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唐朝貴公子-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相伴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早有人见了李世民来,正要冲进东宫中去通风报信。
可李世民在此时,却是将人唤住:“谁敢进去,朕立杀无赦。”
这话声音不大,却是一下子令这东宫卫率们个个噤若寒蝉,再没有人敢做声了。
陈正泰一看这架势,便也无可奈何,于是索性不吭声,兴高采烈的样子领着李世民进入了东宫。
这东宫之中,人人见了李世民,立即拜倒在了道旁.
李世民只问一个宦官.
“太子在何处?”
“太子……太子……”那躬身站在道旁的宦官一脸犯难的样子,良久才道:“陛下,太子殿下在大殿。”
李世民于是昂首阔步,至东宫大殿,便见里头传来声音。
“大当家千岁,大当家威武。”
银翼幻想 唐笑雨
李世民顿时皱眉,回头看一眼陈正泰。
陈正泰尴尬一笑,却很快将目光别过去。
李世民随即入殿中,却见李承乾高高坐着,下头一群穿着青衣的人,这些人衣服还算干净,只是这衣服有些陈旧了。
其中一个,手中推着一辆二轮车,很兴奋的样子。
这车子的轮子一前一后,前面还有一个扶手一样的东西,在李世民眼里,这车子的造型特别奇怪。
李承乾得了这些人的恭维,口里却道。
“从今往后,都和孤来学,这车,算是孤租赁给你们的,每月上缴十文钱,三年之后,这车便是你们的了。”
这些穿着青衣的人个个大喜,又是一阵肉麻的吹捧:“天不生殿下,万古如长夜。”
“殿下多才多能,实在教我等钦佩。”
“正因为有了太子殿下,咱们活的才有滋味。”
“我每天夜里,都要念诵太子千岁一百次,方才能安心入眠。次日清早起来,才觉得生活有了奔头。”
李承乾此时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他很开心,便哈哈大笑起来。
我老婆是大明星
“那孤不是比你的婆娘还亲?”
那最后说话的人道:“何至是比婆娘还亲,便亲娘来了,也不及太子殿下。”
于是李承乾又是大笑。
李世民听到这些话,已是气的要呕血,一张脸沉了下来,似乎可以滴出墨汁来。
自己所担心的事,似乎发生了。
围在李承乾身边的,都是一群什么人。
其他时候倒也罢了,李世民不愿多管这些事,毕竟他知道……身为太子,身边围着这些阿谀奉承之徒,乃是常态。
只是李祐刚刚谋反,已让李世民生出了极大的戒心。这个时候再看太子也是如此,这样下去,恐怕迟早也要步李佑的后尘。
他的火爆脾气,腾地一下起来,目光冷冷扫向李承乾。
陈正泰一看便知不妙,便立即道:“臣见过太子殿下。”
这话一出,李承乾的笑容戛然而止,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李承乾目光落过去,可很快,他的笑容僵硬起来。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这笑容逐渐的消失。
而后,李承乾忙是正了正冠,连滚带爬的小跑过来,一副殷勤的样子,到了李世民面前,作揖行礼:“儿臣……见过父皇。”
李世民狠狠瞪着他,一抬手。
李承乾下意识地抱着脑袋,畏畏缩缩的模样。
于是,这一巴掌,终究还是没打下去。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李世民怒不可遏,手指着李承乾,沉声说道:“李祐的下场,你没有看到吗?可你现在和那李祐有什么分别,每日将自己关在东宫之中,妄自尊大,你是太子啊!”
面对李世民的责备,李承乾顿时瘪了,期期艾艾的想要解释。
一看这家伙见了自己如老鼠见了猫似得,李世民反而更怒,因为在李世民看来,李承乾这个人家伙,和李祐一样,平日里妄自尊大,到了自己面前,又畏畏缩缩,一副乖巧老实的样子,实际上呢,他们个个都蠢得无可救药。
“陛下……”陈正泰在旁微笑,忙是开口给李承乾打圆场。
“陛下何不且听太子殿下将话说完呢?”
陈正泰的话还是颇有效果的。
李承乾感激地看了陈正泰一眼。
李世民沉默不语,微眯着眼眸注视李承乾。
于是,李承乾只好老实巴交地开口道:“儿臣不知父皇驾到,不能远迎,实在万死。”
想到陈正泰在跟前,可以为自己转圜,李承乾终于胆子大了不少,也不禁变得平和起来。
李世民只嗯了一声,而后目光落在那些青衣人身上,冷冷追问道:“这些人,是什么人?”
“都是儿臣的……部曲……”
一听到部曲二字,李世民顿时又要大怒。
李承乾忙道:“就是当初,儿臣招揽的那些乞儿,这些乞儿………儿臣让他们专给人送餐跑腿,在二皮沟和长安,已有三万人规模了。”
李世民顿时想起了什么。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竟会有三万人的规模,这个数目,远远超出了李世民的想象。
即便是长安和整个二皮沟,人口也不过百万而已。
陈正泰立即在旁辅助。
“陛下,这是确有其事,太子殿下,哪怕是在监国其间,对于这些可怜的乞儿还有流民百姓,还是颇为关注的,尤其是不少流民,刚到长安和二皮沟,一时无法立足,大多数,都是靠在太子殿下这儿先起步……“
李世民冷笑:“就凭这个,也能养三万人?”
“足够了。”李承乾给李世民娓娓道来。
“一方面是送餐有一部分利润,另一方面,是为人代买东西,还有负责帮人叫车的,不只如此,这长安因为报纸盛行,所以设立了一百三十多个报亭,这是报亭,有七成都是儿臣的部曲们在各个街巷里设立,每一个报亭,既可兜售一些报纸还有杂货,其实……也是一个联络点,它处在每一个角落,但凡有事,只需有人去报亭里吩咐一声,报亭里的部曲立即打出暗号,招来附近的伙计。表面上,这都是蝇头小利,可实际上,因为业务广泛,这利益堆积起来,不说养活三万人,甚至里头还有不少利益可图呢。何况现如今,不少作坊红红火火,送餐的过程中,还有送报的服务,作坊越多,许多的匠人就不愿去做其他的杂事了……”
李承乾说着,如数家珍一般,面容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他停顿了一会,又接着继续说道。
“除此之外,儿臣还开拓了广告的业务,让每一个在街面上活动的部曲,衣都都绣着字,一般都是和某些商家长期合作的,譬如有的商家,要推广他家的镜子,于是,三万人统统会在衣上,绣着这广告语,父皇想想看,三万人在这街面上穿梭,人们抬头,便可看到这镜子的信息,一夜之间,便可让自己的镜子为人所熟知,从而大卖,这……里头的收益,可是不菲。”
“还有呢。”李承乾又道:“儿臣还专门让人负责收集粪桶的事,但凡是各家的百姓,一个月缴五文钱,家里积攒的粪便,只需放在后屋,便有专人去负责处理,不必亲力亲为。”
“而这些粪便,部曲们会用粪车,运出城去,到了城外的田庄里,这便是上好的肥料,也是能卖钱的,现在一车粪,已可以卖上一百多钱了,收粪能挣钱,卖粪又是一笔开支,这长安和二皮沟这么多户人家,表面上是肮脏了一些,可实际上……里头的盈利十分惊人。”
李世民听着哭笑不得,不过细细想来,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李承乾小心翼翼地抬着头,暗暗观察了下李世民的脸色,才有继续说道。
“除此之外,还有书信的传递,这法儿是正泰教儿臣的,专门在报亭里,卖一种做过标记的小票,这小票叫邮票,人们将邮票买了去,根据不同规格的邮票,定价不同,距离的长短也不同,而后在报亭那儿,设置一个个邮箱,大家写了书信,写明要寄送的地址,只要贴上了我们的邮票,部曲们就根据地址将书信送达,现在的业务,还只限于长安和二皮沟,这长安和二皮沟越来越大,人们也越来越忙碌,哪里有功夫,一些亲朋好友,哪怕同处在一城,这来回走动也需几个时辰,有时多有不便,修一些书信,也是常有的事。而到了以后呢,等到铁轨铺上之后,儿臣打算,依靠蒸汽火车,来送书信,开展长安、二皮沟至西宁和朔方的业务,到了那时……只怕又有不少的盈利了。”
“父皇……现在世道变了,我们不能再用从前的眼睛去看当下的世道,大量的人进入了作坊,他们已经不再是自给自足的农人,许多人每日都需去上工,他们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处理身边的事,这个时候,儿臣抓准机会,给他们提供服务,既可以安置数万的流民,与此同时,还可以从中谋利,这些利益积少成多,长久下来,却也是一块肥肉。现在儿臣苦思冥想的,就是开拓不同的业务……”
李世民禁不住动容,其实连他都没有想到,原来这里头竟有这么多的明堂。
“你为何不早说?”李世民瞪了李承乾一眼,很是不满地质问道。
“儿臣不敢说。”李承乾低眉顺眼道:“儿臣若是说了,父皇只怕又要盯上这块肥肉了,父皇忘记了……前些日子,东宫已经被查抄了一遍。”
李世民:“……”
深吸一口气,李世民面上平淡地道:“这是为了你好,免得你骄奢淫逸。”
李承乾:“……”
“不过……”李世民脸色缓和了许多,他突然发觉,李承乾和李祐还是有天大不同的,因此他沉吟了一会,便追问道:“你是如何学到这些东西的?”
李承乾不敢欺瞒,便如实告知。
“一方面是师兄一直鼓励儿臣做这些事,他总是给儿臣出谋划策,不少的业务,都是经过他的提点,而后儿臣召集部曲们去尝试,这一试,还真发现里头有利可图。现在儿臣这买卖,算是已经成势了,所以开展任何的业务,都是水到渠成,比如那广告,因为街面上有几万人在跑,只需找个商家,谈好了费用,让人在衣上绣上醒目的字就可开展。还有送书信,原本儿臣手底下,就有许多人需要送餐,他们早就熟悉了跑腿,而且对长安和二皮沟熟门熟路,这对他们而言,只是顺带的的事。用师兄的话来说,现在儿臣的业务,已经自带了流量了,形成了一个网络,现在要做的,只是凭借着这三万在街上跑动的人,不断去挖掘新的利润便可。当然……有利可图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组织这么多人手,和行军打仗一般,每一个人该做什么职责,什么人擅长管理,什么人考核业务的多寡,这……也是一门大学问……”
李世民点头,他倒是很理解这里头的许多问题,任何的事,只要人一多,就涉及到了组织的问题了,若是不能让每一个人各司其职,那么就无法把这么多的杂事安排的井井有条,历史上的将军们带兵,不也是如此吗?
只是……能让三万人处于这个组织里,安分的做好自己的事,这……里头,可是有不少的学问。
李世民不禁摇头,感叹起来。
“真想不到,这些连朕都想不到……只是……这是什么?”
李世民的目光,终于落在了一个青衣人推着的车上。
这车很奇怪,只有两个轮子,用钢架打造,两个轮子,则镶嵌了软木。
李世民走近去,越来越觉得蹊跷。
陈正泰和李承乾对视一眼,此时李承乾已是长长的松了口气,方才他第一眼见到李世民的时候,其实已经预感到了危险的临近,而现在……好像这危机解除了。
于是,他振奋精神:“父皇,这是师兄前几日送我的礼,这叫……自行车。”
李世民瞪大了眼睛,一脸困惑地问道。
“自行车……这东西有何用?”
“可以骑。”李承乾于是一把夺过青衣人手里的自行车,双手抓着这自行车的龙头:“儿臣示范你看看。”
说着,他推车这自行车走了几步,人却迅速地翻上车杠,而后,稳稳当当地坐在了坐垫上,双手扶着龙头,脚踏着踏板,他踏板一踩,这踏板传动着链条,而后,车子轻松平稳的开始转动起来。
一会儿工夫,他绕着这大殿便骑了一阵。
李世民第一次见识到,人居然可以在两个轮子上骑着。
等到李承乾下了自行车,而后眉飞色舞道:“这可是宝贝啊,对儿臣而言,就是一份大礼,据闻,这是当初制做蒸汽机车的研究院和匠人们生产的,其中不少工艺,都是采用蒸汽机车的传动原理,现在陈家已经开始为此专门建立作坊了,儿臣这边,今年就定制了上万辆这样的车。”
李世民狐疑道:“这东西,比马快?”
“不是比不比马快的问题,而是轻松,省力,而且可以随时在街巷中穿梭,无论是送餐还是送报还有送信,有了这个东西,儿臣已让人尝试过了,时间比以往快了一倍以上,原先一个时辰的事,现在半个时辰便可以全部做完。不只如此……还不必提着重物,这重物可以绑在车架上,无论是多么狭窄的巷子,只要人能过,这车便能过。这不是宝物是什么?有了这个,儿臣觉得……这业务只怕还需再挖掘一下,又不知能生出多少利来。”
李世民上前,看着自行车,他大抵明白李承乾的意思了,在城中行走,尤其对于送信、送餐和送报的人而言,很多地方,根本没办法过马车。而且马车的花费也比较大,可若是凭着双脚,不但消耗人的体力,而且花费的时间也比较冗长。可若是有了这个车,效率就大增了,可以说这自行车,简直就是为这些青衣人们定制的。
李世民越来越觉得有意思了。
他无法想象,一个送餐,一个送报和送信,居然可以衍生出如此多的利益,养活这么多人,而一个自行车,又可让这些更加快捷。
这对于李世民而言,就如蒸汽机车出来一般,给他的思维,带来了新的冲撞。
他突然想起什么,板着脸道:“你实话和朕说,这个生意,每月能有多少盈利?”
李承乾一时不敢答了,期期艾艾地道:“儿臣……儿臣……”
李世民随即道:“你放心,朕绝不贪图你这些盈利的意思,只是想问问……”
“一月下来,有十万贯上下。”
十万贯……
这样说来,一年下来便有百万贯。
李世民瞠目结舌。
流放的狮王
就招徕一群乞丐还有流民,便可生出这么多的利益。
这哪里是乞丐的头头,这简直就是行业巨子啊。
李世民有些不相信,一只手摊在李承乾面前:“账目呢,拿账目给朕看。”
“这……”李承乾哭笑不得的看着李世民,一时要哭了。
他不甘心交出账目,在李承乾看来,自己这个爹,不啻是一个土匪。
任何东西,一旦交出去,说不准,接下来就来抢了。
………………………
第二章送到,最近码字很辛苦,一天一万五,一个月下来就是四十五万字的更新啊,想一想都心疼自己,这么勤奋和可爱的老虎,难道不值得珍惜吗?难道不该给点月票和订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