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4o1b精品小說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第四百六十二章 越來越讓人失望的李顯讀書-uq47y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小說推薦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李显端坐在天子宝座上,扫视这下面的百官。
以前。
他在下面,总想要翻身在上面。
可是在上面的武后,却压的让他抬不起头来,只能卑微地在下面羡慕嫉妒着。
盯着那个位置,心中恨恨地说着。
额的,额的,那是额的!
而现在。
这个愿望忠于是实现了。
姻缘错:腹黑将军的细作 陈谜
他觉得这肯定是四圣论道的结果,上天眷顾着大唐。
而大唐乃是李氏打下来的天下。
而不是武氏!
“诸公,可有事请奏?”
随着李显的圣口一口,下面就站出来一人。
此人来时御史台的人。
洪荒天尊
叫做王弘义。
“臣有事请奏。”
李显点点头,说道:“准奏!”
王弘义早已经被奏文背下来了,躬身拱手施礼就说道:“臣,弹劾兵部尚书武三思!”
站在前面的武三思本来就低着头,听到王弘义的话,似乎早已经有了准备。
在王弘义还未曾数落他的罪名的时候,就直接抢先一步上前。
“陛下,臣,臣愿意乞骸骨!”
武三思立即以自家老祖重病,想要回去尽孝,还以自己身上有暗疾,想要养病为由,直接请辞。
只要是能够保住性命,也算是万幸。
李显却明显不放过武三思,对于武氏之人,他早就看不惯了。
“武卿,你这是作何?难道就不听一听王御史所弹劾乃是何等事情,还是说,你更本就不敢听?”
李显总觉得这一刻,他是非常痛快的。
“王御史,你要弹劾武尚书何等罪行?”
王弘义大声地回道:“臣弹劾兵部尚书武三思结党营私、克扣军饷、霸占良田、欺压百姓……。”
随后更是有理有据一条一条地把武三思所犯的罪行,都一一罗列出来了。
江湖之路 夜寒星
一下子。
朝堂轰然一声。
不管以前,有多少大臣对新帝李显有一些失望。
这一刻,他们觉得。
新帝似乎也并不是真的就扶不起。
“嘭!”
李显直接拍着宝座扶手,对躬身站在那里的武三思大声质问道:“武三思,御史之言,可当真?”
武三思立即跪在了地上,声情并茂道:“陛下,臣对大唐对陛下可是忠心耿耿,这十条罪行,只是其中一条就可能让臣五马分尸,臣怎么可能会如此做。
臣的那些良田,也都是先帝的恩赐,从未有过侵占别人的良田的说法。
至于克扣军饷,更没有过。
军饷之事,一直都是户部负责,而兵部也都是安排了单独的将军押送军饷。
至于欺君罔上,这些简直是血口喷人。
还请陛下,明鉴!”
任凭武三思说的再好,李显现在明显是想要罢了他的官职,好扶持自己的人上位。
所以,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武三思碍眼。
“狄阁老,朕并非不知深明大义之人,此事是非曲直,还需要调查。
毕竟事关乎大唐一位尚书,不得马虎。
武三思有罪无罪,这一查便知。
此事,朕就交给你了。”
然后却又直接下了命令。
“来人,把武三思押入大牢,以待候审!”
武三思是面色如土,直接被金吾卫的人扒了官服,带入了大牢内关了起来。
而武家的其他人,一个一个也都开始战战兢兢起来了。
狄仁杰本来已经失望的心思,却又升起了一些希望,觉得新帝最开始肯定是还没有适应,现在多多少少有一些明君的影子了。
然而。
李显接下来的安排,却又让狄仁杰打消了这个心思。
“兵部尚书一职乃是重中之重,关乎于大唐安危,不得空缺,诸公,可有什么举荐之人?”
来俊臣等人,连忙上前。
“陛下,臣等,举荐韦元!”
赏金天下
朝堂之上,老臣都未曾说一句话,紧紧地看着李显的表演。
但凡他有一点儿明君的影子。
这些忠于大唐的老臣,也都会出面谏言,推举真正有才能,并且忠于大唐的人。
可惜。
李显却直接让来俊臣这些酷吏,推荐了韦皇后的亲族之人。
也就是让外戚来把持朝堂。
这和天后娘娘有什么区别呢?
当真是一盆凉水浇在了这些老臣的心上,心中哇凉哇凉的。
暖暖的诱惑
这还不算什么。
等过了几个月。
侯门嫡女 素素雪
朝野竟然出现了卖官的现象,只要是能够给韦氏之人钱财,就可以买到官职。
官职不是很高,却也已经又有了一定的权力。
这让已经调查出来武三思的确有着很多罪名的狄仁杰,一时间又有一些犹豫了。
就在有人想要提出,去玉山请天后娘娘出山临朝称制的时候。
李氏也有人看不下去,站出来了。
韩王李元嘉、鲁王李元夔两人直接就上表,请求李显能够学习太宗和先帝,能够亲贤臣、远小人。
李显自己完全就没有在意。
当初自己落魄的时候,完全就是韦皇后在一旁细心照顾,在一旁给他鼓励。
为此,韦家上下全都遭遇了不测。
当初他就答应了韦皇后,等到他有机会辉煌腾达的时候,就让她为所欲为,做自己任何想要做的事情。
现在,他已经是帝王了。
是这个大唐的九五之尊,宠幸皇后,又有何错?
至于亲贤臣,远小人。
那更不用说。
在李显的心中,听他的话,他叫做什么,那些臣子就做什么的,才是真真的贤臣。
至于那些常有冒犯,说话不好听的臣子,才是小人。
他是帝王。
是大唐的九五之尊,他说话不管用,这还算是什么皇帝?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朕乃是一个昏君不成?”李显气的脸红脖子粗。
实在是这些李氏宗族的亲王,说话太难听了。
韦皇后连忙拍着李显的心口,安慰道:“陛下,他们乃是亲王,并且也算是陛下的长辈,自然会自持身份。
陛下看开一些就行,莫要生气,对他们生气,实在是不值得,小心气坏了身子。”
李显深呼吸几口气,说道:“哼!他们真要是朕的嫡亲,朕也便忍了。
几个亲王而已,朕想要如何行事,难道还要看他们的神色不成?”
韦皇后一边轻轻地摆着李显的心口,一边拿起一颗丹药,说道:“陛下,该吃丹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