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的師門有點強》-394. 隊伍【6/75】相伴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数道身影在林野里快速疾驰。
这片林野的树木明明已经枯萎,但不知为何却是给人一种遮天蔽日般的茂盛感,使得整片林野的区域范围内光线相当黯淡——并非彻底无光的深邃黑暗,而是那种光线被透光材料削弱了光亮度后的昏暗。
昏暗的光线下,会影响人的视力,不仅会产生折光感和光线扭曲感,同时还会影响到视野范围的局限。
于修士而言,在这种肉眼可以发挥的效果大打折扣的地方,他们都会自然而然的改用神识感知来判定周围的情况。
可在这片土地上,这些疾驰奔走着的修士们却根本不敢将自身的神识散布出去,而是只能维持在周身半米到一米左右的小范围内,只是勉强起到一个警戒的作用而已。真正用于判断周围情况的,还是视野受到局限性的双眼。
原因无他。
这里是葬天阁。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是一处充斥着无穷无尽魔气邪气的魔域,若是这些修士敢于毫无顾忌的将自身的神识彻底扩散出去,那么他们的神海将会被魔气侵蚀,因此导致精神错乱、发疯发狂,最终变成毫无理智可言的魔人。
沿路上,他们已经遇到好几拨魔人了。
在葬天阁这里,受到魔气的侵蚀而变成魔人,似乎也会因此改变一些习性:所有的魔人已经不再是“人”,而是成为了具有群居特性的“野兽”,它们对非同类的气息相当敏感,所以会成群结队的袭击闯入葬天阁的修士。
那些进入葬天阁的修士们,基本上都是因为无法应对这些没完没了的魔人,最终只能落得一个含恨收场。
但眼下这些疾驰奔行的修士队伍不同。
他们虽然只有四个人,但其中修为最弱者也是凝魂境化相期,修为最强者甚至已经是半步地仙了。
而且最难得的是,这四人都不是那种纯粹的理论派修士,又或者是那种没什么实战经验的娇气天骄。他们每一位在玄界上的名头或许不如天榜前十那些天才,但在高阶修士的强者圈子里却也绝对属于赫赫有名的那一拨。
只是此刻,这几人却逃命般的奔逃着,一刻也不敢停留,就足以说明此时他们所面临的危险境地了。
“真的会有人来支援吗?”一名满脸络腮胡的中年男子开口问道。
七 月 七 日 長生 殿
此人的衣衫右侧破碎,露出右半身的健壮肌肉,只是右手上有一道从上臂一直延伸到掌背的伤痕。
但流出来的却并不是鲜红的血液,而是散发着恶臭的黑色腐血。
随着黑血的滴落,地面不断的冒出如腐蚀般的“滋滋”白烟。
不过奇怪的是,这些明明看起来腐蚀性极强的黑血,在这名男子的手臂上时,却没有产生任何的危害。
这人乃是天刀门弟子。
天榜二十七,刀痴.石破天。
而被其凝视询问之人,则并非别人,正是真元宗弟子,天榜三十三的宋珏。
“他一定会来!”宋珏的脸色略显苍白,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明显相当疲惫,但她的眼神却依旧明亮。
“他来不来,我们都要先活过今晚才能谈其他。”
开口说话的,是一名手持银色长枪,身穿短袖劲装的年轻男子。
他长相偏柔美,但却有着一股阳刚之气,而微妙的是这种男生女相却并未给人造成错乱和违和感,反而是有一股理所当然的韵味,就好像此人的气质、长相、形象天生就该如此。
天榜十五,神枪.泰迪。
大荒城统领陌天歌的大弟子。
泰迪也是此次行动四人组里,实力最强的一位,属于半步地仙的真正强者。
他的天资不算低,只是不喜勤苦,行事有些随心所欲和得过且过,所以才导致他的修为进境很慢——明明是跟唐诗韵、上官馨等人一个年代,但双方的境界差距却是越来越大。
“入夜后的葬天阁有多危险,不用说你们也知道。”泰迪继续开口,“就算宋姑娘说的那位朋友就在东州,但想要过来驰援我们,恐怕没有一两天也是不可能的。”
宋珏抿嘴不语。
他们这四人进入葬天阁已经有一个月后,所以对于葬天阁的危险程度自然也是摸得差不多。
作为东州险地之一,葬天阁最大的危险就在于数之不尽的魔人——这类会产生魔气导致修士或凡人入魔的区域,被玄界统称为魔土。但正常情况下,魔土里的魔人也不可能是无穷无尽的,只要没有其他修士或凡人误入其中的话,魔土里的魔人和魔傀儡那都是杀一个杀一个。
可葬天阁就不一样了。
这里是已经被扭曲成怪异的魔土,在这里的魔人仿佛杀之不尽一般,委实让几人万分头痛。
尤其是一旦入夜后,魔人的活跃度会成几何倍的增长,甚至还会出现其他特殊的魔化生物。虽然以宋珏等四人的实力还能够应付,但双拳终究还难敌四手,所以这也就导致了他们根本不敢在一个地方停留。
连续一个月的奔波下来,每天只有不到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还好他们的神魂和精神力足够强大,否则的话此时他们也早已成为了这片魔土上的魔人之一了。
当然,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第一时间必然是想着离开这里,等重振旗鼓之后再杀回来。
但问题也就在此了。
他们迷路了。
哪怕他们明明是按照直线跑,可当他们原路返回时,却也会发现这并不是他们之前走过的道路。
玄界将这种现象,称为鬼打墙。
一般此类现象都是发生在某些鬼域了,如魔土这类区域,严格来说应该是被划分为魔域才对。
在魔域里出现鬼域才有的现象?
宋珏等人表示,这他们实在想不到啊。
此时此刻,他们只恨随行的队伍里没有一位龙虎山天师了。
哪怕就算是一名儒家学子也可以啊!
但可惜,队伍里的第四人并不是龙虎山天师,也不是儒家学子,而是一名剑修。
三才剑阁的弟子,天榜四十二,许毅。
在四人之中,许毅不管是出身还是修为,他都是最低的,但面对这四人时,他却并没有丝毫的卑怯——天榜前十是一道坎,十一到二十是另一道坎,但从二十一开始到五十名的这三十人,彼此之间天资潜力则相差并不大。
只是很少有人记得,万事楼推出的天地人三榜,主要的参考评价却并非以实战能力而著称。
像宋珏,排名三十三,但若是论实战能力的话,她其实不在泰迪之下。
尤其是从妖魔世界回归后,她的实力更是有了质般飞跃。
只不过出于和泰迪同样的考虑,所以宋珏并没有再去试图证明自己的实力和天资——这也是大多数天榜天才,在气运轮换的新世代即将开始时,都会莫名进入某种疲软期的原因。
韩娱之脸盲
与其去争这个虚名,倒不如将一些能力和手段当作手段潜藏起来,说不定以后反而能够阴到敌人一手。
毕竟人族的社会不像妖族那般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所以天榜才会更多是以天资潜力作为上榜排名的参照物,而不是考虑实战能力——当然,如果你能够强大到成为玄界公认的存在,那么你的排名自然也能够往上提。
例如上官馨、唐诗韵,能够排名那么靠前,便是依靠杀人无数的实战战绩推出来的。
那是真正的一将功成万骨枯。
另外三人交流时,几乎没有搭理许毅,便在于他们都有些看不起许毅此人。
倒不是说他出身低,或者修为境界的问题,而是此人内心没有逼数,有些过于自大,属于性格有明显缺陷,并不讨喜的类型。所以另外三人交流时,基本都当许毅不存在,若非这次任务将他们四人都安排到一起的话,他们甚至不会带许毅玩。
“呜——”
鬼泣般的哭喊声,突兀的响起。
奔行中的四人脸色猛然一变。
这一个月来,在这片魔域里他们已经听了太多次这种声音了。
这意味着,夜晚即将降临了。
“来了!”
宋珏突然低吼一声。
下一刻,她猛然拔刀而出。
空气里闪过一抹银光。
紧接着,散发出寒意的银光陡然一炸,便又是炽热的烈焰在空气里宛如烟花般瞬间炸散开来,璀璨至极。
而原本阴暗的环境,也因为这道烟花般的火花殉爆,而变得耀眼明亮起来。
火光下,两只不知是魔人还是魔傀儡的生物当然就被炸成两团人形火炬——之前就是这两人正准备袭击宋珏等人,只是宋珏的反击来得更迅猛,因此才导致对方的袭击失败。
顺着骤然变得明亮起来的光线视野,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的石破天和和泰迪两人,依旧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大概距离他们四人约莫三十米外,差不多有近五十具魔人和上百具魔傀儡,它们的双眸赤红,正虎视眈眈的凝视着泰迪等人,眼里有着难以言喻的渴望——谁也不知道这些魔人到底是在渴望些什么。
“往西走!”泰迪怒吼一声,然后抬手横扫长枪。
同样是一道银光一闪即逝。
宛如半月般的银光洒落而出,便将几具扑上来的魔傀儡当场撕裂成两截。
然后便见泰迪手腕一抖,长枪化作残影,空气里连连爆出一点点的银光,犹如点缀在夜空上的繁星,只是数量相对要密集了不少而已。
这一次,被直接点爆的魔人和魔傀儡,多达十数具。
它们皆是眉心处直接被劲气贯穿,导致彻底行动能力。
这些魔人和魔傀儡被击杀后,当即就化作了一道黑色的烟气,然后飞快的钻入到地底,彻底消失不见。
但泰迪知道,最多半个小时候,这些被他所杀的魔人和魔傀儡便又会再次复活了——在这片被怪异的力量所笼罩的魔域里,所有的魔人和魔傀儡都是杀不死的,最多只能减少在同一时间段内它们的活跃数量而已。
“滚开——!”
另一边,陡然传来了石破天的怒吼声。
伴随而至的,还有如同狂雷般的劲气爆发的轰鸣声。
腹黑王爷的罪婢
与泰迪这种凭借一把长枪就能玩出花来的技巧派人士不同,石破天是彻头彻尾的典型暴力派,他的招式便是毫不留情的大开大合:凡是靠近他身侧的魔人和魔傀儡,当即就会被他挥舞而出的砍刀给绞杀撕碎。
只是因为实用的是近战武器,需要石破天靠前和这些魔傀儡、魔人贴身战斗,因此他实际上也是存在着一定的危险性——石破天右手上的那道伤疤,就是被一头魔人给撕开的。只不过他修行过特殊的强身功法,可以让自身的身体防御能力得到大幅度的提升,所以哪怕右手上有一道狰狞恐怖的伤痕,却也并不会对石破天造成其他恶劣影响。
至少,在将右手臂上的毒血彻底逼出来之前,石破天肯定不会让右手的伤痕愈合。
但此时此刻,哪怕有着如同推土机一般的石破天在前方开路,可周围聚拢过来的魔人和魔傀儡也是越来越多,甚至已经开始影响到石破天的突围速度了。
不过好在,这些天他们彼此之间都已经有所默契,知道如何配合才能对这些魔人和魔傀儡造成最大限度的杀伤,因此哪怕现在看起来局势相当的危险,四人也并没有任何慌张,反而是各司其职的进行着抵抗,同时也在不断的前进着——他们都知道,如果此时真的停下来解决这些魔傀儡和魔人,那才是真的要完蛋。
在这片魔域里,真正最重要的求生法门,就是绝不能停下来,他们必须时刻不停的保持着运动。
“差不多了!”
三人的身后,传来了泰迪的喊声。
这个临时组建起来的四人小团队里,通过一个月来的摸索和配合、作战,四人也渐渐摸索出了一套默契的配合方法:石破天拥有极强的力量,而且招式风格也是以大开大合为主,因此格外适合担任破阵突围的尖刀;泰迪以一手花俏的银枪手法,能点、能扫,既有群攻作战能力,也有单体爆发能力,尤其适合担任断后控场的防御手。
所以每次突围时,皆是石破天打头阵,泰迪留尾防止被魔人和魔傀儡紧咬尾巴,疲于应对。
至于许毅和宋珏两人,前者剑法尚算精湛,应对来自左右两边的一些漏网之鱼自然也是绰绰有余。
后者宋珏,她在这支小团队里的地位,并不比泰迪弱。
这不是她自身实力同样强横的原因,还源自于她的战斗方式。
“嗤——”
猛然吸气。
但宋珏此时吸的却并不是氧气,而是游离于天地间的灵气。
这些灵气被宋珏提高肺活量大大的吸入体内,然后身体功法自然运转,顷刻间就迅速化作了真气,紧接着就在宋珏的意识操纵下,迅速输送到四肢、心脏,乃至依附于表皮之上。
下一刻,宋珏的皮肤就变得赤红起来,隐隐有蒸汽散发。
收刀归鞘。
宋珏压低身子,然后一个猛然间的踏步,整个人瞬间便消失在了原地。
这个时候,恰好石破天发出一声狂吼。
他猛然挥刀横扫。
一道差不多有十米的巨大月牙刀气,横扫而出,直接在魔人的包围圈中撕开了一道口子。
只是周围差不多有近三百的魔人,还有更多的魔傀儡,所以哪怕石破天凭借一道强横无匹的刀气撕开了包围圈的口子,但也很快就被其他魔人和魔傀儡迅速围拢过来,重新封堵了这道缺口。
不过就在这一瞬间!
在新的包围圈将成未成之刻!
宋珏已经出现在了场中。
她低俯着身子,右手搭于太刀的刀柄之上,身上的皮肤已经鲜红得宛如变成了人形火炬那般,从皮肤上散发出来的高温蒸汽,更是将她的身子笼罩得朦胧起来,看起来有几不真切。
“火式……”宋珏低声轻喃,“大凰飞天!”
太刀出鞘。
刀锋从鞘口摩擦而出,迸溅出几粒星火。
当她彻底拖刀而出,星火也已经变成了燎原之火。
尔后只见宋珏旋身而起,太刀顺势在她身旁环绕而舞,飞溅的火光陡然化作了一只冲天的火凤凰,跃空而起。
下一秒。
凤凰炸碎。
整片天空陡然燃烧而起,宛如一片立于天空之上的火烧云。
惹火99次:教授,宠我 笔下墨
无数巴掌大的火凤凰,从火云之中飞射而落。
然后,彻底点燃了这片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