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世界樹的遊戲 愛下-第699章 吟唱(1200月票加更)熱推

世界樹的遊戲
小說推薦世界樹的遊戲世界树的游戏
窗外的风声越来越大,呼呼作响。
火盆中燃烧着明黄色的火焰,噼里啪啦,烟雾缭绕。
赛博坐在火盆前,好奇地打量着盆中的燃烧物,那应该是某种怪物身上剥下来的油脂,燃烧的时候带着一股怪味儿。
他又将目光移向四周,映入眼帘的是虽然破败,但却打理得整整齐齐的屋子,只是因为墙上那灰暗的油腻的污秽显得不那么干净。
屋子的墙壁上挂着很多架子,架子上摆满了各种零零碎碎的物品,赛博依稀能辨认出一些明显有着精灵风格的工具和装饰品,此外还有不少发黑的骨骼以及装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的瓶瓶罐罐。
地面上摆满了很多泥碟,里面装着粘稠的黑色流体,上面插着似乎是某种虫丝做成的引子,正燃烧着火焰,明亮闪烁,就像是一盏盏油灯。
可爱的精灵女孩艾丝特尔正蹲下来,小心翼翼地将那些“油灯”一个又一个吹灭,并将黑色的流体收集起来装进袋子里,再把泥碟一个个叠起来收好。
这个时候,赛博也明白为什么在室外的时候感觉这件屋子窗户里的光明显要比其他的房子亮了,应该就是这些“油灯”在发光发亮。
房间里除了精灵父女以及赛博外,并没有第四个人。
很明显,在多雷回来之前,精灵少女艾丝特尔应该一个人呆在家中的。
赛博没有去问女孩儿的母亲在哪。
他怕问出一个伤心的故事。
多雷坐在火盆的另一边,正在处理带回来的那些战利品,大多数是一些黑色的肉块,散发着一种难闻的味道,让赛博忍不住皱了皱眉。
不过,多雷却似乎习以为常。
这位长相丑陋的冰霜精灵正盘着腿,用锈迹斑斑的匕首熟练地切割着肉块,并将那些粘稠的油脂剃掉,装入准备好的瓶子里。
看着那浓稠的液体,赛博感觉自己应该知道点亮那些“油灯”以及火盆的燃料是什么了。
艾丝特尔很快就收拾好了油灯。
而后,在赛博好奇的目光中,她的身影又消失在房屋里侧另一个光线略微有些昏暗的屋子里。
因为坐在另一边的多雷正好挡住了他的视线,他看不清另一个房间的情况,只能听到少女那“踏踏踏”的轻快脚步声,以及轻哼着的小调,偶尔还能听到一些水流。
她的心情似乎不错。
EXO之花美男到家了
过了一会儿,艾丝特尔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赛博的视线中,这一次,她手中多了一个带着花纹的泥壶和三个坑坑洼洼的杯子。
只见她如同欢快的蝴蝶一般飞到了两人的面前,轻轻跪坐下来,然后为赛博、多雷以及自己分别倒上了一杯茶水。
“爸爸,客人,一路辛苦了,喝点水吧!”
她的声音清脆又好听,就像是黄鹂一般。
而在做完了这些之后,她又“踏踏踏”地消失在了黑暗中,就像只欢快的小兔子。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赛博心中不由如此想到。
走了一路,他也觉得有些口渴了,于是就将杯子拿了起来。
只是,当他拿起杯子之后,看着杯子中的不明液体,却微微有些迟疑。
那是一种浑浊的液体,上面似乎还漂着一层淡淡的油脂,散发着一种无法描述的腥味儿。
赛博:……
这是水?!
赛博的嗅觉告诉他,他的身体在拒绝这种不明液体。
而当他看向多雷的时候,却发现他早已将杯子拿起,一饮而尽。
这位沉默的冰霜精灵的表情,很是正常,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这“茶水”的腥味影响。
赛博:……
他抽搐了下嘴角,打心底里对对方感到佩服。
这“茶水”……他仅仅是闻了一下,就感觉反胃了。
“客人?不合您的胃口吗?”
就在这个时候,艾丝特尔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赛博下意识望了过去,只见精灵少女站在里屋的门口,手中正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了三只装着什么的泥碗。
她正歪着小脑袋,用亮闪闪的大眼睛望着赛博。
鄉村 小 醫 仙
逆光
那仿若初生小兽一般的纯净眼眸,让赛博很难说出“不”字。
“这是深渊蠕虫的汁液,已经净化过了。”
这个时候,多雷那低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说完,他又剧烈地咳嗽了起来,深深呼吸了几下才缓过来。
赛博注意到,他脸上的脓包隐隐又裂开得更厉害了,流出了黄色的脓水儿。
“爸爸!”
艾丝特尔低呼一声,放下手中的托盘,“踏踏踏”跑到了多雷的面前,跪在地上掏出分辨不出颜色的布条,轻轻将多雷脸上的脓液擦去。
少女的动作,很是轻柔。
“疼吗……?”
她的声音有些发颤,神色间满是担忧。
只是,多雷却轻轻将她推开,有些慌乱地说道:
“别……别碰我,脏。”
影影绰绰的火焰下,艾丝特尔那精致的侧颜与多雷那狰狞的外表形成了鲜明对比,少女目光中的担忧与父亲神情上的无措相互映照着,在火光下融为一体。
看着这一幕,赛博的鼻子莫名一酸。
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将杯子里的汁液一饮而尽。
腥臭。
酸辣。
只不过,却比不上赛博现在心中的沉郁。
他不明白,这些精灵究竟是遭受了什么,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深渊蠕虫……
这里……是深渊吗?
火盆中的火焰噼里啪啦,房门被风吹得咣当作响。
艾丝特尔站起身,重新将托盘举了起来,隐去脸上的担忧,重新换上了宛若春日阳光一般的笑容:
“爸爸,客人,饿了吧?艾丝特尔已经准备好食物了,填填肚子吧!”
说着,她将托盘上的泥碗送到了两人的面前。
听了艾丝特尔的话,赛博也觉得腹中有些饥饿,不过有之前的“茶水”在前,他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些许心理准备。
目光下移,他看向少女递给自己的食物。
那是一块块风干的肉干,黑黢黢的。
不同于赛博常作为干粮的美味肉干,这些黑色的肉干同样散发淡淡的腥臭,令人作呕。
此外,还有一些似乎是菌类的奇奇怪怪的块状物,气味也不敢恭维。
赛博已经不想去思考为什么在没有玩家的影响下精灵也会开始吃肉了。
这些气味冲鼻的东西,他很怀疑吃下去究竟会不会吃出毛病来……
赛博端着泥碗,神情犹疑,但艾丝特尔与多雷却早已行动了起来。
只见他们将泥碗放在胸前,轻轻闭上眼睛,神情宁静而又虔诚。
他们嘴唇微动,祷告了起来。
火盆中的火焰闪闪烁烁,啪啪作响。
两人那呢喃的祷告语,也传入了听觉敏锐的赛博的耳中:
“仁慈又伟大的母神……”
“您是生命的主宰,您是自然的母亲……”
“愿您保佑您迷茫的子民,在黑暗之中寻找到真正的光明……”
赛博微微张大了嘴巴,神色之间满是惊诧。
生命主宰……
自然之母……
这,正是伊芙女神的神名!
可是……为什么女神却没有反应?
这个时候,赛博忽然有些后悔,虽然自己是一个半休闲党,但是却并没有深入了解过《精灵国度》背后的剧情……
莫非……莫非是因为这里是深渊,所以女神的目光无法注视到这里吗?
他不由得猜测到。
两位冰霜精灵很快就祷告完毕,在胸前画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符号,并开始用餐。
他们吃的很慢,咀嚼得很仔细,似乎相当珍稀手中的食物。
而这个时候,赛博又恍然想起来,自己好像隐隐约约听人提到过,女神在前几次内测的时候,似乎曾经改过一次祈祷的符号……
难道……是因为符号不一致,所以女神没有接受到他们的祈祷吗?
赛博又猜测到。
“客人?不合您的口味吗?”
就在赛博思绪纷飞的时候,艾丝特尔那宛若黄鹂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赛博看了过去,看到少女正看着他那迟迟不动的食物。
他注意到,女孩手中的泥碗已经不知道何时已经空了。
吃得好快!
赛博有些意外。
不过,当他的余光注意到另一边多雷那还没有吃完的肉干,以及艾丝特尔那意犹未尽的表情的时候,却忽然心中恍然。
并非是少女吃得快,而是恐怕她那里本就没有多少食物。
很明显,这些食物是艾丝特尔提前准备好的。
而少女是不可能提前知道自己的到来的。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所以……她一开始准备的仅仅是两人份的食物而已,现在应该是将自己的大部分都给了他这个客人。
在这里,恐怕食物也是相当匮乏的。
一时间,赛博心中的酸楚更甚。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
“不,味道很好。”
语毕,他将泥碗端起,憋着气将那些肉干和菌类狼吞虎咽地吃掉。
好忍……才没有吐出来。
小妖宫粉和她的邻居们 罗兰绛紫
“咳咳咳……”
似乎是吃得太快,他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但很快,他就感觉到一张小小的,温暖的手掌拍在了他的背上,轻轻帮他顺气。
“您慢一点,不要噎住了。”
赛博扭过头,看到的是少女那甜甜的笑容。
看着那无邪的笑容,他的心中越来越酸涩。
“谢谢……”
赛博低声说道。
说完,他将手伸进怀中,从自己的储物空间中取了一些精灵之森的水果,放到了少女与多雷的面前。
“这……这是?”
看着晶莹剔透的青色果实,艾丝特尔的眼中满是好奇。
她忍不住伸出手戳了戳,又闭着眼问了问,眼睛中一下子被光芒充斥:
“好香!”
多雷也微微一怔。
他忍不住在空中嗅了嗅,神情中莫名地涌起了一丝陶醉。
“这是我家乡的特产甜青果,送给你们,感谢你们的招待。”
赛博说道。
“甜青果?”
艾丝特尔好奇地重复了一句,微微咽了口唾沫,问道:
“这个……能吃?”
看着她那充满求知欲的目光,赛博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感受……
在精灵之森,甜青果本身就是精灵们最喜欢的一种水果。
然而在这里,这些精灵竟然连这是什么都不知道。
这几百年……他们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能吃。”
赛博叹了口气,拿起一个,率先送入口中。
清脆,甘甜。
看到他的动作,两个冰霜精灵犹豫了一下,也小心翼翼地将水果送入口中。
他们先是轻轻咬了一口,身体同时齐齐一僵。
赛博注意到,两人的表情几乎是瞬间变得享受了起来。
他们忍不住眯起眼睛,神情动容,就像是吃到了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一般……
然后,他们就仿佛许久没有吃过饭似的,狼吞虎咽了起来。
“慢点吃,我还有很多。”
赛博轻声说道。
而这个时候,多雷却忽然放下了手中的果子,目光沉静地看向了他。
赛博被吓了一跳。
但很快,他就敏锐地注意到,这位冰霜精灵的目光似乎柔和了许多。
只见多雷指了指自己,声音嘶哑地说:
“多雷·冰霜。”
然后,他又指了指精灵少女:
“艾丝特尔,我的女儿。”
语毕,他又看向了赛博,声音沉静:
“无垢者……你,叫什么?”
赛博微微一怔。
他沉默了片刻,露出了一个友善的微笑:
“赛博。”
“我叫赛博,赛博·暗影……”
……
一顿饭后,火盆前的三人明显熟络了不少。
多雷依旧沉默寡言,他坐在那里,安静地处理着狩猎的战利品,时不时咳嗽几声。
而艾丝特尔则趴在地上,瞪着纯净的大眼睛,好奇地望着帮助多雷一起处理战利品的赛博。
“赛博先生,您真好看!”
她看着赛博那白皙无瑕的脸颊,有些羡慕地说道。
看着少女那明亮的目光,赛博表情越发柔和。
“你也一样,很可爱,艾丝特尔。”
他说道。
艾丝特尔咯咯一笑,然后又看了看赛博身上那华丽的铠甲,期待又好奇地问道:
“赛博先生……您是母神大人的神使吗?”
“我在书上看到,母神的神使大人都是像您这样好看!”
“而且……您还有着那种奇妙的甜……甜……”
“甜青果。”
赛博补充道。
“对!对!甜青果!”
少女点了点头。
“那……那就是传说中的水果吧?是您从母神大人的神国中带来的吗?”
“我在书上看到过的!《圣典》里说,母神大人的神国丰饶而美丽,就像是流淌着奶与蜜……”
“在那里,有着温暖的阳光,有着湛蓝的天空,有着香甜的浆果和甘冽的清泉……”
“没有烦恼,没有忧伤,没有痛苦,没有堕化,每一个人都幸福而快乐地生活着……”
“赛博先生!您是来自母神大人的神国吗?”
“您见过湛蓝的天空吗?书上说,那里还有着闪亮的星星,就像是瑰丽的宝石!”
“宝石……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妈妈说以前太爷爷的爷爷曾经有过一颗的。”
“只是时间太长了,已经在两千多年前迁徙的时候不小心弄丢了……”
“您见过宝石吗?”
看着艾丝特尔那兴奋的样子,赛博欲言又止。
同时,又微微一怔。
他听到了什么?
两……两千年?
而这个时候,阵阵宛若野兽一般的嘶吼声开始从屋外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隐隐约约,赛博还能听到呐喊与搏杀声。
“黑潮来了……”
多雷声音低沉地道。
赛博心中一动,连忙站了起来,朝着房门走去。
房门外,已经彻底被灰雾笼罩,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其他人家的灯火。
大地微颤,怪物的嗥叫与刀剑声若隐若现,似乎是城墙的方向。
杂乱的声音埋葬在呼啸的风声中,时隐时现。
似乎是有些害怕,艾丝特尔瑟缩了起来,躲到了多雷的身后。
而多雷则不知何时放下了手中的活计,拿起了一架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成的精灵竖琴。
他轻轻弹奏了起来,悠扬舒缓的旋律缓缓流淌。
赛博微微一怔。
那是《精灵国度》知名的精灵风音乐,《翡冷翠的清晨》。
音乐舒缓,柔和,带着淡淡的忧伤,但忧伤之下,却又着一种顽强的执着与坚定。
多雷轻轻开口,低沉嘶哑的声音伴随着旋律吟唱。
随着多雷的吟唱,艾丝特尔也渐渐安定了下来。
她靠在父亲的身边,开口轻声呢喃。
沧桑嘶哑的声音与清脆的歌声交织在一起,伴随着婉转的旋律,穿透窗户,飘荡在城市的上空。
渐渐地,城市各处也传来隐隐的吟唱,加入到了歌唱的队伍:
“天蒙蒙亮,黑夜正欲隐去”
“破晓的晨光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
“音乐舒缓地响起,悠扬的涌动”
“花朵徐徐地绽放,散发自然的清香”
“日升日落”
“每一天的开始都会有新的希望”
“曲调悠扬”
“游吟诗人正在翡冷翠的清晨吟唱”
“仁慈的母神啊”
“愿您光辉万丈”
“我是您最虔诚的孩子”
“为您献上不朽的荣光”
“仁慈的母神啊”
“愿您光辉万丈”
“我是您最虔诚的孩子”
“为您献上不朽的荣光……”
“……”