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線上看-406 毒藥師,嬴神怎麼和伊爾娜比?【2更】分享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好的。”乔布没有多少意外,他躬身,“这就去办,请主人放心。”
西泽懒懒地靠在床上,眼神却凌厉如刀:“家族的事情,就不需要我多说了,让一些不安分的成员安分点。”
他不出去,不代表洛朗家族就能够出现变动。
乔布再次点头,行完礼之后,离开了房间。
西泽抓了抓他金子般灿烂的头发。
他和诺顿唯一相像的地方,大概就是太高调了。
不过诺顿比他更疯,要不然也不会直接拿自己的名字命名一所大学,还非要开成世界第一。
太羞耻了,他办不到。
西泽啧了一声:“忘了一件事。”
他应该让他老大,帮他算算桃花运。
**
O洲,大学城。
解决完实验室投资的事情之后,嬴子衿下楼。
明天就要进行国际决赛的抽签,选手们都难免很紧张。
梵天纪元
抽到团队赛还好,至少能够合作,互相弥补短处。
携美修仙
抽到个人赛,要是心急一些什么都回答不上来,全球直播下,可就是公开处刑了。
哪怕是伊兰公学和线上赛事榜前十的选手,也都不例外。
当然,除了伊尔娜。
她反倒是不想参加团队赛。
伊尔娜也把话撂下了,她不想让人拖她的后腿。
这些事情嬴子衿并没有去关注,都是腾韵梦给她说的。
两人坐在一楼的客厅里。
腾韵梦问:“子衿,你想参加团队赛还是个人赛?”
“无所谓。”嬴子衿将糖包撕开,撒进咖啡中,“都一样。”
“那可不?”封越是这个时候从外面进来的,他手上拿着一个御守,也顺嘴插了一句,“嬴神不管是参加团队赛还是个人赛,那都是横扫全场。”
听到这话,腾韵梦吓了一跳:“封越,你先别说这种话,伊尔娜她的崇拜者不少,别给子衿惹麻烦。”
封越挠了挠头:“我记下了。”
说完,他准备上楼。
嬴子衿凝着封越手中的御守,忽然开口:“封越。”
“啊啊啊?”封越立刻停下,神情严肃。“嬴神,有什么事你直接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如果不是嬴子衿前几天在研究基地门口让伊兰工学的那些人失了脸面,指不定他们还要再被嘲讽压迫多久。
嬴子衿指着那枚御守,颔首:“你手里的这个,借我看看。”
“这个?”封越愣了愣,提起那枚御守,“这是御守,我刚才在商业街买的,有很多人再买。”
他很殷勤:“嬴神你要吗,要的话我现在就给你去买。”
“我知道。”嬴子衿接了过来,“不用,我就是看看。”
她当然听过御守。
最早,御守的概念源自唐朝,是护身符的意思,随后传入了其他国家。
只不过跟塔罗牌一样,市面上卖的御守大多都是无用的。
不能说是假,只不过确实没有护身的效果,买了也是图个心灵上的慰藉。
还不如一些上好的玉石。
经过千年的变迁,现在的御守也有很多种,求事业的,求财富的。
封越买的这一枚御守,是恋爱祈愿御守。
嬴子衿捏着这枚御守,眼神渐深。
果然,她没有闻错,这枚御守散发着一种很淡的香味。
这种香味源自于一种有毒药材,希灵草。
希灵草不能说是稀有,只要有种子,就可以种植一大片,所以毒性也并不强。
不过希灵草的种子,并不在市面上流通,没有渠道,是买不到的。
最重要的是,能懂如何使用希灵草的,只有毒药师。
这枚御守上的香气并不重,但持久。
一开始,香味不会有任何影响。
如果封越佩戴上十天,他的视力就会受损。
时间再长,其他器官也会出现不同程度的损害。
希灵草的香气在普通人闻起来,和桂花香没有什么区别。
嬴子衿自己就是干毒药师这一行的,她的嗅觉自然灵敏至极。
嗅觉但凡差一点,都没办法入毒药师这一行。
半晌,她抬头:“你说的这家卖御守的店,在商业街什么地方?”
“就在东边那个集市上。”封越说,“买的人很多,我这还是抢到的,这不是快毕业了吗?想着让这枚御守保佑我大学能够脱单。”
“我跟你换一个。”嬴子衿顿了顿,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一个小香囊,“这个给你,你把这个给我。”
封越从桌子上拿过那个小香囊:“嬴神,你从哪里买的?”
嬴子衿没抬头:“我做的,有点糙,将就着用。”
她并不会绣花,香囊都是从淘宝上批发的。
这个香囊自然没有护身的效果,里面只是她放的一些药草。
延年益寿,强身健体。
“什么?嬴神,这是你做的?”封越简直是受宠若惊,“好好好,谢谢嬴神,谢谢爸爸。”
他高高兴兴拿着香囊上楼了。
什么护身符都没有嬴神给的好。
嬴子衿和腾韵梦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离开了公寓楼。
她走到外面,不动声色的用内劲将这枚御守捏碎,扔进了垃圾桶里。
嬴子衿擦了擦手后,拿出手机,给傅昀深发消息。
雙 城 計 中 計
【有毒药师进来了,在集市那边。】
傅昀深回得很快。
【云山已经去集市查了,这件事交给我,我来解决,你安心比赛,不用管。】
嬴子衿稍稍拧眉。
她没再NOK论坛上看见什么在大学城的悬赏。
到底有什么,值得这么多猎人奔赴这里,还想间接地害人?
【我去找你,这方面我更熟悉一点。】
北宋 生活 顧問
看到这句话,集市门口,傅昀深的唇弯起,懒洋洋地回。
【等着呢,未来女朋友。】
发完,傅昀深转头:“雪声,发现了什么?”
喻雪声睁开双眸:“有催眠师,不过很弱。”
“嗯。”傅昀深神情淡淡,“四点钟、八点钟、十一点钟方向,还有三个神枪手,不知道是不是榜上的。”
“很奇怪。”喻雪声声音缓缓,“按理说这么多猎人群聚,NOK论坛上不可能没有动静。”
但偏偏就是没有。
“也有可能是其他势力。”傅昀深桃花眼微敛,“NOK怎么说也只是一个论坛,猎人并不归论坛掌控。”
他暗灭手机:“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先抓起来。”
在嬴子衿回国之前,他绝对不能够让大学城有一点隐患。
**
晚上。
封越和腾韵梦一起在食堂吃饭。
封越看了一眼时间,随口问:“嬴神还没回来?”
“子衿应该是去逛了。”腾韵梦吃着米饭,“锁门前她肯定会回来的。”
为了保护选手的安全,十一点就是门禁。
“我就等着嬴神大杀四方。”封越兴致勃勃,“什么伊尔娜,什么阿曼达,都不是嬴神的对手。”
“还是别说了。”腾韵梦摇了摇头,“那些选手听到后会找你麻烦的。”
“我是见不得他们说咱们。”封越嘟囔,“他们能说,我们就不能说?他们说的还要更难听,你是没听见,他们还在背地里骂嬴神只知道靠家族,半点都比不上伊尔娜。”
这话就十分可笑了。
哪个家族,能够随手给出去那么多A级账号?
封越收拾好盘子,哼了一声:“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他出了食堂,准备去集市那边转转。
下午他光顾着抢御守了,没有买几块巧克力。
可封越还没有抵达集市,路过一个巷子口的时候,被一只大手抓住了衣襟,随后被拖了进去。
动作很是粗暴。
封越神色大变:“谁?!”
他猛地转头,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了一个身强体壮的褐发青年。
青年的右臂上还有刺青,肌肉发达。
“伊尔娜就是最强的,没人比得过她。”青年并没有放开他,反而将他按在了墙上,眼神冷狠,“别让我听见你说什么嬴神什么总榜第一,怎么和伊尔娜比?明白?”
封越是典型的学神,也打篮球,但是体魄完全没办法和常年强身健体的青年相比。
但他知道,这是伊尔娜的爱慕者。
伊兰公学里,有一群学生几乎把伊尔娜奉为了神,很是疯狂。
“你还瞪我?”青年抬手,也没有什么犹豫,直接一拳打在了封越的脸上,“我不是参赛者,我也不怕受到惩罚,我就是不允许别人说伊尔娜半点不行。”
这一拳下去,封越的嘴角都被打裂了,头也有些发昏。
“大男人还佩戴什么香囊?”也是这时,青年注意到了他身上的那个小香囊,他嗤笑了一声,“真是毛病。”
他伸手,将香囊从封越的身上拽了下来,扔在了地上。
然后脚踩了上去,慢慢地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