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步步爲途 起點-第184章 還剩最後一分鐘讀書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黄东升在李忠福面前表现的很是张扬,当见到副乡长董紫莺时,马上变脸,点头哈腰的迎上去。
董紫莺虽是副乡长,但并不分管政.法。
若在平时,派出所长黄东升未必给她面子,但今天不同。
董紫莺作为乡财务检查组的领头人,到派出所来检查工作,类似于钦差大臣,黄东升不敢不给面子。
“董乡长,欢迎莅临派出所检查、指导工作!”
黄东升满脸堆笑道。
董紫莺抬眼看过去,冷声道:
“黄所长,你这欢迎里的水分未免也太足了,我们检查组都工作完了,你才露面!”
董紫莺性情为何,不喜与人争长论短,但也不代表其他人可以将她当傻子。
乡财务检查组在派出所工作了大半天,一所之长黄东升才露面,分明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黄东升听后,急声解释:
“董乡长,您误会了!”
“我过来怕影响你们工作,安排李所长全权负责检查组的接待工作。”
在场的除党政办科员于红霞以外,都是官场老手。
尽管黄东升说的煞有介事,实则是怎么回事,大家心知肚明。
董紫莺懒的和黄东升多说,冷声道:
“黄所长,我们检查组在对你所账目进行核查时,发现件事请你解释一下!”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董紫莺和黄东升本就不是一路人,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
黄东升听到这话后,脸上的笑意更甚了,急声道:
“董乡长请指教,我们所里的账目绝无问题。”
由于事先得到了牛大山的支持,黄东升在说这话时底气十足。
牛大山是安河乡的一把手,董紫莺只不过是副乡长而已,胳膊怎么可能拧得过大腿?
听到黄东升的话后,董紫莺满脸厌恶之色,心中暗道:
“你这可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王所长,你将相关情况和黄所长介绍一下,请他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董紫莺面沉似水。
乡财政副所长王增福听到这话后,沉声问:
“黄所长,你们所三年的各种罚款共计五万八千三百六十二元,没错吧?”
黄东升是安河的实权派,根本不把王增福放在眼里。
“这些票据上都有,王所长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没错!”
黄东升一脸不以为然道。
王增福听到这话,心里很是不爽,但却不便发作。
“你们入账的只有一万八千多元,另外四万块钱哪儿去了?”
王增福沉声道,“请黄所长给我们检查组一个解释!”
看着王增福一脸阴沉的表情,黄东升心中暗道:
“你他妈算什么东西,竟敢质问老子?改天要是落在我手上,一定整死你!”
“王所长,这笔钱用于乡里招待了。”
黄东升不动声色的说。
“乡里招待怎么会用派出所的钱?”
王增福一脸不解的问。
黄东升脸上露出几分不屑之色,冷声道:
“王所长,你这个问题得去问乡领导,我可回答不了!”
王增福听到这话,很是不爽,但却无可奈何。
奉子相夫
他只是乡财政副所长,黄东升是派出所的一把手,不是他能招惹的。
黄东升虽未明说,但在场的人都知道他是乡党委书记牛大山的铁杆,口中所谓的乡领导指的便是牛书记。
看着黄东升满脸张扬的表情,董紫莺沉声道:
“黄所长,王所长是乡财务检查组的一员,他的问话代表的是检查组,请你正面回答!”
在黄东升的印象中,董紫莺不但长的漂亮,而且性情温和,从未见她如此咄咄逼人。
“董乡长,乡领导打电话过来,让所里帮着付一下招待费,我总不能拒绝吧?”
黄东升抬眼看向董紫莺,出声发问。
董紫莺并不上当,冷声喝问:
“黄所长,哪位乡领导让你垫付招待费,时间、地点、金额?”
见董紫莺一点面子也不给,黄东升心里的火也上来了,针锋相对道:
“牛书记让我付的,时间记不清了,至于地点,无非县里的几家酒楼、饭店,金额合计四万左右。”
看着黄东升一脸张扬的表情,董紫莺并不以为意,沉声道:
“龚秘书,麻烦你将黄所长刚才所说的,一字不漏的记录下来。”
“好的,董乡长!”
人大秘书龚金喜看着黄东升张扬跋扈的表现,也很恼火,应声答应下来。
黄东升见龚金喜奋笔疾书,心中隐隐有几分担心,但脸上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龚金喜擅长笔杆子,刷刷几笔就将黄东升刚才所言记录下来。
董紫莺抬眼看过去,沉声问:
“黄所长,关于你们所罚款实际数额与入账不符的问题,你还有其他解释吗?”
“没有!”
黄东升回答的干净利落。
“行,请你在龚秘书的记录上签字、盖章!”
董紫莺冷声道。
黄东升没想到董紫莺搞的如此正式,竟让他签字盖章,一时间心里有点没底。
“董乡长,没必要这么做吧?”
黄东升沉声发问。
董紫莺抬眼看过去,满脸严肃道:
“黄所长,请你端正态度,财务检查是乡里的重点工作,不得敷衍了事!”
黄东升见董紫莺没有丝毫通融的余地,冷声道:
“董乡长,我如果拒绝在上面签字盖章呢?”
宁可跌在屎上,也不写在纸上。
黄东升意识到董紫莺可能借此做文章,自不愿配合她。
“如果拒绝签字盖章,只能说明你刚才所言是胡说八道,那四万块钱被你任意挥霍或中饱私囊了!”
董紫莺满身正气,扬声应答。
黄东升没想到董紫莺会这么说,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董乡长,你这是在故意整我?”
“黄所长,你少乱扣帽子,我只是就事论事。”
董紫莺冷声道,“我再给你三分钟,如果你仍拒绝签字,我们就走了!”
说完这话,董紫莺抬眼看向墙上的挂钟,默默计时。
黄东升见状,傻眼了,他本以为,只要牛大山点头,检查组的人绝不敢动他。
谁知董紫莺非但不为所动,还让他签字盖章,一时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董紫莺将黄东升的表现看在眼里,冷声道:
“还剩最后一分钟,黄所长,你看着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