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長夜餘火 線上看-第二十四章 又一次出發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旧调小组”所在的14号房间又恢复了凝固般的安静,只有自己呼吸的声音隐约可闻。
现在这种情况,商见曜上次已经经历过,只是当时蒋白棉表示会一直停留于隔壁的隔壁,不会离开。
连自己手指都看不到的黑暗里,商见曜仿佛已适应了不少,竟没有一点恐惧。
他想了下,离开自己的位置,绕过记忆中的桌角,来到了较为空旷的沙发区域。
然后,他动作缓慢地坐了下去,坐到了冰凉的地上,盘起了双腿。
在凝固一样的黑暗中,商见曜维持着这样的姿势,抬起右手,捏了捏两边太阳穴。
很快,他脑袋垂下,就这样坐着睡了过去。
这肯定没法保持平衡,他的身体一点点一点点向旁边倾斜,靠在了沙发上,脑袋随之倚住了扶手。
…………
流动微光的虚幻大海内,商见曜又一次看见了那座泥土深褐,怪石嶙峋的岛屿。
——只要他坚持不下去,因恐惧而醒来,那他下次进入,必然不是在岛上,而是在旁边的“起源之海”内。
商见曜早已习惯现在的环境,飞快低头,看向了虚幻水波映照出来的模糊自己。
他嗓音低沉地开口了:
“岛上很黑暗,14号房间也很黑暗;
“岛上没有来自我之外的任何声音,14号房间也没有来自我之外的任何声音;
“所以?”
商见曜停顿了一下,回答了自己的问题:
“所以,岛屿就是14号房间。”
话音刚落,他眼眸残留深暗地抓住岛屿边缘,翻了上去,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没有任何意外,他的眼前又变得一片漆黑,他的耳中又失去了自己之外的所有声音。
商见曜毫不犹豫坐了下去,坐到了冰凉的地上,盘起了双腿。
这与他睡着前的姿势一模一样。
周围的黑暗和无声的环境一下让他感觉熟悉,他似乎都能指出右手边有一个单人沙发,斜前方有茶几,有靠背椅,有长凳和矮凳。
而隔壁的隔壁,蒋白棉正在等着他高喊有没有人。
商见曜的心情瞬间平复了下去,与之前两晚一样,思考起最近遭遇的各种事情,猜测其他教团组织都有什么类型的圣餐。
这让他时不时抬起右手,抹一下嘴角,只有想到僧侣教团的圣餐大概率是机油、电池时,才摇一摇头,深表惋惜。
时光飞逝,商见曜好几次想要站起,大声唱歌或者询问有没有人,但都强行控制住了自己。
反正蒋白棉在隔壁的隔壁。
当他一次又一次控制住自己,又没有别的意外发生后,他开始觉得这样的黑暗这样的寂静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根本毁灭不了自己。
他甚至轻声唱起了歌,怡然而自得。
不知过了多久,商见曜真的有点困了,于是,他无所谓地闭上眼睛,养精蓄锐。
然后,他真的睡着了。
突然之间,一道纯净的光芒照入了这里,照得他眼前一片火红。
商见曜睁开眼睛,看见周围的黑暗被快速驱散,听见了来自虚幻大海的轻微哗啦声。
岛屿上的深褐泥土和嶙峋怪石大片大片呈现了出来。
那光芒随即刺入了他的眼睛,刺得他下意识抬起右手,挡在前方。
眼睛一闭又一睁后,商见曜看见了散发辉芒的日光灯,看见了偏白偏灰的天花板。
他才发现,自己正靠在单人沙发扶手位置,睡得姿势乱七八糟。
因为14号房间有了灯光,不再符合预设条件,所以他的“推理小丑”失效了。
商见曜旋即翻腕,看了下手表。
上面指针显示,现在是6点30分。
这是路灯恢复供电的时间。
商见曜重新闭了下眼睛,不知在感应什么。
然后,他撑着扶手,侧身望向了门口。
也就是几秒钟的工夫,轻微的脚步声靠近,蒋白棉衣服皱巴巴地出现在了门口。
她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看着地上的商见曜,又好奇又好笑地问道:
“这是在做什么?”
“保持内外姿势的统一。”商见曜说着绝大部分人听不懂的实话。
蒋白棉先是一愣,旋即醒悟过来:
“你又在尝试直面‘起源之海’内的恐惧了?
“赢了吗?”
“算是赢了吧,虽然它没认输,但它也没再出现。”商见曜想了下道。
蒋白棉顿时变得兴致勃勃:
“那你的能力有什么变化?”
说完,她忙补了一句:
“不方便回答可以不用回答。”
仙默魔爱 幽之彼岸
商见曜坦然说道:
“这次好像只有范围的改变。
“比之前提升了一些,但也不是太多。
杜默雨
“你在十二三米位置的时候,我就能发现你的存在,并且感觉可以让你的双手缺失一个动作。”
“双手缺失动作……这个能力之前的范围是多大?”蒋白棉追问道。
“十米。”商见曜没有隐瞒。
“那提升了差不多百分之三十……这才第一个恐惧,等战胜多了,再找到自己,你的能力说不定能翻倍,甚至三四倍。”蒋白棉若有所思地笑道,“原来你的感应范围就是能力的范围。”
“根据范围最大的那个能力来。”商见曜指出了蒋白棉说法不严谨的地方。
蒋白棉好奇又问:
“其他能力的范围低于十米?”
“‘推理小丑’原本是三米,‘矫情之人’原本是五米。”商见曜认真回答道。
蒋白棉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
“停停停,这是你的秘密啊,不能说的这么详细。”
商见曜看了她一眼,嗓音沉而不低地说道:
“我们四个也算是共同经历过好几次生死的同伴,在绝大部分情况下,我想,我们都是可以信赖的,可以为彼此保护侧翼和后背,可以一起冲锋……”
“停!你复读机啊!”蒋白棉忍不住笑骂道。
这是她昨晚用来化解商见曜内心恐惧的说辞。
不给这家伙思维跳跃的机会,蒋白棉连忙问道:
“既然都已经赢了,你怎么还不起来?盘腿坐地上很舒服吗?”
商见曜诚恳回答道:
“因为腿麻了。”
“……”蒋白棉笑了起来,“需要我搀扶吗?”
“不用。”商见曜一点也不在意地回应道。
蒋白棉正想说不要逞强,就看见商见曜双手一撑,身体一翻,整个人直接倒立了起来。
倒立了起来……
然后,商见曜以双手为脚,轻松愉快地走向了门口。
“……”蒋白棉无言以对。
…………
又过了一天,上午九点,“盘古生物”地表区,停车场内。
“还是老搭档。”蒋白棉指着那台空间充足的灰绿色吉普道,“已经修过了。”
她依次扫过兴奋的商见曜、安静的白晨和神色间充满低落情绪的龙悦红,开口问道:
“都看过任务计划书了吧?
“对我们的路线还有什么疑问?”
“没有!”商见曜和白晨大声回应。
后者刚加入“旧调小组”时的拘谨已少了大半。
“没有。”龙悦红今天有点中气不足。
蒋白棉没去管他,打开后备箱,指着里面的物品道:
“还是之前那些武器,‘冰苔’手枪、‘联合202’、‘橘子’步枪、‘狂战士’突击步枪和‘暴君’榴弹枪,嗯,为了弥补重火力的不足,这次我有申请可以反装甲的肩扛式单兵火箭筒,它的外号是‘死神’。
“相应的弹药很充足,另外,还备了一些常见规格的子弹。
“食物比之前预备的多,我们去完水围镇,就得尽快赶去野草城,途中最好不要耽搁。虽然那边一直有情报人员在调查,缺少了我们也没大问题,但还是得尽一份心嘛,救人如救火。
“而且,快要入冬了,野外很难找到足够的食物……”
交代完各种事项,蒋白棉问道:
“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
白晨和龙悦红摇头时,商见曜上前一步,提出了问题:
“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蒋白棉磨了下牙齿。
他们就像之前那样,各自进入吉普车,由蒋白棉开着,通过层层检查,出了沉重的金属大门,进入了灰土。
而和上次不同,他们都有提前戴上墨镜,没被上午的阳光刺到。
组员们欣赏周围景色中,蒋白棉静静开着车。
脱离公司实控范围后,她突然打了个方向盘,改变了路线。
“组长,是不是走错了?”龙悦红看了眼太阳,确定了下方向。
“没有啊。”蒋白棉笑着回应。
龙悦红疑惑道:
“可是,这和任务计划书上的不一样啊。”
蒋白棉勾起嘴角,笑得很是得意:
“那是骗副部长他们的。”
“为什么啊?”龙悦红愈发不解。
蒋白棉通过后视镜,看了眼商见曜:
“‘生命祭礼’教团在灰土上肯定还有别的成员,毕竟是由外面传进来的。我担心公司内部潜伏起来的教徒,偷偷拿到我们的任务计划书,想办法通知地表的同伴,让他们设下埋伏,阻击我们。
“所以,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执行任务计划书上的路线,呵呵,询问你们是要表现得更真实一点。”
副驾位置的白晨听得若有所思:
“组长,其实你还在担心高层有‘生命祭礼’教团的人,这次的任务是个陷阱?”
蒋白棉笑了笑:
“有备无患嘛,多算胜少算。”
龙悦红不自觉又开始用崇拜的眼光看向组长的背影,商见曜则哼起了歌曲,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灿烂的阳光下,吉普又拐了个弯,继续奔驰于荒野。
…………
“盘古生物”,某个无人的房间内。
有“片段记忆擦除”能力的岳启凡戴着鸭舌帽,蹑手蹑脚地开门走入。
这里没有灯光,但并不黑暗,因为周围的墙上有一块又一块不大的液晶屏,它们连在一起,分别显示着不同楼层不同区域的情况。
光芒变化间,岳启凡对着占据这里至少三分之一空间的机器,低头喊道:
“圣师。”
没有感情的电子合成音通过喇叭响了起来:
“你告诉没有暴露的成员,这三个月不要做任何事情。”
“是,圣师。”岳启凡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然后他抬起了脑袋。
突然,他看见周围墙壁上难以数清的液晶显示屏画面跳跃,呈现出了自己的身影。
这有戴着鸭舌帽,与熊鸣接触的他;有乘坐电梯抵达495层的他;有和商见曜对峙的他;有哼着歌曲,故作正常的他;有匆忙逃离的他;有潜入某个地方,拨打电话的他……
岳启凡的瞳孔骤然放大,整个人紧绷得仿佛要炸开,竟忘了要反驳几句。
几秒之后,那些液晶显示屏上又出现了许许多多个商见曜:
他们有的正在实验能力,有的对着摄像头做鬼脸,有的用手电筒照向上方,有的和熊鸣在角落里聊天,有的比着不雅的手势,有的倒立行于走廊……
“圣师……”岳启凡头皮发麻地低喊了一声。
那没有感情的冰冷声音再次响起,回荡于整个房间:
“我说过,我始终在注视着你们。”
(本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