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末世第七城》-943 男人得坦然面對失敗看書

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末世第七城
凌晨两点,商圈一家即将停止营业的清吧。
大厅的角落里摆着一张两人座的小桌,小桌上摆满了果盘软饮,而一名五官端正棱角分明的青年手里正拿着一瓶纯洋酒,自饮自斟。
仙灵九霄
绯红法典
“咯吱——!”
清吧的木门被推开,风尘仆仆的曾锐走了进来。
“叶哥!”
一看到曾锐,正准备打烊的清吧老板,马上上前笑着打了个招呼。
曾锐点点头,从兜里抽出一小沓钱轻轻地放在了桌上:“借你们这地儿用一下,最多半小时!”
清吧老板撇了一眼那一沓大概在两三千块钱左右的联邦货币,眼中的笑意更盛了,但还是作势把钱推了回去,嘴上客套道:“叶哥,就咱这个关系,还说啥钱不钱的呀!”
“一码归一码,麻烦了你们,该你拿的,你就拿着!”
说完,曾锐也没再跟清吧老板絮叨,径直朝角落里的那位青年走了过去。
“哗啦!”
霓裳一梦凤求凰
抽出条椅子,曾锐一屁股就坐了下去,瞧都没瞧桌上那琳琅满目的各式小吃,张嘴就问了一句:“你怎么提前出来了,我们不是说好了让你在里面安安心心待着吗?”
青年放下酒瓶,歪着脑袋撇了曾锐一眼道:“我倒是想安安心心待着,可你们这日子过得也不怎么安心啊!三天两头整一出枪战,你当是演警匪片呢?现在对伙都踏马敢当街朝你动手了,你还让我眯着,人家还以为我们光年没人呢!”
“易达给你找关系出来的?”曾锐也没接话茬,而是换了个话题问了一嘴儿。
“艹!”青年对着曾锐翻了个白眼道:“就你,还有易达!我能指望上你们俩吗?他张口就是跟我画饼,让我稍安勿躁放宽心,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搁监狱里头养胎呢!”
“……”
绕了一个大圈子,没想到最后还是让对方把自己绕了回来的曾锐也是一阵无语,干脆举着之前青年手里的那洋酒瓶子,也闷了一大口。
曾锐面前的青年,自然就是光年大哥之一的张鹏。
当初主动扛事儿入狱后,经过了几轮铁牢战,人家现在也算得上是监狱里赫赫有名的人物了。
虽说是关在里头,但该吃吃该喝喝啥也没耽误,可以说除了自个不能出去以外,你在外面能享受到的东西,张鹏基本上也都能享受到,甚至可能享受的比你还好。
如果说最初的时候,曾锐让张鹏把事情扛了,人到里头撅着是无奈之举,那在事情过了这么久之后,以光年目前的能量,想要把他放出去,其实并不是一件太复杂的事情。
为此,曾锐和易达两人还专门讨论过一次。
不过最后两人的结论是,还是让张鹏在里头先眯着得了。
虽然说在里头,自由方面很受限制,但同时对张鹏而言也算是一种保护。
毕竟,以张鹏的性格面对目前袁承的一次次挑衅,他估摸着早都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而眼下,光年最为重要的就是稳扎稳打,在不暴露大问题的前提下,尽快撤场。
他们也害怕张鹏在这个节骨眼上,整出点事儿来,到时候大家都很难把窟窿眼堵上。
“别跟我糊弄事儿,说吧,什么时候和袁承对上?”
差不多一年的监狱生涯,并没有让张鹏的棱角变得圆滑,说话依旧是如此的直奔主题。
曾锐知道瞒不过去了,便直接回道:“明晚九点半。”
“谁带队啊?小虎都走了,你手里没多少人了吧?”张鹏用酒瓶子给自己倒了一杯,嘬了一口问道。
“南峰山上来人了,明晚不出大的意外,东子会带队。另外我们家里,现在也有俩神仙,要处理袁承问题应该不算太大。”
曾锐把之前的预想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
“需要我干嘛?”
曾锐摇了摇头,轻声回道:“你啥也不用干!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这次是靠着小珊家里关系出来的吧?既然阳局长连牢狱之灾都帮你免了,你干脆就好好跟着人家小珊过日子得了!咱公司现在也没啥好项目,回头给你抽三分之一的资金出来,你看想拿着钱,干点啥就干点啥吧!”
张鹏瞪眼就骂道:“我干你血姥姥!我踏马出来就是为了把咱面前所有的问题,全部都变得不是问题!你这一张口,就让老子回家带孩子了啊?”
知道张鹏属顺毛驴的曾锐,也没在这个问题上和对方犟嘴,而是顺口说道:“别这么大的意见,咱凡事儿可以商量!你毕竟是人家阳局长弄出来的,你好歹也和人家先表达一下谢意,稍微在家里消停一段时间,都要结婚了,给人家留个好印象,是不?”
“去你爹篮子的,老子懒得跟你废话了,走了……”
张鹏原本就是答应了小珊尽快结婚,才能够提前出狱的。
他也清楚为了能让自己出来,小珊在她父亲那里使了多大的劲儿。
而阳局长又求爷爷告奶奶找了多少人的关系,才使得在一天之内,就让自己重获新生。
所以,当曾锐一聊起这个话题来,张鹏也是瞬间一个脑袋两个大。
“嘿,这人怎么这么听不懂好赖话呢!”
见张鹏离去,曾锐也没有起身阻拦,而是用牙签插了一粒圣女果往自己嘴里送。
……
夏天宇夏天宙两兄弟被擒,林方生死未卜,纵横城西无敌手的袁承彻底成了孤家寡人。
而他原本在城西的那些大手子朋友,要么因为之前李枭与林家的纠纷导致的严打,锒铛入狱,要么就选择了隐姓埋名,自己找个犄角旮旯里眯着避避风头。
在城北已经完全找不到合适的人和光年抗衡,而城西也因为风声鹤唳让袁承和自己的老朋友都断了联系。
就因为一时嘴快,应下了曾锐话的袁承,如今也是异常的烦恼。
袁承一个人坐在一间不需要通行证登记的小旅馆里头,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手机,数次拿起又放下。
他早就已经说过,自己的行动不需要枭家提供任何帮助,可面对眼下的情况又属实抓瞎。
夏天宇不比其他人,抛开与袁承两人多年上下级的关系不谈,还牵扯到了大量袁承在城西的关系。
如果说袁承对夏天宇见死不救的话,那如果夏天宇真的扛不住光年的严刑拷打,把自己知道的事儿全给撩了。
那压根都不需要光年的人再整死袁承了,涉及到他关系上面的那些官员会想尽一切办法把袁承灭口补救。
所以说光年歪打正着抓住夏天宇,绝对算是捅到了袁承肺管子上了。
校草殿下,请住口!
人,他是非救不可的。
只是说,目前的袁承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实在是没有好法子罢了。
思前想后,袁承最后还是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男人嘛,要坦然面对自己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