔,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唐进目光延伸向众人瞩目的唐锐身上,“今后在唐门中,希望您能像扶持我那样,帮唐锐一把。”
唐左使先点点头,却又叹息一笑:“他在这唐门能走多远,这我还真看不透彻,但你放心,我会尽全力帮他。”
对于这个问题,唐进似乎并不担心,而是悠哉悠哉说道:“接下来该让他讲话了吧,我倒是好奇他会讲些什么。”
刚刚夺得了第四顺位,自然是要让唐锐这位唐门新贵,来做一些发言的。
然而,唐天策却擅自更改了这项流程。
只听他凛声开口:“各位,这次投票到此便结束了,请大家有序离场,谢谢。”
所有人都在这一刻怔住。
这就结束了?
好歹也让新任的第四继承人说两句吧!
“天策长老,这是何意?”
代孕甜妻买一送一
与唐进相视一眼,唐左使当即发声质问。
唐天策却丝毫不答,只是吩咐一名唐门子弟送尹夫人离开,而鉴于他是这次竞选的主持,唐欢与唐一桐交汇一记眼神,却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
很快的,大厅中就只剩少部分人。
房门关闭的那一刹,唐天策幽幽开口:“各位一定好奇,我为什么要清理现场,是因为我心中也有一个好奇,我想不止是我,这种好奇同样也充斥在各位的脑海里。”
话落,他直接把矛头指向唐锐:“我很想知道,唐会长与棒子国尹无相是什么关系?”
全场众人都是一寂,如果只是尹夫人单独投票,他们并不认为有什么猫腻,可那关键一票,是尹夫人接到尹无相的电话以后,才投在了唐锐身上,且在这前后,情绪上颇有起伏,很显然是她和尹无相的判断出现了分歧。
“听天策长老的意思,是我唆使尹无相,在这里遥控尹夫人投票,进而掌控了这一场顺位之争?”
唐锐怡然不惧,抛出一句反问。
也露骨一般的戳穿唐天策的潜台词。
“并不能排除这一种可能。”
山伢闯都市
唐天策有些尴尬,但依然冷哼开口,“当然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但唐门绝不容许,有人在顺位之争中暗箱操作,而且,这人还是棒子国的巅峰强者,此事一旦成真,就意味着棒子国武者界,向我神州武者界一次严重的越界。”
这句话立即把现场气氛推向了最极致的沉重。
只因这帽子扣的太大了!
“你的怀疑不无道理。”
唐锐认同的点点头,“所以,这次尹夫人是受谁邀请,参与到这次竞选当中的呢?”
“这……”
唐天策语塞住了。
出现这种竞选结果之后,他在一瞬间的暴怒之后,便开始各种阴谋论的推演算计,却忽略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尹夫人会出现在这座大厅,并不在唐锐的控制当中,反而是……
思绪至此,唐天策立即把视线转向了唐玄镜。
唐玄镜陡然睁圆眼睛,怒不可遏开口:“唐天策你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我在引狼入室对吗!”
“我只是提出一种怀疑罢了。”
唐天策尴尬回应。
他也没想到,身为坎水长老,原本性格温吞的唐玄镜,会变得如此暴躁。
“怀疑是吧!”
唐玄镜气的扬起手指,遥指唐烈几人,“如若我记得不错,唐司空就是棒子国人吧,受唐烈提携,成为国医会会长的权智胜,也是棒子国人吧,真要说越界,也是你心仪的唐烈首先越界!”
“玄镜长老,请您说话注意措辞!”
唐烈听不下去了,振声开口,“我招募司空、权老进入唐门,是经过层层申请考核,他们能有什么问题,反而是这个唐锐,莫名其妙就从一个局外人,被破格选入顺位之争,你们把这叫做鲶鱼效应,但谁知道这背后,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猫腻呢!”
咔!
唐一桐玉足之下的地面,毫无征兆的破裂,蛛网密布。
“把唐锐选为竞选者之一,是八位长老和三位继承人共同投票的结果,唐烈,你还认为这背后暗藏猫腻吗?”
一声娇喝,却如层峦叠嶂般压迫而来。
使得整个氛围,越发朝向一个不可控的方向走去。
而那位继承顺位最高的唐二公子,却趁机摸到了唐锐身边,从口袋里抓出一把瓜子,塞到唐锐手里:“这么失控的顺位之争,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