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驚天戰王 愛下-第三百九十六章:天下共主

驚天戰王
小說推薦驚天戰王惊天战王
“残害国之栋梁,死!”
听完今生最后一句话,郭三刀的脑袋便如皮球般翻落一米外。
紧接着,他瞪如铜铃的眸子,看着自己肥硕的无头尸躯,呼通一声将自己的脑袋,狠狠的拍在了下面!
堂堂东城门禁卫军统帅,拥有武师境实力的郭三刀,面对杀掉自己的凶手,丝毫的抵抗都没有,死的简直太轻易!
而城楼上下二十万禁卫军。
见他身首异处的瞬间,皆目露惊慌万状!
头皮发麻,冷汗直冒!
即便背起赵恒山的萧扬,已撤掉王者气场,这二十万禁卫军仍如定格一般,愣在原地动也不动,甚至连看眼萧扬的勇气都没有。
更令人错愕的是,萧扬背着伤痕累累的赵恒山,从城楼上走到城楼下,又从城楼下向着京都城,不紧不慢而去……
所过之处,不仅无人敢拦,二十万禁卫军居然还主动,给他让开一条通道!
“呼!!!”
直至,目送萧扬的背影,彻底消失在夜幕中,险些将自己憋死的二十万禁卫军,这才敢顺畅的吸一口新鲜空气。
“此人究竟是谁啊?他也太可怕的了吧!”
“就刚才,他从我身边经过,我就感觉好像是死神迎面一样,简直恐怖至极!”
“如果可以的话,这辈子我也不想再见到他了!!!”
霎时间。
极品倒插门 浪言无声
东城门处,响起一阵惊呼尖叫,声音之大惊扰整个夜空。
而这里发生的事,也在半个小时后,传到了国主府。
……
……
时间,凌晨时分。
白天喧闹非凡的京都城,在夜深人静时万籁俱寂,但国主府却灯火通明!
成千上万名禁卫军,打着哈欠,强忍睡意,将大厅团团护卫在中央!
皇傅,坐在大厅内的黄金龙椅上。
撑着额头,闭着双眸,绞尽脑汁的思索着一件令他极其紧张的事情!
而正前方,黄金龙椅台阶下,有一对男女静静候着。
其一名叫神宫冥,他是个染着一头银发的年轻人,怀抱一把弯刀,神色甚是轻佻。
旁边,身着一袭白色旗袍,手持羽扇,和他年龄相仿的女人,不论站姿还是气质,都比他显得沉稳的多。
此女名叫神宫寺,是神宫冥的姐姐,也是皇傅的军师,联合天煞组织谋害夏渊、袭杀萧扬……
这一系列的计划,皆出自她一人之手。
可以说,没有她,皇傅绝不可能坐上夏国国主之位!
这时。
面含温和笑意的神宫寺,上前问道:“义父,您是在担忧什么呀?”
皇傅,陡然睁开眸子。
静默片刻,他眉头缓缓拧成一团:“为父觉得,天煞组织应该没有得手,惊天战王很可能还活着!”
此话一出。
整个大厅被一抹突如其来的冷厉气息覆盖,仿若温度骤降,令人不寒而栗!
“呵呵,没死又怎样,只要有我在,您的国主之位便无人能撼动!”
慕 少 的 心尖 萌 妻
神宫冥声音尖锐。
说罢,便将怀中弯刀扛上肩头,一股强悍气势从体内四散,吹的他衣衫,和周围数十个窗口上的窗帘,俱是在这一瞬间猎猎作响!
“好恐怖的气势啊——!!”
惊呼声从大厅之外传来。
之前睡意浓郁的禁卫军们,这一刻全都无比的清醒,成千上万圆鼓鼓的眸子,紧紧盯着大厅内的神宫冥。
而皇傅。
看着一文一武,这对养女养子,他眼底是抑制不住的喜悦。
只因,神宫寺足智多谋,自幼喜爱兵法权谋,深通此道。
契子 易修罗
而神宫冥,虽在当今世上未有一丝名号,但武学天赋惊人,埋头苦练十余年,早已具备不输天煞三十六的实力!
若不是为了国主之位,皇傅压着不让他出世,怕是凭借他的实力,早已是天下第一人!!
哈哈哈!
皇傅突地放声大笑。
“有你们在,为父自然无所畏惧,但冥儿,你能斩杀惊天战王一人,还能斩杀战王殿千万之众?别太莽撞,事情远比你想象的复杂。”
“义父,我……!”
神宫寺猛然抬手,按在了心有不甘的神宫冥肩头。
“夏国国主并不是义父的最终目的,义父要做的是天下共主!战王殿有震慑边疆之能,这点夏国境内无人能及,其次战王殿的千万之众又皆是精兵良将,若能收入麾下,日后必是开疆拓土的一把无双利刃,留他们远比杀他们更划算,明白吗?”
神宫冥神色一颤。
跟在皇傅身边二十多年,他完全没想到,自己这位义父的野心竟然如此大!
不仅是他。
连大厅外成千上万的禁卫军,都在听到此事后目露惊愕。
皇傅要当天下共主?他的野心,怎么比一代伟人叶开山还恐怖啊!
哈哈哈!
忽然,大厅内传出一声长笑。
“义父您竟要做天下共主,这岂不是要让全球臣服!等义父百年之后,这位置不就是我的了?好啊好,哈哈哈!”
神宫冥难掩激动。
而这样的一席话,令皇傅禁不住,紧紧捏了一把黄金龙椅的扶手!
怒意,杀意,在他眼底一闪而过!
虽然短暂,却被神宫寺全部捕获,她当即一巴掌,甩在了蠢货弟弟的脸上。
“你个不孝的东西在说什么疯话,义父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哪有什么百年之后,还不快跪下自扇耳光!!”
神宫冥被打的一脸懵。
他并未感到自己说错了什么,毕竟寿与天齐这种话,也就只能安慰安慰人,根本不可能会发生。
但是。
总是一脸淡定的神宫寺,却紧张的连连递来眼神,令他觉得事情好像,并没自己想象的简单,似乎皇傅很介怀‘传位’这事。
“义父,我……”
神宫冥转眸,见皇傅眼底隐有不悦,他便要下跪道歉。
但这时,大厅外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禀国主,大事不好了——!!”
声音拉的无比长。
只等满身大汗的一名禁卫军,冲进大厅内,声音才截然而至。
咕嘟!
跑的口干舌燥的禁卫军,吞口唾液润润嗓,便跪在地上叫道:“不好了国主,郭统帅被杀了,赵恒山被劫走了,那个人的实力恐怖至极,散出的王者气场笼罩了两公里,我们……我们……我们连动一下的能力都没有啊!”
“你说什么!!”
皇傅从黄金龙椅上惊起身,双眸一转,惊骇吼道:“他果然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