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系統逼我當男神 線上看-第645章、奇葩的王大班長展示

系統逼我當男神
小說推薦系統逼我當男神系统逼我当男神
苏盛夏噘着嘴,看着自家老哥嫂子怨念满满。
“好啦姐姐,来,喝点水。”还是自家妹妹好,还帮自己拧开了瓶盖,很好,甜甜的,里面加了葡萄糖。
“叶子,吃一块吧,刚跑完别低血糖了。”苏盛晨拿着一小块士力加,剥开包装袋递到叶苓语的嘴边。
叶苓语刚才冲刺的狠了一点,现在也是在剧烈的喘气,双手支撑在自己的大腿上面,先是摇了摇头,往小夏的方向看了看。
意思很明显,先给小夏。
苏盛晨毫不犹豫的说道:“没事儿,这丫头用不着这么精细,喝点水缓缓就好了。”
刚刚缓过来一口气的苏盛夏:“???”
咋,女朋友是个宝,那妹妹就是根草了吗?
等到这一边休息了一会儿之后,王晴才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还没到终点就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班长!”
“班长加油啊!”
“班长最棒!”
苏盛晨听到了很多耳熟的声音,转过头去,愕然的发现这些人都是自己班里的同学。
话说自己还是个学生······到底多长时间没有正儿八经的上过课了?怎么看这些同学都有些眼生了。
被那几声班长提醒,苏盛晨才认出来了那个倒在地上女孩的身份。
奇葩的王大班长,曾经以一系列的奇葩言语给苏盛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期能够和她匹敌的只有首都大学的百合王胜男。
“老二,这边这边!”
人群中,陆航看到了苏盛晨,眼前一亮,冲着他招手道,苏盛晨点点头,在叶苓语一声惊呼中,将她一个公主抱抱了起来,两个人一起往那边走去。
本来嘛,陆航有一段时间没看到苏盛晨了,看到他还挺高兴的,但是苏盛晨见面就来了这样的一套······
过分!
夜凉欢:邪王的冷妃
王晴趴在地上,她现在感觉自己的嗓子就要废了,刚才呼吸的太过于剧烈,现在嗓子就像是被火烧着一样。
“班长,你坚持一下啊,咱们站起来走两步好不好?”有的女生走过去试图把王晴扶起来。
“你、你们别管我了,我累坏了。”
王晴感觉自己有些反胃,快要吐出来一样。
她本来就不是什么擅长运动的人,这一次参加比赛纯属是属于和叶苓语置气————虽然人家并不知道她这一号人。
但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叶苓语堪称变态的运动能力让她一阵阵的绝望,太强了,三圈半的路程,人家生生套了自己一圈还要多。
当最后一圈,人家从自己身边经过的时候,那矫健的步伐,那优美的线条,那随着跑动晃动的臀部。
妾出自魔门
即便她是个女生,也不得不承认,这一刻,她心动了。
“卫生员,快过来,这位同学晕倒过去了!”裁判看到这里躺下来了一个,急匆匆的走过来。
“你们几个男生快把她抬到那边的救护车上。”
这一次运动会,有一辆工具齐全的救护车全程待命,像是什么跌打伤啊、低血糖啊、中暑啊之类的小病当场就能处理好。
“快点快点。”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盛晨总觉得陆航有点热情的过了头————刚才他偶然之间就看到陆航远远的跟着人家跑完了全程,现在又第一个过去,抱着人家的胳膊就把上半身抬了起来。
“老三,过来帮帮忙。”
苏盛晨正在抱着叶苓语,肯定不能来帮忙。
“晨哥,让我下去,你去帮帮忙吧。”叶苓语在苏盛晨怀里躺了这么一会儿,现在精神头好了不少,轻轻拍了拍苏盛晨的胸膛说道。
“好。”苏盛晨本来想说不需要的,理工班什么时候缺过男生?哪里需要自己上?
但是都是同学,再加上小叶子都说了,苏盛晨肯定得上了。
但是,本来紧闭着眼睛的王晴却猛地睁开了眼睛,她刚才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对着自己的方向说了一个“好”。
好、好、好得很啊!
好到没边了!
王晴泪眼婆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自己梦中无数次出现的男神,此时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如果剧情再这样进行下去就好了,男神抱着自己,去一个没有人打扰到的地方静静治伤,温馨而又浪漫。
但偏偏,总是有那么多喜欢搅局的家伙。
永恒杀神
比如说现在。
孙杰拽住了苏盛晨:“二哥你不用来了,安心照顾嫂子去,咱们这么多兄弟呢,保证把班长照顾的妥妥的!”
王晴想要说话,但是嗓子一阵阵的疼痛,一说话就喉头发甜。
竊 玉生 香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几个男生将苏盛晨挤走,抬着自己就往救护车那边走去,她费力的转过头,看着男神离自己越来越远。
“班长,不用担心,医生会给你处理好的。”
平时五大三粗的陆航此时却出乎意料的温柔,他抬着的是王晴的上半身,从王晴的角度来看的话就是一个倒转的大头。
王晴闭上了眼睛。
陆航感觉班长是累了,闭上眼睛休息,赶紧放轻了脚步,顺便狠狠瞪了一眼后面帮忙的男生,你丫投胎去啊!走那么快干啥?
被瞪的男生有些莫名其妙的,不是你刚才喊着快点快点人家难受的吗?
现在又瞪我干什么?
······
另一边,苏盛晨扶着叶苓语做着拉伸运动,看着男生们把王晴送到了救护车里面才转过了眼神。
“那个女生喜欢你。”旁边,叶苓语突然来了一句。
“对。”苏盛晨坦然承认道。
“近水楼台啊,我是不是该庆幸你这么优秀,要是你天天到班里上课,早就轮不到我了。”叶苓语笑道。
苏盛晨失笑,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想什么呢,我被允许不上学的时候,咱俩都在一起了。”
这丫头,过迷糊了不成?
“啊?是吗?”叶苓语惊讶道,随即笑的更开心了:“原来我不是占便宜了,而是靠自己魅力取胜的,嘻嘻。”
“是是是,你最有魅力了,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认定你了。”
苏盛晨抱住了她。
还记得那一天,歪倒的自行车,伏在自己胸口惊慌失措的女孩,那炽热的目光和浑身的英气。
就像苏盛晨所说的,自从第一眼看到她,苏盛晨就已经彻底沦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